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中讓王熙鳳和賈璉夫妻關係破裂的原因有哪些?

紅樓夢裏,賈璉和王熙鳳之間的關係,一直處在變化之中。曹雪芹初寫鳳、璉二人,便是寫兩人夫妻之事,這並非是閑筆,而是在隱晦地告訴讀者:王熙鳳、賈璉夫妻二人關係甚好!論到此處,諸君應該已經反應過來了,沒錯,正是尤二姐的死,造成了王熙鳳、賈璉的真正决裂。最後,王熙鳳露出了她的

紅樓夢裏,賈璉和王熙鳳之間的關係,一直處在變化之中。每當一提起這個,那麼小編就不得不給大家詳細的說一下了

《紅樓夢》第5回“開生面夢演紅樓夢”,賈寶玉夢入太虛幻境,於薄命司中看到了金陵十二釵正册之眾女子的結局,其中王熙鳳的畫冊、判詞寫得最是清楚明白:

後面便是一片冰山,有一隻雌鳳。其判曰:凡鳥偏從末世來,都知愛慕此身才。一從二令三人木,【拆字法】哭向金陵事更哀。——第5回

從這段判詞,再結合脂硯齋“拆字法”之批語,我們大概可以推斷出王熙鳳的最終結局——“三人木”合起來便是一個“休”字,可見王熙鳳最終應是被賈璉給休了,在封建時代,一個女子被休會落得怎樣的結局,自然不需多說。

而在這個前提下,探討王熙鳳、賈璉這對夫妻的關係就顯得格外有必要,縱觀《紅樓夢》全書,鳳、璉兩人的關係並不是一成不變的,而是隨著時間的轉移在逐漸發生異變,諸君可以回憶一下,賈璉、王熙鳳最初一起出場,是哪個章回?

正是第7回“送宮花周瑞歎英蓮”,周瑞家的奉薛姨媽之命,將十二支宮紗花送給賈家眾姊妹們,而送到王熙鳳的住處時,恰好發生了一個小小的插曲:

(周瑞家的)走至堂屋,只見小丫頭豐兒坐在鳳姐門檻上,見周瑞家的來了,連忙【二字著緊】擺手兒,叫她往東屋裡去。周瑞家的會意,慌得躡手躡腳的往東邊房裏來。只見奶娘正拍著大姐兒睡覺呢。周瑞家的悄悄問奶娘:“奶奶睡中覺呢?也該清醒了。”奶娘搖頭兒,正問著,只聽那邊一陣笑聲,卻有賈璉的聲音。接著房門響處,平兒拿著大銅盆出來,叫豐兒舀水。——第7回

周瑞家的來送宮花,可小丫環豐兒連忙“擺手”,脂硯齋批雲“二字著緊”,何意?筆者初讀至此,深感迷惑,可看到“卻有賈璉的聲音”便立刻恍然大悟,諸君亦可心照:必然是王熙鳳、賈璉日間行夫妻雲雨之歡,故而丫環要“連忙”攔著周瑞家的。

曹雪芹初寫鳳、璉二人,便是寫兩人夫妻之事,這並非是閑筆,而是在隱晦地告訴讀者:王熙鳳、賈璉夫妻二人關係甚好!

雲雨之歡,實乃少年夫妻之常事,想來阿鳳乃是世俗中摸爬滾打之金釵,亦是已婚之婦,若半點不寫其夫妻房事,便不合阿鳳之身份,故而曹公以此雅筆刻畫阿鳳,非《金瓶梅》可比也。

故而到了第23回“西廂記妙詞通戲語”,賈璉、王熙鳳商量大觀園諸多雜事時,賈璉口出調侃之語,亦是此意:

賈璉道:“果這樣,也罷了。只是昨兒晚上,我不過要改個樣兒,你就扭手扭脚的。”【寫鳳姐風月之文如此,總不脫漏,】鳳姐兒聽了,嗤的一聲笑了,向賈璉啐了一口,低下頭便吃飯。【好章法】——第23回

曹雪芹的筆很是厲害,往往隨便幾個字,便有入木三分的深度,即便寫鳳姐房事之文字,亦無半點淫意,毫不唐突鳳姐“金陵十二釵”的人設。

最經典的便是第16回“賈元春才選鳳藻宮,秦鯨卿夭逝黃泉路”,彼時元春被皇上封為賢德妃,賈璉護送林黛玉回姑蘇之事告捷,可謂雙喜臨門,王熙鳳、賈璉兩人多月不見,有道是“小別勝新婚”,今日一旦見面,必有妙文,故而曹公這般敘寫,可謂鬼斧神工:

且說賈璉自回家參見過眾人,回至房中。正值鳳姐近日多事之時,無片刻閒暇之工,見賈璉遠路歸來,少不得撥冗接待。房內無外人,便笑道:“國舅老爺大喜!國舅老爺一路風塵辛苦。【嬌音如聞,俏態如見。少年夫妻常事,的確有之。】小的聽見昨日的頭起報馬來報,說今日大駕歸府,略預備了一杯水酒撣塵,不知可賜光謬領?”賈璉笑道:“豈敢,豈敢!多承,多承!”——第16回

這段文字真的是把少年夫妻關係給寫活了,元春既然被封貴妃,那賈璉自然就成了國舅,王熙鳳故而打趣丈夫“國舅爺一路辛苦了”,並連發誇張之語戲捧賈璉,賈璉則深知鳳姐之意,也笑著配合“豈敢!多承!”

明明是夫妻,卻彼此配合調侃,頗有相敬如賓的意味。

所以我們看到後文中王熙鳳、賈璉反目的情節,加上“一從二令三人木”的暗讖,很難想像曾經這麼恩愛的夫妻,最終會走到這一步。

王熙鳳、賈璉的夫妻關係是什麼時候惡化的呢?現時有很多論者會歸結於第44回“變生不測鳳姐潑醋”,彼時正值王熙鳳生日,結果賈璉趁此機會,居然跟下人之妻鮑二家的厮混,還被半路回家換衣裳的鳳姐給撞了個正著,並於窗外聽見了賈璉、鮑二家的兩人的對談:

往裏聽時,只聽裡頭說笑。那婦人笑道:“多早晚你那閻王老婆死了就好了。”賈璉道:“她死了,再娶一個也是這樣,又怎麼樣呢?”那婦人道:“她死了,你倒是把平兒扶正了,只怕還好些。”賈璉道:“如今連平兒她也不叫我沾一沾了。平兒也是一肚子的委屈不敢說。我命裏怎麼就該犯了夜叉星?”鳳姐聽了,氣得渾身亂戰。——第44回

這也是《紅樓夢》中第一次出現賈璉認同“王熙鳳怎麼還不死”的說法,雖然說這話的是鮑二家的,但賈璉並沒有站出來替鳳姐辯駁,甚至還隨聲附和鮑二家的。

其後賈璉偷娶尤二姐時,亦曾承諾過“等鳳姐一死,就接二姐進去做正室”,可見正是第44回的“生日宴事件”開的這個頭兒,又可推導:賈璉、鳳姐關係之惡化,正由此事惟開端。

但筆者私認為,這個觀點著實不够客觀,用這種臉譜化的解讀來看待《紅樓夢》這樣的寫實巨著,只會走向南轅北轍的窘境。

賈璉為何會配合鮑二家的,在背後誹謗自己的妻子王熙鳳?蓋是好色之男人本性,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彼時與鮑二家的共臥一床,自然親昵無間,言語之間隨口奉承附和而已,否則今日如何有“男人的嘴,騙人的鬼”一說?

如若不信,且看其後“生日宴風波”鬧大,賈母親自出場安撫,令賈璉、王熙鳳夫妻二人關係緩和,事後離了眾人視線,璉、鳳二人私下對談,其言辭亦是正常夫妻對話:

賈璉聽如此說,又見鳳姐兒站在那邊,也不盛妝,哭的眼睛腫著,也不施脂粉,黃黃的臉兒,比往常更覺可憐、可愛……至房中,鳳姐兒見無人,方說道:“我怎麼樣個閻王,又像夜叉?那淫婦咒我死,你也幫著咒?我千日不好,也有一日好,可憐我熬得連個淫婦也不如了。我還有什麼臉來過這個日子。”說著,又哭了。【轄治丈夫,此是首計。懦夫來看此句。】——第44回

直到此時,賈璉心中有鳳姐,鳳姐心中亦有賈璉,此段風波蓋是夫妻爭吵之常事,事情一過,賈璉反覺得鳳姐可憐,鳳姐亦以小女人姿態俯就賈璉,以此來獲得丈夫的同情、內疚。

實事求是的說,賈璉只是好色庸俗,於人品性情方面,其實沒有太大的問題,比如賈雨村濫用私權奪了石呆子的扇子,賈璉便替石呆子說話:“為了這麼點子事,鬧得人家坑家敗業,也不算什麼能為”,最後引得父親賈赦大怒,抽打了賈璉一頓。

再如第72回,彩霞因年齡到了,不能繼續在賈府做丫環,來旺的兒子一向吃喝嫖賭,無所不為,卻相中了容貌甚佳的彩霞做媳婦,賈璉得知後怒駡:“既這樣,哪裡給他老婆。且給他一頓棍,鎖起來,再問他老子娘。”

賈璉身上具備人性的光輝,至少他有最基本的善惡是非的價值觀念,囙此,真正造成璉、鳳兩人分道揚鑣的事,必然觸及到了彼此的底線。

論到此處,諸君應該已經反應過來了,沒錯,正是尤二姐的死,造成了王熙鳳、賈璉的真正决裂。

賈璉曾承諾過尤二姐,等鳳姐去世了,就接她進去做正室,實是騙人之語,若是真心,為何不等鳳姐其後真的病死,直接娶尤二姐做正室,何必提前偷娶?可見還是被荷爾蒙控制了頭腦,只顧一時雲雨之歡,並非完全對尤二姐負責任。

囙此,在“偷娶尤二姐”這件事上,賈璉其實對王熙鳳是有愧疚的,也正是因為如此,賈璉一直瞞著王熙鳳,不敢讓其知曉。但王熙鳳卻城府深厚,瞞著賈璉,先用巧言將尤二姐騙進大觀園,然後自導自演了一出“大鬧甯國府”的戲碼,斷了尤二姐的後路(尤二姐是甯國府的人)。

最後,王熙鳳露出了她的獠牙,不僅在生活上克扣尤二姐,所吃食物皆系不堪之物,並“借刀殺人”,慫恿秋桐每日辱駡尤二姐,最終將二姐逼得心力交瘁,腹中胎兒被庸醫誤診後,尤二姐萬念俱灰,選擇了吞金自盡。

王熙鳳自以為這些事做的天衣無縫,實則公道自在人心,所以二姐死後,賈璉哭得死去活來之際,賈蓉前來勸慰,一個手勢已經說明了一切:

賈璉揭起衾單一看,只見這尤二姐面色如生,比活著還美貌。賈璉又摟著大哭,只叫:“奶奶!你死得不明,都是我坑了你!”賈蓉忙上來勸:“叔叔解著些兒。我這個姨娘自己沒福。”說著,又向南指大觀園的界牆,賈璉會意,只悄悄跌脚,說:“我忽略了,終久對出來,我替你報仇。”——第69回

賈蓉為何手指大觀園?蓋是提醒賈璉,尤二姐是在大觀園內被活活逼的自盡,而當初接尤二姐進大觀園的人,正是王熙鳳,故而二姐之死,王熙鳳是要負主要責任的,賈璉亦不笨,立刻會意,明白一切皆系王熙鳳之陰謀,憤恨不已,發誓將來要為二姐報仇。

誠如吳莉芳之文《阿鳳之弄璉兄如弄小兒》(載《紅樓夢學刊》第1993年第三輯)中對璉、鳳關係破裂的描述:

王熙鳳敢於維護自己的尊嚴,要求獨個兒佔有一個丈夫,說明她有强烈的愛欲,不是冷酷無情的。她的冷酷只是表現在對情敵——眼中釘,肉中刺上,只和偏房、暗室們爭風吃醋,對賈璉則無報復行為,這和古希臘悲劇《美狄亞》是截然不同的,基本上還是傳統的“嬌妻”。但自此以後,璉、鳳夫妻便不似從前恩愛,賈璉對鳳姐冷了許多,心中暗恨“妒婦”。曹雪芹原意“一從二令三人木,哭向陵事更哀”究竟是何結局,無法測定,但就璉鳳夫妻關係來說,這次風波(尤二姐之死)確是實質性轉折。

細究此過程,鳳姐即便動了殺意,也從未針對自己的丈夫賈璉,但兩人的衝突卻實實在在的發生了,並且不斷惡化,若是站在各自的角度,貌似都沒太大的錯,但悲劇儼然醞釀其中,或許真如癩頭和尚所言,這人世間當真是“好事多魔”,唯有歎息罷了。

資料標籤: 尤二姐 婚姻 大觀園
本文標題: 紅樓夢中讓王熙鳳和賈璉夫妻關係破裂的原因有哪些?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37750586372175
相关資料
張繼所作的《宿白馬寺》,從眼前的斷碑殘刹想起白馬馱經的往昔盛事
下麵跟小編一起瞭解一下張繼所作的《宿白馬寺》吧。經過這次浩劫,當詩人張繼在一個秋雨之夜投宿其寺,在感慨萬千中,便寫下了這首《宿白馬寺》詩。作者從眼前的斷碑殘刹想起白馬馱經的往昔盛事,一“空”一“見”的鮮明對比,極為準確地傳達出他當時的感傷情
標籤: 白馬寺 楓橋夜泊
李端《胡騰兒》:全詩脈絡清晰,結尾點睛,餘韻悠遠
今存《李端詩集》三卷。李端是大曆十才子之一。那麼下麵小編就為大家帶來李端的《胡騰兒》,一起來看看吧!胡騰兒李端〔唐代〕胡騰身是凉州兒,肌膚如玉鼻如錐。全詩從正側面表現人物的高超技藝,脈絡清晰,結尾點睛,餘韻悠遠。“胡騰兒,胡騰兒,家鄉路斷知
標籤: 胡騰兒 李端 文化 舞蹈
李端《閨情》:全詩語句輕簡,含蓄隽永,耐人尋味
李端,字正已,出身趙郡李氏東祖房,唐代詩人。今存《李端詩集》三卷。李端是大曆十才子之一。其子李虞仲,官至兵部侍郎。那麼下麵小編就為大家帶來李端的《閨情》,一起來看看吧!全詩語句輕簡,含蓄隽永,耐人尋味。“月落星稀天欲明,孤燈未滅夢難成。
標籤: 李端 讀書 詩歌
李端《拜新月》:此詩純用白描的手法來勾勒人物
今存《李端詩集》三卷。李端是大曆十才子之一。那麼下麵小編就為大家帶來李端的《拜新月》,一起來看看吧!拜新月李端〔唐代〕開簾見新月,便即下階拜。開簾一句,揣摩語氣,開簾前似未有拜月之意,然開簾一見新月,即便於階前隨地而拜,如此不拘形式,可知其
標籤: 白描 拜新月 李端 文化 讀書 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