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俠五義第一百九回:騙豪傑貪婪一萬兩,作媒妁認識二千金

第一百九回騙豪傑貪婪一萬兩作媒妁認識二千金且說甘婆去後,誰知他二人只顧在上房說話,早被厢房內主僕二人聽了去了,又是歡喜,又是愁煩。到了縣內,令尹待為上賓,優隆至甚,隔三日設一小宴,十日必是一大宴。只得急急回莊,將此情節告訴孟傑。孟焦二人滿口應承。幸喜襄陽王愛沙龍是一條好漢,有意收伏,不肯加害,惟有囚禁而已。

《三俠五義》,作者清代貴族弟子石玉昆,是中國古典文學長篇俠義小說,堪稱中國武俠小說的開山鼻祖,是中國第一部具有真正意義的武俠小說,對中國近代評書曲藝、武俠小說乃至文學藝術的內容都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今天小編就給大家帶來相關詳細介紹。

第一百九回騙豪傑貪婪一萬兩作媒妁認識二千金

且說甘婆去後,誰知他二人只顧在上房說話,早被厢房內主僕二人聽了去了,又是歡喜,又是愁煩。歡喜的是認得蔣平,愁煩的是機關洩露。你道此二人是誰?原來是鳳仙秋葵姊妹兩個,女扮男妝,來到此處。

自從沙龍沙員外拿住金面神藍驍,後來起解了,也就無事了。每日與孟傑焦赤史雲等遊田射獵,甚是清閒。一日,本縣令尹忽然來拜,聲言為訪賢而來,襄陽王特請沙龍作個領袖,督率鄉勇操演軍務。沙員外以為也是好事,只得應充。到了縣內,令尹待為上賓,優隆至甚,隔三日設一小宴,十日必是一大宴。慢說是沙員外自以為得意,連孟傑焦赤俱是望之垂涎,真是“君子可欺以其方”。

那知這令尹是個極其奸猾的小人,皆因襄陽王知道沙龍本領高强,情願破萬兩黃金,拿獲沙龍,與藍驍報仇。偏偏的遇見了這貪婪的贓官,他道:“拿沙龍不難,只要金銀凑手,包管事成。”奸王果然如數交割。他便設計將沙龍誆上圈套。

這日正是大宴之期,他又暗設牢籠,以殷勤勸酒為題,你來敬三杯,我來敬三杯。不多的工夫,把個沙龍喝的酩酊大醉,步履艱難,便叫伴當回去,說:“你家員外多吃了幾杯,就在本縣堂齋安歇。明早還要操演軍務。”又賞了伴當幾兩銀子,伴當歡歡喜喜回去。就是孟焦二人也習以為常,全不在意。他卻暗暗將沙龍交付來人,連夜押解襄陽去了。

後來焦孟二人見沙龍許多日期不見回來,便著史雲前去探望幾次,不見資訊,好生設疑。一時惹惱了焦赤性兒,便帶了史雲獵戶人等闖到公堂厮鬧。誰知人人皆說縣宰因親老告假還鄉,已於三日前起身了。又問沙龍時,早已解到襄陽去了。焦赤聽了急得兩手紮煞,毫無主意。縱要鬧,正頭鄉主已走,別人全不管事的。只得急急回莊,將此情節告訴孟傑。孟傑也是暴跳如雷。登時傳揚,裡面皆知,鳳仙秋葵姊妹哭個不了。幸虧鳳仙有主意,先將孟傑焦赤二人安置,恐他二人粗鹵生出別的事來,便對二人說道:“二比特叔父不要著急,襄陽王既與我父作對,他必暗暗差人到臥虎溝前來圖害,此莊卻是要緊的。我父親既不在家,全仗二比特叔父支持,說不得二比特叔父操勞,晝夜巡察,務要加意的防範,不可疏懈。”孟焦二人滿口應承。只有晝夜保護此莊,再也不生妄想了。

後來鳳仙卻暗暗使得用之人,到了襄陽打聽。幸喜襄陽王愛沙龍是一條好漢,有意收伏,不肯加害,惟有囚禁而已。差人回來將此情節說了,鳳仙姊妹心內稍覺安慰,複有思忖道:“襄陽王作事這等機密,大約歐陽伯父與智叔父未必盡知其詳,莫若我與妹子親往襄陽走走。倘能見了歐陽伯父與智叔父,那時大家商議,搭救父親便了。”主意已定,暗暗與秋葵商議。秋葵更是樂從,便說道:“很好。咱們把正事辦完了,順便到太守衙門再看看牡丹姐姐,我還要與乾娘請請安呢。”鳳仙道:“只要到了那裡,那就好說了。但咱如何走法呢?”秋葵道:“這有何難呢。姐姐扮作相公,充作姐夫,就算艾虎;待妹子扮作個僕人跟著你,豈不妥當麼?”鳳仙道:“好是好,只是妹妹要受些屈了。”秋葵道:“這有什麼呢。為救父親,受些屈也是應當的,何况是逢場作戲呢。”二人商議明白,便請了孟焦二比特,一五一十俱備說明,托他二人好好保守莊園,又派史雲急急趕到茉花村,惟恐歐陽伯父還在那裡,尚未起身,約在襄陽會齊。諸事分派停妥,他二人改扮起來,也不乘馬,惟恐犯人疑忌,仿佛是閒遊一般。虧得他姐妹二人雖是女流,卻是在山中行圍射獵慣的,不至於鞋弓襪小,寸步難行。在路行程,非止一日。這天恰恰行路遲了,在媽媽店內,雖被甘婆用藥酒迷倒,多虧玉蘭勸阻搭救。

且說鳳仙飲水之後,即刻蘇醒。睜眼看時,見燈光明亮,桌上菜蔬猶存,包裹照舊,自己納悶道:“我喝了兩三口酒,難道就喝醉了不成?”正在思索,只見秋葵張牙欠口,翻身起來,道:“姐姐,我如何醉倒了呢?”鳳仙擺手道:“你滿口說的是什麼!”秋葵方才省悟,手把嘴一握,悄悄道:“幸虧沒人。”鳳仙將頭一點,秋葵凑到跟前。鳳仙低言道:“我醉的有些奇怪,別是這酒有什麼緣故吧?”秋葵道:“不錯。如此說來,這不是賊店麼?”鳳仙道:“你聽!上房有人說話。咱們悄地聽了,再做道理。”囙此姊妹二人來至窗下,將蔣平與甘婆的說話,聽了個不亦樂乎。急急回轉厢房,又是歡喜,又是愁煩。忽聽窗外脚步聲響,是蔣爺與馬添草料,奔了碾臺兒去了。鳳仙道:“等蔣叔父回來,便喚住,即速請進。”秋葵即倚門而待。

少時,蔣平添草回來。秋葵便喚道:“蔣叔請進內屋坐。”只這一句,把個蔣平嚇了一跳,只得進屋。又見一個後生,迎頭拜揖,道:“侄兒艾虎拜見。”蔣爺借燈光一看,雖不是艾虎,卻也面善,更覺發起怔來了。秋葵在旁道:“他是鳳仙,我是秋葵,在道上冒了艾虎的名兒來的。”蔣爺在臥虎溝住過,俱是認得的,不覺詫異道:“你二人如何來到此處呢?”說罷,回身往外望一望。鳳仙叫秋葵在門前站立,如有人來時,咳嗽一聲。方對蔣爺將父親被獲情節略說梗概,未免的淚隨語下。蔣平道:“且不必啼哭。侄女仍以艾虎為名,同我到上房。”說畢,和鳳仙來到明間坐下,秋葵一同來到上房。

忽見甘婆從後面端了小菜杯箸來,見蔣爺已將那厢房主僕讓到上屋明間,知道為提親一事,便嘻嘻笑道:“怎麼叔叔在明間坐麼?”蔣爺道:“明間寬闊豁亮。嫂嫂且將小菜放下,過來見了。這是我侄兒艾虎,他乃紫髯伯的義兒,黑妖狐的徒弟。”甘婆道:“呀!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得一家人’。就是歐陽爺智公子,亡夫俱是好相識。原來是他二比特義兒高徒,怪道這樣的英俊呢。相公休要見怪,恕我無知,失敬了!”說罷,福了一福。鳳仙只得還了一揖,連稱:“好說!不敢!”秋葵過來,將桌子幫著往前搭了一搭。甘婆安放了小菜,卻是兩分杯著:原來是蔣爺一分,自己陪的一分。如今見這相公過來,轉身還要取去。蔣爺道:“嫂嫂不用取了,厢房中還有兩分,拿過來豈不省事。不過是嫂嫂將酒杯洗淨了,就不妨事了。”甘婆瞅了蔣平一眼,道:“多嘴討人嫌呀!”蔣平道:“嫂嫂嫌我多嘴,回來我就一句話也不說了。”甘婆笑道:“好叔叔,你說吧!嫂嫂多嘴不是了。”笑著,端菜去了。這裡蔣爺悄悄的問了一番。

不多時,甘婆端了菜來,果然帶了兩分杯奢,俱各安放好了。蔣爺道:“賢侄,你這尊管,何不也就叫他一同坐了呢?”甘婆道:“真個的又沒有外人,何妨呢。就在這裡打橫兒,豈不省了一番事呢!”於是蔣平上座,鳳仙次座,甘婆主座相陪,秋葵在下首打橫。甘婆先與蔣爺斟了酒,然後挨次斟上,自己也斟上一杯。蔣平道:“這酒喝了,大約沒有事了。”甘婆笑道:“你喝吧。不怪人家說你多嘴。你不信,看嫂嫂喝個樣兒你看。”說著,端起來,“吱”的一聲就是半杯子,蔣平笑道:“嫂嫂你不要喉急,小弟情願奉陪。”又讓那主僕二人,端起杯來一飲而盡。鳳仙秋葵俱備喝了一口,甘婆複又斟上。這婆子一壁殷勤,一壁注意在相公面上,把個鳳仙倒瞅的不好意思了。

蔣平道:“嫂嫂,我與艾虎侄兒相別已久,還有許多言語細談一番。嫂嫂不必拘泥,有事請自尊便。”甘婆聽了,心下明白,順口說道:“既是叔叔要與令侄攀話,嫂嫂在此反倒攪亂清談。我那裏還吩咐你侄女作的點心羹湯,少時拿來,外再烹上一壺新茶如何?”蔣平道:“很好。”甘婆又向鳳仙道:“相公,夜深了,隨意用些酒飯,休要作客,老身不陪了。”鳳仙道:“媽媽請便,明日再為面謝。”甘婆道:“好說,好說。請坐吧。”秋葵送出屋門。甘婆道:“管家,讓你相公多少吃些,不要餓壞了。”秋葵答應,回身笑道:“這婆子竟有許多嘮叨。”蔣爺道:“你二人可知他的意思麼?”秋葵道:“不用細言,我二人早已俱聽明白了。”鳳仙努嘴道:“悄言,不要高聲。”蔣平道:“既然聽明,我也不必絮說。侄女的意下如何呢?”鳳仙道:“侄女是個女子,怎麼成呢?”蔣平道:“若論此女,我知道的。當初甘大哥在日,我們時常盤桓,提起此女來,不但品貌出眾,而且家傳的一口飛刀,甚是了得。原要與盧大哥攀親,不如替盧珍侄兒定下吧。”

正在談論,果然甘婆端了羹湯點心來,又是現烹的一壺新茶,還間:“要什麼不要?”蔣爺道:“已足够了,嫂嫂歇歇吧。”甘婆方轉身回到後面去了。鳳仙問蔣平因何到此,蔣爺將往事說了一遍,又言:“與侄女在此,遇的很巧。明日同赴陳起望,你歐陽伯父智叔父丁二叔父等俱在那裡,大家商議搭救你父親便了。”鳳仙秋葵深深謝了。真是事多話長,整整說了一夜。

天光發曉,甘婆早已出來張羅。蔣平把艾虎已經定了親,想替盧珍侄兒定下這頭婚事對甘婆說了,待向盧爺談過後即來納聘。甘婆聽了也自欣喜。又見蔣爺打開包囊,取出了二十兩銀,道:“大哥仙逝,未能弔唁。些須薄意,聊以代格。”甘婆不能推辭,欣然受了。鳳仙叫秋葵拿出白銀一封,道:“媽媽將此銀收下,作為日用薪水之資。以後千萬不要做此暗昧之事了。”一句話說的甘婆滿面通紅,無言可答,只是說道:“相公放心。如此厚貺,卻之不恭,受之有愧,權且存留就是了。”說罷,就福了一福。

此時蔣平已將坐騎備妥,連鳳仙的包裹俱備扣備停當,拉出柴扉,彼此叮嚀一番。甘婆又指引路徑,蔣平等謹記在心,執手告別,直奔陳起望的大路而來。

未知後文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本文標題: 三俠五義第一百九回:騙豪傑貪婪一萬兩,作媒妁認識二千金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37936348692914
相关資料
唐詩代表人物生平簡介:曹松,為作詩而學賈島苦吟
曹松,唐代晚期詩人。光化四年中進士,年已70餘,特授校書郎而卒。那麼下麵小編就為大家帶來關於曹松的詳細介紹,一起來看看吧!曹松為詩,學賈島苦吟。工五言律詩,煉字琢句,取境幽深,也有點接近賈島,但尚未流於怪僻,而自有一種清苦澹宕的風味。“汲水
標籤: 曹松 賈島
三俠五義第一百八回:圖財害命旅店營生,相女配夫閨閣本分
第一百八回圖財害命旅店營生相女配夫閨閣本分且說蔣平聽得裡面問道:“什麼人?敢則是投店的麼?”此時店婆已將上房撣掃,安放燈燭。尚未說出口,身體一晃,咕咚栽倒塵埃。原來這女子就是甘婆之女,名喚玉蘭,不但女工針黹出眾,而且有一身好武藝,年紀已有二
標籤: 三俠五義 蔣平
三俠五義第一百七回:愣徐慶拜求展熊飛,病蔣平指引陳起望
第一百七回愣徐慶拜求展熊飛病蔣平指引陳起望且說盧方自白玉堂亡後,每日茶飯無心,不過應個景而已。不多時,酒飯已畢,四人閑坐。韓彰與蔣平二人計議如何盜取骨殖,又張羅行李馬匹。展爺無奈何,只得應了。
標籤: 公孫策 蔣平 三俠五義
唐詩代表人物生平簡介:杜審言,“近體詩”的奠基人之一
杜審言,字必簡,漢族,中國唐朝襄州襄陽人,是大詩人杜甫的祖父。曾任隰城尉、洛陽丞等小官,累官修文館直學士,少與李嶠、崔融、蘇味道齊名,稱“文章四友”,是唐代“近體詩”的奠基人之一,作品多樸素自然。其五言律詩,格律謹嚴。那麼下麵小編就為大家帶
標籤: 杜審言 近體詩 唐詩 唐朝 直學士 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