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韭菜玩不轉了,區塊鏈創業機會轉移至to B業務

為了顯示對區塊鏈的瞭解,擺在吃瓜羣衆面前的似乎沒有辦法折中站隊了。與去年性感的AI一樣,晦澀難懂的區塊鏈有著讓人鑽研和秀智商的欲望;不明覺厲的高深科技,透著理想主義的革命氣質,而區別是,有人在炒幣中狠狠地發了筆財,傳統實業來錢慢、生意難做,現在輪到區塊鏈打雞血了,還不趕緊上車。

關於區塊鏈及炒幣是否該大舉介入的辯論在創投圈激勵展開,正方篤定區塊鏈科技的革新意義,是新圈子中的“老人”,他們帶著對沒有進場的人思維out的優越感,除陳偉星外,還有行動派薛蠻子、徐小平、蔡文勝;反方痛斥幣圈割韭菜的太多、韭菜不够用了,持謹慎的觀望的傳統VC不僅有朱嘯虎、還有邵亦波、張穎、楊守彬等。為了顯示對區塊鏈的瞭解,擺在吃瓜羣衆面前的似乎沒有辦法折中站隊了。

與去年性感的AI一樣,晦澀難懂的區塊鏈有著讓人鑽研和秀智商的欲望;不明覺厲的高深科技,透著理想主義的革命氣質,而區別是,有人在炒幣中狠狠地發了筆財,傳統實業來錢慢、生意難做,現在輪到區塊鏈打雞血了,還不趕緊上車。

一些悶聲發財的圈內人士並不希望這樣的局面打來,一旦新事物推向全民關注的關口,意味著大批散戶進場,“政治追求多數人的民主,經濟則追求少數人致富”,當區塊鏈碾壓其他熱點事件,也是其機會紅利消停、開始走下坡路的時候。

(左圖為微信指數、右圖為百度指數,區塊鏈熱度三個月來蓋過人工智慧)

區塊鏈還能火多久?與屢屢被領導人提及並寫入國家發展戰略的“人工智慧”相比,政策法規始終一柄高懸的達摩克利斯之劍,有關部門正在“研究”之中,而在監管處於介入前的野蠻生長空窗期可能隨時中止。這場區塊鏈狂歡盛宴中,如果指責批判帶來不了任何新的機會,還不如換個角度從to C端、to B端來看,有沒有介入的可能性。

在2C端,割韭菜只會愈演愈烈,風險也越來越大

雖說從2008年“創世塊”問世到今年正好十年,與其他移動互聯網風口不一樣的是,區塊鏈是在行業知識尚需要啟蒙的情况下“早熟”的,市面上面向小白的傻瓜式應用基本為零。

去年能調動激情的是囤比特幣,坐等升值,如今比特幣價值在1萬美金左右的高價位,“挖礦”的成本也越來越高,儘管比特幣由於只有2100萬個,還有升值的空間,已註定是有錢人的遊戲。

去年9月4日針對ICO的政策出臺之後,外界以為ICO要凉了,沒有想到一部分轉戰境外交易所,一部分改頭換面包裝成為區塊鏈項目大行其道,而一些“偽區塊鏈項目”面向C端的應用就是“發幣”。而在春節期間火爆的各種區塊鏈培訓,讓“韭菜”產生了“和尚摸得,我怎麼就摸不得”般的醒悟,市面上的“空氣幣”有增無減。根據Tokendata的資料統計,去年進行的ICO項目中有46%的項目融資失敗或跑路。

在區塊鏈火之前99.9%的微信群基本沒有很好的活躍度,而區塊鏈拯救了雞肋般的微信群。現時運作最為成功“3點鐘”主社群聚集了大批名人、大咖,以對區塊鏈討論的深度和廣度而知名,不過,“3點鐘”也面臨著是否向商業化、收費運營管道轉變的尷尬局面。

據阿星瞭解,3點鐘社群的IP之所以全網引爆,是由微商操盤團隊運作起來,進而把微商在朋友圈中曬帳戶餘額、曬豪車豪宅等“打法”全面接收。“3點鐘無眠區塊鏈”微信初始群群主玉紅在2月21日發表聲明,市面上有不少冠以3點鐘微信群已經嚴重背離了初衷;並稱任何收費行為與初始群無任何關聯。

(3點鐘社群的聲明)

在收費區塊鏈社群之中,討論主題是如何炒幣、代投和ICO;聲明的出現意味著3點鐘社群裂變進入“失控”狀況,主群只能提前切割以防止未然的風險。據瞭解,3點鐘社群試圖擺脫微商團隊選擇由傳媒公司在各北上廣等地做線下活動,以相對穩妥管道來做IP。筆者在朋友圈中已經能够看到各種收費區塊鏈社群興起,而各種3點鐘社群看來很難刹車了。

適合創業的To B類區塊鏈業務,慢熱但商業價值更大

上述To C端區塊鏈業務如發代幣眾籌、搞收費社群不太適合臉皮薄、怕挨駡的人參與,曾鳴教授也說大約相當於互聯網的1990年,要等到基礎設施完善、應用百花齊放還需要幾年的磨礪,正如在互聯網時代到來之前,主要是賣硬體、軟件以及科技開發商盈利一樣。

區塊鏈有著從資訊互聯網向價值互聯網過渡、超越短期功利的社會意義,而價值資產多元化、證券化的確能解决互聯網世界存在的痛點,比如文字、音樂、影視等內容版權收費問題,企業融資通道狹窄等問題等,而這需要在泡沫之中真正有“企業家”創業精神的參與。

當所有人都去淘金時,針對淘金人賣水業務會先繁榮起來。除挖礦、炒幣、社群以外,現時區塊鏈風口中暴富礦機業務和交易所業務均屬於B端業務,比特大陸2017年營業利潤超30億美元;幣安(Binance)交易所創始人趙長鵬在一年之內成為華人數位幣首富,這意味著這些業務也進入到壟斷化,後進者很難做到比他們更好。

(左圖為礦機公司比特大陸報導,右圖為幣安交易所報導)

剛剛過完年著急找點事做、以及投資偏好相當謹慎的朋友,不煩關注區塊鏈創業的企業服務端,或許能够有一些新的眉目。以下是阿星的一些行業觀察,並不全面和系統。

1.區塊鏈白皮書撰寫、內容運營人才奇缺

就我個人理解,to B業務要麼是賺項目的錢,要麼是賺老闆的錢,企業的文案、新媒體運營、市場等成本類崗位就屬於後者。

現時區塊鏈撰稿水准普遍不盡人意,領導要上線產品,發現底下的人懂的不會寫,能寫的不懂,只能老闆親自上陣、有的高薪請人捉刀完成;根據拉勾和boss直聘的招聘資訊顯示,區塊鏈編輯和記者崗位的年薪待遇已經漲到20萬左右,但還是找不到滿意的人,所以阿星建議剛畢業大學生尤其是文科生還是要多關注區塊鏈,硬著頭皮看,爭取對行業有所瞭解。

2.區塊鏈細分媒體及自媒體,瓜分意見和注意力市場

判斷一個行業火不火有一個重要標誌是有沒有相應細分垂直媒體出現。區塊鏈及Token項目需要有媒體、名人的背書以聚集起忠誠度高的種子用戶,國內的區塊鏈項目基本在摸著石頭過河狀態,對於媒體及社群高度依賴。

國內最早做區塊鏈和比特幣社區的媒體是巴比特社區,現時比較知名的區塊鏈媒體有鈦媒體旗下的鏈得得、金色財經等,此外還有一些垂直的區塊鏈自媒體,以及具備原創能力的KOL在做付費社群(主要以知識星球為主)、項目推介上有著不可小覷的變現能力。

據阿星瞭解,現時在北京、上海等地一些區塊鏈自媒體聯盟已經出現。

3.專注於區塊鏈投資的天使、VC及母基金

區塊鏈項目火爆的根本原因在於互聯網公司融資管道和生存空間日益狹窄,可發行加密數位貨幣的區塊鏈項目成為救命稻草,而如何發幣、如何做項目估值、如何做融資都離不開專業投資人及機構的指導,對於投資機構來說,行業有適當的“泡沫”才有更多熱錢湧入、資金的流動性及退出的效率也會大大遞增,據瞭解2017年年投資加密貨幣對沖基金回報率竟高達1477.85%。

早期天使投資人主要是項目預判和鑒別能力,現時市面上魚目混珠,投中是小概率事件,更適合真正懂行的專家參與。而現時市面上的VC機构大多是以TMT為主,很少有專注於區塊鏈項目的垂直基金出現;而垂直VC在盡調及決策上命中率無疑更准,並且也能給區塊鏈創業者更好的投後管理和服務,實際上類似於區塊鏈項目的孵化工廠。

只要能够最終跑出的一兩個項目就能打回損失,掌握王牌。而在春節之後,一些專注於孵化區塊鏈基金的母基金(FOF)也開始出現。

現在的投資機構也更傾向投To B類項目,燒錢少、盈利模式更清晰、技術含量較高,以現在估值最高的乙太坊為例,就是為開發者提供應用開發平臺的底層公有鏈項目,具有很强to B内容。

以上3類to B類模式只是提供一些看待區塊鏈機會上的啟示,相信絕不限於此,主要是還是為區塊鏈創業者、愛好者、開發者們提供一些資訊、資源、資本上的輔助,能否最大依然取決於對區塊鏈行業規模的把握和既有實力。

尾聲:

當前區塊鏈的熱度還停留在表層,由於缺乏落地到一些垂直行業的抓手,相應的並行交易量、用戶資料安全及帳戶隱私、應用者開發介面及作業系統等科技瓶頸還有待克服,導致了區塊鏈的創業機會實際上相當狹窄,在C端模式法律風險成本高、並呈現出紅海狀態下,當前主要的突破機會還是在看得見、摸得著的to

B端服務和產品落地上。

本文標題: 割韭菜玩不轉了,區塊鏈創業機會轉移至to B業務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38182021557638
相关資料
沒有數位貨幣和區塊鏈,迅雷拿什麼自救?
迅雷快走到盡頭了。這是大股東雷軍不忍看到的,他曾以金山、小米等主體向迅雷投資,拿下了後者40%以上的股份。所以,前段時間的“真假迅雷”內訌鬧劇,被認為是迅雷元老與資本方的一場鬥爭。自2015年第三季度以來,迅雷便陷入虧損,至今無法自拔。而小
標籤: 迅雷路由器 陳磊 玩客雲
從修車到區塊鏈,一個小鎮青年創業的折騰史
2009年我19歲,第一次創業,在河南老家開了一家電動車修理店。2012年過完正月十五,我就去了深圳。初到深圳,我短暫借住在表弟的同學那裡,先在批發市場做小工,食宿需要自行解决,後來幫人去貼小廣告,因為管吃管住。從2010年相識到2012年
標籤: 創業
區塊鏈精華匯總七大話題詳解區塊鏈未來創業機會
人類從本能上,希望强有力的領導力,把問題迅速解决掉。
標籤: 陳偉星 區塊鏈 創業
區塊鏈創業概念火了到底什麼是區塊鏈?
“區塊鏈”的概念火了,但節奏較快的互聯網世界仍有很多人不瞭解何為“區塊鏈”,即便網上有太多介紹此物的“名詞解釋”,但也都過於古板和難懂,那麼今天我們給大家講個“故事”,讓更多用戶秒懂何為“區塊鏈”。那麼“區塊鏈”又是通過什麼實現掙錢的呢?
標籤: 片源 區塊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