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延巳《虞美人·春山拂拂橫秋水》:以回憶美好的愛情生活開始

虞美人·春山拂拂橫秋水馮延巳〔五代〕春風拂拂橫秋水,掩映遙相對。楊花零落月溶溶,塵掩玉箏弦柱畫堂空。全詞以回憶美好的愛情生活開始。在拂拂的春風裏,一對情侶頻送秋波。把沉湎於甜美愛情生活中的回憶一下子拉回到現實之中。

馮延巳(903年—960年),字正中,一字仲傑,南唐吏部尚書馮令頵之長子。其先彭城人,唐末避亂南渡,其祖父遷居於歙州(新安)休寧馮村(今安徽省休寧縣馮村)。其父令頵追隨南唐烈祖李昪,南唐建國後出任吏部尚書,安家於廣陵(今江蘇省揚州市),故史書稱其為廣陵人。他的詞多寫閒情逸致,文人的氣息很濃,對北宋初期的詞人有比較大的影響。宋初《釣磯立談》評其“學問淵博,文章穎發,辯說縱橫”,有詞集《陽春集》傳世。那麼下麵小編就為大家帶來馮延巳的《虞美人·春山拂拂橫秋水》,一起來看看吧!

虞美人·春山拂拂橫秋水

馮延巳〔五代〕

春風拂拂橫秋水,掩映遙相對。只知長坐碧窗期,誰信東風吹散彩雲飛。

銀屏夢與飛鸞遠,只有珠簾卷。楊花零落月溶溶,塵掩玉箏弦柱畫堂空。

全詞以回憶美好的愛情生活開始。在拂拂的春風裏,一對情侶頻送秋波。無限情意,盡在不言之中。“秋水”“相對”,此處比喻墜入愛河的男女眼波頻送。由甜蜜的回憶而急轉,感情突變,用了“只知”、“誰信”的轉折語。把沉湎於甜美愛情生活中的回憶一下子拉回到現實之中。一心一意希望能相敬相愛,自首偕老,想不到“東風惡,歡情薄,彩雲亂飛,現在竟然各奔東西。


詞的下片,借著上片末句的情勢,作者將過眼雲煙似的愛情生活的悲哀之情一抒到底。“銀屏夢與飛鸞遠”以下幾句。就寫當初鸞風和鳴式的愛情生活現在不過像夢一樣空虛,留下的只有珠簾卷起,畫堂空空。當初夫彈妻和的玉箏弦柱,現在也積上厚厚的一層灰塵,再也沒有人去動它,甚至連拂去塵土的念頭都不曾有過。全詞所表現的感情。從“歡情”到“實情”,如同瀑布一樣,一落千丈,順流而下,一去而不復返。

資料標籤: 馮延巳 戀愛
本文標題: 馮延巳《虞美人·春山拂拂橫秋水》:以回憶美好的愛情生活開始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37936441866551
相关資料
馮延巳《鵲踏枝·梅落繁枝千萬片》:全詞充滿了象喻之意味
鵲踏枝·梅落繁枝千萬片馮延巳〔五代〕梅落繁枝千萬片,猶自多情,學雪隨風轉。首句“梅落縈枝千萬片”,頗似杜甫《曲江》詩之“風飄萬點正愁人”。
標籤: 馮延巳 鵲踏枝·梅落繁枝千萬片 鵲踏枝 讀書 文化 詩歌
紅樓夢中巧姐是什麼結局?為何會被買入煙花巷?
賈巧姐是榮國府王熙鳳與賈璉之女,金陵十二釵之一。《紅樓夢》一書未完,許多人物的最終結局只能通過蛛絲馬跡進行推測。巧姐最終的結局是什麼呢?賈府沒落後,巧姐被奸兄狼舅賣了煙花巷,過上了青樓女子的生活。巧姐被賣入煙花巷後,因為年齡較小,所以大概率
標籤: 劉姥姥 紅樓夢 賈母 榮國府
馮延巳《鵲踏枝·幾日行雲何處去》:此詞怨而不怒,蘊藉深婉
上片以飄蕩不歸的行雲,比作浪子。“幾日行雲何處去?忘卻歸來,不道春將暮。”這裡以“行雲”比喻在外四處遊蕩的情郎,非常形象貼切。這首詞連用了三個問句:“幾日行雲何處去?”作者以輕靈縹緲之筆寫朦朧夢境,怨而不怒,蘊藉深婉,可謂別開新境。
標籤: 行雲 馮延巳 鵲踏枝·幾日行雲何處去 鵲踏枝 柳絮
馮延巳《南鄉子·細雨濕流光》:此詞在詞史上有一定影響
馮延巳,字正中,一字仲傑,南唐吏部尚書馮令頵之長子。那麼下麵小編就為大家帶來馮延巳的《南鄉子·細雨濕流光》,一起來看看吧!南鄉子·細雨濕流光馮延巳〔五代〕細雨濕流光,芳草年年與恨長。這首詞擺脫花間詞人對婦女容貌與服飾的描繪,而轉向人物內心感
標籤: 馮延巳 南鄉子·細雨濕流光 細雨濕流光 南鄉子 文化 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