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中藕香榭酒宴的安排怎麼樣?又有講究?

第三十八回“藕香榭螃蟹宴”是《紅樓夢》全書到目前為止,刻畫人物用墨最多的群像場景之一。這邊王熙鳳眾人已經在藕香榭又擺開了宴席。藕香榭酒宴可能有人奇怪不是才吃過飯,怎麼又吃?其實秋爽齋的是早飯,藕香榭的是酒宴。藕香榭這次酒宴是頭天計畫好的。劉姥姥是率先反對的。與《紅樓夢》中太上皇與皇帝一樣。

第三十八回“藕香榭螃蟹宴”是《紅樓夢》全書到目前為止,刻畫人物用墨最多的群像場景之一。不知道沒關係,小編告訴你。

劉姥姥遊覽大觀園,先後參觀了瀟湘館、秋爽齋和蘅蕪苑。到了薛寶釵的“雪洞”一般房間,劉姥姥卻一反常態一言不發。

其實蘅蕪苑也確實沒啥可看的,薛寶釵將之佈置的冷冰冰太過素淨,就算是守寡的李紈也不願意住進這樣的屋子,預示薛寶釵與李紈日後的不同身份。

賈家抄家後,賈寶玉離家出走,薛寶釵成了丈夫失踪的“生妻”。生妻不同下堂妻也不同寡婦,婚姻還有法律效率,卻既不能改嫁也不能行為逾矩,只能靜下心來等候丈夫回來。

薛寶釵雪洞一般的房間,算是她餘生的悲凉體現,堪稱一場修行。

這邊賈母對薛寶釵的房間佈置大為不滿,認為既失禮也不吉利。遂強勢干預給新增了陳設,更換了床幃帳幔。賈母不滿體現出薛家教養的缺失,讓其他人噤若寒蟬。

其實從薛寶釵的“雪洞”房間不得體,突顯出她的教養有缺陷。儘管寶釵各方面表現都堪稱完美。但細節處的露怯,才是她的真正本色。薛家商賈出身到底不盡如人意。賈母反對金玉良姻,這點很是關鍵。不提。

這邊王熙鳳眾人已經在藕香榭又擺開了宴席。藕香榭沒有過多介紹,就在於賈惜春的人生已經註定,不需要過多伏筆。這裡也不談。

(第四十回)這裡鳳姐兒已帶著人擺設整齊,上面左右兩張榻,榻上都鋪著錦裀蓉簟,每一榻前有兩張雕漆幾,也有海棠式的,也有梅花式的,也有荷葉式的,也有葵花式的,也有方的,也有圓的,其式不一。一個上面放著爐瓶,一分攢盒,一個上面空設著,預備放人所喜食物。上面二榻四幾,是賈母薛姨媽;下麵一椅兩幾,是王夫人的,餘者都是一椅一幾。東邊是劉姥姥,劉姥姥之下便是王夫人。西邊便是史湘雲,第二便是寶釵,第三便是黛玉,第四迎春、探春、惜春挨次下去,寶玉在末。李紈鳳姐二人之幾設於三層檻內,二層紗廚之外。攢盒式樣,亦隨幾之式樣。每人一把烏銀洋鏨自斟壺,一個十錦珐琅杯。

每次看賈府的陳設和規矩,都是一種享受。曹雪芹詳細地描寫,也讓讀書人有幸一窺古代貴族的精緻生活。

反過來再對比薛寶釵蘅蕪苑的房間佈置,不禁慨歎生活過成那樣,不但不美反而顯得無禮和俗氣。對照賈家對一場宴會的精益求精,才明白貴族和商人之間的差距有多大。

藕香榭酒宴可能有人奇怪不是才吃過飯,怎麼又吃?其實秋爽齋的是早飯,藕香榭的是酒宴。古人一日兩餐,如果餓了則少吃多餐。酒宴的目的主要是娛樂,提供酒菜,卻不為了吃喝。所以沒有主食,菜肴往往也不多,以瓜果零食等搭配,酒令清談才是主題,屬於古人社交範疇!而吃飯則屬於家庭日常私密。

藕香榭這次酒宴是頭天計畫好的。不設定大排桌,只用高幾陳設,揀選各自愛吃的點幾樣不重複,還是賈寶玉的提議。關鍵還看賈府排座次體現的禮儀:

薛姨媽是客人,她與賈母的座位在上首,左右對置。左為主,賈母尊坐;右為賓,薛姨媽客坐,一絲不亂。

劉姥姥是外客,處在東首,賈母之下,是待客之道。

王夫人是女主人,處在劉姥姥之下。

西邊首位是史湘雲,這次酒宴是她昨天螃蟹宴的回席,可能很多讀書人忘了,曹雪芹沒忘。

薛寶釵在湘雲下麵,她是姨表小姐,關係遠著一層,座位更要靠近。

林黛玉在寶釵下麵,她是姑表小姐有血緣關係,年紀又小要比姨表小姐座位靠後。

隨後依次是三春姐妹按大小排列,最後是賈寶玉,以男兒收尾。

李紈、王熙鳳是媳婦沒資格“上桌,上場面”,她們的座位放在一門之隔的碧紗櫥要隔著門檻放置。

從賈家的座次排列,就能知道古人的規矩禮儀,很容易還原出當時賈家眾人的座位,一絲不亂。

如果要是大排桌的話,就是賈母、薛姨媽、史湘雲、林黛玉、薛寶釵同座。劉姥姥擠在賈母的身邊。然後是王夫人帶著三春、賈寶玉在另一邊。李紈、王熙鳳仍舊只能打橫。不提。

眾人坐下後,賈母就提議行酒令。劉姥姥是率先反對的。一如當初薛蟠在賈寶玉提議作[悲愁喜樂]酒令時一樣。但第一個反對的竟然是薛姨媽,也是薛家“色厲內荏”胸無點墨的隱晦體現。為何都是來賈家的客人提出反對?薛姨媽和劉姥姥的心態一樣,不過怕出醜而已。這也變相證明她們攀附權貴的卑微心態和焦慮心情。

賈母行得酒令不算複雜,由鴛鴦掣出來三張“牌九”,按照順序依次說出來。輪到的人需要說出對應酒令。無論詩詞歌賦,成語俗話,只要對應押韻就行。有點類似“飛花令”,但韻很隨機卻要簡單得多。

曹雪芹一貫善於在詩詞酒令中埋伏線索,這次酒令也不例外。由於全文比較長,只挑合適的幾個特殊酒令講解一二。

(第四十回)鴛鴦道:“有了一副了。左邊是張‘天’。”賈母道:“頭上有青天。”眾人道:“好。”鴛鴦道:“當中是個‘五與六’。”賈母道:“六橋梅花香徹骨。”鴛鴦道:“剩得一張‘六與么’。”賈母道:“一輪紅日出雲霄。”鴛鴦道:“凑成便是個‘蓬頭鬼’。”賈母道:“這鬼抱住鐘馗腿。”說完,大家笑說:“極妙。”賈母飲了一杯。

賈母的酒令不複雜,體現的是賈家的富貴和權勢。有意思在“凑成便是個‘蓬頭鬼’……這鬼抱住鐘馗腿。”

看過前文劉姥姥講“雪下抽柴”故事後,賈寶玉派茗烟根據劉姥姥胡謅的地址去按圖索驥,結果只找到一座小廟裡紅發藍臉的瘟神爺。

這裡的“蓬頭鬼”抱住鍾馗腿,還是暗示賈母認為薛家圖謀金玉良姻,抱賈家大腿的意思。當然,也有表達劉姥姥“小鬼難纏”,來賈府打抽豐吃白食的意思。

(第四十回)鴛鴦又道:“有了一副。左邊是個‘大長五’。”薛姨媽道:“梅花朵朵風前舞。”鴛鴦道:“右邊還是個‘大五長’。”薛姨媽道:“十月梅花嶺上香。”鴛鴦道:“當中‘二五’是雜七。”薛姨媽道:“織女牛郎會七夕。”

薛姨媽的酒令,借“梅花香自苦寒來”的寓意,王婆賣瓜自賣自誇。只可惜“織女牛郎會七夕”,註定她圖謀的金玉良姻,會害了女兒一生姻緣。

牛郎織女被拆散,據說是王母娘娘故意劃下銀河分割。預示薛姨媽像甄士隱的老丈人封肅一樣,成為女婿拋下女兒出走的主要原因。

(第四十回)鴛鴦又道:“有了一副。左邊‘長么’兩點明。”湘雲道:“雙懸日月照乾坤。”鴛鴦道:“右邊‘長么’兩點明。”湘雲道:“閑花落地聽無聲。”鴛鴦道:“中間還得‘么四’來。”湘雲道:“日邊紅杏倚雲栽”鴛鴦道:“凑成‘櫻桃九熟’。”湘雲道:“禦園卻被鳥銜出。”說完飲了一杯。

史湘雲這個酒令可是厲害了。“雙懸日月照乾坤”,之前說過幾次。是李白形容唐明皇與兒子唐肅宗在安史之亂後雙王並立的局面。與《紅樓夢》中太上皇與皇帝一樣。

當初說起林如海和秦可卿都死在九月初三時,就有借白居易《暮江吟》提示賈家被抄家的真正原因,是作為太上皇老臣,卻不肯臣服皇帝,最終被皇帝削藩奪爵。

而史湘雲後文海棠花簽“只恐夜深花睡去”正是楊貴妃與唐明皇故事。也預示她日後與馮紫英的婚姻,與《長恨歌》的楊貴妃與唐明皇一樣,樂極生悲。

至於其他三句,最要注意的是“日邊紅杏倚雲栽”,是賈探春杏花簽的結局。也是賈探春雖然遠嫁,卻有幸運結局的象徵。酒令應該還有深意,陷於沒太深入研究,這且不論。

本文標題: 紅樓夢中藕香榭酒宴的安排怎麼樣?又有講究?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36618835163155
相关資料
韓愈《華山女》:此詩語言幽默冷峻,有很强的藝術感染力
華山女兒家奉道,欲驅异教歸仙靈。世代奉道的華山女,為了騙取財物,同時和佛教相抗衡,故設圈套,喬妝打扮,用妖冶的色相迷惑羣衆,甚至轟動了宮廷。此詩運用鋪墊、烘托、誇張等修辭手法,語言幽默冷峻,有很强的藝術感染力。《華山女》就是一例。
標籤: 韓愈 華山女 文化 道士
韓愈《廣宣上人頻見過》:言語間頗能體現溫柔敦厚的詩教精神
廣宣上人頻見過韓愈〔唐代〕三百六旬長擾擾,不沖風雨即塵埃。不管怎麼說,這都是對廣宣上人的回絕。這仍然是在委婉表達對廣宣上人的不滿。但偏偏有所謂高僧廣宣上人,頻頻以詩文討教。整首詩平易坦蕩,不用事,不屈己徇人,言語之間頗能體現溫柔敦厚的詩教精
標籤: 韓愈 讀書 文化 詩歌
韓愈《送湖南李正字歸》:詩人突破了常軌舊格,奇構异想
韓愈,字退之,河南河陽人,自稱“郡望昌黎”,世稱“韓昌黎”、“昌黎先生”。韓愈是唐代古文運動的宣導者,被後人尊為“唐宋八大家”之首,與柳宗元並稱“韓柳”,有“文章巨公”和“百代文宗”之名。那麼下麵小編就為大家帶來韓愈的《送湖南李正字歸》,一
標籤: 韓愈 讀書
韓愈《貞女峽》:體現出了反常態的怪異性和獨創性
韓愈是唐代古文運動的宣導者,被後人尊為“唐宋八大家”之首,與柳宗元並稱“韓柳”,有“文章巨公”和“百代文宗”之名。那麼下麵小編就為大家帶來韓愈的《貞女峽》,一起來看看吧!該詩寫貞女峽峽窄流急,魚龍因恐懼而逃匿,水神的住所亦被震撼的自然之景,
標籤: 韓愈 讀書 文化 詩歌 怪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