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經典著作原文賞析:論語·公冶長篇第五

之一邦,則又曰:「猶吾大夫崔子也。」違之。

子謂公冶長:「可妻也,雖在縲絏之中,非其罪也!」以其子妻之。

子謂南容,「邦有道,不廢;邦無道,免於刑戮。」以其兄之子妻之。

子謂子賤,「君子哉若人!魯無君子者,斯焉取斯?」

子貢問曰:「賜也何如?」子曰:「女,器也。」

曰:「何器也?」曰:「瑚璉也。」

或曰:「雍也仁而不佞。」子曰:「焉用佞?禦人以口給,屢憎於人。不知其仁,焉用佞?」

子使漆雕開仕。對曰:「吾斯之未能信。」子說。

子曰:「道不行,乘桴浮於海。從我者,其由與?」子路聞之喜。子曰:「由也好勇過我,無所取材。」

孟武伯問子路仁乎?子曰:「不知也。」又問。子曰:「由也,千乘之國,可使治其賦也,不知其仁也。」

「求也何如?」子曰:「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為之宰也,不知其仁也。」

「赤也何如?」子曰:「赤也,束帶立於朝,可使與賓客言也,不知其仁也。」

子謂子貢曰:「女與回也孰愈?」對曰:「賜也何敢望回?回也聞一以知十,賜也聞一以知二。」子曰:「弗如也。吾與女弗知也。」

宰予晝寢。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牆不可朽也;於予與何誅?」子曰:「始吾於人也,聽其言而信其行;今吾於人也,聽其言而觀其行。於予與改是。」

子曰:「吾未見剛者。」或對曰:「申棖。」子曰:「棖也欲,焉得剛。」

子貢曰:「我不欲人之加諸我也,吾亦欲無加諸人。」子曰:「賜也,非爾所及也。」

子貢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聞也;夫子之言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也。」

子路有聞,未之能行,唯恐有聞。

子貢問曰:「孔文子何以謂之『文』也?」子曰:「敏而好學,不恥下問,是以謂之『文』也。」

子謂子產:「有君子之道四焉:其行己也恭,其事上也敬,其養民也惠,其使民也義。」

子曰:「晏平仲善與人交,久而敬之。」

子曰:「臧文仲居蔡,山節藻梲,何如其知也。」

子張問曰:「令尹子文三仕為令尹,無喜色;三已之,無慍色。舊令尹之政,必以告新令尹。何如?」子曰:「忠矣。」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

崔子弑齊君,陳文子有馬十乘,弃而違之。至於他邦,則曰:「猶吾大夫崔子也。」違之。之一邦,則又曰:「猶吾大夫崔子也。」違之。何如?」子曰:「清矣。」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

季文子三思而後行。子聞之,曰:「再,斯可矣。」

子曰:「甯武子,邦有道,則知;邦無道,則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

子在陳,曰:「歸與!歸與!吾黨之小子狂簡,斐然成章,不知所以裁之。」

子曰:「伯夷、叔齊,不念舊惡,怨是用希。」

子曰:「孰謂微生高直?或乞醯焉,乞諸其鄰而與之。」

子曰:「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

顏淵、季路侍。子曰:「盍各言爾志。」

子路曰:「願車馬衣輕裘,與朋友共,敝之而無憾。」

顏淵曰:「願無伐善,無施勞。」

子路曰:「願聞子之志。」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懷之。」

子曰:「已矣乎,吾未見能見其過而內自訟者也。」

子曰:「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學也。」

本文標題: 儒家經典著作原文賞析:論語·公冶長篇第五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37134252774159
相关資料
紅樓夢中王夫人是如何看待王熙鳳的?
如果不是王夫人喜愛和欣賞的,她是不會選中王熙鳳的。至少王夫人認為,王熙鳳的到來,是會為她臉上增光彩,不會給她丟臉的。其次,即便是繡春囊事件錯怪王熙鳳,王夫人是也是在保護王熙鳳的。
標籤: 王熙鳳 王夫人 讀書 薛寶釵 賈母
紅樓夢中賈府最終衰亡的真正原因是什麼?
精明能幹、深謀遠慮、憐貧惜老、尊佛敬道,在眾多紅樓人物中,賈母贏得紅迷眾口一辭的褒獎,是最沒有爭議的高大全式正面人物。年高德劭、一言九鼎,寧榮兩府恭稱老祖宗,賈母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威。憑藉娘家的強勢,史、王二人輕鬆獲取最高權力的配寘。賈府的對
標籤: 賈母 讀書 文化 賈赦
國學經典著作原文賞析:論語·述而篇第七
子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竊比於我老彭。」子曰:「默而識之,學而不厭,誨人不倦,何有於我哉。」子曰:「德之不修,學之不講,聞義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憂也。」子之燕居,申申如也,夭夭如也。子於是日哭,則不歌。
標籤: 國學 論語 子曰 孔子 知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