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中賈母去了攏翠庵後,為什麼不喝六安茶?

賈母,又稱史老太君,賈府上下尊稱她為“老太太”“老祖宗”。佛手既然與“佛”通,除了引出巧姐與板兒日後姻緣,隨後賈母去到攏翠庵,也就並不意外了。現行各版本中“攏翠庵”和“櫳翠庵”都有,不多贅述了。她知道賈母不喝六安茶,皆因不是第一次接待。

賈母,又稱史老太君,賈府上下尊稱她為“老太太”“老祖宗”。今天小編給大家帶來了相關內容,和大家一起分享。

話說賈母帶劉姥姥遊覽大觀園。告訴她“這是什麼樹,這是什麼石,這是什麼花。劉姥姥一一的領會”,回頭又恭維起賈家富貴,“那廊下金架子上站的綠毛紅嘴是鸚哥兒,我是認得的。那籠子裏的黑老鴰子怎麼又長出鳳頭來,也會說話呢。”

劉姥姥真是個社交達人,什麼話到了她的嘴裡,就有意想不到的效果,讓賈母這一天過得十分開心。

隨後發生了一件小插曲,作為下一個景點的引子,非常貼切的呈現出曹雪芹構思和情節設計的巧妙。

板兒得了賈探春給他的一個大佛手,抱在手裡頭玩。結果王熙鳳的女兒大姐被奶娘也抱進來玩。大姐當時最多兩三歲,看到佛手也想要。於是眾人就用大姐抱著的一個柚子,換了板兒的佛手。

這個小插曲本是生活中必有之事。但對兩個小兒卻是非常關鍵的伏筆。

賈探春房中大觀窑的大盤中盛放著數十個嬌黃玲瓏大佛手。“佛手”被用作佛前供奉之物,寓意“福壽”。

賈探春的佛手是《紅樓夢》裏唯一出現的真佛手。賈元春的“香櫞”,王熙鳳私藏賈母的“臘油凍佛手”都不能代表“福壽”。探春卻有數十個“嬌黃玲瓏大佛手”,預示她有數十年的大福壽。

探春將佛手分給板兒一個,碾轉又到了大姐手裡,代表分福壽給侄女,巧姐日後[留余慶]的僥倖,由此而來。

大姐用柚子換了板兒的佛手代表二人有緣。柚子又叫“香團”,佛手就是“香櫞”,這份緣分足够二人日後結成夫妻連理。不多贅述。

佛手既然與“佛”通,除了引出巧姐與板兒日後姻緣,隨後賈母去到攏翠庵,也就並不意外了。

不過關於“櫳翠庵”還是“攏翠庵”,一直以來有爭議。“櫳”和“攏”都有道理,說一下我個人的看法更支持“攏翠庵”。皆因“攏”字是動詞,會更生動。而且“攏”有女子梳頭的意思,契合妙玉帶發修行的氣質。現行各版本中“攏翠庵”和“櫳翠庵”都有,不多贅述了。

曹雪芹寫妙玉接待賈母,本質上還是影射妙玉、林黛玉和薛家母女在賈府的難處。

劉姥姥來賈府打抽豐屬於分利。而寄人籬下的妙玉、黛玉和薛家母女雖然緣由各不相同,心情和立場卻與劉姥姥差不多。

賈母對待這些寄人籬下者的態度各不相同,但她們對待賈母等賈家人,無一例外都要客客氣氣,恭恭敬敬,更要看著賈家人的臉色行事,由著他們的性子來。

一,賈母吃過了酒肉,按說不應該來攏翠庵。不說對神佛好不好,只說妙玉作為賈家下帖子請的客卿,性格“天生成孤僻人皆罕”,又作為出家人,賈母從尊敬的角度也不應該吃過酒肉來攏翠庵。

賈母全不在意,還要說出來,就有故意的嫌疑。妙玉不滿意也沒辦法。

二,賈母不喝六安茶,如果從茶的角度分析,六安瓜片不適合老年人的脾胃,不喝在理。但聯系不愛交際的妙玉都知道賈母不喝六安茶,再結合薛寶釵說“這一年何曾饒過這園子”,就會發現賈母不喝六安茶,妙玉說知道,指明“六安茶和老君眉”的背後不在茶葉,而在人情世故。

賈母吃過飯剛喝完茶,就又跑來攏翠庵要茶喝,真是需要茶麼?一定不是。妙玉給她的茶也只喝了半杯。她享受的是被妙玉這“世外高人”伺候的感覺。甚至她是在故意“折騰”妙玉,一如她說薛姨媽“我才說來晚了要罰的,不想姨太太就來晚了”,以及王熙鳳戲耍劉姥姥。

三,妙玉聽說賈母要喝茶,親自燒水煮茶,親自端茶遞水,一通忙完,賈母先不說辛苦,反而又說不喝六安茶,又問什麼水?若不滿意是否還要妙玉重新來過。哪裡將妙玉放在眼裡?

問題是妙玉有辦法拒絕麼?如果不是賈母,她是拒絕的。後文李紈想要紅梅花,就說討厭妙玉為人,證明妙玉對李紈並不假辭色。妙玉說林黛玉是個大俗人,林黛玉也不敢反駁,可見她的孤僻難伺候。

可如此妙玉卻對賈母完全沒辦法。從身份上論,賈母是主人。年齡上,賈母是長輩。妙玉寄人籬下,能對賈家其他人不会,卻不敢對賈母不会,否則就是她失禮。

所以,賈母一來,你看妙玉的表現:

妙玉忙接了進去。

妙玉聽了,忙去烹了茶來。

妙玉笑往裏讓……

妙玉笑說:“知道。這是老君眉。”

妙玉笑回:“是舊年蠲的雨水。”

妙玉面對賈母,滿臉笑容,各種殷勤伺候。她知道賈母不喝六安茶,皆因不是第一次接待。“老君眉”有祝福長壽之意,出家人如此巴結,應該是饅頭庵淨虛,馬道婆等一干人的作為,用在妙玉身上不但突兀,而且可憐。

好在妙玉只需要應對賈母才如此低三下四,接受這些“紅塵骯髒違心願”。但日後賈家抄家,妙玉不得不離開攏翠庵再續紅塵事,她需要面對的就是這些“風塵骯髒違心願”的虛與委蛇。

八十回後續書寫妙玉被強盜輕薄淪落風塵根本不可取。妙玉的結局就要從她接待賈母的“殷勤”來看。對妙玉來說,她躲在攏翠庵避世就是“檻外人”,再入紅塵應酬就是“檻內人”,也是“無暇白玉遭泥陷”的體現。妙玉的性格只可能接受這種程度。

賈母折騰一頓,茶卻只喝了半杯就遞給了劉姥姥。賈母將自己的吃食賜人是極大的臉面,也代表寵信。這是劉姥姥最後滿載而歸的基礎。

劉姥姥將賈母的剩茶一口悶,就是妙玉最看不上的“牛飲”,她後面說賈寶玉要用大杯喝茶是糟蹋也是這個意思。

劉姥姥喝過後不說話也沒啥,偏偏她說:“好是好,就是淡些,再熬濃些更好了。”這句話對妙玉來說“侮辱”就大了。

第一,妙玉是什麼人?那是賈府的客卿,下帖子請來主持接待貴妃的人。不是燒水煮茶的丫頭,哪裡容得劉姥姥挑三揀四。

第二,妙玉是客卿,主人要以禮相待。就算賈母,以妙玉出家人的身份也不需要以晚輩自居。妙玉恭敬賈母,不過是寄人籬下罷了。劉姥姥有什麼立場不滿意妙玉的茶濃茶淡。

第三,妙玉泡的茶,無論是用茶、用水、器具以及火候、口味都是上好的。劉姥姥根本無緣置喙。

所以,劉姥姥走後,妙玉對她那麼大意見,就是將應對賈母的“氣”,都撒在沒有分寸的劉姥姥身上。連給賈母喝茶的那個成窑五彩小蓋鐘也不想要了,不是因為劉姥姥窮和髒,而是妙玉內心對劉姥姥厚顏乞求“嗟來之食”的不屑和不齒。更是將自己和劉姥姥切割,這才有拉著薛寶釵和林黛玉喝“體己茶”的故事。

本文標題: 紅樓夢中賈母去了攏翠庵後,為什麼不喝六安茶?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36620180678402
相关資料
紅樓夢中晴雯死前一晚上叫的人是誰?為何不是寶玉?
而晴雯,何嘗又不是如此呢?晴雯和黛玉的悲劇,是相似的,她們二人,都是因為王夫人而使得願望破滅;許多朋友,也許同寶玉一樣,當聽到那個丫鬟同寶玉說,晴雯死前一晚上叫的是娘,都很不解,難道她不應該叫的是寶玉嗎?晴雯為何如此做?
標籤: 晴雯 讀書 文化 賈母 麝月
紅樓夢中攆晴雯出賈府,王夫人是如何報復她的?
晴雯被逐是《紅樓夢》裏的悲劇事件。榮國府裏王夫人原是一個受人稱讚的人。晴雯之所以含沙射影地罵王夫人,是本性决定的。晴雯忽略了勇敢是要付出代價的。王夫人被攆走三人的管道大不相同。與她相比,王夫人只是讓人把兩人領出怡紅院即可。同樣是攆人,不同對
標籤: 王夫人 晴雯 文化 讀書 賈寶玉 榮國府
水滸傳中孔明孔亮在梁山是何地位?與宋江的關係如何?
《水滸傳》中梁山的第三代領導人宋江為人正直,同時又因仗義疏財、喜歡助人而被稱為“及時雨”。梁山泊為好漢們安排職位,呂方和郭盛是守護中軍馬軍驍將,孔明和孔亮算是守護中軍步軍驍將,應該說呂方、郭盛、孔明、孔亮就屬於保鏢。孔明和孔亮是宋江最早就認
標籤: 宋江 孔亮 水滸傳 盧俊義 呂方 宋朝
紅樓夢中五年梅花雪水有何含義?林黛玉是真的不懂嗎?
“陳年的雨水”和“五年梅花雪水”能不能喝,好不好喝,絕不是古人的考量,我們也不深入。其實黛玉是真的“俗”,妙玉沒冤枉她。首先,“五年梅花雪水”,並不是水,而是曹雪芹對薛寶釵的代指。
標籤: 林黛玉 薛寶釵 賈母 梅花 文化 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