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思》唐代詩人皇甫冉,為問元戎竇車騎,何時返旆勒燕然

《春思》是唐代詩人皇甫冉創作的一首七言律詩。末聯故作問語,問征夫何時功成返鄉。為問元戎竇車騎,何時返旆勒燕然⑷。⑷“為問”二句:後漢竇憲為車騎將軍,大破匈奴,遂登燕然山,命班固作銘,刻石而還。請問你主帥車騎將軍竇憲,何時班師回朝刻石燕然山。詩的結尾筆鋒一轉,提出一個意義深遠的問題:“為問元戎竇車騎,何時返旆勒燕然?”

《春思》是唐代詩人皇甫冉創作的一首七言律詩。這首詩是借閨婦抒寫春怨,期望早日了結戰事,征夫能功成名遂。詩的首聯點明題意,首句點“春”,次句點路遙“相思”。頷聯寫少婦和征人所在之地,一在漢,一在胡,相隔千里。頸聯寫離恨,寫春情。末聯故作問語,問征夫何時功成返鄉。全詩流露非戰情緒,也是借漢咏唐,諷刺窮兵黷武。

春思

鶯啼燕語報新年,馬邑龍堆路幾千⑴。

家住層城臨漢苑⑵,心隨明月到胡天。

機中錦字論長恨⑶,樓上花枝笑獨眠。

為問元戎竇車騎,何時返旆勒燕然⑷。

詞句注釋

⑴馬邑:秦所築城名,今山西朔縣,漢時曾與匈奴爭奪此城。龍堆:白龍堆的簡稱,指沙漠。

⑵層城:因京城分內外兩層,故稱。苑:這裡指行宮。

⑶“機中”一句:竇滔為苻堅秦州刺史,後謫龍沙,其妻蘇蕙能文,頗思滔,乃織錦為回文旋圖詩寄之。共八百四十字,縱橫反覆,皆成文意。論:表露,傾吐。

⑷“為問”二句:後漢竇憲為車騎將軍,大破匈奴,遂登燕然山,命班固作銘,刻石而還。元戎:猶主將。返旆:猶班師。勒:刻。燕然:燕然山,即今蒙古人民共和國杭愛山。

白話譯文

鶯歌燕語預報了臨近新年,馬邑龍堆是幾千裏的疆邊。

家住京城比鄰著漢室宮苑,心隨明月飛到邊陲的胡天。

織錦回文訴說思念的長恨,樓上花枝取笑我依然獨眠。

請問你主帥車騎將軍竇憲,何時班師回朝刻石燕然山。

作品鑒賞

這首詩題為《春思》,大意是寫一比特出征軍人的妻子,在明媚的春日裏對丈夫夢繞魂牽的思念,以及對反侵略戰爭早日勝利的盼望。盛唐是社會相對安定的時期,但邊境戰爭卻並未停息。前方將士與家鄉親人相互思念之情。仍然是詩人們吟詠的重要主題。這一類詩作總的來說具有較為深刻的社會意義,內容也較為充實。由於富有真情實感.其中不乏千古傳湧的佳作。

首聯“鶯啼燕語報新年,馬邑龍堆路幾千”,對比鮮明,動人心弦。“鶯啼燕語”,這是和平寧靜的象徵;新年佳節,這是親人團聚的時辰。但是,另一方面,在那遙遠的邊關,從征的親人卻不能享受這寧靜,無法得到這溫情。上句“鶯啼燕語”四字,寫得色彩濃麗,生意盎然。使下句“馬邑龍堆”,更顯得沉鬱悲壯。詩人好似信筆而下,但震撼力卻很强。

良辰美景,未必便能帶來歡樂;溫柔鄉裏,最易惹動離情。“家住秦城鄰漢苑”,秦城指咸陽,漢苑指長安。詩中的女主人公雖然目睹京畿的繁華與和平,卻是“心隨明月到胡天”,早巳飛到丈夫的身邊。關河萬裏,能隔斷人的形體,卻隔不斷心靈的呼喚,而作為心靈交通媒介的,大概只有那普照萬方的明月了。

為了寄託無窮的思念,女主人公纖纖擢素手,劄劄弄機杼,仿照古人故事,為遠方的夫君織一幅錦字回文詩。回文詩迴圈可讀,無始無終,思婦的離恨也纏綿不盡,地久天長。“機中錦字論長恨,樓上花枝笑獨眠。”上句一個“論”字。下句一個“笑”字,都是擬人化的寫法。錦字回文詩的內容。無非離情別恨。錦字詩有多長,恨便有多長,錦字詩無窮,恨也無窮。樓上花枝本無情,然而在詩人眼中。那花團錦簇的樣子,很像是在嘲笑獨眠之人。

詩的結尾筆鋒一轉,提出一個意義深遠的問題:“為問元戎竇車騎,何時返旆勒燕然?”不問別人而問元戎,因為他是軍中主帥:你什麼時候才能得勝班師,勒石而還?女主人公對親人的思念是痛苦而深摯的,然而她也深明大義。她當然懂得,只有徹底戰勝了敵人,才會有不光自己,同時也包括普天之下所有離散家庭的重新團聚。就這樣,詩中女主人公將自己的命運和國家民族的命運統一起來,賦予了這首詩以比較積極的社會意義。

本文標題: 《春思》唐代詩人皇甫冉,為問元戎竇車騎,何時返旆勒燕然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36972018922605
相关資料
婕妤怨(皇甫冉詩作),原文翻譯及詩詞鑒賞
後兩句是類比班婕妤的口氣對皇帝寵愛宮女的質問。這兩句問得很冷峻,同時又可以看出,所謂婕妤之“怨”並不在奪寵的宮女身上,而在喜新厭舊的漢成帝。倘若班婕妤只是怨君王不來陪伴,或只是怨趙飛燕妖冶惑主,則僅為女人的拈酸吃醋,境界就要大相徑庭了。
標籤: 皇甫冉 班婕妤 歷史 詩歌 漢書 西漢
《贈闕下裴舍人》是唐代詩人錢起的作品,獻賦十年猶未遇,羞將白髮對華簪
贈闕下裴舍人⑴二月黃鶯飛上林⑵,春城紫禁曉陰陰⑶。獻賦十年猶未遇⑻,羞將白髮對華簪⑼。闕是宮門前的望樓。獻賦十年至今仍未得恩遇,如今白髮叢生羞對裴舍人。它一方面寫出自己請求裴舍人援引之意;另一方面又對戴華簪的舍人寄予羡慕、恭維之情。
標籤: 贈闕下裴舍人 錢起 唐朝 長樂宮
《滿宮花·雪霏霏》五代魏承班,原文注釋賞析
滿宮花·雪霏霏五代:魏承班雪霏霏,風凜凜,玉郎何處狂飲?春朝秋夜思君甚,愁見繡屏孤枕。少年何事負初心?風凜凜(lǐn):—北風凜冽。這裡說“雙衽”,可理解為“雙袖”。下片二句是上片感情的直接抒發,“春朝秋夜”,喻時日之長。“少年”二句,癡情
標籤: 文化
李嘉佑《竹樓》原文翻譯及鑒賞,南風不用蒲葵扇,紗帽閑眠對水鷗
李嘉佑《竹樓》押尤韻用典故:五侯傲吏身閑笑五侯,西江取竹起高樓。李嘉佑(約719—約。陸遊《上虞逆旅見舊題歲月感懷》詩:“漆園傲吏猶非達,物我區區豈足齊。”明陳子龍《種柳篇》詩:“彭澤漫能稱傲吏,陽關無處寄悲歌。”
標籤: 竹樓 李嘉佑 詩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