婕妤怨(皇甫冉詩作),原文翻譯及詩詞鑒賞

後兩句是類比班婕妤的口氣對皇帝寵愛宮女的質問。這兩句問得很冷峻,同時又可以看出,所謂婕妤之“怨”並不在奪寵的宮女身上,而在喜新厭舊的漢成帝。倘若班婕妤只是怨君王不來陪伴,或只是怨趙飛燕妖冶惑主,則僅為女人的拈酸吃醋,境界就要大相徑庭了。

這首詩以一個失寵宮妃的眼光和口吻,描寫她見到一個新得寵的宮妃的得意場面後,所產生的心理活動。

婕妤怨

作者:皇甫冉

朝代:唐朝

花枝出建章,鳳管發昭陽。

借問承恩者,雙蛾幾許長?

注解

婕妤:這裡指班婕妤,班固的姑姑。曾得到漢成帝的寵倖。趙飛燕姐妹入宮後,失寵,自請到長信宮侍奉太后。

建章:宮名。

昭陽:漢文帝所居之處。

花枝:喻美麗的嬪妃宮女。

鳳管:樂器名。

承恩:受皇上寵愛。

雙蛾:女子修長的雙眉。借指美人。

釋文

宮女們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

嫋嫋婷婷,魚貫走出建章宮殿。

昭陽宮裏住著細腰美人趙飛燕,

吹吹打打,在樂聲中為王侍宴。

誰問承受帝王恩寵的宮女嬪妃,

難道你們能超越我的雙眉彎彎。

詩詞鑒賞

此詩開頭兩句描繪了得到皇帝寵愛的宮女的得意和歡樂情狀。“花枝”喻寫燦爛的春光,“鳳管”喻指歡樂的歌舞。這兩句敘事的角度為班婕妤自己。首句寫出班婕妤所見:又一個美人出現在建章宮裏。這在她心裡,自然是一個不祥的徵兆。次句寫班婕妤所聞:趙飛燕所居的昭陽宮裏,徹夜鳳簫之聲不歇。兩句都是客觀地平平敘出,實際上融入了班婕妤無盡的失意和孤獨,新人的蒙寵和她的被弃損也在暗中作了强烈的對比。

後兩句是類比班婕妤的口氣對皇帝寵愛宮女的質問。“雙娥幾許長”意即打扮得如何美麗?這是對“承恩者”喬裝巧扮的諷刺。這兩句問得很冷峻,同時又可以看出,所謂婕妤之“怨”並不在奪寵的宮女身上,而在喜新厭舊的漢成帝。在結構上不但突出異軍,而且挖掘主題深意,見出詩人見識的高超。倘若班婕妤只是怨君王不來陪伴,或只是怨趙飛燕妖冶惑主,則僅為女人的拈酸吃醋,境界就要大相徑庭了。

詩人借抒發失寵宮女的怨憤來抒發懷才不遇、鬱鬱不得志的情懷,是“言近旨遠”之作。

本文標題: 婕妤怨(皇甫冉詩作),原文翻譯及詩詞鑒賞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36972025323014
相关資料
《贈闕下裴舍人》是唐代詩人錢起的作品,獻賦十年猶未遇,羞將白髮對華簪
贈闕下裴舍人⑴二月黃鶯飛上林⑵,春城紫禁曉陰陰⑶。獻賦十年猶未遇⑻,羞將白髮對華簪⑼。闕是宮門前的望樓。獻賦十年至今仍未得恩遇,如今白髮叢生羞對裴舍人。它一方面寫出自己請求裴舍人援引之意;另一方面又對戴華簪的舍人寄予羡慕、恭維之情。
標籤: 贈闕下裴舍人 錢起 唐朝 長樂宮
《滿宮花·雪霏霏》五代魏承班,原文注釋賞析
滿宮花·雪霏霏五代:魏承班雪霏霏,風凜凜,玉郎何處狂飲?春朝秋夜思君甚,愁見繡屏孤枕。少年何事負初心?風凜凜(lǐn):—北風凜冽。這裡說“雙衽”,可理解為“雙袖”。下片二句是上片感情的直接抒發,“春朝秋夜”,喻時日之長。“少年”二句,癡情
標籤: 文化
李嘉佑《竹樓》原文翻譯及鑒賞,南風不用蒲葵扇,紗帽閑眠對水鷗
李嘉佑《竹樓》押尤韻用典故:五侯傲吏身閑笑五侯,西江取竹起高樓。李嘉佑(約719—約。陸遊《上虞逆旅見舊題歲月感懷》詩:“漆園傲吏猶非達,物我區區豈足齊。”明陳子龍《種柳篇》詩:“彭澤漫能稱傲吏,陽關無處寄悲歌。”
標籤: 竹樓 李嘉佑 詩歌
沈全期《古意》原文賞析,代表作品欣賞
兩《唐書》《奚傳》說奚國國境南接白狼河,即此。《釣竿篇》朝日斂紅烟,垂竿向綠川。湍危不理轄,潭靜欲留船。沈全期巧妙地以魚喻人,為官者敲響警鐘:“為看芬餌下,貪得會無筌。”這是沈全期在流放期間寫的詩。
標籤: 古意 沈全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