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周列國志》第十九回擒傅瑕厲公複國殺子頹惠王反正

鄭厲公突先聞祭足死信,密差心腹到鄭國打聽消息。傅瑕率兵出戰,兩下交鋒,不虞賓須無繞出背後,先打破大陵,插了齊國旗號。傅瑕知力不敵,只得下車投降。傅瑕至鄭,夜見叔詹。叔詹從其謀,密使人致書於突。傅瑕然後參見子儀,訴以齊兵助突,大陵失陷之事。

話說齊桓公歸國,管仲奏曰:“東遷以來,莫强於鄭。鄭滅東虢而都之。前嵩後河,右洛左濟,虎牢之險,聞於天下。故在昔莊公恃之,以伐宋兼許,抗拒王師。今又與楚為黨。楚,僭國也,地大兵强,吞噬漢陽諸國,與周為敵。君若欲屏①王室而霸諸侯,非攘②楚不可;欲攘楚,必先得鄭。”桓公曰:“吾知鄭為中國之樞,久欲收之,恨無計耳!”寧戚進曰:“鄭公子突為君二載,祭足逐之而立子忽;高渠彌弑忽而立子亹:我先君殺於亹祭足又立子儀。祭足以臣逐君,子儀以弟篡兄;犯公逆倫,皆當聲討。今子突在櫟,日謀襲鄭,况祭足已死,鄭國無人。主公命一將往櫟,送突入鄭,則突必懷主公之德,北面而朝齊矣。”桓公然之。遂命賓須無引兵車二百乘,屯於櫟城二十裏之外。賓須無預遣人致齊侯之意。鄭厲公突先聞祭足死信,密差心腹到鄭國打聽消息。忽聞齊侯遣兵送已歸國,心中大喜,出城遠接,大排宴會。

二人敘話間,鄭國差人已轉,回說:“祭仲已死,如今叔詹為上大夫。”賓須無曰:“叔詹何人?”鄭伯突曰:“治國之良,非將才也。”差人又禀:“鄭城有一奇事:南門之內,有一蛇長八尺,青頭黃尾;門外又有一蛇,長丈餘,紅頭綠尾,鬥於門闕之中,三日三夜,不分勝負。國人觀者如市,莫敢近之。後十七日,內蛇被外蛇咬死。外蛇竟奔入城,至太廟之中,忽然不見。”須無欠身賀鄭伯曰:“君比特定矣。”鄭伯突曰:“何以知之?”須無曰:“鄭國外蛇即君也,長丈餘,君居長也。內蛇子儀也,長八尺,弟也。十七日而內蛇被傷,外蛇入城者,君出亡以甲申之夏,今當辛醜之夏,恰十有七年矣。內蛇傷死,此子儀失比特之兆;外蛇入於太廟,君主宗祀之征也。我主方申大義於天下,將納君於正比特。蛇鬥適當其時,殆天意乎!”鄭伯突曰:“誠如將軍之言,沒世不敢負德!”賓須無乃與鄭伯定計,夜襲大陵。

傅瑕率兵出戰,兩下交鋒,不虞賓須無繞出背後,先打破大陵,插了齊國旗號。傅瑕知力不敵,只得下車投降。鄭伯突銜①傅瑕十七年相拒之恨,咬牙切齒,叱左右:“斬訖報來!”傅瑕大呼曰:“君不欲入鄭耶?何為殺我?”鄭伯突喚轉問之。傅瑕曰:“君若赦臣一命,臣願梟子儀之首。”鄭伯突曰:“汝有何策,能殺子儀?不過以甘言②哄寡人,欲脫身歸鄭耳。”瑕曰:“當今鄭政皆叔詹所掌,臣與叔詹至厚。君能赦我,我潜入鄭國,與詹謀之,子儀之首,必獻於座下。”鄭伯突大罵:“老賊奸詐,焉敢誑吾?吾今放汝入城,汝將與叔詹起兵拒我矣。”賓須無曰:“瑕之妻孥①見在大陵,可囚於櫟城為質。”傅瑕叩頭求哀:“如臣失信,誅臣妻子。”且指天日為誓。鄭伯突乃縱之。

傅瑕至鄭,夜見叔詹。詹見瑕,大驚曰:“汝守大陵,何以至此?”瑕曰:“齊侯欲正鄭比特,命大將賓須無統領大軍,送公子突歸國。大陵已失,瑕連夜逃命至此。齊兵旦晚當至,事在危急,子能斬之儀之首,開城迎之,富貴可保,亦免生靈塗炭。轉禍為福,在此一時。不然,悔無及矣!”詹聞言嘿然。良久曰:“吾向日原主迎立故君之議,為祭仲所阻。今祭仲物故,是天助故君。違天必有咎,但不知計將安出?”瑕曰:“可通信櫟城,令速進兵。子出城,偽為拒敵,子儀必臨城觀戰,吾覷便圖之。子引故君入城,大事定矣。”叔詹從其謀,密使人致書於突。傅瑕然後參見子儀,訴以齊兵助突,大陵失陷之事。子儀大驚曰:“孤當以重賂求救於楚,待楚兵到日,內外夾攻,齊兵可退。”叔詹故緩其事。過二日,尚未發使往,諜報:“櫟軍已至城下。”叔詹曰:“臣當引兵出戰。君同傅瑕登城固守。”子儀信以為然。

卻說鄭伯突引兵先到,叔詹略戰數合,賓須無引齊兵大進,叔詹回車便走。傅瑕從城上大叫曰:“鄭師敗矣!子儀素無膽勇,便欲下城。瑕從後刺之,子儀死於城上。叔詹叫開城門,鄭伯同賓須無一同入城。傅瑕先往清宮,遇子儀二子,俱殺之。迎突復位。國人素附厲公,歡聲震地。厲公厚賄賓須無,約以冬十月親至齊庭乞盟。須無辭歸。

厲公復位數日,人心大定。乃謂傅瑕曰:“汝守大陵,十有七年,力拒寡人,可謂忠於舊君矣。今貪生畏死,複為寡人而弑舊君,汝心不可測也!寡人當為子儀報仇!”喝令力士押出,斬於市曹。其妻孥姑赦弗誅。髯翁有詩歎雲:

鄭突奸雄世所無,借人成事又行誅。

傅瑕不愛須臾話,贏得忠名萬古呼。

原繁當先贊立子儀,恐其得罪,稱疾告老。厲公使人責之,乃自縊而死。厲公複治逐君之罪,殺公子閼。强鉏避於叔詹之家,叔詹為之求生,乃免死,刖其足。公父定叔出奔衛國。後三年,厲公召而複之,曰:“不可使共叔天后也!”祭足已死勿論。叔詹仍為正卿,堵叔、師叔並為大夫,鄭人謂之“三良”。

再說齊桓公知鄭伯突已複國,衛、曹二國去冬亦曾請盟,欲大合諸侯,刑牲①定約。管仲曰:“君新舉霸事,必以簡便為政。”桓公曰:“簡便如何?”管仲曰:“陳、蔡、邾自北杏之後,事齊不貳②。曹伯雖未會,已同伐宋之舉。此四國,不必再煩奔走。惟宋、衛未嘗與會,且當一見。侯諸國齊心,方舉盟約可也。”言未畢,忽傳報:“周王再遣單蔑報宋之聘,已至衛國。”管仲曰:“宋可成矣。衛居道路之中,君當親至衛地為會,以親諸侯。”桓公乃約宋、衛、鄭三國,會於鄄地。連單子齊侯,其是五位,不用歃血,揖讓而散。諸侯大悅。齊侯知人心悅從,乃大合宋、魯、陳、衛、鄭、許諸國於幽地,歃血為盟,始定盟主之號。此周厘王三年之冬也。

卻說楚文正熊貲,自得息媯立為夫人,寵倖無比。三年之內,生下二子,長曰熊暿,次曰熊惲。息媯雖在楚宮三載,從不與楚王說話。楚王怪之。一日,問其不言之故。息媯垂淚不答。楚王固請言之。對曰:“吾一婦人而事二夫,縱不能守節而死,又何面目向人言語乎?”言訖淚下不止。胡曾先生有詩雲:

息亡身入楚王家,回看春風一面花。

感舊不言常掩淚,只應翻恨有容華。

楚王曰:“此皆蔡獻舞之故,孤當為夫人報此仇也,夫人勿憂。”乃興兵伐蔡,入其郛①。蔡侯獻舞肉袒伏罪,盡出其庫藏寶玉以賂楚,楚師方退。適鄭伯突遣使告複國於楚。楚王曰:“突復位二年,乃始告孤,慢孤甚矣。”復興兵伐鄭。鄭謝罪請成,楚王許之。周厘王四年,鄭伯突畏楚,不敢朝齊。齊桓公使人讓之。鄭伯使上卿叔詹如齊,謂桓公曰:“敝邑困於楚兵,早夜城守,未獲息肩,是以未修歲事。君若能以威加楚,寡君敢不朝夕立於齊庭乎?”桓公惡其不遜,囚詹於軍府。詹視隙逃回鄭國。自是鄭背齊事楚。不在話下。

再說周厘王在位五年崩。子閬立,是為惠王。惠王之二年,楚文王熊貲淫暴無政,喜於用兵。先年,曾與巴君同伐申國,而驚擾巴師。巴君怒,遂襲那處,克之。守將閻敖遊湧水而遁。楚王殺閻敖。閻氏之族怨王。至是,約巴人伐楚,願為內應。巴兵伐楚,楚王親將迎之,大戰於津。不堤防①閻族數百人,假作楚軍,混入陣中,竟來跟尋楚王。楚軍大亂,巴兵乘之,遂大敗楚。楚王面頰中箭而奔。巴君不敢追逐,收兵回國,閻氏之族從之,遂為巴人。楚王回至方城,夜叩城門。鬻拳在門內問曰:“君得勝乎?”楚王曰:“敗矣!”鬻拳曰:“自先王以來,楚兵戰無不勝。巴,小國也,王自將而見敗,寧不為人笑乎?今黃不朝楚,若伐黃而勝,猶可自解。”遂閉門不納。楚王憤然謂軍士曰:“此行再不勝,寡人不歸矣!”乃移兵伐黃。王親鼓,士卒死戰,敗黃師於踖陵。是夜,宿於營中,夢息侯怒氣勃勃而前曰:“孤何罪而見殺?又占吾疆土,淫吾妻室,吾已請於上帝矣!”乃以手批②楚王之頰。楚王大叫一聲。醒來箭瘡迸裂,血流不止。急傳令回軍,至於湫地,夜半而薨。鬻拳迎喪歸葬。長子熊暿嗣立。鬻拳曰:“吾犯王二次,縱王不加誅,吾敢偷生乎?吾將從王於地下!”乃謂家人曰:“我死,必葬我於絰皇,使子孫知我守門也。”遂自剄而死。熊暿憐之,使其子孫,世為大閽。先儒左氏稱鬻拳為愛君,史官有詩駁之,曰:

諫主如何敢用兵?閉門不納亦堪驚。

若將此事稱忠愛,亂賊紛紛盡借名。

鄭厲公聞楚文王兇信,大喜曰:“吾無憂矣!”叔詹進曰:“臣聞‘依人者危,臣人者辱。’今立國於齊、楚之間,不辱即危,非長計也。先君桓武及莊,三世為王朝卿士,是以冠冕列國,征服諸侯。今新王嗣統,聞虢、晋二國朝王,王為之饗醴命宥,又賜玉五玨,馬三匹。君不若朝貢於周,若賴王之寵,以修先世卿士之業,雖有大國,不足畏也。”厲公曰:“善。”乃遣大夫師叔如周請朝。師叔回報:“周室大亂。”厲公問:“亂形如何?”對曰:“昔周莊王嬖①妾姚姬,謂之王姚,生子頹,莊王愛之,使大夫蒍國為之師傅。子頹性好牛,嘗養牛數百,親自餵養,飼以五穀,被以文繡,謂之‘文獸’。凡有出入,僕從皆乘牛而行,踐踏無忌。又陰結大夫蒍國。邊伯、子禽、祝跪、詹父,往來甚密。厘王之世,未嘗禁止。今新王即位,子頹恃在叔行,驕橫益甚。新王惡之,乃裁抑其黨,奪子禽、祝跪、詹父之田。新王又因築苑囿②於宮側,蒍國有圃,邊伯有室,皆近王宮,王俱取之,以廣其囿。又膳夫石速進膳不精,王怒,革其祿,石速亦憾王。故五大夫同石速作亂,奉子頹為君以攻王。賴周公忌父同召伯廖等死力拒敵,眾人不能取勝,乃出奔於蘇。先周武王時,蘇忿生為王司寇有功,謂之蘇公,授以南陽之田為埰地。忿生死,其子孫為狄所制,乃叛王而事狄,又不繳還埰地於周。桓王八年,乃以蘇子之田,畀我先君莊公,易我近周之田。於是蘇子與周嫌隙益深。衛侯朔惡周之立黔牟,亦有夙怨,蘇子因奉子頹奔衛,同衛侯帥師伐王城。周公忌父戰敗,同召伯廖等奉王出奔於鄢。五大夫等尊子頹為王,人心不服。君若興兵納王,此萬世之功也。”厲公曰:“善。雖然,子頹懦弱,所恃者衛、燕之眾耳,五大夫無能為也。寡人再使人以理諭之,若悔禍反正,免動干戈,豈不美哉?”一面使人如鄢迎王,暫幸櫟邑。因厲公向居櫟十七年,宮室齊整故也。一面使人致書於王子頹。書曰:

突聞以臣犯君,謂之不忠;以弟奸兄,謂之不順。不忠不順,天殃及之!王子誤聽奸臣之計,放逐其君。若能悔禍之延,奉迎天子,束身歸罪,不失富貴。不然,退處一隅,比於藩服,猶可謝天下之口。惟王子速圖之!

子頹得書,猶豫未决。五大夫曰:“騎虎者勢不能複下。豈有尊居萬乘,而複退居臣比特者?此鄭伯欺人之語,不可聽之。”頹遂逐出鄭使。鄭厲公乃朝王於櫟,遂奉王襲入成周,取傳國寶器,複還櫟城。時惠王三年也。

是冬,鄭厲公遣人約會西虢公,同起義兵納①王。虢公許之。惠王四年之春,鄭、虢二君會兵於弭。夏四月,同伐王城。鄭厲公親率兵攻南門,虢公率兵攻北門。蒍國忙叩宮門,來見子頹。子頹因飼牛未畢,不即相見。蒍國曰:“事急矣!”乃假傳子頹之命,使邊伯、子禽、祝跪、詹父登陴守禦。周人不順子頹,聞王至,歡聲如雷,爭開城門迎接。蒍國方草國書,謀遣人往衛求救。書未寫就,聞鐘鼓之聲,人報“舊王已入城坐朝矣!”蒍國自刎而死。祝跪、子禽死於亂軍之中。邊伯、詹父被周人綁縛獻功。子頹出奔西門,使石速押文牛為前隊,牛體肥行遲,悉為追兵所獲,與邊伯、詹父一同斬首。髯翁有詩歎子頹之愚雲:

挾寵橫行意未休,私交乘釁起奸謀。

一年南面成何事?只合關門去飼牛。

又一詩說齊桓公既稱盟主。合倡義納王,不應讓之鄭、虢也。詩雲:

天子蒙塵九廟羞,紛紛鄭虢效忠謀。

如何仲父無遺策,卻讓當時第一籌?

惠王復位,賞鄭虎牢以東之地,及後之鞶鑒。賞西虢公以酒泉之邑,及酒爵數器。二君謝恩而歸。鄭厲公於路得疾,歸國而薨。群臣奉世子捷即位,是為文公。

周惠王五年,陳宣公疑公子禦寇謀叛,殺之。公子完,字敬仲,乃厲公之子,與禦寇相善,懼誅奔齊,齊桓公拜為工正。一日,桓公就敬仲家飲酒甚樂。天色已晚,索燭盡歡。敬仲辭曰:“臣止蔔晝,未蔔夜,不敢繼以燭也。”桓公曰:“敬仲有禮哉!”讚歎而去。桓公以敬仲為賢,使食采于田,是為田氏之祖。是年魯莊公為圖婚之事,會齊大夫高傒於防地。

卻說魯夫人文薑,自齊襄公變後,日夜哀痛想憶,遂得嗽疾。內侍進莒醫察脈。文薑久曠之後,欲心難制,遂留莒醫飲食,與之私通。後莒醫回國,文薑托言就醫,兩次如莒,館於莒醫之家。莒醫複薦人以自代,文薑老而愈淫,然終以不及襄公為恨。周惠王四年秋七月,文薑病癒劇,遂薨於魯之別寢。臨終謂莊公曰:“齊女今長成十八歲矣。汝當速娶,以正六宮之比特。萬勿拘終喪之制,使我九泉之下,懸念不了。”又曰:“齊方圖伯①,汝謹事之,勿替世好。”言訖而逝。莊公喪葬如常禮。遵依遺命,其年便欲議婚。大夫曹劌曰:“大喪在殯,未可驟也。請俟三年喪畢行之。”莊公曰:“吾母命我矣。乘凶則驟,終喪則遲,酌其中可也。”遂以期年②之後,與高傒申訂前約,請自如齊,行納幣之禮。齊桓公亦以魯喪未終,請緩其期。

直至惠王七年,其議始定,以秋為吉。時莊公在位二十四年,年已三十有七歲矣。意欲取悅齊女,凡事極其奢侈。又念父桓公薨於齊國,今複娶齊女,心終不安。乃重建桓宮,丹其楹,刻其桷,欲以媚③亡者之靈。大夫禦孫切諫,不聽。

是夏,莊公如齊親迎。至秋八月,薑氏至魯,立為夫人,是為哀薑。大夫宗婦,行見小君之禮,一概用幣。禦孫私歎曰:“男贄大者玉帛,小者禽鳥,以章物采。女贄不過榛栗棗修,以告虔④也。今男女同贄⑤,是無別也。男女之別,國之大節,而由夫人亂之,其不終乎?”自薑氏歸魯後,齊魯之好愈固矣。

齊桓公複同魯莊公合兵伐徐、伐戎,徐、戎俱臣服於齊。鄭文公見齊勢愈大,恐其侵伐,遂遺使請盟。不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注解:

①屏:當門的短牆。

②攘:排斥。

①銜:懷恨。

②甘言:甜言。

①孥:兒女。

①刑牲:殺牲畜。

②貳:二心,背叛。

①郛:外城。

①堤防:築堤防水,此意為防備。

②批:打。

①嬖:寵愛。

②囿:園林。

①納:護送。

①伯:霸。本書霸業、稱霸、霸主等,皆用伯。

②期年:一周年。

③媚:討好、安慰。

④虔:真誠。告虔,表示真誠。

⑤贄:初次見面送的禮物。

本文標題: 《東周列國志》第十九回擒傅瑕厲公複國殺子頹惠王反正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37130929864766
相关資料
林沖武藝高強,那玉麒麟盧俊義有他厲害嗎?
玉麒麟盧俊義和林沖誰厲害盧俊義和林沖都是《水滸傳》裏武功高强的人物,他們在梁山好漢裏武功幾乎是最頂尖的,這就讓人不免產生他們倆誰更厲害一些的疑問,那麼盧俊義和林沖誰更厲害一些呢?盧俊義的綽號是“玉麒麟”,他的武藝很厲害,棍棒天下無雙。
標籤: 盧俊義 林沖 歷史 水滸傳 高俅
盧俊義有沒有歷史原型?和水滸中有何不同?
在盧俊義的戰鬥生涯中,不僅這件事蹟值得人傳頌,他在征遼戰爭中的事蹟也值得人稱許。盧俊義有勇有謀,見與那四人交戰了兩個多小時都沒有個結果,他故意露出了破綻引誘對方攻擊。盧家莊遺址是盧俊義的故里,關於歷史上盧俊義的真實形象只能從當地的傳說中窺探
標籤: 盧俊義 歷史 讀書 吳用
宋江征討方臘的時候,為何公孫勝卻拒絕參加呢?
公孫勝隨隊參加征討大遼、田虎、王慶的戰役,但沒有參加征方臘一役。因為他的師傅羅真人敏銳的意識到出征方臘困難重重,為不讓徒弟公孫勝冒險,故執意將其留在身邊。第一個脫離梁山集團然而,征方臘前夕,公孫勝以“從師學道,侍養老母,以終天年”為由,毅然
標籤: 公孫勝 方臘 宋江 王慶
公孫勝有沒有歷史原型?他的評估如何呢?
但是即使公孫勝在看清了宋江的為人之後,對於自己昔日的戰友們還是放心不下,在打高唐州時再度出山,顯示了其對革命戰友的同情心理。囙此,宋江受招安後公孫勝回薊州出家。公孫勝淡泊名利,正因為他的性格讓他選擇閑雲野鶴的生活,他無疑是梁山好漢中最幸福的
標籤: 公孫勝 宋江 歷史 生辰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