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賞析之自遣,該詩的作者想表達什麼隱喻?

而寫成“得即高歌失即休”那種半是自白、半是勸世的口吻,尤其是仰面“高歌”的情態,則給人具體生動的感受。這,也就是此詩造成的總的形象了。僅指出這一點還不够,還要看到這一形象的獨特性。此詩藝術表現上更其成功之處,則在於重疊中求變化,從而形成絕妙的詠歎調。二是音響即字詞上的重疊變化。詩名《自遣》,是自行排遣寬慰的意思。

自遣【唐代】羅隱,下麵小編就為大家帶來詳細的介紹,一起來看看吧!

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

該詩成功地塑造一個活脫脫的呼之欲出的縱酒高歌的曠士形象。這個形象雖有政治上失意後頹唐的一面,而其中憤世嫉俗的品格頗得人們讚歎。他除了反映舊時代知識份子一種變態的心理外,而通過人物的形象也狀寫出了晚唐社會的黑暗現實。

“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這首小詩的前兩句是說,一有機會便唱否則即甘休,愁恨全然不理照樣樂悠悠。

首句說不必患得患失,倘若直說便抽象化、概念化。而寫成“得即高歌失即休”那種半是自白、半是勸世的口吻,尤其是仰面“高歌”的情態,則給人具體生動的感受。情而有“態”,便形象化。次句不說“多愁多恨”太無聊,而說“亦悠悠”,也就收到具體生動之效,不特是為了押韻而已。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小詩的後兩句是說,今天有酒就喝個酩酊大醉,明日有憂慮就等明天再愁。

這兩句更將“得即高歌失即休”一語具體化,一個放歌縱酒的狂士形象呼之欲出。這,也就是此詩造成的總的形象了。僅指出這一點還不够,還要看到這一形象的獨特性。這裡取象於放歌縱酒,更帶遲暮的頹喪。“今朝有酒今朝醉”,總使人感到一種內在的淒涼、憤嫉之情。這樣的情感既有普遍性,其形象又有個性化,所以具有典型意義。

此詩藝術表現上更其成功之處,則在於重疊中求變化,從而形成絕妙的詠歎調。

一是情感上的重疊變化。首句先括盡題意,說得時誠可高興失時亦不必悲傷;次句則是首句的補充,從反面說同一意思:倘不這樣,“多愁多恨”,是有害無益的;三、四句則又回到正面立意上來,分別推進了首句的意思:“今朝有酒今朝醉”就是“得即高歌”的反復與推進,“明日愁來明日愁”則是“失即休”的進一步闡發。總之,從頭至尾,詩情有一個迴旋和升騰。

二是音響即字詞上的重疊變化。首句前四字與後三字意義相對,而二、六字(“即”)重疊;次句是緊縮式,意思是多愁悠悠,多恨亦悠悠,形成同意反復。

三、四句句式相同,但三句中“今朝”兩字重疊,四句中“明日愁”竟然三字重疊,但前“愁”字屬名詞,後“愁”字乃動詞,詞性亦有變化。可以說,每一句都是重疊與變化手牽手走,而每一句具體表現又各各不同。把重疊與變化統一的手法運用得盡情盡致,在小詩中似乎是最突出的。

由於上述兩個方面的獨到,宜乎千年以來一些窮愁潦倒的人沉飲“自遣”,陶冶情操時,於古人偌多解愁詩句中,惟獨最容易記起“今朝有酒今朝醉”來。

詩名《自遣》,是自行排遣寬慰的意思。解讀此詩,關鍵全在於詩人將“愁’和“恨”排遣掉了沒有。而詩人之“愁”和“恨”是社會之愁,家國之愁,這種愁是詩人自己難以解决的。上書,皇帝不聽;勸說,皇帝不理;諷諫,皇帝會惱怒。那詩人怎樣排遣,是採取了不理、不采、不合作、不發言的態度。這種玩世不恭的態度雖帶有一定的消積成分,然而大多的知識份子都不發言,都不合作,那“此時無聲勝有聲”擁有很大的力量。

本文標題: 唐詩賞析之自遣,該詩的作者想表達什麼隱喻?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36958240176918
相关資料
李商隱評估最差的一首詩,竟然被評為敗筆作
壽王李瑁作為這起事件中最大的受害者,心中的沉痛、憤恨、羞耻、無奈之情,可想而知。由此可見,這首詩確實是李商隱的“馬失前蹄”之作。不過瑕不掩瑜,李商隱一生著作等身,偶有敗筆也屬正常,絲毫不影響他在唐朝文學史上的崇高地位。
標籤: 李商隱 唐朝 歷史 唐玄宗 李瑁 武惠妃
李適之:他是李世民的曾孫,愛好是寫打油詩
李承乾是李世民與長孫皇后所生的長子,西元619年生於長安承乾殿,李世民因殿為名,給他取名李承乾。貞觀十七年,父子二人矛盾激化。李象之子、也就是李世民的曾孫李適之,由此時來運轉,歷任左衛郎將、通州刺史、秦州都督、徙陝州刺史、河南尹等職。李適之
標籤: 李世民 李承乾 李適之 李適 唐朝 中國古代史
王安石寫下的一首思鄉憂國的七律詩,讀來令人回味良久
今天小編給大家帶來王安石的故事,感興趣的讀者可以跟著小編一起看一看。北宋詩人王安石是眾所周知的歷史人物,是著名政治家、文學家、改革家,唐宋八大家之一,一生留下許多膾炙人口的詩篇,其中有一首思鄉憂國的七律詩,讓後世人讀之盪氣迴腸,尋思良久。王
標籤: 王安石 宋朝 讀書 詩歌
《夜遊宮》的寫作背景是什麼?該如何理解呢?
周邦彥——《夜遊宮》:葉下斜陽照水,卷輕浪、沈沈千裏。為蕭娘,書一紙。他懂音樂,能自作曲,向來被認為是北宋末年的大詞人。唐人每以“蕭娘”作為女子的泛稱。薛礪若《宋誦通論》:這首《夜遊宮》,把秋暮晚景,寫得明淨如畫。即中西最高的詩篇,其寫景美
標籤: 夜遊宮 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