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對產品都很有想法的人一起創業,一定會出問題

1977年生於浙江台州。2005年,龐升東收購了張劍福創建兩年的交友網站10770.com。為了說服張劍福管理公司,他無償給予後者6%個人股份。他不反對“產品天才”張劍福對產品的追求,只是不斷為公司引進讓後者深感掣肘的人才。龐認為張不善合作,張表示同意,並得出結論:兩個對產品都很有想法的人一起創業,除非他們的位置差別很大,否則一定會出問題。

龐升東。1977年生於浙江台州。

張劍福。1982年生於福建南平。

2005年,龐升東收購了張劍福創建兩年的交友網站10770.com。他們給它起了新的名字,51.com。三年後,史玉柱以5100萬美元得到它25%的股份(詳見本刊2008年《大佬為什麼愛51》)。這時候,龐升東想要休息。為了說服張劍福管理公司,他無償給予後者6%個人股份。

龐想“偷懶”,也不在乎錢,但並未放弃做大公司的夢想。他不反對“產品天才”張劍福對產品的追求,只是不斷為公司引進讓後者深感掣肘的人才。2010年,公司擴張失敗,張劍福離職。他接受龐升東的投資,創立小兵資訊。龐繼續經營51.com。

各得其所。他們來往密切,知己知彼,都感覺對方更適合做投資。龐認為張不善合作,張表示同意,並得出結論:兩個對產品都很有想法的人一起創業,除非他們的位置差別很大,否則一定會出問題。早分開比晚分開好。

龐升東:我跟阿福是同一類人

2008年我想休息,花了半年時間說服董事會,叫阿福做CEO。

說服阿福也用了很長時間。他的機會成本很高,他也要創業。我直接給他股票,零價格。他以前3%,馬上變9%,價值1000多萬美元。我覺得無所謂。我從來不管錢,也不看財務。

阿福的履歷很怪異。他1982年出生,整個管理團隊他最小,國中沒畢業。我用的最早的25個人中,有10個是中國前10名的大學畢業的。他格格不入。我總覺得一把手要懂產品,產品是最重要的。他產品能力很强,管理能力也比我强,整個團隊都hold住,做事比我細緻。我覺得他做CEO,我的權益有更大保障。

後來他就做了。我2008年10月開始去長江商學院讀書。當時我想再創業。Evernote傳到中國是2009年,我2008年做了寶盒網。那個時候,我精力大部分在寶盒這邊,產品都是我設計的。

51當時搭的是一個規模比較大的公司的架子。我覺得如果我們順利成長為小騰訊了,那現有這些人肯定是不够的,所以一個勁兒去找人。但是我們沒做起來,找的人其實都挺牛的,只是沒必要那麼多,有重疊。求賢若渴,很好的伯樂形象,其實也是沒經驗的表現。

我們最高到過300多人,做了幾十款棋牌遊戲,花好多錢去推廣,後來發現它的ARPU值非常低。還做了視頻聊天,好像和我們的主業也不搭邊。阿福管理特質還是有,不過看產品比較多一些。我肯定是給了他許可權,他是可以弄的。但是可能確實公司有老人,然後是不是有誤解或者是怎麼樣。

阿福在職做對的幾個事情,一個是順應當時金融危機的大環境大幅度壓縮成本,另一個是只留一個平臺,其他不馬上掙錢的一律砍,人裁了三分之一。

砍的時候我都不知道,我也沒注意。我的一個助理跟我說有一些人要請我吃飯,說他們要走了。啊?這些人怎麼要走了?他們視頻聊天那個項目準備不做了,我說OK。想想不做也有不做的道理,就這樣。

做社區很難,阿福能够讓用戶數往上走,很不容易。但是我發現我管理比他厲害,這個攤子還是我來接吧。我覺得有一個詞挺好的,敬畏自己,就是發現自己還是值得敬畏的。

第一,我的策略能力比較强。第二,我還是比較大方的,大家的回報都很好。我2005年的覈心團隊都沒散,主動離職率是零。這樣的人還是比較適合做組織者的,壞的地方是很懶散,每個事情都要拖上半個月。

阿福當時也是不堪重負,健康狀況很差。他失眠很嚴重,一天就睡一兩個小時,不停地搬地方,有一點點聲音都不行。他自己也一直有創業情結,一直想自己做個東西。當初讓他接這個擔子確實不一定對,我是創始人加大股東,人也都是我招進來的,即便他能力比我强,他發揮也不容易。我年齡更大,行業經驗也更多,如果在管理上我肯琢磨,就會比他强。但是我這個人很懶,懶得去想,一旦有人很强,就覺得這個活好像我不用幹了。現在看,偷懶真是創業大忌,產業變化這麼快,如果不及時跟進,經常會錯失機會。

阿福是我最要好的幾個朋友之一。他去做“小兵”我投資。像這種兄弟,你去創業不管做什麼,我這個錢先打給你了。股份也是你自己說,你看著給就行。

我跟阿福應該是同一類人,個性很像,志趣很相投,經常一起玩,K歌,讀書。他比我勤奮一點。他是產品天才,這方面比我强。我呢,做互聯網時間比較長,這個行業的積累,他肯定是沒有我多,比如2006年的校園,他對這塊市場沒有感覺。他國中沒畢業,沒那個概念。我說過我很懶,也就沒有堅持,雖然已經有了很多不錯的設想。

我覺得創業者需要學歷。我是低學歷的(大專),但是我極少用學歷不好的。我對文憑極度重視,我的秘書,第一任是復旦畢業的,第二任是交大,連行政經理都是復旦畢業的。阿福比較特別,某些方面特別强,是我見過的人裡面悟性最高的。叫他去搞,他可以搞十幾個公司。思維極其發散,很聰明的人。當然他心很大,老想大事情。

他更適合做投資。管理能力,合作能力,他肯定是有缺陷的。他沒在別的公司待過。他的風格是,最好大家不要理他。他這種創業最好的情况,是有特別好的合夥人,能够把綜合管理這一塊給弄好,如果沒有,牽扯精力很煩。

他獨立創業,現在也體會挺多的,覺得我也很不容易。他還是會失眠。我心理素質非常好,多大壓力都能行。

51現在變遊戲公司了,我覺得以他的能力,也是可以做遊戲的。比起做他的投資人,我覺得做合作夥伴還是更好一點。以我們現在的能力、產品把握、綜合管理,一起幹搞頭更大。

張劍福:我走得太晚了

當年我們的一個衝突點在建立團隊上:到底建一個什麼樣的團隊?什麼時候擴大這個團隊?

有個哥們兒叫王悅,當年是我們的產品經理,能力特別强,後來出去做了愷英網絡。當年他在做遊戲,龐總又發現一個更優秀的,就用那個人來做遊戲了。那個人跟王悅思路不太一樣,王悅就走了。這件事情對我刺激很大。都是因為過早地剔除了優秀的人,導致了各種折騰。

我特別不喜歡空降兵,主張內部人上來。我認為做互聯網產品特別是社區這種東西,是要有一脈相承的產品精神的。誰要是跟我講一個東西,美很重要,我就堅決不接受。我一直認為美觀和流暢度應該可以排到第七八名去吧。介面搞那麼花哨幹嘛呢?你用一個交友軟件,目的是什麼?我把重點都放在這些地方,簡單,實用。到後來51來了一大撥人,說什麼51做得太醜了,天天在那兒改版。我就特生氣。我心裡就在想,51用戶發展最快的時候就是我做得最醜的時候,它是最實用的,知道吧?

其實龐總很尊重我的意見,很支持我做事情。但是2008年到2010年,我只是負責產品的高級副總裁,不是CEO。我在產品上懂一點,但要管理一個數百人的公司,能力還差很多。他在尊重我意見的同時不斷引進新的人才。他並不是說要來控制我或者幹嘛,他只不過真的喜歡人才。他擔心未來這個公司做大了,你一個人是hold不住的。也就是說,他雖然不管產品,但實際這邊有好幾個人在負責產品,各種雜音讓我如陷荊棘叢裏。我想做個很輕的公司,51的業務很單一,完全不需要那麼多人啊。

我休假過一兩個月,但還沒有想到要離開。我不認為龐總離開過,他一直都在。他上“長江”又耽誤不了什麼時間。寶盒網也不是他自己在弄,主要精力還是在公司裏。他從來沒有不參與重大決策的,只有一件事情他沒參與,就是裁員,因為他非常愛人才嘛。後來我就跟他講,你開車到外面玩兒一個月,剩下的咱們來幹。他開車到廣東湛江,溜達了一圈。他應該就屬於半放手狀態,這可能是他的風格吧。他喜歡這種風格。

我認為創業公司要尊重事物發展的節奏,尊重在這裡面最有動力的那個人。他對這個東西的成長過程是最瞭解的。如果你期望找別的人把這個事情扭過來取得更大的發展,就應該讓原來的人走嘛。你沒讓原來的人走,又讓新的人進來,最後就變成畸形。

今天回想起來,我當時的心態是不成熟的,參與公司治理的水准也欠缺,更多是停留在抱怨的心態上,而沒有突破性地去解决。總體上回顧,51是被揠苗助長的,本來是一個適合悶聲成長的存儲型社區,但因為渴求快速成功,融資也比較順利,心態膨脹了,盲目擴張了,你不能安靜做事。盲目擴張的結果是要應對溝通的部門多了,開銷也巨大,創收壓力猛增,開始粗暴地往頁面上堆砌收入型產品,到處的廣告、破壞虛擬禮品體系的抽獎,整個社區的氛圍就變了。如果公司浮躁了,產品一定是浮躁的。

我要够成熟,把龐總介紹來的兄弟全給拒絕了,也行;要不然我當時氣魄大一點,就退出來了,也可以。有一次我看到很多個用戶在一個帖子裏說51的產品問題後,寫了一篇隱藏的日記,罵了整個管理團隊包括自己。剛剛去翻了一下,還有類似無奈的日記:“2009.9.12,看著一個個產品被改得越來越爛,心中無比地痛。很想自己親手把一個個細節改好,卻告訴自己不能這樣。這樣培養不起人才,鍛煉不了團隊。”

那時候我的失眠已經嚴重到寫過遺書,什麼心理醫生都看過,能想到的藥都吃了。失眠的時候想去開車撞橋。

我認為我走得太晚了。原想一年的約束期滿後,就出來再創業,但後來發現龐總和其他幾個高管都很優秀,公司發展機會也大,就打消了獨立創業的想法。2008年走,也許不會壞事。這還是自己放不下吧。

沒想過再回51。現在按遊戲這塊來走,我認為他管的還挺好的,收入也可以嘛,我認為我去對他沒有什麼幫助。

我創辦“小兵”,他是天使。像我們這種關係,當時說搞個什麼事情,大家一起就搞了嘛。我們不像傅盛跟周鴻t,何必呢?我們認為這叫不成熟。不管怎麼樣,周鴻t原來也是你老闆,要不然你傅盛怎麼出來的?

綜合看,他比較適合做投資人。第一,他比較愛人才,比較大方。我忘了是給我5%還是6%的股份,沒有收錢。看你怎麼去想這件事嘛,如果有一個人能够幫我把事情做得很好……他肯定是我遇到過的最大方的人,徹底的性情中人,路上看到兩個民工騎車撞傷,都會各給兩千塊錢讓他們上醫院。第二,他眼光還是比較不錯的。但他做投資,要給他配個很好的財務總監,要不然這個項目什麼情况他都不知道。

我不適合做投資人,太感性吧。我很容易被團隊感染。做投資首先要判斷嘛,還是要比較冷血的吧。做投資人比做創業者難多了。我跟龐總私人關係很好,經常跟他在一起,唱歌、喝酒。其實他也很感性,喝了酒,唱歌能唱哭了。他學習能力很强,比較容易接受新事物,也很外向。我比較喜歡安靜。他不太勤奮,我某些時候比較勤奮。

我沒上過高中。當年家裡生意破產,但不至於上不起學,主要是自己不想學了。爸媽讓我將來別做生意,我也覺得做生意挺累,一直想當郵差,感覺踩著單車吹著口哨一家一戶地送信是最快樂的。

我不是一個好的創業者,不是一個好的合作者,因為比較自我嘛。我在產品上面比較走極端,很理想化地去做事情。他其實也是一個有產品理想的人。

兩個對產品都很有想法的人一起創業,除非他們的位置差別很大,否則一定會出問題。早分開比晚分開好。

—整理/本刊記者和陽

——本文刊發於2013年9月,創業家

點評:

大樸網創始人王治全

我感覺,龐升東與張福劍之間存在著“相互認知錯位”的問題。龐升東眼中的張劍福,與張劍福的自我認知並不重合,反之亦然。他們雖然都承認對方對自己的幫助和貢獻,但卻評估不一,甚至大相徑庭。

造成這種相互認知錯位的原因,我猜想歸根結底還是因為雙方的有效溝通不够。從訪談中看到,兩個人都承認“個性很像,志趣很相投”,

並且能够互相給予尊重和支持,但是作為創業合夥人,僅僅做到這些還遠遠不夠。其他層面的溝通,比如公司的理念、文化和價值觀;長期發展目標和戰畧;覈心團隊的篩選標準等等,似乎並不充分、坦誠、有效。和這些溝通比起來,是否經常一起K歌、喝酒顯然並不重要。相互認知錯位造成的結果,就是兩個人的分工始終沒有明確的定位,進而導致公司發展的搖擺和起伏。

資料標籤: 創業 創業想法 阿福
本文標題: 兩個對產品都很有想法的人一起創業,一定會出問題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38103711535431
相关資料
創業別再問對錯也許你應該懂得“灰度原理”
我們總認為世間具有兩面性,在常規的思考管道下,非黑即白,錯與對,對立而又統一。這種思維模式也是我們的慣性思維,但有時候灰色卻巧妙而又隱忍地出現,常常化解一些無法用對立的視角去看待的問題。而“灰度原理”卻打開了我的另一個認知維度,也許兩點之間
標籤: 創業
致90後創業者:在這個時代,未來終將是那些低調而有實力的人的天
報導大學生失敗的文章不少,但依然抵不過雙創强有力地推動,絲毫封锁不了那些極少數的大學生創業成功案例佔據著媒體的各大版面,充斥著人們的眼球。任何時代都需要一些精神領袖和標誌性故事,不然的話如何給那些富有熱情與活力的大學生打雞血呢?在這個時代,
標籤: 創業 大學 大學生
創業者們,別急著把看似好的想法匆忙落地
蘋果最近剛獲得了一項專利,這項專利是一種擁有彎曲荧幕虛擬按鍵的想法,與現在三星GalaxyEdge系類產品有些類似。今年7月,蘋果還通過了一項OLED曲面顯示幕的專利,而多項專利的結合進一步暗示了蘋果將在未來的iPhone上使用曲面荧幕設計
標籤: iphone 雙監視器 蘋果公司 蘋果 專利
創業還不如當網紅?當風口消失、猪也飛不起來,創業者千萬別掉了
6月初,一家知名的服飾電商因為D輪融資的事情和記者開撕,天涯水軍、脈脈爆料,戰火甚至一度延伸到記者家人的身上。其後種種內幕被曝光,CEO只好站出來“闢謠“:D輪融資有拖延,但不是遇阻;員工薪水是定時”緩發”而非拖欠。和百度保持距離,這一點不
標籤: 創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