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俠五義第一百十回:陷禦猫削城入水面,救三鼠盜骨上峰頭

第一百十回陷禦猫削城入水面救三鼠盜骨上峰頭且說蔣平因他姊妹沒有坐騎,只得拉著馬一同步行。蔣爺是昨日泄了一天肚,又熬了一夜,未免也就出汗。說罷,痛哭不止。蔣爺便將媽媽店之事述說一番,眾人聽了笑個不了。

《三俠五義》,作者清代貴族弟子石玉昆,是中國古典文學長篇俠義小說,堪稱中國武俠小說的開山鼻祖,是中國第一部具有真正意義的武俠小說,對中國近代評書曲藝、武俠小說乃至文學藝術的內容都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今天小編就給大家帶來相關詳細介紹。

第一百十回陷禦猫削城入水面救三鼠盜骨上峰頭

且說蔣平因他姊妹沒有坐騎,只得拉著馬一同步行。剛走了數裏之遙,究竟鳳仙柔弱,已然香汗津津,有些嬌喘吁吁。秋葵卻好,依然行有餘力。蔣平勸著鳳仙騎馬歇息。鳳仙也就不肯推辭,摟過絲韁,上馬緩轡而行。蔣爺與秋葵慢慢隨後步履。又走了數裏之遙,秋葵步下也覺慢了。蔣爺是昨日泄了一天肚,又熬了一夜,未免也就出汗。囙此找了個荒村野店,一壁打尖,一壁歇息。問了問陳起望,尚有二十多裏。隨意吃了些飲食,喂了坐騎,歇息足了。天將掛午,複又起身,仍是鳳仙騎馬。及至到了陳起望,日已斜西。來到莊門,便有莊丁問了備細,連忙稟報。

只見陸彬魯英迎接出來,見了蔣平,彼此見禮。魯英便問道:“此比特何人?”蔣爺道:“不必問,且到裡面自然明白。”於是大家進了莊門,早見北俠等正在大廳的月臺之上恭候。丁二爺問道:“四哥如何此時才來?”蔣爺道:“一言難盡。”北俠道:“這後面是誰?”蔣爺道:“兄試認來。”只見智化失聲道:“哎喲!侄女兒為何如此妝束?”丁二爺又說道:“這後面的也不是僕人,那不是秋葵侄女兒麼?”大家詫異。陸魯二人更覺愕然。蔣爺道:“且到廳上,大家坐了好講。”進了廳房,且不敘座。鳳仙就把父親被獲,現在襄陽王那裡囚禁。“侄女等特特改妝來尋伯父叔父,早早搭救我的爹爹要緊。”說罷,痛哭不止。大家驚駭非常,勸慰了一番。陸彬急急到了後面,告訴魯氏,叫他預備簪環衣服,又叫僕婦丫環將鳳仙姊妹請至後面,梳洗更衣。

這裡眾人方問蔣爺道:“如何此時方到?”蔣平笑道:“更有可笑事。小弟卻上了個大當。”大家問道:“又是什麼事?”蔣爺便將媽媽店之事述說一番,眾人聽了笑個不了。其中多有認得首豹的,聽說亡故了,未免又歎息一番。蔣爺往左右一看,問道:“展大哥與我三哥怎麼還沒到?”智化道:“並未曾來。”

正說之間,只見莊丁進來禀道:“外面有二人說是找眾比特爺們的。”大家說道:“他二人如何此時方到呢?快請!莊丁轉身去不多時,眾人才要迎接,誰知是跟展爺徐爺的伴當,形色倉皇。蔣爺見了,就知不妥,連忙問道:“你家爺為何不來?”伴當道:“四爺,不好了!我家爺們被鐘雄拿去了。”眾人問道:“如何會拿了去呢?”展爺的伴當道:“只因昨晚徐三爺要到五峰嶺去,是我家爺攔之再三,徐三爺不聽,要一人單去。無奈何,我家爺跟隨去了,卻暗暗吩咐叫小人二人暗暗瞧望:‘倘能將五爺骨殖盜出,事出萬幸;如有失錯之時,你二人收拾馬匹行李,急急奔陳起望便了。’誰知到了那裡,徐三爺不管高低,硬往上闖。我家爺再也攔擋不住。剛然到了五峰嶺上,徐三爺往前一跑,不想落在塹坑裡面。是我家爺心中一急,原要上前解救,不料脚下一跳,也就落下去了。原來是梅花塹坑。登時出來了多少嘍兵,用撓鉤套索將二比特爺搭將上來,立刻綁縛了。眾嘍兵聲言必有餘黨,快些搜查。我二人聽了,急跑回寓所,將行李馬匹收拾收拾,急急來到此處。眾比特爺們早早設法搭救二比特爺方好。”眾人聽了,俱各沒有主意。智化道:“你二人且自歇息去吧。”二人退了下來。

此時廳上已然調下桌椅,擺上酒飯。大家入座,一壁飲酒,一壁計議。智化問陸彬道:“賢弟,這洞庭水寨廣狹可有幾裏?”陸彬道:“這水寨在軍山內,方圓有五裏之遙。雖稱水寨,其中又有旱寨,可以屯積糧草。似這九截松五峰嶺,僅是水寨之外的去處。”智化又問道:“這水寨周圍可有什麼防備呢?”陸彬道:“防備的甚是堅固。每逢通衢之處,俱有碗口粗細的大竹栅一座竹城。此竹見水永無損壞。縱有槍炮,卻也不怕;倒是有純鋼利刃可削的折,餘無別法。”蔣平道:“如此說來,丁二弟的寶劍卻是用著了。”智化點了點頭,道:“此事須要偷進水寨,探個消息方好。”蔣平道:“小弟同丁二弟走走。”陸彬道:“弟與魯二弟情願奉陪。”智化道:“好極。就是二比特賢弟不去,劣兄還要勞煩。什麼緣故呢?因你二比特地勢熟識。”陸彬道:“當得,當得。”回頭吩咐伴當預備小船一隻,水手四名,於二鼓起身,伴當領命,傳話去了。

蔣平又遭:“還有一事,沙員外又當怎麼樣呢?”智化道:“據我想來,奸王囚禁沙大哥,無非使他歸服之意,决無殺害之心。我明日寫封書信暗暗差人知會沈仲元,叫他暗中照料,待有機緣,得便救出,也就完事了。”大家計議已定。飲酒吃飯已畢,時已初鼓之半。

丁蔣陸魯四比特收拾停當,別了眾人,乘上小船。水手搖槳,蕩開水面,竟奔竹城而來。此時正在中秋,淡雲籠月,影映清波,寂靜至甚。越走越覺幽僻,水面更覺寬了。陸彬吩咐水手往前搖,來到了竹城之下。陸彬道:“住槳。”水手四面撐住。陸彬道:“蔣四兄這外面水勢寬闊,竹城以內卻甚狹隘。不遠即可到岸,登岸便是旱寨的境界了。”魯英向丁二爺要過劍來,對著竹城掄開就劈,只聽“(口克)吱”一聲。魯二爺連聲稱:“好劍!好劍!”蔣爺看時,但見大竹斜岔兒已然開了數根。丁二爺道:“好是好,但這一聲真是爆竹相似,難道裡面就無人知覺麼?”陸彬笑道:“放心,放心。此處極其幽僻的所在,裡面之人輕易不得到此的。”蔣平道:“此竹雖然砍開,只是如何拆法呢?”魯二爺道:“何用拆呢。待小弟來。”過去伸手將大竹撚住,往上一挺。一挺,上面的竹梢兒就比別的竹梢兒高有三尺,底下卻露出一個大洞來。魯英道:“四兄請看,如何?”蔣平道:“雖則開了便門,只是上下斜尖鋒芒,有些不好過。又恐要過時,再落下一根來,紮上一下,也就不輕呢。”陸彬道:“不妨事。此竹落不下來。竹梢之上有竹枝,彼此攀繞,是再也不能動的。實對四兄說:我們漁戶往往要進內偷魚,就用此法,萬無一失。”

蔣爺聽了,急急穿了水靠,又將丁二爺的寶劍掖在背後,說聲:“失陪。”一夥身,“哩”的一聲,只見那邊“撲通”的一響,就是一個猛子,不用換氣,便抬起頭來一看,已然離岸不遠,果然水面狹窄。急忙奔到岸上,順堤行去。只見那邊隱隱有個燈光,忽忽悠悠而來。蔣爺急急奔到樹林,躍身上樹,坐在杈醚之上,往下覷視。

可巧那燈也從此條路經過,卻是兩個人。一個道:“咱們且商量商量。剛才回了大王,叫咱們把那黑小子帶了去。你想想他那個樣子,咱們服侍的住麼?告訴你說,我先幹不了。”那一個道:“你站站,別推乾淨呀。你要幹不了,誰又幹得了呢?就是回,不是你要回的麼?怎麼如今叫帶了去,你就不管了呢?這是什麼話呢?”這一個道:“我原想著:他要酒要菜鬧的不象,回回大王,或者賞下些酒菜來,咱們也可以潤潤喉,抹抹嘴。不想要帶了去,要收拾。早知叫帶了去,我也就不回了。”那人道:“我不管。你既回了,你就帶了去,我全不管。”這一個道:“好兄弟,你別著急,我倒有個主意,你得幫著我說。見了黑小子,咱們就說替他回了,可巧大王正在吃酒。聽說他要喝酒,甚是歡喜,立刻請他去,要與他較較酒量。他聽見這話,包管歡歡喜喜,跟著咱們走。只要誆到水寨,咱們把差事交代了,管他是怎麼著呢。你想好不好?”那人道:“這倒使得,咱們快著去吧。”二人竟奔旱寨去了。

蔣爺見他們去遠,方從樹上下來,暗暗跟在後面。見路旁有一塊頑石,頗可藏身,便隱住身體等候。不多時,見燈光閃爍而來。蔣爺從背後抽出劍來,側身而立。見燈光剛到跟前,只將脚一伸,打燈籠的不防栽倒在地。蔣爺回手一劍,已然斬訖。後面那人還說:“大哥走的好好的,怎麼躺下了?……”話未說完,鋼鋒已到,也就嗚呼哀哉了。

此時徐慶卻認出是四爺蔣平,連聲喚道:“四弟!四弟!”蔣爺見徐慶鎖銬加身,急急用劍砍斷。徐慶道:“展大哥現在水寨,我與四弟救他去。”蔣平聞聽,心內輾轉,暗道:“水寨現有鐘雄,如何能够救的出來?若說不去救,知道徐爺的脾氣,他是决意不肯一人出去的,何况又是他請來的呢。”只得扯謊道:“展大哥已然救出,先往陳起望去了。還是聽見展大哥說三哥押旱寨,所以小弟特特前來。”徐慶道:“你我從何處出去?”蔣爺道:“三哥隨我來。”他仍然繞到河堤。可巧那邊有個小小的劃子,並且有個掉子,是個打魚小船。蔣爺道:“三哥少待。”他便跳下水去,上了劃子搖起掉子;來到堤下,叫徐慶坐好。奔到竹洞之下,先叫徐慶竄出,自己隨後也就出來,卻用脚將劃子蹬開。陸彬且不開船,叫魯英仍將大竹一根一根按斜岔兒對好。收拾已畢,方才開船回莊。此時已有五鼓之半了。

大家相見,徐慶獨獨不見展熊飛,便問道:“展大哥在那裡?”蔣爺已悄悄的告訴了二爺了。丁二爺見問,即介面道:“因聽見沙員外之事,急急回轉襄陽去了。”真是粗魯之人好哄,他聽了此話,信以為真,也就不往下問了。

到了次日,智爺又囑陸魯二人派精細漁戶數名,以打魚為由,前到湖中探聽。這裡眾人便商量如何收伏鐘雄之計。智化道:“怎麼能夠身臨其境,將水寨內探訪明白,方好行事,似這等望風捕影,實在難以預料。如今且商量盜五弟的骨殖要緊。”正在議論,只見數名漁戶回來,真道:“探得鐘雄那裡因不見了徐爺,各處搜查,方知殺死嘍兵二名,已知有人暗到湖中。如今各處添兵防守,並且將五峰嶺的嘍兵俱各調回去了。”智化聽了,滿心歡喜,道:“如此說來,盜取五弟的骨殖不難了。”便仍囑丁蔣魯陸四比特道:“今晚務將骨殖取回。”四人欣然願往。智化又與北俠等商議,備下靈幡祭禮,等到取回骨殖,大家共同祭奠一番,以盡朋友之誼。眾人見智化處事合宜,無不樂從。

且說蔣了陸魯四人到了晚間初鼓之後,便上了船,卻不是昨日晚間去的路徑。丁二爺道:“陸兄為何又往南去呢?”陸彬道:“丁二哥卻又不知。小弟原說過這九截松五峰嶺,不在水寨之內。昨日愉進水寨,故從那裡去;今晚要上五峰嶺,須向這邊來。再者他雖然將嘍兵撤去,那梅花塹坑必是依然埋伏。咱們與其涉險,莫若繞遠。俗話說的好:‘寧走十步遠,不走一步險。’小弟意欲從五峰嶺的山后上去,大約再無妨礙。”丁蔣二人聽了,深為佩服。

一時來到五峰嶺山后,四比特爺弃舟登岸。陸彬吩咐水手留下兩名看守船隻,叫那兩名水手扛了鍬钁,後面跟隨。大家攀藤附葛,來到山頭。原來此山有五個峰頭,左右一邊兩個俱各矮小,獨獨這個山頭高而大。襯著這月朗星稀,站在峰頭往對面一看,恰對著青簇簇翠森森的九株松樹。丁二爺道:“怪道喚作九截松五峰嶺,真是天然生成的佳景。”蔣平到了此時,也不顧細看景致,且向地基尋找埋玉堂之所。才下了峻嶺,走未數步,已然看見一座荒丘,高出地上。蔣平由不得痛徹肺腑,淚如雨下——卻又不敢放聲,惟有悲泣而已。陸魯二人便吩咐水手動手,片刻工夫,已然露出一個瓷壇。蔣平卻親身扶出土來,丁二爺即叫水手小心運到船上。才待轉身,卻見一人在那邊啼哭。

不知此人是誰,且聽下回分解。

資料標籤: 三俠五義 蔣平
本文標題: 三俠五義第一百十回:陷禦猫削城入水面,救三鼠盜骨上峰頭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37936346031062
相关資料
三俠五義第一百九回:騙豪傑貪婪一萬兩,作媒妁認識二千金
第一百九回騙豪傑貪婪一萬兩作媒妁認識二千金且說甘婆去後,誰知他二人只顧在上房說話,早被厢房內主僕二人聽了去了,又是歡喜,又是愁煩。到了縣內,令尹待為上賓,優隆至甚,隔三日設一小宴,十日必是一大宴。只得急急回莊,將此情節告訴孟傑。孟焦二人滿口
標籤: 三俠五義 蔣平 指甲花 艾虎
唐詩代表人物生平簡介:曹松,為作詩而學賈島苦吟
曹松,唐代晚期詩人。光化四年中進士,年已70餘,特授校書郎而卒。那麼下麵小編就為大家帶來關於曹松的詳細介紹,一起來看看吧!曹松為詩,學賈島苦吟。工五言律詩,煉字琢句,取境幽深,也有點接近賈島,但尚未流於怪僻,而自有一種清苦澹宕的風味。“汲水
標籤: 曹松 賈島
三俠五義第一百八回:圖財害命旅店營生,相女配夫閨閣本分
第一百八回圖財害命旅店營生相女配夫閨閣本分且說蔣平聽得裡面問道:“什麼人?敢則是投店的麼?”此時店婆已將上房撣掃,安放燈燭。尚未說出口,身體一晃,咕咚栽倒塵埃。原來這女子就是甘婆之女,名喚玉蘭,不但女工針黹出眾,而且有一身好武藝,年紀已有二
標籤: 三俠五義 蔣平
三俠五義第一百七回:愣徐慶拜求展熊飛,病蔣平指引陳起望
第一百七回愣徐慶拜求展熊飛病蔣平指引陳起望且說盧方自白玉堂亡後,每日茶飯無心,不過應個景而已。不多時,酒飯已畢,四人閑坐。韓彰與蔣平二人計議如何盜取骨殖,又張羅行李馬匹。展爺無奈何,只得應了。
標籤: 公孫策 蔣平 三俠五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