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文英《鳳棲梧·甲辰七夕》:時詞人四十五歲,尚滯留在蘇州

鳳棲梧·甲辰七夕吳文英〔宋代〕開過南枝花滿院。《鳳棲梧》,即《蝶戀花》,又名《鵲踏枝》。“甲辰”,為理宗淳佑四年,時詞人四十五歲,尚滯留在蘇州。七夕之晚,當新月臨空的時候,靚女、媳婦們已經相約著聚集在西樓之上,競相穿針引線,以便向織女祈求“乞巧”。

吳文英(約1200年—約1260年),字君特,號夢窗,晚年又號覺翁,四明(今浙江寧波)人。南宋詞人。吳文英作為南宋詞壇大家,在詞壇流派的開創和發展上,有比較高的地位,流傳下來的詞達340首,對後世詞壇有較大的影響。那麼下麵小編就為大家帶來吳文英的《鳳棲梧·甲辰七夕》,一起來看看吧!

鳳棲梧·甲辰七夕

吳文英〔宋代〕

開過南枝花滿院。新月西樓,相約同針線。高樹數聲蟬送晚。歸家夢向斜陽斷。

夜色銀河情一片。輕帳偷歡,銀燭羅屏怨。陳跡曉風吹霧散。鶴鉤空帶蛛絲卷。

《鳳棲梧》,即《蝶戀花》,又名《鵲踏枝》。唐教坊曲,《樂章集》、《張子野詞》併入“小石調”,《清真集》入“商調”。趙令畤有《商調蝶戀花》,聯章作“鼓子詞”,咏《會真記》事。雙調,六十字,上下片各五句四仄韻。

“甲辰”,為理宗淳佑四年(1244),時詞人四十五歲,尚滯留在蘇州。


上片“開過”五句,“七夕”即景。“開過”一句,言南面枝頭上的桂花,因受到的陽光多所以開得較早,這之後滿院的桂樹才陸續吐香。接著的二句與後二句時序上應該倒裝。“高樹”兩句,觸景生情。此言園中高樹梢上傳來了幾聲哀切的秋蟬聲,這多像是在唱別那晚晴天氣啊。但是我(指詞人)孤身留在蘇州,只要求能够象牛郎織女那樣的與蘇姬在七夕團聚一會。可是即便身在蘇州,而且還是在夢境中,也被夕陽的光亮照醒過來,無法與蘇姬獲得團圓也。此時,蘇姬早已離他而去(可參閱《思佳客·癸卯除夜》及《六醜·壬寅歲吳門元夕風雨》)。“新月”二句。七夕之晚,當新月臨空的時候,靚女、媳婦們已經相約著聚集在西樓之上,競相穿針引線,以便向織女祈求“乞巧”。而我也曾經與蘇姬相約,希望她七夕前能够歸家。這樣我們還可以共同在晚上穿金針,祈乞巧。但是約定成空,姬未回來,豈不痛哉!上片以“乞巧”、“求夢”兩事反映了當時七夕的時俗,並示己之思姬深情。

“夜色”三句,承上寫夢境。此言詞人又在夜色深深中進入夢境之中,仿佛自己與愛人也如牛郎織女相逢在鵲橋上似的歡聚在一起。正當他倆在輕綃帳中兩情依依,歡情漸濃時,床邊屏風邊的銀燭突爆燈花,驚醒了這場好夢,使詞人不由得心生怨恨。“陳跡”兩句,夢醒景。此言過去我與蘇姬的歡情象薄霧一樣隨著夢醒而被曉風吹散,眼前只見簾鉤上還纏繞著蘇姬遺留下來的,那些令人牽腸掛肚的蛛絲似的絲線。物在人散,只有使我徒生悲痛罷了。下片述夢景及醒後情景。

據詞中述說來看,蘇姬肯定已經離他而去了。

資料標籤: 七夕節 鳳棲梧 吳文英
本文標題: 吳文英《鳳棲梧·甲辰七夕》:時詞人四十五歲,尚滯留在蘇州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37051496078775
相关資料
張耒《七夕歌》:這首詩超過了同題材的一般詩詞
這首詩是根據牛郎織女的故事而寫成的樂府歌行。詩人將嫦娥作為孤淒女子的化身,通過她與織女的對比,深化了主題。這是這首詩超過同題材的一般詩詞的地方,無怪乎《侯鯖錄》雲:“此歌東坡稱之”。
標籤: 七夕歌 七夕節 張耒 文化 讀書 詩歌
元好問的兩首《摸魚兒》,包含兩個淒婉的愛情故事
下麵跟小編一起瞭解一下元好問的兩首《摸魚兒》吧。這兩句詞的作者是元好問,題目是《摸魚兒·雁丘詞》,全詞如下: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無論是團聚的快樂,還是離別的痛苦,這多像人間的一對癡情男女。我們再來讀一下元好問的另一首《摸魚兒》:
標籤: 元好問 摸魚兒 讀書
晏幾道《蝶戀花·喜鵲橋成催鳳駕》:顯得七夕民俗更加親切
有《小山詞》留世。那麼下麵小編就為大家帶來晏幾道的《蝶戀花·喜鵲橋成催鳳駕》,一起來看看吧!蝶戀花·喜鵲橋成催鳳駕晏幾道〔宋代〕喜鵲橋成催鳳駕。後兩句,寫七夕乞巧的民間風俗,小女子們著意打扮,既可見她們對織女星的虔誠敬重,又可見她們興奮喜悅
標籤: 七夕節 喜鵲 蝶戀花·喜鵲橋成催鳳駕 晏幾道 蝶戀花
謝薖《鵲橋仙·月朧星淡》:起承轉合,流暢天間,當為佳作
謝逸從弟,與兄齊名,同學於呂希哲,並稱“臨川二謝”。與饒節、汪革、謝逸並稱為“江西詩派臨川四才子”。那麼下麵小編就為大家帶來謝薖的《鵲橋仙·月朧星淡》,一起來看看吧!鵲橋仙·月朧星淡謝薖〔宋代〕月朧星淡,南飛烏鵲,暗數秋期天上。上片起首三句
標籤: 鵲橋仙·月朧星淡 鵲橋仙 朧月 七夕節 愛情 乞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