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庭筠《玉蝴蝶·秋風淒切傷離》:在溫詞中別具一格

在詞史上,與韋莊齊名,並稱“溫韋”。其詞今存七十餘首,收錄於《花間集》《金荃詞》等書中。那麼下麵小編就為大家帶來溫庭筠的《玉蝴蝶·秋風淒切傷離》,一起來看看吧!玉蝴蝶·秋風淒切傷離溫庭筠〔唐代〕秋風淒切傷離,行客未歸時。

溫庭筠,原名岐,字飛卿,太原祁縣(今屬山西)人。唐代詩人、詞人。詩與李商隱齊名,時稱“溫李”。其詩辭藻華麗,穠豔精緻,內容多寫閨情。其詞更是刻意求精,注重文采和聲情,成就在晚唐諸人之上,為“花間派”首要詞人,被尊為“花間派”之鼻祖,對詞的發展影響很大。在詞史上,與韋莊齊名,並稱“溫韋”。文筆與李商隱、段成式齊名,三人都排行十六,故合稱“三十六體”。其詩今存三百多首,有清顧嗣立重為校注的《溫飛卿集箋注》。其詞今存七十餘首,收錄於《花間集》《金荃詞》等書中。那麼下麵小編就為大家帶來溫庭筠的《玉蝴蝶·秋風淒切傷離》,一起來看看吧!

玉蝴蝶·秋風淒切傷離

溫庭筠〔唐代〕

秋風淒切傷離,行客未歸時。塞外草先衰,江南雁到遲。

芙蓉凋嫩臉,楊柳墮新眉。搖落使人悲,斷腸誰得知。

此詞上闋以秋景來襯托離別的悲傷。開頭二句,一寫往日離別,一寫今日望歸,雙起單承。“秋風淒切傷離”,起句便切入題旨:點出“傷離”二字,總起全篇;以“秋風淒切”突出秋景的蕭索和淒清,烘托出女主人公無限淒涼的心境。“行客未歸時”具體說明傷離的緣由。天凉了,行人還未歸來,叫人惦念,牽腸掛肚。由“傷離”到“未歸”,可知女主人公其間經過了多少不眠之夜。出語看似平淡,而詞情酸楚,韻調悲淒。接著二句全由“未歸時”展開,寫女主人公的內心活動。此二句托物寓情。思婦任由自己的想像,去捕捉“行客”的踪迹:他可能到了遙遠的塞外而塞外早寒,現在該是衰草遍野,滿目枯黃了。“草先衰”“雁到遲”,足見地遠天遙。在時間與空間上回環跳躍,把殷切懷人的情意,表達得淋漓盡致。“塞外草先衰”,設想遠人所在的地域狀貌。此句實則仍從“秋風淒切”而來,因秋風的肅殺,故“草拂之而變色,木遭之而葉脫”“其色慘澹”“其意蕭條,山川寂寥”(歐陽修《秋聲賦》)。在想像的悲凉秋景烘托下,女主人公傷別離的悲傷情懷,更見哀婉。“江南雁到遲”寫思婦急切盼望遠人歸來的心情。由遠及近,由“塞外”而“雁”,由“雁”而連接遠人的書信,線條明晰,思遠情致描摹深透,一種細膩之情洋溢字裡行間。句中“雁”字,意涵雙關:既是眼前江南雁未來的實景,又有雁書未到的埋怨。“到遲”二字,並非已到,而是還遲遲未到,人未歸,書信也不來,更使人感到悲戚。其實,大雁何時北上何時南下,根據氣候冷暖向有大致固定的時間,不能以人的願望而改變,即便這一年,大雁歸來的時間也未必真的就晚,完全是因為抒情主人公過於思念行客,才有這種純屬主觀的感覺。詞人這裡寫“雁到遲”正是突出抒情主人公的焦急等待,“寫景而情在其中”(況周頤《蕙風詞話》),將思婦盼”行客”早早歸來的內在情感曲折而又强烈地表達出來。其實在交通極不發達的古代,遠出的人因種種意外而誤了歸期,不能按約定時間返家,是很正常的事。思婦盼人未歸,便盼雁書報信;可“雁書”也遲遲不到,她只得經受與“行客”長期分離的煎熬,其內心傷離的痛苦自然更深一層。


下闋集中筆墨刻畫了思婦傷離而導致的身心之苦。過片二句寫女主人公的愁苦形象:“芙蓉凋嫩臉,楊柳墮新眉。”女子原本白裏透紅的嬌嫩如芙蓉的臉龐,已經像凋敗的荷花顯得黯淡憔悴;原本彎曲細長的秀眉,也如枯萎的柳葉,失去了其固有的光澤和形狀。嫩臉憔悴,愁眉懶畫,皆因行客未歸。按說“芙蓉如面柳如眉”是古代女子最美的標準,可這位女子的容貌如此不堪。這一方面證明了她的思念之苦,以致損傷精神;另一方面,說明女子因“行客未歸”而無心妝奩,不施脂粉,懶畫蛾眉,必然容顏憔悴。愛美是女子的天性,不管家境如何貧窮都攔不住女子對美的追求。古詩文中,多有女子借清水映面、采野花簪發的描寫。然而這位女子化妝並非為美而美,而是為了取悅心中所愛之人,愛人不在,“誰適為容”(《詩經·衛風·伯兮》)。所以這兩句就不僅寫出了思婦傷離之情,而且寫出了她對愛人的忠貞。結拍二句,總攬全章,縱筆寫情:“搖落使人悲,斷腸誰得知?”重又回到首句“秋風淒切傷離”的環境之中,情景交融,更顯離情別緒的纏綿强烈。語語沉痛,字字淚珠,以歌當哭,哀思無限。“搖落”二字狀凋殘的秋景,如千古悲秋之祖宋玉的名句“悲哉秋之為也,蕭瑟兮草木搖落而變衰”(《楚辭·九辯》)搖落的秋景,渲染烘托著悲傷的情調,眼前的秋景越是肅殺飄零,思婦的感情越是悲傷,甚至到了肝腸欲斷的地步。但是,此中的痛苦與寂寞有誰知道呢?最後三字“誰得知”,仍然是思婦希望她“未歸”的“行客”,得知她苦苦期盼的心情,早早歸來。但實際上,思婦即便悲苦腸斷,也是無人知道,無人同情,無人理解的。這就是女主人公最大的悲哀了。

溫庭筠詞作最常用的手法,是以綺麗華美的環境,凸顯孤獨女子的心情。這首詞卻與溫庭筠大多數詞作不同,它是以蕭索淒楚的秋景襯托離情,將淒切的秋風飄零的草木,都寫入詞中,情景交融,形成質樸清峻的風格,達到令人神傷的效果,在溫詞中別具一格。

資料標籤: 溫庭筠
本文標題: 溫庭筠《玉蝴蝶·秋風淒切傷離》:在溫詞中別具一格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37028204781007
相关資料
《寄薛侍禦》唐代楊巨源所作,勸誡朋友要活得有尊嚴
下麵跟小編一起瞭解一下楊巨源所作的《寄薛侍禦》吧。唐朝詩人楊巨源或許明白了其中的某些道理,所以他寫了一首小詩,專門去勸說自己的朋友,讓他不管面對怎樣的生存困難,也不要放弃自己的愛好,千萬要活得有尊嚴。《寄薛侍禦》楊巨源世上無窮事,生涯莫廢詩
標籤: 楊巨源 讀書 詩歌
皇甫松《夢江南·蘭燼落》:描寫旅客思鄉之作,意蘊無盡
皇甫松,字子奇,自號檀欒子,睦州新安人。他是工部侍郎皇甫湜之子,宰相牛僧孺之外甥。《新唐書·藝文志》著錄皇甫松《醉鄉日月》3卷。事蹟見《曆代詩餘》。那麼下麵小編就為大家帶來皇甫松的《夢江南·蘭燼落》,一起來看看吧!夢江南·蘭燼落皇甫松〔唐代
標籤: 夢江南·蘭燼落 夢江南 皇甫松 江南
《十一月十四夜誦康節詩至憶弟三首潸然有感》宋代陳文蔚所作
陳文蔚,字才卿,號克齋,世稱克齋先生,宋朝時期文學家。下麵跟小編一起瞭解一下陳文蔚所作的《十一月十四夜誦康節詩至憶弟三首潸然有感》吧。《十一月十四夜誦康節詩至憶弟三首潸然有感》陳文蔚人生雖是有愚賢,到底天倫只一般。
標籤: 陳文蔚 十四夜 讀書 文化 詩歌
周邦彥的思鄉之情:《隔浦蓮近拍·中山縣圃姑射亭避暑作》
上片通過由遠及近,由邊緣漸至中心的管道描摹盛夏景色,勾勒出中山縣圃姑射亭的環境。從遠到近,由大到小,範圍逐步收縮,最後集中到人,足見其層次結構之謹嚴。這與《隔浦蓮近拍》是同在溧水夏天寫的。
標籤: 周邦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