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服《漁家傲·小雨纖纖風細細》:以“而今”句為得意之筆

漁家傲·小雨纖纖風細細朱服〔宋代〕小雨纖纖風細細,萬家楊柳青烟裏。這首詞風格俊麗,是作者的得意之作。結句“而今樂事他年淚”,一語兩意,樂中興感。結句“而今樂事他年淚”,一意化兩,示遣愁不盡,無限感傷。作者亦自以“而今”句為得意之筆。

朱服(1048-?),字行中,湖州烏程(今浙江吳興)人。熙寧六年(1073)進士。累官國子司業、起居舍人,以直龍圖閣知潤州,徙泉州、婺州等地。《全宋詞》存其詞一首,格調淒蒼。那麼下麵小編就為大家帶來朱服的《漁家傲·小雨纖纖風細細》,一起來看看吧!

漁家傲·小雨纖纖風細細

朱服〔宋代〕

小雨纖纖風細細,萬家楊柳青烟裏。戀樹濕花飛不起,愁無比,和春付與東流水。

九十光陰能有幾?金龜解盡留無計。寄語東陽沽酒市,拚一醉,而今樂事他年淚。

這首詞風格俊麗,是作者的得意之作。原題為“春詞”。

開頭兩句“小雨纖纖風細細,萬家楊柳青烟裏”,寫暮春時節,好風吹,細雨潤,滿城楊柳,鬱鬱蔥蔥,萬家屋舍,掩映楊柳的青烟綠霧之中。正是“綠暗紅稀”,春天快要悄然歸去了。次三句:“戀樹濕花飛不起,愁無比,和春付與東流水”,借濕花戀樹寄寓人的戀春之情。“戀樹濕花飛不起”是個俊美的佳句。“濕花”應上“小雨”,啟下“飛不起”。“戀”字用擬人法,賦落花以深情。花尚不忍辭樹而留戀芳時,人的心情更可想而知了。春天將去的時候,落花有離樹之愁,人也有惜春之愁,這“愁無比”三字,盡言二愁。如此深愁,既難排遣,故而詞人將它連同春天一道付與了東流的逝水。

“九十光陰能有幾?金龜解盡留無計。”感歎春來春去,雖然是自然界的常態,然而美人有遲暮之思,志士有未遇之感,這九十日的春光,也極短暫,說去也就要去的,即使解盡金龜換酒相留,也是留她不住的。詞句中的金龜指所佩的玩飾,唐代詩人賀知章,曾經解過金龜換酒以酬李白,成為往昔文壇上的佳話。作者借用這個典故,表明極意把酒留春。“寄語東城沽酒市。拚一醉,而今樂事他年淚。”雖然留她不住,也要借酒澆愁,拚上一醉,以換取暫時的歡樂。“寄語”一句,謂向酒肆索酒。結句“而今樂事他年淚”,一語兩意,樂中興感。

這首詞襲用傳統作詞法:上片寫景,下片寫情。結句“而今樂事他年淚”,一意化兩,示遣愁不盡,無限感傷。作者亦自以“而今”句為得意之筆。

本文標題: 朱服《漁家傲·小雨纖纖風細細》:以“而今”句為得意之筆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37058429545121
相关資料
李商隱《春日寄懷》:全詩純以對比之法結撰成章
李商隱,字義山,號玉溪生,懷州河內人。但部分詩歌過於隱晦迷離,難於索解,至有“詩家總愛西昆好,獨恨無人作鄭箋”之說。那麼下麵小編就為大家帶來李商隱的《春日寄懷》,一起來看看吧!春日寄懷李商隱〔唐代〕世間榮落重逡巡,我獨丘園坐四春。青袍似草年
標籤: 李商隱 詩歌
蘇軾《新城道中二首》:格律純熟,自然貼切,功力深厚
蘇軾是北宋中期文壇領袖,在詩、詞、散文、書、畫等方面取得很高成就。那麼下麵小編就為大家帶來蘇軾的《新城道中二首》,一起來看看吧!兩首詩以時間先後為序,依原韻自和,描繪“道中”所見所聞所感,格律純熟,自然貼切,功力深厚。
標籤: 蘇軾 新城道中二首 讀書 文化 詩歌
錢惟演《玉樓春·城上風光鶯語亂》:此詞寫得“詞極淒婉”
玉樓春·城上風光鶯語亂錢惟演〔宋代〕城上風光鶯語亂,城下烟波春拍岸。此詞寫得“詞極淒婉”,處處流露出一種垂暮之感。錢惟演的這兩句正是進入了“經意而不經意”的境界。而錢惟演則是在因春傷情,整首詞所抒發的是一個政治失意者的絕望心情。
標籤: 玉樓春·城上風光鶯語亂 錢惟演 玉樓春 文化 讀書 詩歌
劉攽《雨後池上》:此詩有因勢置景、筆隨景遷之妙
首句展示的是雨後池上春景的靜態美。不僅能使讀者感受到春雨後池上异常平靜、明淨的狀態,並能進而聯想到前此濛濛細雨隨著微風輕拂池面的輕盈柔姿。三四句由靜而動,進一步寫雨後池上的動態美。詩人用這一方法巧妙安排,使語言結構形式與內容和諧統一,成因勢
標籤: 雨後池上 劉攽 文化 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