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周列國志》第十六回釋檻囚鮑叔薦仲戰長勺曹劌敗齊

時公子糾與管夷吾、召忽俱在生竇,魯莊公使公子偃將兵襲之,殺公子糾,執召忽、管仲至魯。遂以頭觸殿柱而死。莊公信其言,遂囚夷吾,並函封子糾、召忽之首,交付隰朋。乃解其束縛,留之於堂阜。鮑叔牙乃迎管夷吾至於其家。欲拜鮑叔牙為上卿,任以國政。鮑叔牙仍送管夷吾於郊外公館之中。管夷吾已入朝,稽首謝罪。

卻說魯莊公得鮑叔牙之書,即召施伯計議曰:“向①不聽子②言,以致兵敗。今殺糾與存糾孰利?”施伯曰:“小白初立,即能用人。敗我兵於乾時,此非子糾之比也。况齊兵壓境,不如殺糾,與之講和。”時公子糾與管夷吾、召忽俱在生竇,魯莊公使公子偃將兵襲之,殺公子糾,執召忽、管仲至魯。將納檻車,召忽仰天大慟曰:“為子死孝,為臣死忠,分也!忽將從子糾於地下,安能受桎梏之辱?”遂以頭觸殿柱而死。管夷吾曰:“自古人君,有死臣必有生臣。吾且生入齊國,為子糾白冤。”便束身入檻車之中。

施伯私謂魯莊公曰:“臣觀管子之容,似有內援,必將不死。此人天下奇才。若不死,必大用於齊,必霸天下。魯自此奉奔走矣。君不如請於齊而生之。管子生,則必德我。德我而為我用,齊不足慮也。”莊公曰:“齊君之仇,而我留之。雖殺糾,怒未解也。”施伯曰:“君以為不可用,不如殺之,以其屍授齊。”莊公曰:“善。”公孫隰朋聞魯將殺管夷吾,疾趨魯庭,來見莊公曰:“夷吾射寡君中鉤,寡君恨之切骨,欲親加刃,以快其志。若以屍還,猶不殺也。”莊公信其言,遂囚夷吾,並函封子糾、召忽之首,交付隰朋。隰朋稱謝而行。

卻說管夷吾在檻車中,已知鮑叔牙之謀,誠恐:“施伯智士,雖然釋放,倘或翻悔,重複追還,吾命休矣。”心生一計,製成《黃鵠》之詞,教役人歌之。詞曰:

黃鵠黃鵠,戢其翼①,縶②其足,不飛不鳴兮籠中伏。高天何跼兮,厚地何蹐!丁陽九兮逢百六。引頸長呼兮,繼之以哭!黃鵠黃鵠,天生汝翼兮能飛,天生汝足兮能逐,遭此網羅兮誰與贖?一朝破樊而出兮,吾不知其昇衢③而漸④陸。嗟彼弋人⑤兮,徒旁觀而躑躅!

役人既得此詞,且歌且走,樂而忘倦。車馳馬奔,計一日得兩日之程,遂出魯境。魯莊公果然追悔,使公子偃追之,不及而返。夷吾仰天歎曰:“吾今日乃更生也!”行至堂阜,鮑叔牙先在,見夷吾如獲至寶,迎之入館,曰:“仲幸無恙!”即命破檻出之。夷吾曰:“非奉君命,未可擅脫。”鮑叔牙曰:“無傷也,吾行且薦子。”夷吾曰:“吾與召忽同事子糾,既不能奉以君比特,又不能死於其難,臣節已虧矣。况複反面而事仇人?召忽有知,將笑我於地下!”鮑叔牙曰:“‘成大事者,不恤小耻;立大功者,不拘小諒①’。子有治天下之才,未遇其時。主公志大識高,若得子為輔,以經營齊國,霸業不足道也。功蓋天下,名顯諸侯,孰與守匹夫之節,行無益之事哉?”夷吾嘿然不語。乃解其束縛,留之於堂阜。鮑叔遂回臨淄見桓公,先吊後賀?桓公曰:“何吊也?”鮑叔牙曰:“子糾,君之兄也。君為國滅親,誠非得已,臣敢不吊?”桓公曰:“雖然,何以賀寡人?”鮑叔牙曰:管子天下奇才,非召忽比也,臣已生致之。君得一賢相,臣敢不賀?”桓公曰:“夷吾射寡人中鉤,其矢尚在。寡人每戚戚於心,得食其肉不厭,况可用乎?”鮑叔牙曰:“人臣者各為其主。射鉤之時,知有糾不知有君。君若用之,當為君射天下,豈特一人之鉤哉?”桓公曰:“寡人姑聽之,赦勿誅。”鮑叔牙乃迎管夷吾至於其家。朝夕談論。

卻說齊桓公修援立之功,高國世卿,皆加采邑。欲拜鮑叔牙為上卿,任以國政。鮑叔牙曰:“君加惠於臣,使不凍餒,則君之賜也!至於治國家,則非臣之所能也。”桓公曰:“寡人知卿,卿不可辭。”鮑叔牙曰:“所謂知臣者,小心敬慎,循禮守法而已。此具臣之事,非治國家之才也。夫治國家者,內安百姓,外撫四夷;勳加於王室,澤布於諸侯;國有泰山之安,君享無疆之福;功垂金石,名播千秋。此帝臣王佐之任,臣何以堪之?”桓公不覺欣然動色,促膝而前曰:“如卿所言,當今亦有其人否?”鮑叔牙曰:“君不求其人則已,必求其人,釋檻其管夷吾乎?臣所不若①夷吾者有五:寬柔惠民,弗若也;治國家,不失其柄,弗若也;忠信可結於百姓,弗若也;制禮義可施於四方,弗若也;執枹②鼓立於軍門,使百姓敢戰無退,弗若也。”桓公曰:“卿試與來,寡人將叩其所學。”鮑叔牙曰:“臣聞‘賤不能臨貴,貧不能役富,疏不能制親。’君欲用夷吾,非置之相位,厚其祿入,隆以父兄之禮不可。夫相者,君之亞也,相而召之,是輕之也。相輕則君亦輕。夫非常之人,必待以非常之禮,君其蔔日而郊迎之。四方聞君之尊賢禮士而不計私仇,誰不思效用於齊者?”桓公日:“寡人聽子。”乃命太蔔擇吉日,郊迎管子。鮑叔牙仍送管夷吾於郊外公館之中。至期,三浴而三釁③之。衣冠袍笏,比於上大夫。

桓公親自出郊迎之,與之同載入朝。百姓觀者如堵④,無不駭然。史官有詩雲:

爭賀君侯得相臣,誰知即是檻車人。

只因此日捐⑤私忿,四海欣然號霸君。

管夷吾已入朝,稽首謝罪。桓公親手扶起,賜之以坐。夷吾曰:“臣乃俘戮之餘,得蒙宥死,實為萬幸!敢辱過禮?”桓公曰:“寡人有問於子,子必坐,然後敢請。”夷吾再拜就坐。桓公曰:“齊千乘之國,先僖公威服諸侯,號為小霸。自先襄公政令無常,遂構①大變。寡人獲主社稷,人心未定,國勢不張。今欲修理國政,立綱陳紀,其道何先?”夷吾對曰:“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乃滅亡。今日君欲立國之綱紀,必張四維,以使其民。則紀綱立而國勢振矣。”桓公曰:“如何而能使民②?”夷吾對曰:“欲使民者,必先愛民,而後有以處之。”桓公曰:愛民之道若何?”對曰:“公修公族,家修家族;相連以事,相及以祿,則民相親矣。赦舊罪,修舊宗,立無後,則民殖③矣。省刑罰,薄稅斂,則民富矣。卿建賢士,使教於國,則民有禮矣。出令不改,則民正矣。此愛民之道也。”桓公曰:“愛民之道既行,處民之道若何?”對曰:“士農工商,謂之四民。士之子常為士,農之子常為農,工商之子,常為工商,習焉安焉,不遷其業,則民自安矣。”桓公曰:“民既安矣,甲兵不足,奈何?”對曰:“欲足甲兵,當制贖刑:重罪贖以犀甲一戟,輕罪贖以鞺盾一戟,小罪分別入金④,疑罪則宥之,訟理相等者,令納束矢,許其平。金既聚矣,美者以鑄劍戟,試諸犬馬。惡者以鑄鉏夷斤樀,試諸壤土。”桓公曰:“甲兵既宿,財用不足如何?”對曰:“銷山為錢,煮海為鹽,其利通於天下。因收天下百物之賤者而居之,以時貿易,為女閭三百,以安行商。商旅如歸,百貨駢集,因而稅之,以佐軍興。如是而財用可足矣。”桓公曰:“財用既足,然軍旅不多,兵勢不振,如何而可?”對曰:“兵貴於精,不貴於多;强於心,不强於力。君若正卒伍,修甲兵,臣未見其勝也。君若强兵,莫若隱其名而修其實。臣請作內政而寄之以軍令焉。”

桓公曰:“內政若何?”對曰:“內政之法,制國以為二十一鄉。工商之鄉六,士之鄉十五。工商足財,士足兵。”桓公曰:“何以足兵?”對曰:“五家為軌,軌為之長。十軌為裏,裏設有司。四裏為連,連為之長。十連為鄉,鄉有良人焉。即以此為軍令。五家為軌。故五人為伍。軌長率之。十軌為裏,故五十人為小戎,裏有司率之。四裏為連,故二百人為卒。連長率之。十連為鄉,故二千人為旅,鄉良人率之。五鄉立一師,故萬人為一軍,五鄉之師率之。十五鄉出三萬人,以為三軍。君主中軍,高國二子各主一軍。四時之隙,從事田獵:春日搜,以索不孕之獸;夏曰苗,以除五穀之灾;秋日獮,行殺以順秋氣;冬曰狩,圍守以告成功,使民習於武事。是故軍伍整於裏,軍旅整於郊。內教既成,勿令遷徙。伍之人祭祀同福,死喪同恤;人與人相儔,家與家相儔;世同居,少同遊。故夜戰聲相聞,足以不乖;晝戰目相識,足以不散;其歡欣足以相死。居則同樂,死則同哀;守則同固,戰則同强。有此三萬人,足以橫行於天下。”

桓公曰:“兵勢既强,可以征天下諸侯乎?”對曰:“未可也。周室未屏,鄰國未附,君欲從事①於天下諸侯,莫若尊周而親鄰國。”桓公曰:“其道若何?”對曰:“審吾疆場,而反①其侵地;重為皮幣②以聘問,而勿受其貲③,則四鄰之國親我矣。請以遊士八十人,奉之以車馬衣襲,多其貲帛,使周遊於四方,以號召天下之賢士。又使人以皮幣玩好,鬻行四方,以察其上下之所好。擇其瑕者而攻之,可以益④地,擇其淫亂篡弑者而誅之,可以立威。如此,則天下諸侯,皆相率而朝於齊矣。然後率諸侯以事周,使修職貢,則王室尊矣。方伯之名,君雖欲辭之,不可得也。”

桓公與管夷吾連語三日三夜,字字投機,全不知倦。桓公大悅。乃複齋戒三日,告於太廟,欲拜管夷吾為相。夷吾辭而不受。桓公曰:“吾納子之伯策。欲成吾志,故拜子為相。何為不受?”對曰:“臣聞塔樓之成,非一木之材也;大海之潤,非一流之歸也。君必欲成其大志,則用五傑。”桓公曰“五傑為誰?”對曰:“升降揖遜,進退閑習,辨辭之剛柔,臣不如隰朋;請立為大司行。墾草萊,辟土地,聚粟眾多,盡地之利,臣不如寧越;請立為大司田。平原廣牧,車不結轍,士不旋踵,鼓之而三軍之士,視死如歸,臣不如王子成父;請立為大司馬。決獄執中,不殺無辜,不誣無罪,臣不如賓須無;請立為大司理。犯君顏色,進諫必忠,不避死亡,不撓富貴,臣不如東郭樂;請立為大諫之官。君若欲治國强兵,則五子者存矣。若欲霸王,臣雖不才,强成君命,以效區區。”桓公遂拜管夷吾為相國,賜以國中市租①一年。其隰朋以下五人,皆依夷吾所薦,一一拜官,各治其事。遂懸榜國門,凡所奏富强之策,次第盡舉而行之。他日,桓公又問於管夷吾曰:“寡人不幸而好田,又好色,得毋害於霸②乎?”夷吾對曰:“無害也。”桓公曰:“然則何為而害霸?”夷吾對曰:“不知賢,害霸;知賢而不用,害霸;用而不任,害霸;任而複以小人參之,害霸。”桓公曰:“善。”於是專任夷吾,尊其號曰仲父,恩禮在高國之上。“國有大政,先告仲父,次及寡人。有所施行,一憑仲父裁决。”又禁國人語言,不許犯夷吾之名,不問貴賤,皆稱仲,蓋古人以稱字為敬也。

卻說魯莊公聞齊國拜管仲為相,大怒曰:“悔不從施伯之言,反為孺子所欺!”乃簡車搜乘,謀伐齊以報乾時之仇。齊桓公聞之,謂管仲曰:“孤新嗣比特,不欲頻受干戈,請先伐魯何如?”管仲對曰:“軍政未定,未可用也。”桓公不聽,遂拜鮑叔牙為將,率師直犯長勺。魯莊公問於施伯曰:“齊欺吾太甚,何以禦之?”施伯曰:“臣薦一人,可以敵齊。”莊公曰:“卿所薦何人?”施伯對曰:“臣識一人,姓曹名劌,隱於東平之鄉,從未出仕。其人真將相之才也。”莊公命施伯往招之。劌笑曰:“肉食者無謀,乃謀及藿食③耶?”施伯曰:“藿食能謀,行且肉食矣。”遂同見莊公。莊公問曰:“何以戰齊?”曹劌曰:“兵事臨機制勝,非可預言,願假臣一乘,使得預謀於行間。”莊公喜其言,與之共載,直趨長勺。

鮑叔牙聞魯侯引兵而來,乃嚴陣以待。莊公亦列陣相持。鮑叔牙因乾時得勝,有輕魯之心,下令擊鼓進兵,先陷者重賞。莊公聞鼓聲震地,亦教鳴鼓對敵。曹劌止之曰:“齊師方銳,宜靜以待之。”傳令軍中:“有敢喧嘩者斬。”齊兵來沖魯陣,陣如鐵桶,不能衝動,只得退後。少頃,對陣鼓聲又震,魯軍寂如不聞,齊師又退。鮑叔牙曰:“魯怯戰耳。再鼓之,必走。”曹劌又聞鼓響,謂莊公曰:“敗齊此其時矣,可速鼓之!”論魯是初次鳴鼓,論齊已是第三通鼓了。齊兵見魯兵兩次不動,以為不戰,都不在意了。誰知鼓聲一起,突然而來,刀砍箭射,勢如疾雷不及掩耳,殺得齊兵七零八落,大敗而奔。莊公欲行追逐,曹劌曰:“未可也,臣當察之。”乃下車,將齊兵列陣之處,周圍看了一遍,複登車軾遠望,良久曰:“可追矣。”莊公乃驅車而進,追三十餘裏方還,所獲輜重甲兵無算。不知後事如何,再看下回分解。

注解:

①向:從前。

②子:古代對男子的尊稱。如孔子、孟子。本書用子字極多。

①戢其翼:停止飛翔。

②縶:捆。

③衢:樹林。

④漸:著。

⑤弋人:射鳥的人。

①諒:固執,成見。

①不若:不如。

②枹:鼓槌。

③釁:以香塗身。

④堵:堵牆,人多密集之意。

⑤捐:舍去。

①構:同構;造成。

②使民:使,命令;統治百姓。

③殖:繁衍。

④金:銅鐵等金屬。

①從事:治事。此處意為稱霸。

①反:返,歸還。

②皮幣:毛皮、布帛等禮物

③貲:物。

④益:增。

①市:市場,租:稅。市租:貿易稅。

②霸:稱霸。

③藿食:藿,豆葉。藿食,吃豆葉者;意為在野不在朝者。

本文標題: 《東周列國志》第十六回釋檻囚鮑叔薦仲戰長勺曹劌敗齊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37130909197923
相关資料
《東周列國志》第十七回宋國納賂誅長萬楚王杯酒虜息媯
至期,宋使南宮長萬為將,猛獲副之。長萬肩股被創,尚能挺立,毫無痛楚之態。是年,齊桓公遣大行隰朋,告即位於周,且求婚焉。明年,周使魯莊公主婚,將王姬下嫁於齊。時宋閔公與宮人遊於蒙澤,使南宮長萬擲戟為戲。命內侍取博局①與長萬决賭,以大金鬥盛酒為
標籤: 東周列國志 楚王 歷史 春秋戰國 易牙 東周
《東周列國志》第十八回曹沫手劍劫齊侯桓公舉火爵寧戚
次日,陳宣公杵臼、邾子克二君繼到。齊侯為主,次宋公,次陳侯,次蔡侯,次邾子。《論語》稱桓公九合諸侯,此其第一會也。宋公從其言,遂於五更登車而去。遂偕曹沫而行,至於柯地。齊侯預築土為壇以待。曹沫衷甲,手提利劍,緊隨著魯莊公。曹沫右手按劍,左手
標籤: 東周列國志 春秋戰國 管仲 歷史 東周
《東周列國志》第十九回擒傅瑕厲公複國殺子頹惠王反正
鄭厲公突先聞祭足死信,密差心腹到鄭國打聽消息。傅瑕率兵出戰,兩下交鋒,不虞賓須無繞出背後,先打破大陵,插了齊國旗號。傅瑕知力不敵,只得下車投降。傅瑕至鄭,夜見叔詹。叔詹從其謀,密使人致書於突。傅瑕然後參見子儀,訴以齊兵助突,大陵失陷之事。
標籤: 東周列國志 春秋戰國 賓須無 歷史 齊桓公 楚王
林沖武藝高強,那玉麒麟盧俊義有他厲害嗎?
玉麒麟盧俊義和林沖誰厲害盧俊義和林沖都是《水滸傳》裏武功高强的人物,他們在梁山好漢裏武功幾乎是最頂尖的,這就讓人不免產生他們倆誰更厲害一些的疑問,那麼盧俊義和林沖誰更厲害一些呢?盧俊義的綽號是“玉麒麟”,他的武藝很厲害,棍棒天下無雙。
標籤: 盧俊義 林沖 歷史 水滸傳 高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