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大庾嶺北驛》的作者是誰?這首詩詞的原意是什麼?

題大庾嶺北驛宋之問陽月南飛雁,傳聞至此回。這是宋之問流放欽州途經大庾嶺時,寫在嶺北驛的一首五律。所以當他到達大庾嶺北驛時,眼望那蒼茫山色、長天雁群,想到明日就要過嶺,一嶺之隔,與中原便咫尺天涯,頓時遷謫失意的痛苦,懷土思鄉的憂傷一起湧上心頭。由雁而後及人,詩人用的是比興手法。這首詩正是在道景言情上別具匠心。

題大庾嶺北驛

宋之問

陽月南飛雁,傳聞至此回。

我行殊未已,何日複歸來?

江靜潮初落,林昏瘴不開。

明朝望鄉處,應見隴頭梅。

這是宋之問流放欽州(治所在今廣西欽州東北)途經大庾嶺時,寫在嶺北驛的一首五律。大庾嶺在今江西大庾,嶺上多生梅花,又名梅嶺。古人認為此嶺是南北的分界線,因有十月北雁南歸至此,不再過嶺的傳說。

本來,在武後、中宗兩朝,宋之問頗得寵倖,睿宗執政後,卻成了謫罪之人,發配嶺南,其心中的痛苦哀傷自是可知。所以當他到達大庾嶺北驛時,眼望那蒼茫山色、長天雁群,想到明日就要過嶺,一嶺之隔,與中原便咫尺天涯,頓時遷謫失意的痛苦,懷土思鄉的憂傷一起湧上心頭。悲切之音脫口而出:“陽月南飛雁,傳聞至此回。我行殊未已,何日複歸來?”陽月(即農曆十月)雁南飛至此而北回,而我呢,卻象“孤雁獨南翔”(曹丕《雜詩》),非但不能滯留,還要翻山越嶺,到那荒遠的瘴癘之鄉;群雁北歸有定期,而我呢,何時才能重來大庾嶺,再返故鄉和親人團聚!由雁而後及人,詩人用的是比興手法。兩兩相形,沉鬱、幽怨,人不如雁的感慨深蘊其中。這一鮮明對照,把詩人那憂傷、哀怨、思念、嚮往等等痛苦複雜的內心情感表現得含蓄委婉而又深切感人。

人雁比較以後,五六兩句,詩人又點綴了眼前景色:“江靜潮初落,林昏瘴不開。”黃昏到來了,江潮初落,水面平靜得令人寂寞,林間瘴氣繚繞,一片迷蒙。這景象又給詩人平添了一段憂傷。因為江潮落去,江水尚有平靜的時候,而詩人心潮起伏,卻無一刻安寧。叢林迷瞑,瘴氣如烟,故鄉何在?望眼難尋;前路如何,又難以蔔知。失意的痛苦,鄉思的煩惱,面對此景就更使他不堪忍受。

惱人的景象,愁殺了這位落魄南去的逐臣,昏暗的境界,又恰似他內心的迷離惝恍。囙此,這二句寫景接上二句的抒情,轉承得實在好,以景襯情,渲染了淒涼孤寂的氣氛,烘托出悲苦的心情,使抒情又推進一層,更加深刻細膩,更加强烈具體了。

最後二句,詩人又從寫景轉為抒情。他在心中暗暗祈願:“明朝望鄉處,應見隴頭梅。”明晨踏上嶺頭的時候,再望一望故鄉吧!雖然見不到她的踪影,但嶺上盛開的梅花該是可以見到的!《荊州記》載,南朝梁時詩人陸凱有這樣一首詩:“折梅逢驛使,寄與隴頭人。江南何所有,聊贈一枝春。”顯然,詩人暗用了這一典故。雖然家不可歸,但他多麼希望也能寄一枝梅,安慰家鄉的親人啊!

情致淒婉,綿長不斷,詩人懷鄉之情已經昇發到最高點,然而卻收得含吐不露。宋人沈義父說:“以景結情最好”,“含有餘不盡之意”。(《樂府指迷》)這一聯恰好如此,詩人沒有接續上文去寫實景,而是拓開一筆,寫了想像,虛擬一段情景來關合全詩。這樣不但深化了主題,而且情韻醇厚,含悠然不盡之意,令人神馳遐想。

全詩寫的是“愁”,卻未著一“愁”字。儘管如此,人們還是感到愁緒滿懷,淒惻纏綿。為什麼會產生這樣的藝術魅力呢?因為“善道景者,絕去形容,略加點綴”,“善言情者,吞吐深淺,欲露還藏”(陸時雍《詩鏡總論》)。這首詩正是在道景言情上別具匠心。詩人以情佈景,又以景襯情,使情景融合,寫出了真實的感受,因而情真意切,動人心弦。

本文標題: 《題大庾嶺北驛》的作者是誰?這首詩詞的原意是什麼?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36964511159935
相关資料
《送別杜審言》的原文是什麼?該如何賞析呢?
送別杜審言宋之問臥病人事絕,嗟君萬里行。杜審言和宋之問均是初唐詩人,又都致力於律詩的創作。這首詩情真意切,樸實自然,較之宋之問的某些應制詩,算是別具一格的了。第三聯用的是孫楚和屈平的典故。豐城與杜審言的貶謫地吉州同屬江西。宋之問在律詩的定型
標籤: 杜審言 宋之問 文化 讀書 孫楚
《登襄陽城》的寫作背景是什麼?該如何理解呢?
登襄陽城杜審言旅客三秋至,層城四望開。因為當時襄陽的卿士、刺史等多至數十人。《登襄陽城》就寫於這次流放途中經過襄陽之時。首聯記述詩人在秋高氣爽的九月登臨襄陽城樓的瞬間感受。漢水浩蕩勢如接天,這確是站在城樓上所望到的襄陽山水的獨特景象。尾聯以
標籤: 襄陽城 文學 讀書 詩歌
《江梅引·人間離別易多時》的作者是誰?這首詩詞的原意是什麼?
江梅引·人間離別易多時薑夔丙辰之冬,予留梁溪,將詣淮南不得,因夢思以述志。人間離別易多時。人世間的離別容易看重時節,見梅枝,相思情忽地湧上心頭。舊目小舟共載的盟約,美好的心願已付之東流。說明這是藉記夢而抒相思之作。但此時看來是泛舟同遊的舊約
標籤: 淮南 白石
《上李邕》的原文是什麼?該如何賞析呢?
上李邕李白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裏。史稱李邕“頗自矜”,為人自負好名,對年輕後進態度頗為矜持。李白對此不滿,在臨別時寫了這首態度頗不会的《上李邕》一詩,以示回敬。據唐李華《故翰林學士李君墓志銘序》雲,李白“賦《臨終歌》而卒”。可見李白
標籤: 上李邕 李白 李邕 唐朝 文化 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