鈞窯瓷器-鈞窯特點

北宋鈞窯做到窯變可控,蚯蚓走泥紋是其特徵之一。鈞,即重量,北宋早期官窑鈞瓷分量沉重。鈞窯瓷器歷來被人們稱之為“國之瑰寶”,在宋代五大名窑中以“釉具五色,豔麗絕倫”而獨樹一幟。鈞窯燒成溫度已經達到1350℃-1380℃之間,延承了傳統鈞窯胎質細膩,釉色絢麗奪目的特點,又結合了現代審美,器形飽滿玲瓏。

鈞窯,也就是鈞臺窑,在柴窑和魯山花瓷的風格基礎上合成的一種獨特風格,受道家思想影響,在宋徽宗時期達到高峰,工藝科技發揮到極致。

簡介

宋代受理學的影響,反應在瓷器上就是規整對稱,無論是造型或紋理都遵循這一原則,特別是北宋官造鈞瓷,不論文房用具或大型祭器都嚴格遵守這一原則。規整對稱,高雅大氣,宮廷氣勢,一絲不苟。其勢沉重古樸,明亮而深沉。建窑,耀州窯,鈞窯,作為中國傳統瓷文化正宗,歷史悠久的風格傳承至今。放大鏡觀察,蚯蚓走泥紋,用氣泡一個個串連一體呈立體的爬行狀,青蛙卵紋包裹卵核一摞摞正欲孵化而出。還有牛血紋,血色深紅暗沉殺氣騰騰,莊重威嚴等等,難以一一敘述。北宋官窑鈞瓷的發色和紋理大小和分佈,都難以做到人為控制而恰到好處,是北宋瓷藝的最高工藝水準的體現。這批鈞瓷工藝早已失傳,而窯址也隨冰凍積水而下沉。“縱有家財萬貫,不如鈞瓷一片”。可見當時鈞瓷產生的轟動效應。於是各地群相仿效,窑口林立,但至今仍然不得要領。今研究文章汗牛充棟,考古窑口不計其數,因都未見過這批北宋官造鈞瓷,也只能是管中窺豹了。1955年,禹縣(今禹州)陶瓷廠開始研製、探索湮沒已久的鈞瓷胎釉的基本配方與燒成科技,不僅燒制出玫瑰紫,海棠紅、天青、月白等傳統色釉,還發展了十多種花釉,並新增了現代日用器皿、藝術陳設瓷等新品種。

特點

有人認為鈞窯的必備特點就是釉面具有“蚯蚓走泥紋”,這不完全正確,只能說是特點之一。很多館藏鈞窯的釉面是不具有走泥紋的。因為在當時的官窑,力求釉色均勻,但由於少數器皿在燒制中的窑溫、釉色原料配比、燒制環境等因素的影響造成了釉面在溫度中的變化還原不一,才形成了走泥紋。

北宋鈞窯做到窯變可控,蚯蚓走泥紋是其特徵之一。用氣泡串起一條條呈立體狀的蚯蚓奔爬,蛙卵紋,魚卵紋包裹正欲孵化而出的魚籽,等等。北宋鈞瓷最重要的價值就是在於它對釉面隨心所欲的表現力。鈞,即重量,北宋早期官窑鈞瓷分量沉重。中華瓷文化的傳統風格就是外表樸實而內秀其中。所謂“華夷光暗滋”的含蓄內斂,道出了宋瓷的本質特點。五代柴窑瓷器發色的鮮美以及色調的神奇變化,是中國瓷藝發展史上的一座里程牌。在柴窑瓷的光輝照耀下,宋,元瓷藝向著風格不同,但技藝精深非凡的道路上發展。掀開了中國瓷藝史上最為輝煌的篇章。原創一直貫穿始終,原創是瓷藝生命的靈魂。一個“隱”一個“顯”,道出了幾千年中華文化的內在本質。從石器時代東方人便對玉石內蘊的無窮魅力深深吸引,拓展了東方人領悟自然奧秘寬度與厚度。可是直到如今,西方人仍然認為只有閃閃發光的東西才有價值。對自然環境的細微觀察,並在瓷器上把它們表現出來,是鈞瓷的核心技術所在。這種表現藝術的高度讓人驚歎,並一直是貫穿北宋和南宋宮廷制瓷的主流科技。瓷器紋理從北宋的“隱”到南宋的“顯”,以至官窑,哥窑紋理的表面形式對元代瓷藝產生了直接影響。

鈞窯瓷器歷來被人們稱之為“國之瑰寶”,在宋代五大名窑中以“釉具五色,豔麗絕倫”而獨樹一幟。古人曾用“夕陽紫翠忽成嵐”等詩句來形容鈞瓷釉色靈活、變化微妙之美。傳統鈞瓷瑰麗多姿,玫瑰紫、海棠紅、茄皮紫、雞血紅、葡萄紫、朱砂紅、葱翠青……釉中紅裏透紫、紫裏藏青、青中寓白、白裏泛青,可謂紛彩爭豔。釉質乳光晶瑩,肥厚玉潤,類翠似玉賽瑪瑙,有巧奪天工之美。

鈞窯燒成溫度已經達到1350℃-1380℃之間,延承了傳統鈞窯胎質細膩,釉色絢麗奪目的特點,又結合了現代審美,器形飽滿玲瓏。獨特研製的瑪瑙釉水在燒制後形成更加鮮明的層次感,十多種釉色絢麗多彩,周身還佈滿珍珠點、兔絲紋、魚子紋和曲折迂回的蚯蚓走泥紋等生動美妙的流紋給人無限遐想的空間。

鈞窯玫瑰紫海棠式花盆北宋

歷史記載

清代道光年間《禹州志》記載:“州(即禹州)西南六十裏,亂山之中有鎮曰'神垕'。有土焉,可陶為磁。窯變是鈞瓷的一大特色,清代藍浦《景德鎮陶錄》讚美曰:“窯變之器有二、一為天工,一為人巧,其為天工者,火性幻化,天然而成┅┅其由人巧者,則工,故以|作幻色,物態直名之窯變。“蚯蚓走泥紋,是鈞窯的另一大特點,在古籍中同樣有記載

明張應文撰《清秘藏》“均州窑,紅若胭脂者為最,青若葱翠色、紫若墨色者次之。色純而底有一二數目字型大小者佳,其雜色者無足取,均之釉無論深淺濃淡皆混然一律,元瓷之釉濃處有時或起條文,淺處有時仍見水浪”

民國許之衡《飲流齋說瓷》“鈞訛作均,相沿已久,胎質細,性堅其體略重。釉具五色,渾厚濃潤,有兔絲文。紅若胭脂朱砂者為最,青若葱翠紫若墨者次之。其釉分為兩種:一曰細平釉、一曰橘皮釉。橘皮釉亦屬後起者,故兼有紫斑者居多。無釉之處呈羊肝色或芝麻醤色,乃真物也。均稱厚而勻、元瓷釉厚而垂、均之胎釉皆細、元瓷之胎釉皆粗、均之釉無論深淺濃淡皆混然一律、元瓷之釉濃處有時或起條文,淺處有時仍見水浪。鈞窯之釉捫之甚平,而內現粗紋垂垂而直下者謂之淚痕,屈曲蟠折者謂之蚯蚓走泥印,是鈞窯之特點也。”

民國劉子芬《竹園陶說》“古瓷不重彩繪,所有之器皆純色,市肆中人呼為一道釉。其實高貴之品,自以一道釉為古雅,青花亦較五彩隽逸。世風漸薄,彩瓷風行一世,不知古意既失,價值自低,唐宋人尚青,明清尚紅,近日西商則重紫,均窑紫器一枚價值萬金,安得起古人而正之哉?雖然彼亦有說以處之矣。宋時紫色如熟透之葡萄,濃麗無比,紫定,紫均,其器皆純色,元瓷則於青釉中夾紫釉數片而已。古窑瓷器,釉汁滋潤,均窑之釉如脂膏。”

鈞窯瓷極其珍貴,這在民間有眾多的說法,比如“縱有家產萬貫,不如鈞瓷一件”。“鈞瓷無對,窯變無雙”,“入窑一色,出窑萬彩”,“鈞瓷掛紅,價值連城,鈞不掛紅,一世受窮“等等。對於鈞瓷的商業價值,當地民諺說:“進入西南山,七裏長街現,七十七座窑,烟火遮住天,客商天下走,日進鬥金錢”。

詩詞

“暈如雨後霽霞紅,出火還加微炙工。世上朱砂非所擬,西方寶石致難同”——乾隆皇帝《賞鈞紅》

“雨過天晴潤如玉,花留水彩凝成珠。品綠評紅幻萬象,疑是畫聖神筆圖。”——張自立

“洪爐幅透原泥身,釉色斑斕數寶鈞。極品信從窑變得,成功一件價無倫。”——李鐸《咏鈞瓷》

形成原理

由於鈞瓷的基本釉色是各種濃淡不一的藍色乳光釉,淺如天青,深如天藍,比天青更淡者為月白,而且具有瑩光般幽雅的藍色光澤。其色調之美妙,為一般窑口的產品所不及。鈞釉在化學組成上的特點:三氧化二鋁含量低,而氧化矽含量高,還含有0.5~0.95%的五氧化二磷。早期宋鈞在二氧化矽與三氧化二鋁之比介於11~11.4之間,五氧化二磷多數占0.8%。官鈞釉的二氧化矽與三氧化二鋁之比為12.5左右,五氧化二磷在0.5~0.6%之間。

窯變釉是一種典型的二液相、分相釉,釉中氧化鋁含量低,氧化矽含量高,並含有極少的氧化磷,釉中的紅色則是由於還原銅的呈色作用,由於採用還原氣氛,降低了氧化鐵的含量,燒成的釉色以濃淡不一的藍色乳光釉為主,並出現錯綜掩映的多種窯變釉色。

窯變釉是一種藝術釉,變化最多,色彩最豐富,形態也最複雜。它的最初出現完全是偶然的。人們按一定的配方,製成某些釉料,施於製品入窑焙燒後,產生了出乎意料之外的顏色和形態,鈞窯的釉色基調是青色,偶然有在青色中出現或深或淺的紅色或紫色來,而這種紫色,有時像雲後迸射出萬道霞光,有時像萬里晴空飄浮的彩雲,變化無窮。人們對此現象無法解釋,就稱之為窯變。在長期實踐中,瓷工逐漸認識並掌握了銅紅的成色技藝。鈞窯的瓷工是首先運用銅紅工藝的,這說明當時已經能充分掌握銅元素的還原科技,這是瓷藝史上的一項重大成就。鈞窯不僅開創了我國窯變釉瓷器的先河,而且鈞窯器物的成型和高超的燒窯科技,一直為後世讚歎不已。

呈色

鈞窯瓷器是北宋時期出現的一種最特殊的青瓷,它的前身,顯然是唐魯山窑花釉瓷器,鈞窯窯變的特殊性,除了在於强還原焰下呈現的銅從2價還原到0價而出現的姹紫嫣紅外,特殊的釉面結構也影響到它的顯色,一般來說,鈞窯的釉區別於其他窑口青瓷的最大之處,是它的釉結晶結構,呈現一定的纖維狀,如果你用放大鏡觀察鈞窯瓷器的釉面,不難發現,這種纖維狀結構主要是顯色部分,而纖維狀結晶和玻璃狀均質結晶(就是不顯色部分)之間,有很大的氣泡,這些氣泡有不少突破釉面,造成鈞窯瓷器釉面呈現橘皮棕眼狀,這顯然有助於光在釉面的散射,使得鈞窯窯變顏色的層次感更加豐富,這一般是加入石灰堿的緣故,所以說,鈞窯窯變的呈色,銅的還原反應是直接原因,而石灰堿入釉則是間接原因。

均窑瓷器

製作過程

瓷坯先經素燒稍冷後上釉正燒,釉層較厚。在燒造過程中,裡面含有多量的磷酸鈣物質,焙燒時釉層斷裂,釉料沸騰滾動。由於各種元素重量不等,釉面沸騰時,重量較輕的向上翻滾,比重大的元素如銅、鐵則向下流淌,在釉層裏形成深色的溝槽;窯變慢慢熄滅,釉面逐漸停止沸騰,高低補齊之後,釉層裏往往出現不規則的流動線條,屈曲蟠蜒,如“蚯蚓走泥”這個特點為鈞窯獨有。器物底足施滿釉後又抹掉,燒成後成為棕黃色。由於鈞瓷釉質肥厚失透,刻、劃、印花不宜顯露,所以鈞瓷以釉色取勝。它區別於其他的瓷器釉色,富有創造性,風格獨具,在陶瓷的釉色美上開啟了新的藝術境界。

特徵

鈞瓷釉採用氧化銅為著色劑,在還原氣氛中燒成銅紅釉。這樣,燒出的釉色青中帶紅、如藍天中的晚霞。鈞窯色大體上分藍、紅兩類、具體的可呈現月白、天青、天藍、葱翠青、玫瑰紫、海棠紅、胭脂紅、茄色紫、丁香紫、火焰紅等。其中,藍色也不同於一般的青瓷,是各種濃淡不一的藍色乳光釉。藍色較淡的稱天青,較深的稱為天藍,比天青更淡的稱為月白,都具有瑩光一般幽雅的藍色光澤。

鈞瓷釉色有一種瑩光一般幽雅藍色乳光,其色調之美,妙不可言。釉色分兩種,一曰細平釉,一曰橘皮釉。以燒制色釉“窯變”為其特色。

產品胎色較深,呈淺灰色或褐紫色,胎質堅硬;

釉為乳濁,釉色有天藍、月白、玫瑰紫和海棠紅等品種;

器物上單燭的紫斑幾乎不見,絕大部分是青藍釉和紅釉互相熔合的玫瑰紫色;

器內底釉中有“蚯蚓走泥紋”的曲線,這是宋鈞瓷特徵之一。

由於釉色的相互交融而產生的無數顏色不一、形狀各异的窯變,是構成鈞瓷區別於其它青瓷的另一個特色。鈞釉中的紫色引人注目。各種紫色是紅釉與藍釉互相融合的結果。鈞釉的紫斑在工藝上是將青藍色的釉上有意塗上一層銅紅釉所造成的。後人對鈞瓷的紫色的評估極高,近人劉子芬在《竹園陶說》中說“鈞窯器一枚,價值萬金┅┅宋時紫色如熟透之葡萄,濃麗無比,紫定、紫鈞,其器皆純色。”

蚯蚓走泥紋(即在釉中呈現一條條逶迤延伸、長短不一、自上而下的釉痕,如同蚯蚓在泥土中遊走),也是鈞釉的一個重要特徵。產生的原因是由於鈞窯瓷胎在上釉前先經素燒,上釉又特別厚,釉層在乾燥時或燒成初期發生乾裂,後來在高溫階段又被粘度較低的釉流入空隙所造成。

宋代鈞瓷多以器皿類造型出現,如花盆、花托、瓶、洗、杯、奩、尊、碗、盆、盤、壺、爐等。其中以養花用的花盆類居多,其次是文房用品類的洗、盆等,再次是審美的、寓意權貴的、祭祖用的瓶、尊、爐、鼎等,這三類作品已經從簡單的日用品類上升到精神需要,標明鈞瓷的功能是致力於審美需要的,突出一種“雅”的品位。

鈞窯興起

鈞窯的興起是和唐代魯山花瓷的燒制成功與發展密切相關。花釉瓷是在黑釉、黃釉、天藍釉或茶葉末釉上飾以天藍或月白色斑點。斑點有的排列規整,有的隨意點畫。由於大多裝潢在深色釉上,淺色的彩斑更顯得清新典雅。這類花釉器的器型有罐、雙系壺、花口瓶、葫蘆式瓶、三足盤、腰鼓等,而以壺、罐為常見。罐類又多雙系,一般造型豐滿,配以大塊彩斑,氣勢莊重大方,具有典型的唐代風韻。

唐代花釉瓷器的出現,為鈞瓷的興起,奠定了良好的科技基礎。經過晚唐和五代十國的發展,陶瓷工藝有了進一步的提高,特別是到了北宋,隨著生產的恢復與發展,農業技術的不斷改進,促進了手工業的進步,尤其北宋的都城汴京(今河南開封),是當時全國政治、經濟和文化的中心,國家的統一與生產的發展,使鈞瓷手工業有了迅速的發展,官窑興起,民窑林立,各地窑口,競相爭輝,五大名窑中的汝窑、官窑、鈞窯皆在河南境內,其中鈞瓷以窯變美妙的藝術,不僅受到民間的喜愛,更受官廷的偏愛,並把鈞窯壟斷為官窑,到了北宋晚期,特意在鈞瓷的故鄉--禹州城北門裡的鈞臺附近設窑,專門為宮廷燒造禦用品。由於宮廷以豪華奢侈為尚,選料嚴格,不計成本,工藝要求更高,由生產原系為民間燒制的碗、盤日用生活器皿,也主要改燒各式花盆和盆奩兒,以及尊、瓶、爐之類的藝術陳設品。所燒鈞瓷禁止在民間流傳,當開窑都由官府派職官把關監選,合格者當選,其餘一律砸碎就地深埋。從此大家只好望窑生歎,然鈞瓷的聲望更高。造型端莊,技藝嫺熟。窯變美妙,琳琅滿目。變化之多,難以勝數。入窑一色,出窑萬彩。鈞瓷無對,窯變無雙。千鈞萬變,意境無窮。尤以紅、紫為基礎,熔融交輝,形如流雲,燦如晚霞,變幻莫測,具有引人入勝的藝術魅力,在爭芳鬥豔的花園裏獨樹一幟。根據對鈞臺窑的考古鑽探與發掘獲得的資料證明,鈞瓷的興盛之日,大約在北宋末年宋徽宗時期(即1101~1125年),亦即鈞瓷的黃金時代。

窑系

鈞瓷從唐代興起,到了北宋初年已蓓蕾初放,贏得了信譽,倍受廣大用戶所喜愛,尤其鈞瓷銅紅釉的燒制成功,及其複雜的窯變機理,形成鈞窯絢麗多彩,豔美絕倫,窯變奇特,紅紫相映,更為其它窑口所不及。到了北宋末年曾一度被宮廷龔斷為官窑,一方面從民間集中能工巧匠,按照宮廷設計的式樣進行生產,同時又採用種種措施限制民間生產鈞瓷,就連鈞臺窑為宮廷燒制的禦用品中,除成品經挑選之後,其不合格的殘次品一律砸碎深埋,禁止在民間流傳,這種高標準、嚴要求,對鈞瓷科技的提高,起到了很大的推動作用。然控制越嚴,偷襲越甚,傳播更廣。所以從宋以來,仿鈞之風波及全國,尤其到了金元時期,更風靡一時,近而達到復蘇的程度。

在鈞瓷的故鄉禹州神垕鎮一帶,從趙家門的唐代花釉興起,直至劉家門窑從北宋初年已獲成功,到北宋晚期官辦的鈞窯又設在禹州城北門裡的古鈞臺。由於鈞瓷盛名於世,各地競相仿製,並以禹州為中心,形成了一龐大的鈞窯系。

據考古調查,在中國北方地區發現燒制鈞瓷的窑口已有四省二十七縣、市。河南省除禹州外,有汝州、郟縣、許昌、新密(原密縣)、登封、寶豐、魯山、內鄉、宜陽、新安、焦作、輝縣、淇縣、浚縣、鶴壁、安陽、林州(原林縣);河北省磁縣;山西省渾源縣和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等。河南各地窑口的產品以神垕劉家門窑為北宋早期的代表作,以鈞臺窑的產品最為精緻,據考古發掘證明,鈞臺窑屬於官窑性質,其產品完全是宮廷陳設用品。瓷藝精良,品質上乘。而禹州神垕劉家門窑屬於北宋早期典型的民窑,當地盛產瓷土、釉藥和燃料,附近山區更盛產銅礦石-孔雀石,憑著工匠們長期制瓷的經驗和對金屬特質著色機理的認識,把孔雀石研成粉末,加上草木灰配入釉中,經高溫還原焙燒,就能得到理想的鈞紅效果,這種新工藝一旦成功,便引起各地窑口的密切關注,所以群起而仿製,以禹州神垕為中心,燒制鈞瓷的科技逐漸向周圍傳播。在仿製過程中,各窑口不僅注重鈞瓷的原有造型,還根據各自的特點,增添一些新的品種,如新安北冶窑、石寺窑,除生產碗、盤器皿、還有瓶、罐、爐、缽等,並在釉色上也儘量做到與宋代鈞瓷相似,其中新安窑的窯變玫瑰釉者為最佳產品。河南各地仿鈞產品,雖多數比宋鈞大為遜色,但也有少數窑口保持了宋鈞的傳統工藝,窯變美妙,紅紫相映,青若蔚藍,紫若茄皮,晶瑩發亮,光顏甚佳的藝術效果。

河北磁縣是磁州窑的主要產地之一,然到了元代,由於受到禹州鈞窯的影響,為適應廣大鈞瓷消費者的需求,在產品激烈競爭條件下,也不得不改燒鈞瓷,但其生產規模不大,產量有限,其次彭城、觀臺、內丘、隆化等地也相繼仿燒鈞瓷,山西省除渾源外,尚有臨汾、長治等地也仿燒鈞瓷,但施釉特厚,工藝欠佳,釉色以天藍居多,外部露胎處呈醬黑色,這與河南、河北兩省的鈞窯系瓷器露胎部分色調迥然不同,應屬於渾源窑的獨特風格。

至於內蒙古的清水河窯址和呼和浩特市的白塔村出土元代鈞瓷香爐,鈞瓷鏤孔高座雙耳瓶,不僅造型優美,製作工整,窯變美妙,釉色明淨,而且香爐印有“己酉年九月十五日自造香爐一個”的銘文,其燒造年代應系元武宗至大二年(1309年),這些銘文的鈞瓷香爐,的確是不可多得的藝術珍品。也是鈞窯斷代的好資料。

由於宋鈞名聲大振,金元以來,仿鈞之風,遍及北方各地,並形成了一個龐大的窑系,元代末年鈞窯系逐漸趨於衰落,而江南地區仿鈞又蔚然成風,及至明清兩代,仿鈞之風又悄然興起,以現有的考古資料表明,江南地區仿鈞主要有浙江的金華、江西景德鎮、江蘇宜興及廣東的石灣窑等。

史料評估

鈞窯瓷極其珍貴,這在民間有眾多的說法,比如“縱有家產萬貫,不如鈞瓷一件”。“鈞瓷無對,窯變無雙”,“入窑一色,出窑萬彩”等等。對於鈞瓷的商業價值,當地民諺說:“進入西南山,七裏長街現,七十七座窑,烟火遮住天,客商天下走,日進鬥金錢”。

在寂園叟的《咏陶詩·均盆歌》中,對均(亦作鈞)瓷作了比較全面的評估:“柴窑不可見,存者惟禹鈞,均也汝也皆宋器,蚯蚓走泥迹已陳,欹斜屈曲若隱現,以此辨其贗與真。宋後莫能仿製者,造化巧妙何其神。汝窑糊以瑪瑙釉,末若均紫彌可珍。均窑較多汝較少,宋均聲價高無論。均釉有青亦有紫,紫者麗色輝千春。青者俗謂之月白,亦自雅靚而溫純。元瓷青者偶類紫,均紫竟體膩且勻,底間稍堊芝麻醬,單數雙數號碼新,或以單雙判青紫,無乃齊之東野人。花盆有座狀如碗,一枚動值千餅銀。我得一盆大於鬥,容顏嬌美盼日頻。仿紫最精世所罕,傳之子孫非長貧,千峰翠色浮幾案,雨過雲破無纖塵。紫者不貴有者貴。世事翻轉猶飆輪。蚓泥變幻哪能揣,淚痕流下方津津,蚓走淚流不一態,一燥一潤名有因。淚痕奇絕傲泥蚓,要以瑩澤勝枯皴。底竊有五碼則四,六角凹形淺淺唇。深藏寶刹七百載,何必瓦璽誇漢秦。一朝流傳屬村叟,使武件爾老病身。小松叢菊頗在眼,慎勿牢落增悲辛。”

評估

渾然天成,絕世無雙

鈞瓷絢爛奇妙之色彩在燒制中自然形成。或如美玉,所謂“似玉非玉騰似玉”;或如藍天;紫中藏青,青中寓白,白裏泛紅。即“入窑一色,出窑萬彩“也。尤為神奇者,窯變尤象,妙景竟生,或如群山疊翠、幽潭帆影;或如雪積南嶺、玉暖冰河;或如星辰滿天、寒鴉歸林;或如仙山環閣、飛雲流水;皆惟妙惟肖,如潑墨寫意而騰之,其神妙絕非世間丹青妙手心思所能及者,因其色其形皆為天成,所謂道法自然者也。古人曾有詩贊曰:“綠如春水初生日,紅似朝霞欲上時。烟光淩空星滿天,夕陽紫翠忽成嵐。”

鈞瓷色彩交融流布之處,或似雨後虹霞在天;或似深峽曠穀飛瀑;其朦朧隱約,如天象地文,引人遐思無窮,觀其漫無崖際之變化,皆自以為獨有心領神會之境界,陶然自樂,情悅性怡,斯則觀賞鈞瓷之獨特樂趣也。

閑觀窯變神韻色,靜聽鈞瓷開片聲“,鈞瓷,其色可賞,其聲可聞。鈞瓷開片裂紋之聲,如鈴如泉,虛妙清冷;如琴如澗;靜夜聞之,令人渾然忘我。其開裂之紋路,似蟹爪,似蛛網,似冰裂,釉面晶瑩剔透,而紋理清細可觀。釉中更有點如珍珠,星溪銀河,光澤潤目,此乃鈞瓷舍色彩以外,另具神韻之處。

人間有五色,尚且千變萬化,何况鈞瓷色彩天成,更是變幻無窮,故世上絕無相同之兩件鈞瓷,所謂“鈞無雙”也。加之鈞瓷燒制極難,有“十窑九不成”之說。歷代帝王皆欽定為御用珍品,專有於宮廷而嚴禁於民間,亦“君無雙”之意。中國五大名瓷,鈞、汝、官、哥、定,以鈞瓷為首,謂瓷之君也。其它瓷上可供於貴宦高堂,下可用於布衣陋室,唯鈞瓷自帝室之下,民間罕見,莫知其祥。故有“黃金有價鈞無價”,“縱有家財萬貫,不如鈞瓷一片”之盛譽。

此神鈞瓷惟河南禹州(鈞州)神垕鎮方能燒成,必與當地水土關。

如今,鈞瓷已漸為世人所珍視,鈞瓷之神妙瑰麗越來越為人們了知讚賞。在中國昆明世界園藝博覽園,中國館大廳設了珍藏的極其貴重之鈞瓷製品“玉龍騰飛”大瓶(神後苗家鈞窯出品),而題贊辭曰:“舉世珍寶,永存世博”。引起海內外人士之關注讚賞。

事因人興,物以人存。神垕苗家鈞窯傳人苗長强為弘揚鈞瓷文化,頗盡心力,多有巧思,為保護鈞瓷珍品之流傳,特設鈞瓷收藏證書,作品分為珍品級、極品級兩種,作為收藏品。示瑰寶之難得而使之得傳於世,亦以彰顯收藏者能鑒物會真,而有大雅之好也。

語雲:“天地生物,天賦之以精,而地受之以形,物皆神妙內含而形質外彰,能明神妙於外現天地變化之象者,天下之寶物也。鈞瓷,真寶瓷也。”

1955年,禹縣(今禹州)陶瓷廠開始研製、探索湮沒已久的鈞瓷胎釉的基本配方與燒成科技,不僅燒制出玫瑰紫,海棠紅、天青、月白等傳統色釉,還發展了十多種花釉,並新增了現代日用器皿、藝術陳設瓷等新品種。

鈞窯址在河南省禹州市,燒造年代眾說不一。禹州戰國時為韓都、名陽翟,至北宋、金曾置鈞州,故名。在河南禹州市境內已發現宋、金時代的鈞窯址100多處,而且向四周擴展至臨汝、峽縣、新安、鶴壁、安陽、林縣、浚縣,北至河北的磁縣,山西的渾源以及內蒙古的呼和浩特市,形成了一個遍及華北地區的龐大的鈞窯體系。鈞窯有以下特點:宋鈞就傳世出土器物所見有兩種:一種為濁釉,稱暗釉。一種為亮釉,稱玻璃釉。前者為早期產品,後者為晚期產品。一般人認為亮釉鈞器為後仿是誤斷。北宋鈞窯的胎土淘洗較細,胎色淺灰,釉汁肥厚,晶瑩勻潤,以天藍釉為多見。通過窯變,產生出絢麗多彩的月白、玫瑰茄皮紫、丁香紫等色調,其中紅與天藍釉融為一體的“鈞紅”。

這類器物,外壁施紅釉,內裡則為天藍或月白釉。內外都為紅釉的製品大多為後世仿品。鈞紅釉面上往往呈細小顆粒狀的黑疵斑點,多有蚯蚓走泥紋和細小棕眼,在器物口沿和邊棱凸起釉薄處,呈現米黃色。蚯蚓走泥紋是北宋鈞釉的一大特徵。金元鈞瓷已基本不見蚯蚓走泥紋。清代及近現代的仿品常以開片來表現蚯蚓走泥紋。北宋鈞窯一般多施滿釉,圈足底部刷一層醬褐色釉,俗稱芝麻醬釉。這種芝麻醬釉與器身的乳濁狀天藍釉沒有啥區別,只因圈足處施釉薄,釉下胎色和薄釉交融呈現淺醬色。洗類器三足局部釉厚處仍泛天藍色,釉層雖薄,但呈色光亮。後世仿品底部刷釉乾澀,有斑駁不勻之感。

北宋鈞器的銘文不多見,有銘文的都是北宋後期宮廷用瓷。銘文主要刻一至十的數位,即器底一、三、五、七、九單數的施鈞紅釉;二、四、六、八、十雙數的施天藍,月白釉。但器底的數位的真正用意是為了標明器物的大小規格,器物越大編號越小,“一”代表器物最大的。鈞窯的銘文一般都是在器物成型素坯時刻上的,然後在銘文上施芝麻醬釉。後世仿品往往在施過釉的胎上刻字,從而露出了馬腳。還有以刻北宋宮廷建築名的,如“奉華殿”、“養心殿”、“重華宮”、“景陽宮”等,銘文字體的筆劃纖細。從鈞窯實物看,宋鈞與金鈞均已達到鈞瓷燒制的高峰。今人重宋輕金只是個審美視角問題。金代鈞窯的胎質細膩緊密、燒成後多呈淺灰或米黃色。釉面較滋潤,玻璃光比北宋要强,紅釉不像北宋那樣呈通體融為一色的玫瑰紅或茄皮紫色,而是在天藍或月白的釉面上加飾紅斑,紅斑的邊緣不清晰,有逐漸暈散的感覺。器物一般多施滿釉,圈足足端處無釉,胎釉交接處不整齊,垂釉很厚,俗稱鼻涕釉。

底部不再有芝麻釉,而施與器身相同的色釉,不見蚯蚓走泥紋,多有開片。燒造工藝採用大於圈足的墊餅墊燒,在板沿盤上採用三支釘支燒。由於支釘與器物粘連在一起,燒成後多是敲掉的,故支釘痕較大且高低不平。元代鈞窯的產量不斷增加,但質量下降。個別精品中其工藝水準卻堪與宋鈞媲美,只是為數不多罷了。鈞瓷起於唐代,北宋達到了鼎盛,而金元時代仿鈞品生產已經達到了宋鈞水准。多數胎質明顯粗松,胎壁較厚,外壁施釉往往不到底,胎釉交接邊沿不整齊,釉面有琮眼氣泡,以天藍月白等色為多見。藍釉紅斑的斑塊邊界線清晰,與金代暈散的斑塊有明顯差別。並流行大型器。碗、盤類底足足端修削呈斜面,底中心凸起,除以釉色取勝外,常有貼花裝潢。鈞窯的胎、釉屬於瓷胎,大多以灰色胎為主,灰中又分淺、深二種,另外又有灰白色、淡黃色,前者(灰色胎)精細固密,叩之呈金屬聲,此為早期產品。灰白色和淡黃色胎質較粗松,叩聽其聲近乎瓦,此類多屬晚期產品。鈞瓷有兩種釉,暗釉和亮釉。亮釉鈞器釉質較粗糙,釉層薄,開大小紋片,且釉上多棕眼,內多魚子紋,外部著釉多不到足脚,圈部中心刷圈釉或根本無釉。南宋後至元代,此種鈞器較多見。宋鈞“窯變”特徵是出於釉藥中活動性配方,且與窯爐結構關係密切,又有影響鈞瓷成品率的,則是所用燃料,窑裝之稀密,外在因素的寒暑、晴雨、風向、均要窑工們能有應變配合能力。否則,即可出現古人所講的十窑九不成的結局。

本文標題: 鈞窯瓷器-鈞窯特點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37298575131872
相关資料
定窑孩兒枕-定窑瓷器特徵
燒制歷史澗磁村定窑遺址窯爐定窑為宋代六大窑系之一,窯址在今河北省保定市曲陽澗滋村及東西燕村,因宋代屬定州,故名。可見,定窑瓷器在當時不僅深受人們喜愛,而且產量較大。故宮博物院收藏的“定州白瓷孩兒枕”,是定窑瓷器的代表作之一。
標籤: 定窑 定窑白瓷 唐代瓷器 瓷器 中國古代史 宋朝
建窑建盞燒制技藝-建窑瓷器的特點
建窑,是宋代福建燒造黑釉茶盞的著名窯場。窯址有蘆花坪、牛皮侖、大路後山、營長乾等處,遺物分佈面積約12萬平方米。建窑創燒於晚唐五代,建窑以產黑瓷而著稱。.建窑原是江南地區的民窑,北宋晚期由於“鬥茶”的特殊需要,燒制了專供宮廷用的黑盞,部分茶
標籤: 宋朝 清代瓷器 日本瓷器 瓷器 福建武夷山 福清
耀州窯簡介-耀州窯瓷器圖片
耀州窯是中國古代瓷窑之一,位於陝西省銅川市黃堡鎮,始於唐代,到宋代時最為興盛,為六大窑系中最大的,是北方青瓷的代表。舊稱同官,宋代時屬耀州,故名“耀州窯”,包括陳爐鎮、立地鎮、上店鎮及玉華宮等窑在內。耀州窯在宋時北方的青瓷窯場中最負盛名,堪
標籤: 耀州窯 清代瓷器 唐代瓷器 陶瓷 宋朝 瓷器
磁州窑簡介-磁州窑瓷器圖片
磁州窑是漢族傳統制瓷工藝的珍品,中國古代北方最大的民窑體系,也是著名的漢族民間瓷窑,有“南有景德,北有彭城”之說。磁州窑的白底黑花瓷器在宋代流行,上好的磁州窑瓷和定窑瓷同價,而素瓷因為沒有淚痕,價值比定窑瓷器還高。磁州窑古瓷窯址是全國重點文
標籤: 磁州窑 瓷器 陶瓷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