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勃《采蓮曲》:此詩代表著初唐時期詩歌創作的風氣

今已暮,采蓮花。王勃的這首詩,雖是擬樂府舊題,但在內容和形式上都有較大的創新,代表著初唐時期詩歌創作的風氣。這是女子經過一番採蓮勞動的形象。梁、陳以來,《采蓮曲》是詩人常用的樂府舊題,大多或摹寫水容物態,或描繪採蓮女的容貌服飾。

王勃(650年—676年),字子安,絳州龍門縣(今山西省河津市)人。唐朝文學家,文中子王通之孫,與楊炯、盧照鄰、駱賓王共稱“初唐四傑”。其詩現存80多首,賦和序、錶、碑、頌等文,現存90多篇,現存《王子安集》16卷、《漢書指瑕》10卷、《周易發揮》5卷,《次論語》10卷,《舟中纂序》5卷、《千歲曆》《平臺鈔略》(一作《平臺秘略》)10篇、《合論》10篇、《滕王閣序》等。那麼下麵小編就為大家帶來王勃的《采蓮曲》,一起來看看吧!

採蓮曲

王勃〔唐代〕

採蓮歸,綠水芙蓉衣。

秋風起浪鳧雁飛。

桂棹蘭橈下長浦,羅裙玉腕輕搖櫓。

葉嶼花潭極望平,江謳越吹相思苦。

相思苦,佳期不可駐。

塞外征夫猶未還,江南採蓮今已暮。

今已暮,采蓮花。

渠今那必盡娼家。

官道城南把桑葉,何如江上采蓮花。

蓮花複蓮花,花葉何稠疊。

葉翠本羞眉,花紅强如頰。

佳人不在茲,悵望別離時。

牽花憐共蒂,折藕愛連絲。

故情無處所,新物從華滋。

不惜西津交佩解,還羞北海雁書遲。

採蓮歌有節,採蓮夜未歇。

正逢浩蕩江上風,又值徘徊江上月。

徘徊蓮浦夜相逢,吳姬越女何豐茸!

共問寒江千里外,征客關山路幾重?

王勃的這首詩,雖是擬樂府舊題,但在內容和形式上都有較大的創新,代表著初唐時期詩歌創作的風氣。

詩寫一比特採蓮女子懷念征夫的感情。詩人選擇了傍晚同分採蓮歸來的特定背景來打寫。一開始,詩即寫女子採蓮歸來、綠水蕩漾,沾濕了她的衣裳,又雜和著荷花的清香。這是女子經過一番採蓮勞動的形象。這時,秋風吹起浪濤,野鴨和大雁受驚而高飛,也觸動了採蓮女的內心情感。這句寫景有“興”的意味。下麵四句,接寫這位年青漂亮,服飾華麗的女子,輕輕地搖著精美的畫舫隨波而下,極目眺望無邊無際覆蓋著綠葉的島嶼和開放著荷花的水潭,耳中聽著遠處傳來的江上漁歌、吳越小曲。這些所見所聞,都惹起了她的相思苦恨,“相思”二字就是全詩的旨意。接著又用四句點明相思的由來,是因為歲月流逝,而出塞的征夫至今尚未歸來,思婦在水上採蓮,消磨時光,感到孤獨寂寞;現在到了傍晚時分,她獨自歸來。觸景生情,因而心中產生了思遠的情懷。“今已暮”三宇,呼應首句的“歸”字,表明這首詩所寫的是採蓮女子日暮歸來時的相思之情。繼而詩又探入一層,寫思婦的品質。儘管傍晚採蓮歸來,獨宿空床的生活令人難以煎熬,但採蓮女還是忠貞於她們的愛情,堅持自已的操守,“那必盡娼家”,用反問句式,謂女子並沒有都淪落為娼女,意即她自己决不會因為親人遠戍而變心。不僅不會變心,相反,比別人還要堅定。“官道”二句以疑問的口氣,將採蓮女和採桑女加以比較對照,認為前者比後者在愛情上更加忠誠,這其實是詩中思婦的自我表白。“城南把桑”系用漢樂府典故,《陌上桑》裏的女子羅敷,是一個忠實於愛精的典型形象。此詩裏的採蓮女自雲對丈夫的感情超過羅敷,可見,她對愛情是多麼執著。

從“蓮花複蓮花”到“還羞北海雁書遲”,主要是咏物寫人,抒發思婦的離愁別恨。江上蓮花朵朵,蓮葉田田,花葉紛披,十分稠密。荷葉的翠綠色,比不上女於的禪娟蛾眉;鮮紅嬌豔的荷花,也只能差可與女子紅潤的臉龐相比美。這幾句由純為寫物轉到以物比人,著重突出女子的年青貌美,從而喚起她的離恨。“佳人不在茲,帳望別離時。”儘管江上環境很優美,自己也是韶華容顏,但因為征夫遠在塞外,她惆悵地遙望那別離的地方,回憶當初難分難舍的情景,心中充滿了悲作之感,轉而咏物。“牽花憐共蒂,折藕愛連絲”。牽動荷花,喜愛它們並蒂開放;折斷蓮藕,喜愛它們絲絲相連的纏綿形象。這兩句寓情於物,借白藕的絲絲相連,荷花的同根並蒂,表達思婦征夫的柔情蜜意。今天,當日的兩情依依己經無處可以尋找了。雖然物態還如同過去一樣,但在思婦看來,它們只不過是一片生長得很茂盛的荷花荷葉而已,想到這裡,不禁無限傷情。自己為愛情付出了極大的代價,而到頭來則長期為離愁別恨所折磨。“西津交佩解”,用晋葛洪《神仙傳》記載的鄭交甫在江邊遇到兩位神女,十分愛慕她們,神女解下玉佩以相贈的故事。這句意謂採蓮女過去曾與征夫以身相許,而毫無悔恨。“北海雁書”,用漢班固《漢書·李廣蘇武傳》中蘇武北海牧羊,雁足傳書的典故。此句則謂征夫在邊塞上,久無書信,不免使女子產生擔心和懷疑。這種憶昔傷今之情,歸結到底,表現了採蓮女深沉的相思情懷。這一節從時間和空間上反反復複地交錯寫來,對於女子的“相思苦”確實寫得很深刻,富有感染力。

從“採蓮歌有節”到篇末,詩情再作轉換和深化。本來,採蓮女己經在日暮時分歸來了,這裡則寫她夜間又到江上採蓮。她一邊採蓮,一邊有節奏地唱著採蓮曲。夜間江上的景象和白天大不一樣。傍晚,吹起了秋風,此時更是涼風蕭瑟。高遠的天空裏,一輪明月伴隨著採蓮女來往徘徊,清淡的光輝照耀著江水,閃動著粼粼波光。江風冷月,傳達出了採蓮女深沉的棖觸,再一次表達了她的“相思苦”的情懷。這裡完全是寓情于景,沒有從正面寫情語。它與上文寫其“採蓮歸”來時的情感,對照起來加以體會,頗得詳略映襯之妙。採蓮女在江上來往採蓮,遇到了其他夜間出來採蓮的吳娃越女,她們都打扮得很嬌豔美麗。姐妹們相見,互致問候,都探問從這條寒江到達征夫所在的關山千里的邊塞,究竟是山兒重,水幾重。可見,飽受著別離的煎熬、相思的苦恨的女子,不是一個採蓮女,而是許許多多日夜辛勤勞動的採蓮婦女。這就在前文寫採蓮女“相思苦”的基礎上,描寫了廣大勞動婦女在愛情婚姻上的不幸,將征夫思婦的普通題材,提高昇華為一個富有廣泛社會意義的主題,寫得非常深刻,是十分可貴的。

梁、陳以來,《采蓮曲》是詩人常用的樂府舊題,大多或摹寫水容物態,或描繪採蓮女的容貌服飾。特別是在風格上,他們的作品比較浮豔綺靡。王勃的這首詩,雖然抒情主人公同樣是採蓮女,自然景物的描繪乃至遣詞造語,也都明顯地受到南朝詩人的影響,但所塑造的傷離恨別,刻骨相思的女子形象,尤其是思婦征夫的主題揭示出了廣泛而深刻的社會意義和思想價值,則是南朝詩人所無法相比的。王勃在理論上對六朝餘風深致不滿,而在創作實踐上又未能擺脫其影響。這首詩就是一個例證。它在一定程度上表現了初唐詩歌從六朝餘風向唐詩剛健爽朗的風格變化發展的軌跡。

王勃以前的詩人擬寫此題,都是五言短章,此詩則運用七言,篇幅也比較宏大,表現出初唐七古崇尚鋪陳賦寫的一般傾向。不過,此詩在“四傑體”七古中抒情性較强,很注意將人物的感情寄寓在客觀景物的描寫刻畫之中,具有强烈抒情效果。詩以七言為基本句式,大量運用五言句,又靈活地參用“三五七”、“三三七”句式,學習、模仿樂府民歌的結體管道,也加强了詩的抒情性。詩中多用蟬聯和複遝的形式,更使詩流轉圓美,情韻婉揚。詩中“採蓮”、“蓮葉”、“蓮花”、“花”、“葉”等字詞多次出現,造成重迭複遝的形式,顯然具有南朝民歌《西洲曲》的風味。並且重迭複遝的形式還往往與蟬聯管道交織運用,節奏鏗鏘,音韻和婉。總之,雖然此詩具有敘事詩的骨髓,但它藝術上的成功之處乃在於抒情。此詩中幾個主要表現方法,都對加强其抒情性具有很大的作用。

本文標題: 王勃《采蓮曲》:此詩代表著初唐時期詩歌創作的風氣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36624680732071
相关資料
紅樓夢中紫鵑是什麼人?她的結局如何?
可能每一位讀者都希望,紫鵑能有一個圓滿的結局。關於紫鵑的結局,《紅樓夢》中有兩條線索。所以,根據《紅樓夢》中這兩處伏筆,我們基本上就可以推測出紫鵑的結局,八十回後,賈寶玉搬出了大觀園,紫鵑時不時替林黛玉和賈寶玉傳信,被王夫人發現後,她公然叫
標籤: 賈寶玉 紫鵑 紅樓夢 讀書 文化 林黛玉
水滸傳中柴進從剛開始的囂張到後面的低調,他經歷了什麼?
柴進,中國古典小說《水滸傳》中的主要人物,後周皇族後裔,人稱柴大官人。水滸傳中小龍捲風柴進出場絕對與眾不同,當時,作為囚犯的林沖看見一夥人打獵回來,那氣勢,看得林沖都驚呆了。柴進雖然是皇族,但已經是物是人非了,只是家中藏有太祖皇帝賜給柴進祖
標籤: 柴進 水滸傳 宋朝
水滸傳中宋江呵斥魯智深是因為什麼?武松又為何沒翻臉?
《水滸傳》中,宋江在梁山的威望是公認的。宋江這一聲怒斥,不但得罪了魯智深和武松,還差點導致梁山第二次火拼。在相當長一段時間裏,宋江都不稱魯智深為兄弟,而是稱之為“吾師”。因為宋江比較乖巧,在盧俊義生擒史文恭後,魯智深和武松把晁蓋遺言撇在一邊
標籤: 魯智深 宋江 武松 水滸傳 歷史 盧俊義
紅樓夢中賈璉在賈府的地位比賈寶玉還低?為何會這樣
賈璉是古典小說《紅樓夢》中的人物,榮國府嫡長孫。意味著把握了賈府的經濟命脈,賈府的收入、支出,都要經過二房的手,甚至於賈赦的開銷用度,都是由賈政這一房分配的。那,賈赦為兄長,明明宗族地位高於賈政,為何他的實際地位要比賈政低呢?那麼,明明應該
標籤: 賈赦 榮國府 賈璉 紅樓夢 讀書 賈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