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照鄰所作的《曲池荷》,映襯出詩人內心深處的愁苦

下麵跟小編一起瞭解一下盧照鄰所作的《曲池荷》吧。讀“初唐四傑”之一盧照鄰的《長安古意》,真的是非常驚豔,富麗堂皇之中自帶警惕意味,這一點出現在開啟盛唐幕布的初唐時期的詩歌作品,是比較罕見的。物象描述得愈加美好,從另一方面來說,愈加映襯出來詩人內心深處的愁苦。

盧照鄰,字昇之,號幽憂子,唐朝時期詩人、官員,與王勃、楊炯、駱賓王並稱為“初唐四傑”,工詩歌駢文,詩以歌行體為最佳。下麵跟小編一起瞭解一下盧照鄰所作的《曲池荷》吧。

讀“初唐四傑”之一盧照鄰的《長安古意》,真的是非常驚豔,富麗堂皇之中自帶警惕意味,這一點出現在開啟盛唐幕布的初唐時期的詩歌作品,是比較罕見的。可惜“四傑”生前皆不得意,即使死後也是非紛紜。王勃被驅離沛王府,楊炯十六年待制,盧照鄰鄧王府小吏,駱賓王謫臨海辭官,全部拘束於生命旅途的狹窄通道中,難以伸展自身才華。

盧照鄰和王勃一樣,如果用算命的說法,五行犯水。不過,王勃墜海是意外,而盧照鄰地投水自盡卻是出於無奈。盧照鄰因其在《長安古意》中寫了一句“梁家畫閣中天起,漢帝金莖雲外直”,從而觸怒武則天的侄兒武三思,被下入獄中。後來,雖然經過家人營救出獄,卻從此染上風疾,一直無法徹底好轉。他信奉道教,便服用丹藥,長期吞食之後又中了丹毒,導致手足皆殘。前後與病魔爭鬥十幾年,實在難以承受痛苦,就和親人告別選擇投潁水自溺而死。

這一切悲慘的遭際,都時時影響著盧照鄰的詩文創作。殘酷的現實逼迫著他,讓他只好在文字裏傾訴著蒼天對自己的不公。“覆燾雖廣,蹉不容乎此生;亭育雖繁,恩已絕乎斯代”(《釋疾文》)。在病榻之上,他內心含悲,情難自禁,一連寫下“五悲文”:《悲才難》、《悲窮通》、《悲昔遊》、《悲今日》、《悲人生》。回顧前塵往事,恍若杜鵑啼血,盡抒傷痛一生,此種沉重真正是痛徹心肺,令人不忍目睹。

現實投影在心靈,心靈衍化成文字。我不能張口疾呼的,只有借文字來表達。所以咏物,托為言志,借為抒情。盧照鄰身經冤獄,不僅身體受到摧殘,精神上難免也會遭到壓抑。那些難以排遣的苦痛鬱積在內心,在無法直接表述的情况之下,只能假借於自然事物。他寫《浴浪鳥》:“奮迅碧沙前,長懷白雲上”;寫《臨階竹》:“聊將儀鳳質,暫與俗人諧”;寫《含風蟬》:“獨有危冠意,還將衰鬢同”。悲苦與不平之意,盡在詩中。

《曲池荷》

[唐]盧照鄰

浮香繞曲岸,

圓影覆華池。

常恐秋風至,

飄零君不知。

這裡的曲池是指曲江池,在今西安東南。其始建於秦,成於隋,定型於唐。池面七裏,兩岸曲折,故名曲江池。隋文帝惡“曲”字,故令人更名為“芙蓉園”。唐時擴建大量植入荷花,成為勝景,吸引諸多文人騷客聚集,作賦寫詩。“歸來池苑皆依舊,太液芙蓉未央柳。芙蓉如面柳如眉,對此如何不淚垂”(白居易《長恨歌》)。

在最開始的時候,詩人極盡所能,大肆描繪眼前所看到的華美景觀。“浮香繞曲岸,圓影覆華池”,荷花暗香浮動,彌滿在空氣裏,繚繞在曲江兩岸,不絕如縷;荷葉田田,亭亭玉立,光景搖曳,重重疊疊,嚴實地覆蓋了整個池面。詩句中間,詩人妙用“繞”和“覆”兩個動詞,刻畫得生動逼真,一刹那間,令人恍若親眼目睹了一幅精美的工筆劃圖。

寄寓物象,唯有抓住它們的相關特徵。荷之美好,在其花,清香溢遠,香氣襲人;在其葉,不枝不蔓,撐如華蓋。詩人在此,從嗅覺上寫“浮香”,從視覺上寫“圓影”,用一“繞”一“覆”,完美體現曲池荷的藝術美。而在體現出美的同時,卻隱藏著詩人的一番控訴。荷花之香氣,暗喻詩人的內在才華,可惜這才華無法得到施展,只能像“浮香”一樣繚繞無定性,只有像“華池”被無常的“圓影”所覆蓋。圓影亦像命運之中的那些陰暗,牢牢捆綁住詩人,讓其難以擺脫困苦與艱辛。

面對美景,最真實的想法當然是盡情享受。可是盧照鄰並非“正常人”,他是一個飽受病痛折磨,人生摧殘的詩人。他的內心是敏感的,是悲苦的,更是脆弱不堪。所以,當他欣賞完眼前美麗的景色之後,緊跟而至的,是他需要表達出來的屬於自己的真實想法。而這些思想無論如何憤慨,卻仍然沒能大張旗鼓地喧嚷。非不能也,實不甘而不敢。

“常恐秋風至,飄零君不知”,這就是盧照鄰與眾不同的想法,一個充滿疑問的擔心,一個孤獨靈魂的悸動,憂慮而淒涼。當我面對生活中的美好,內心之中卻時常滿懷驚恐,就像現在這樣,深怕跟隨而來的秋風,掃蕩世間,葉枯花落,卻沒有人再來關心這一切。他的提心吊膽都隱匿入這個小心翼翼地自語中:誰能解脫命運對我的壓抑呢?沒有人啊。尾音悠長而淒涼入懷。

作為一首詠物詩,盧照鄰寫得非常成功。此處,曲池之“曲”未嘗不是詩人曲折命運之“委屈”,而“常恐”的“秋風”卻不僅是自然之風,更是命運刮過來的無常兼無情的種種艱難辛苦。“詠物詩貴有寄託,詠物詩無寄託,便是兒童猜謎”(袁枚《隨園詩話》)。物象描述得愈加美好,從另一方面來說,愈加映襯出來詩人內心深處的愁苦。詩人以荷花之浮香喻生命的美好,自我的才華,又用荷葉之陰影喻命運的無情,人世的殘酷,把事物的兩面性表現得一清二楚。

本詩妙用比喻和象徵,明暗交替,明寫荷之美好,暗喻人生之艱苦;虛實相生,虛歎秋風之凜冽,實控命運之殘酷。袁枚說:“詩含兩層意,不求其佳而自佳。”詩人自始至終都緊緊地瞄準曲池荷這一客觀物象,牢牢地把握住主體的根本特徵,將自我內在思想和訴求明確地傳遞出來,從而很好地達到了借物抒發情感的目的。

本文標題: 盧照鄰所作的《曲池荷》,映襯出詩人內心深處的愁苦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36627620036179
相关資料
韓偓《三月》:表達了詩人對時光易逝,盛景不再的感慨
韓偓的七言律詩《三月》主要表達了詩人對時光易逝,盛景不再的感慨,其中也寄寓了詩人壯志難酬的無奈。
標籤: 韓偓 詩歌
駱賓王所作的《在軍登城樓》,寫出詩人的滔天鬥志、沖天意氣
下麵跟小編一起瞭解一下駱賓王所作的《在軍登城樓》吧。據說,駱賓王寫此詩的時候年僅七歲。歷數駱賓王作品,就會驚訝其內容的豐瞻性。《在軍登城樓》[唐]駱賓王城上風威冷,江中水氣寒。短短二十字,見證了詩人的滔天鬥志,沖天意氣。
標籤: 駱賓王 在軍登城樓 文學 唐朝 詩歌
韓偓《醉著》:這首詩的文字寓意深長,真叫人含咀不盡
漁翁醉著無人喚,過午醒來雪滿船。韓偓常常有意識地以畫景入詩。作者寫此詩而以《醉著》為題,也暗中透露了這個消息。文字雖然很短,卻高度凝煉,寓意深長,真叫人含咀不盡。
標籤: 醉著 韓偓 讀書 文化 詩歌
唐代李百藥所作的《咏蟬》,是對自我期盼的嘲諷之語
唐代李百藥所作的《咏蟬》,下麵小編給大家帶來了相關內容,和大家一起分享。雖然都是借詠蟬以寄託感情,但是考量各家卻有其側重之處。如果說虞世南的是清華人語,駱賓王是患難人語,李商隱是牢騷人語,那麼李百藥的便是對自我期盼的嘲諷之語。
標籤: 李百藥 詠蟬 詩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