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朱厚熜與舊臣的“禮儀之爭”,最終什麼結局?

今天小編為您講述朱厚熜的故事。朱厚熜的父親老興獻王朱佑杬是孝宗朱佑樘的親兄弟,孝宗的兒子是武宗朱厚照,所以朱厚熜本來只能繼承父親興王的“王位”。然而畢竟少年朱厚熜深知這不比“子承父業”,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

歷史是一條長河,它奔流向前,無止無息。今天小編為您講述朱厚熜的故事。

除了眾所熟知的永樂皇帝朱棣之外,明代還有另外一位以藩王的身份入主皇城的人,他就是明世宗朱厚熜,年號嘉靖。朱厚熜的父親老興獻王朱佑杬是孝宗朱佑樘的親兄弟,孝宗的兒子是武宗朱厚照,所以朱厚熜本來只能繼承父親興王的“王位”。可是因為他的堂兄正德朱厚燳偏是個“不孝有三,無後為大”的皇帝,作為堂弟,按照“兄終弟及”的遊戲規則,朱厚熜被天上掉下來的餡餅砸到了!他在13歲的時候,正在為父親服喪期間,卻想不到被京城來使宣遺詔迎入京繼承“皇位”。

然而畢竟少年朱厚熜深知這不比“子承父業”,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先朝的老臣們會服服帖帖地聽他的話麼?他大概是性格極隨他那位新寡的母親,一對孤兒寡母從命運轉折的開始,就不屈不撓地堅持主見,要在紫禁城中做名正言順的主人。

從藩王府出發到北京去上任,還沒進城門,麻煩事就來了。按照禮部的安排,朱厚熜不應從皇城的正門而只能從旁門東安門進入文華殿,先當皇太子再當皇帝。不過新皇帝卻針尖對麥芒,“遺照以我嗣皇帝位,非皇子也”,堂堂正正地從正門大明門踱進了金碧輝煌的奉天殿(今太和殿)。

新君舊臣的較量不但沒有結束,反而在漸漸陞級。禮臣們先是要求新皇帝稱孝宗皇帝為“皇考”,稱興獻王為“興獻王皇叔父”,也就是說,他們要新來的小傢伙把別人的爸爸叫“爸爸”,把自己的爸爸叫“叔叔”!世宗當然不聽,於是廷臣們退了一步,要他稱興獻王為“本生父”,不過“皇考”仍然只能是孝宗皇帝。世宗呢,仍然堅守不退。為了維護明世的正統,以大學士楊廷和為首的廷臣們團結起來,二百多人圍聚在左順門(今協和門)外跪伏哭諫,甚至還有人把孝宗皇帝的名號抬出來大呼小叫!這下可真把小皇帝惹火了,“下一百三十四人錦衣衛獄,杖於廷,死者十有六人”。最終,“定稱孝宗皇帝皇伯考,獻皇帝為皇考”。

“從哪個門進皇城”、“怎麼稱呼自己的伯伯和爸爸”,這些看似無關緊要的“禮儀之爭”,卻在新君老臣之間,從口水杖直打到血肉橫飛,從尚未登基拉拉雜雜直打到三年之後才最終塵埃落定,是不是大家真地小題大做、窮極無聊到這個地步了呢?

有明一代近三百年,以世宗皇帝的“嘉靖”為年號的,一共前後持續有45年;明代稱為皇帝的共16人,其中在位年限在40年以上的只有兩位,其中一位就是這位嘉靖皇帝。嘉靖一朝的持久和穩定,不能不說和他登基之初咬定牙關以“禮儀”之名,在和一大批有實權的前朝舊臣的博弈之中最終勝出有著深遠的關係。

本文標題: 揭秘朱厚熜與舊臣的“禮儀之爭”,最終什麼結局?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36457788956554
相关資料
關寧鐵騎:明朝最後的精銳軍隊,最後去哪兒了
關寧鐵騎是明末組建的一支兵力並不很多、但戰鬥力相當强的騎兵部隊,是明末最精銳的部隊,能與後金的八旗軍正面交鋒。關寧鐵騎是中國歷史上有名的精銳部隊,是歷代騎兵中的強悍軍隊之一。關寧鐵騎與三國曹魏的騎兵方隊;漢武帝的重裝騎兵;唐太宗李世民的”玄
標籤: 明朝 關寧鐵騎 袁崇煥 吳三桂 寧遠 寧遠大捷
《木經》的作者是誰?北宋木工第一人喻皓的人物介紹
那些為發展我國古代建築技術做出重要貢獻的名師巧匠,其中有一比特突出的代表,他就是北宋初年的木結構專家喻皓。開寶寺琉璃塔對於高層木結構的設計來說,風力是一項不可忽視的荷載因素。後來《木經》失傳了,喻皓的事蹟也沒有被準確的記載如史書中。
標籤: 建築 木經
古代“三堂會審”是哪三堂?從哪個朝代開始的
現代社會同古代社會天差地別,許多人看到“三堂會審”都是不明覺厲。只感覺到了三堂會審這個階段一定事關重大,但要問“三堂”是哪三堂,肯定沒幾個人知道。三堂會審作為三法司部長聯席審判會議,接受的自然是全國最敏感的案件。但依然押送京城三堂會審。總的
標籤: 三堂會審 法律
陶淵明的家世如何?他為何選擇歸隱呢?
說明他在少年時,是欲有一番作為的。陶淵明最終沒有成為像曾祖陶侃那樣影響整個南朝時局、舉足輕重的大人物,有著更為複雜的原因。等到陶淵明出生時,所面臨的家族情狀已和陶侃年輕時沒有什麼太大區別了。陳寅恪先生在《陶淵明之思想與清談之關系》中說,陶淵
標籤: 陶淵明 晉書 中國古代史 歷史 陶侃 劉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