“毛瓷”出自誰家手?(圖)

群力瓷廠經過一個多月的試製,“主席用瓷”於1974年11月燒制成功。因這種碗內外均飾有五彩月季花卉,後人稱之為“紅月季碗”。從此,這種“紅月季碗”及該批其他醴陵“主席用瓷”一直伴隨在毛澤東的身邊。“毛瓷”設計師細說當年在時任群力瓷廠總工程師的李人中家中,至今仍保留著一份已經泛黃的彩繪線描主席瓷碗設計圖稿。


欣賞“7501”毛主席專用瓷價值連城

“勝利杯”的由來

要說“毛瓷”,就繞不開“勝利杯”。當年醴陵陶瓷研究所所長李維善回憶說,“1957年,我逃過了劃為右派分子一劫,但沒能躲過1959年反右傾厄運,被批了一段日子。到了夏天,被通知去北京,我就知道自己沒事了。”

不過一直抵達北京,有關此行的目的,李維善還是蒙在鼓裡。當天晚上,一輛小車將他們幾個拉到中南海裡面,他才隱約感到此行事關重大,心裡不由得緊張起來。進了一個會場,看到江西景德鎮、山東淄博等幾大陶瓷基地的人都來了,上海、天津的人也來了不少。當時的背景是,北京十大建築即將竣工,這個會議就是請全國各地來裝潢十大建築內部環境的。

至於建築內部使用的瓷器,各單位都向景德鎮訂貨,使瓷都不堪負擔。於是當時的國務院秘書長齊燕銘說:“都向景德鎮訂貨,它怎麼做得過來?也體現不了多樣性。我們國家大,出產瓷器的地方多著呢。毛主席早就說過,湖南的醴陵也出產瓷器,你們為什麼不向醴陵要貨呢?毛主席用的杯也是醴陵生產的呢。”

結果,醴陵瓷廠當即接到不少訂單,為十大建築中的革命軍事博物館、北京工人體育場和北京火車站燒了5萬件瓷器。“全部是釉下彩,直到現在他們還在用呢。”李維善說。

毛主席確實說過此話,全國惟一能燒制釉下五彩的專業瓷廠——醴陵群力瓷廠就是在他的建議下於1956年創建的。而在十大建築落成前,毛澤東確實已經在使用醴陵生產的茶杯了。

那是在1958年4月,湖南省委派人到醴陵陶瓷公司,要求為中央首長試製一批茶杯,來人帶來一件延安時期使用過的茶杯,直筒型,無蓋無花飾,瓷質灰白粗糙。這種形狀的茶杯被叫作“中山筒”,據說是民國政府機關一直使用的。來人要求以此為基礎加蓋加彩,改型後使之美觀實用。

李維善說:“當時只知道是為中央首長燒制的,時間也很緊迫。我們花了兩個多月的時間,改了六稿,將底部略為內收,使杯身呈現出流線型,加了一個蓋邊呈燈芯狀略寬於杯身的平蓋子。其間,試製工廠的梁六奎衕誌作出了很大貢獻。這個杯子製成後,北京方面的人看了很滿意,這個式樣一直沿用到今天,看來是經得起時間考驗的。”

李維善直到1958年才知道這個茶杯是專為毛主席試製的。北京方面的人說毛主席用後也很滿意,省委又囑他們再燒40個,其中20個要畫花。在為這種式樣的杯子取名時,李維善則提議用“勝利杯”。

1959年7月,李維善又來到北京解决人民大會堂主席臺茶杯的製作問題,國務院機關事務管理局劉冀平局長指著李維善帶來的醴陵出產的一套茶具說:“就用勝利杯的式樣,然後畫上小茶盅上的花紋。”

小茶盅上畫的是什麼花呢?原來是非常尋常的蝴蝶花。後來毛主席也認為人民大會堂的這種蝴蝶花茶杯好看,有關部門就通知醴陵群力瓷廠專門為毛主席燒制了120套。

後來群力瓷廠還為毛主席燒制過有編號的勝利杯,毛主席認為這個辦法很好。

李維善透露,醴陵還為其他中央首長燒制過專用茶杯,特別是周總理,因為喜歡松樹,他們就設計了一種釉下黑彩圖案,一棵青松傲然挺立,完美地寄託了革命家的高尚情操。

醴陵不止一次為毛主席燒過生活用瓷

據李維善回憶,醴陵群力瓷廠為毛主席燒制生活用瓷不止一次。除上述幾次,1971年,還為毛主席燒過烟灰缸和部分餐具。1972年為中南海定制生活用瓷1210件,包括大小碗、湯盤、平盤、中更等,全部釉下彩裝潢,其中一部分就供毛主席使用。1973年底,湖南省委接待處處長肖根如來到醴陵群力瓷廠,專門佈置為毛主席試製帶蓋魚盤,還有淺底三大碗。由於帶蓋魚盤燒制時容易變形,蓋和盤難以嚴密吻合,故而難度較大,這個任務直到次年5月才完成,計送北京42釐米的大魚盤30件,38釐米的二號魚盤30件,淺形三大碗80件,一律用釉下梅花和茶花裝潢。

而最為人們津津樂道的是在1974年那次。

1974年秋天,毛澤東最後一次回湖南,在省委九所蓉園一號樓住了114天,是歷次返鄉住得最久的一次。此時毛主席已年逾古稀,減輕主席生活用具重量的工作提上了議事日程。那時,毛主席用的是江西景德鎮瓷,走到哪帶到哪。這種瓷具很好,但缺陷是有點重。毛主席晚年手有些抖,若瓷器太重,就不再適合他老人家用了。

而時任湖南省委書記的張平化為了慶祝毛澤東82歲生日,也提議燒制一批專供毛主席使用的瓷器,作為家鄉人民對偉大領袖的祝福。

有關部門對這批瓷器的要求是:釉下五彩,內外雙面有花;重量輕而結實耐用;保溫效果好;無鉛毒,不含鎘,確保使用者健康;永不褪色。

釉下彩雙面有花,這在當時的制瓷業尚無先例。據時任湖南省委接待處肖根如回憶,這一建議是他首先提出來的,“為的是讓毛主席吃飯時心情愉快”。沒想到,他這一提,竟造就了中國陶瓷彩繪工藝史上絕無僅有的一大獨創。

群力瓷廠經過一個多月的試製,“主席用瓷”於1974年11月燒制成功。紅月季、紅芙蓉、紅秋菊、紅臘梅四種紋飾分別代表了春、夏、秋、冬。

這批在文革時期生產的薄胎釉下彩瓷碗,創下了多項制瓷紀錄。制瓷泥土是採用特製的“洪江泥”,此泥土是屬於國家制專用瓷的泥土,據說此泥土在全國範圍內只湖南洪江有,現也僅存數噸,已被國家封存。繪畫原料採用了氧化鈾作顏料,並且還打破了歷史上瓷器底足不施釉的製作工藝手法,大膽嘗試,將坯體倒裝入窑、經過攝氏1360度的高溫燒成瓷器,再在成瓷後的碗口施上一層白色低溫釉,經過攝氏700度的低溫窑燒制而成。這樣低溫燒素坯、高溫燒制成瓷、低溫燒釉口,“三燒制”三次進窑,燒制的難度相當大。同時,畫工之細緻是無與倫比的,瓷碗上的每一朵花紋都是一致的,就是用幾十倍的放大鏡去看,也找不出花紋的不同之處。

資料表明,當時共燒製成品逾2萬件,有關部門從中精選了40件上乘佳品帶走。

12月26日是毛主席82歲生日,23日,周總理乘專機抵達長沙,一是向毛主席彙報四届人大籌備工作,二是向主席祝壽。兩人一起用餐時使用的碗,就是由醴陵群力瓷廠生產的釉下五彩薄胎碗。因這種碗內外均飾有五彩月季花卉,後人稱之為“紅月季碗”。

從此,這種“紅月季碗”及該批其他醴陵“主席用瓷”一直伴隨在毛澤東的身邊。

李維善說:“所謂的‘7501’工程是不確切的,當時生產日用瓷器不可能冠以工程二字,也不會由中央組織下文,醴陵生產了幾批中南海用瓷,都沒有檔案下達。而且‘7501’瓷送到北京後,老人家已經不能自己拿碗吃飯了。所以不可能使用。”

“毛瓷”設計師細說當年

在時任群力瓷廠總工程師的李人中家中,至今仍保留著一份已經泛黃的彩繪線描主席瓷碗設計圖稿。

李人中1965年開始陶瓷美術專業設計,先後擔任過北京天安門用瓷、人民大會堂用瓷、中南海用瓷的設計製作。

老人回憶道:“當時,花面設計的要求是要突出政治,要有全國代表性,直徑12釐米的碗內要求有花。為設計出合適的花面,我吃不下飯,睡不著覺,內心十分焦急。到底怎樣設計?取什麼題材?怎麼也理不清思路。我老伴看到我坐立不安,就問我是怎麼回事。

我將這件事告訴她後,她同樣很關心。過了一會,她靈機一動說:‘可不可以設計月季花畫面?因為月季花又名月月紅,象徵全國山河一片紅。’我聽後,覺得有道理。月季花在我國的大江南北都適宜種植,有全國的代表性,政治象徵意義也很强。當時的提法是:元月份好采頭,五月份是紅五月,大戰七、八、九,實現全年滿堂紅,祖國山河一片紅。設計思路打開以後,我很快就拿出了設計圖稿交上級。一個星期後,經上級審查定稿,同意投產。”(沈嘉祿)

本文標題: “毛瓷”出自誰家手?(圖)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39154659270201
相关資料
宜興:紫砂的傳承和創新
本報宜興2月20日專電得知年近古稀的中國工藝美術大師徐秀棠老先生特為猪年創作了紫砂雕塑“金猪納福”,記者在近日拜訪了徐老。紫砂文化作為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其內在精粹即為紫砂傳統手工成型技法。現在紫砂市場看似一片繁榮,其實真正的傳統手工工藝卻
標籤: 紫砂 藝術 文化 手工藝
功夫茶具特點
中國的飲茶之道,最為講究的恐怕要算功夫茶了。《清朝野史大觀》載“中國講求烹茶,以閩之汀、泉、漳三府,粵之潮州府功夫茶為最。”前些年,筆者有幸到了一趟粵東,所到之處,熱情好客的主人招待的都是色、香、味、藝俱全的功夫茶,至今回想起來,仍“茶”韻
標籤: 茶具 功夫茶 文化 孟臣
紫砂工藝流程
紫砂器成型的主要方法是手工捏作。紫砂器燒成後還要磨光上蠟,上蠟是紫砂特有的工序。彩繪的紫砂器,需經過兩次裝燒。還有在燒成的紫砂器上施加特殊裝潢的。故宮博物館藏時大彬方壺,壺面髹漆並進行雕刻,集紫砂工藝和雕漆工藝於一身。
標籤: 紫砂 文化 龍窯
喝茶就該瞭解茶歷史
我國是茶樹的原產地,茶樹最早出現於我國西南部的雲貴高原、西雙版納地區。但是有部分學者認為茶樹的原產地在印度,理由是印度有野生茶樹,而中國沒有。但他們不知中國在西元前200年左右的《爾雅》中就提到有野生大茶樹,而且還有“茶樹王”。但由於服用茶
標籤: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