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蝶戀花·晚止昌樂館寄姊妹》:此詞細膩生動,而又不乏姿放

有《李易安集》《易安居士文集》《易安詞》,已散佚。今有《李清照集》輯本。那麼下麵小編就為大家帶來李清照的《蝶戀花·晚止昌樂館寄姊妹》,一起來看看吧!蝶戀花·晚止昌樂館寄姊妹李清照〔宋代〕淚濕羅衣脂粉滿,四疊陽關,唱到千千遍。李清照是婉約派代表人物,通過這一詩詞,看出李清照詞細膩生動,而又不乏姿放的特點。

李清照(1084年3月13日-1155年),號易安居士,宋齊州章丘(今山東章丘西北)人,居濟南。宋代女詞人,婉約派代表,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稱。有《李易安集》《易安居士文集》《易安詞》,已散佚。後人輯有《漱玉集》《漱玉詞》。今有《李清照集》輯本。那麼下麵小編就為大家帶來李清照的《蝶戀花·晚止昌樂館寄姊妹》,一起來看看吧!

蝶戀花·晚止昌樂館寄姊妹

李清照〔宋代〕

淚濕羅衣脂粉滿,四疊陽關,唱到千千遍。人道山長山又斷,蕭蕭微雨聞孤館。(山又斷一作:水又斷)

惜別傷離方寸亂,忘了臨行,酒盞深和淺。好把音書憑過雁,東萊不似蓬萊遠。

詞作當寫於宣和三年(1121)秋天,時趙明誠為萊州守,李清照從青州赴萊州途中宿昌樂縣驛館時寄給其家鄉姊妹的。它通過詞人自青州赴萊州途中的感受,表達她希望姐妹寄書東萊、互相聯系的深厚感情。

眼淚濕了衣服,臉上胭脂妝容化開。詞開頭作者便直接表露出了難分難舍的情感。四疊陽關唱了幾千遍但是還不足以形容自己內心對妹妹的萬種離情。“千千遍”則以誇張手法,極力渲染離別場面之難堪。“人道山長山又斷,蕭蕭微雨聞孤館”,妹妹此行路途遙遠,而自己已經到了“山斷”之處,離妹妹更加遙遠了,加上又有瀟瀟微雨,自己又是獨處孤館,更是愁上加愁。

“惜別傷離方寸亂,忘了臨行,酒盞深和淺”,自己在臨別之際,由於極度傷感,心緒不寧,以致在餞別宴席上喝了多少杯酒,酒杯的深淺也沒有印象。詞人以這一細節,真切形象地展現了當時難別的心境。“好把音書憑過雁,東萊不似蓬萊遠。”詞人告慰姊妹們,東萊並不象蓬萊那麼遙遠,只要魚雁頻傳,音訊常通,姊妹們還是如同在一起。至此,已不僅僅表現的是離情別緒,更表現了詞人深摯感人的骨肉手足之情。

李清照是婉約派代表人物,通過這一詩詞,看出李清照詞細膩生動,而又不乏姿放的特點。

本文標題: 李清照《蝶戀花·晚止昌樂館寄姊妹》:此詞細膩生動,而又不乏姿放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36615596148505
相关資料
馮延巳《謁金門·風乍起》:結尾是整篇詞的畫龍點睛之筆
馮延巳,字正中,一字仲傑,南唐吏部尚書馮令頵之長子。那麼下麵小編就為大家帶來馮延巳的《謁金門·風乍起》,一起來看看吧!謁金門·風乍起馮延巳〔五代〕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馮延巳這首詞寫貴族少婦在春日思念丈夫的百無聊賴的景况,反映了她的苦悶心情
標籤: 馮延巳 謁金門·風乍起 鴛鴦
晏殊《采桑子·時光只解催人老》:此詞的感情悲凉而不淒厲
晏殊以詞著於文壇,尤擅小令,風格含蓄婉麗,與其第七子晏幾道被稱為“大晏”和“小晏”,又與歐陽修並稱“晏歐”。那麼下麵小編就為大家帶來晏殊的《采桑子·時光只解催人老》,一起來看看吧!採桑子·時光只解催人老晏殊〔宋代〕時光只解催人老,不信多情,
標籤: 晏殊 採桑子·時光只解催人老 採桑子 雞湯
馮延巳《鵲踏枝·誰道閑情拋擲久》:一首表達孤寂惆悵的言情詞
獨立小橋風滿袖,平林新月人歸後。這是一首表達孤寂惆悵的言情詞。“誰道閒情拋擲久。”下闋進一步抒發這種與時常新的閒情愁緒。
標籤: 馮延巳 閒情 惆悵 鵲踏枝 文化 讀書
秦觀《滿庭芳·山抹微雲》:一個“抹”字出語新奇,別有意趣
滿庭芳·山抹微雲秦觀〔宋代〕山抹微雲,天連衰草,畫角聲斷譙門。這首《滿庭芳》是秦觀最傑出的詞作之一。一個“抹”字出語新奇,別有意趣。按此說法,“山抹微雲”,原即山掩微雲。若直書“山掩微雲”四個大字,那就風流頓减,而意致全無了。
標籤: 滿庭芳·山抹微雲 秦觀 滿庭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