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遊:蘭亭美酒逢人醉的酒文化 

陸遊,字務觀,號放翁,越州山陰人,南宋詩人、詞人。後人每以陸遊為南宋詩人之冠。陸遊自言「六十年間萬首詩」,是中國歷史上自作詩留存最多的詩人。陸遊的一生與酒結下了不解之緣。陸遊常詠歎美酒和名酒。

陸遊,字務觀,號放翁,越州山陰人,南宋詩人、詞人。後人每以陸遊為南宋詩人之冠。陸遊自言「六十年間萬首詩」,是中國歷史上自作詩留存最多的詩人。陸遊曾經請求廢除淩遲,《請除淩遲刑》雲:「肌肉已盡,而氣息未絕,肝心聯絡,而視明尤存。感傷致和,虧損仁政,實非聖世所宜遵」,但未得朝廷接受。

陸遊的一生與酒結下了不解之緣。他的號“放翁”就與飲酒有關。後人常這樣評估陸遊:“百歲光陰半歸酒”。 

美酒逢人醉 

陸遊常詠歎美酒和名酒。他在《淩雲醉歸作》雲:“玻璃春滿琉璃鍾,宦情苦薄酒興濃。十年看盡人間事,更覺麴生偏有味。君不見蒲萄一鬥換得西凉州,不如將軍告身供一醉”。而詩詞中的“蒲萄”指的就是現在的“葡萄”,陸遊贊葡萄酒醇厚,更勝卻宦海聲色,在看盡世間紛爭後,他願以將軍頭銜換美酒,只求一醉。他還對家鄉的“蘭亭酒”念念不忘,他在《蘭亭道上》中寫道:“蘭亭美酒逢人醉,花塢茶新滿市香。” 

陸遊偏愛勁酒,正如他在《夜登千峰榭》所寫:“薄釀不澆胸壘塊,壯圖空負膽輪囷”,淡酒不足以消愁。他還在《比從人覓酒皆酸薄戲作此詩》中雲:“酒盡聊憑折簡求,不知人要博凉州”,從中可知陸遊在喝光酒後,還經常寫信向友人邀酒,可惜友人這次送他的酒比較“酸薄”,不對他的胃口,他更愛凉州那裡的烈酒。 

酒逢知己千杯少 

正所謂:酒逢知己千杯少,陸遊常邀三五好友一起飲酒暢聊,興之所至,便吟詩作賦。在他寫過的與酒相關的詩歌中,以《對酒》為名的便有不少,其中《對酒·閑愁如飛雪》最為人稱道。前兩句寫道:“閑愁如飛雪,入酒即消融”,他和知己在一起共飲,閑愁便如雪花一般,盡可消融於酒中。在另一首對酒詩中:“社醅又借醉顏酡,手挽鄰翁作浩歌。”醉酒後的放翁盡顯真性情,和友人開懷暢飲後還唱起歌來。 

勸君莫辭酒,酒能解君愁 

酒可澆愁,可使人忘憂,陸遊在《莫辭酒》中寫道:“勸君莫辭酒,酒能解君愁”。陸遊一生憂國憂民,始終堅持抗金,囙此而頻遭主和派的壓制,仕途坎坷。他在《江樓吹笛飲酒大醉中作》中寫道:“披裘對酒難為客,長揖北辰相獻酬。一飲五百年,一醉三千秋。”當時陸遊在蜀地任職,遭主和勢力詆毀“燕飲頹放”,陸遊被免官,無奈離開蜀地,苦悶難以排解,便只願“一醉三千秋”。 

陸遊對酒鍾愛,在詩人眼裡紹興酒是一種興奮劑,使陸遊發出氣壯山河的呐喊,展開精鶩八極,神遊四方,超越時空的想像。同時也為中國詩酒文化添上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Share on Facebook
本文標題: 陸遊:蘭亭美酒逢人醉的酒文化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38461611407962
相关資料

開封的猜拳酒文化 

呼倫貝爾喝酒的五種境界

埃及為何被稱為葡萄酒歷史起源之地? 

清朝人的辮子有多醜?揭秘歷史上真實的清朝辮子

辛弃疾最經典的十首詞

速食讓6歲女兒脫髮

您瞭解哪兒產出的紅寶石是最好的嗎?不知道沒關係,我來告訴您!

越南的紅寶石值得入手嗎?我們用一篇文章來說一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