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郃被封的“征西車騎將軍”,到底有什麼含義?

在張郃戰死的二年前,魏明帝曹睿才剛給他昇了官,給他的軍職是“征西車騎將軍”。在張郃所獲得的“征西車騎將軍”的軍職中,單以征西將軍論,是應該有“都督雍、凉二州軍事”之責的。張遼擔任征東將軍時,跟張郃的“征西車騎將軍”一樣,也是只有名分,沒有實權。

三國曹魏陣營中,有“五子良將”分別為“”張遼、樂進、於禁、張郃、徐晃。其中,最晚去世的是張郃。感興趣的讀者可以跟著小編一起往下看。

在張郃戰死的二年前,魏明帝曹睿才剛給他昇了官,給他的軍職是“征西車騎將軍”。這個官職有些怪異,也讓張郃成為三國時期唯一的雙號將軍。

本文就聊一聊張郃的這個“征西車騎將軍”,聊一聊其中有何貓膩,以及曹氏掌權人對張郃的戒心。

一:名不副實的雙號將軍

在得到“征西車騎將軍”的名號之前,張郃是右將軍。

曹睿給張郃升官,是因為他從街亭之戰開始,連續兩年,在諸葛亮發動的兩次北伐中,逼退了蜀漢軍隊,論功該給張郃升官。

按照曹魏制度,征西將軍也好,車騎將軍也好,都位於右將軍之上(也有網友認為四方將軍大於四征將軍)。

其中的車騎將軍,在曹魏軍職中的排位,僅次於大將軍(當時是曹真擔任,一年後轉司馬懿)和驃騎將軍(當時是司馬懿擔任,一年後轉曹洪)。就算是升職,給一個將軍號也就夠了,為何要給兩個?聽起來或許很霸氣,但也有些不倫不類。

曹睿的心思很複雜,即想借用張郃的能力幫助他抵抗蜀漢軍隊的進攻,還想讓他成為在曹魏軍中制衡司馬懿的棋子。

但他又對張郃不放心,這個不放心主要表現在給予張郃的軍職相應的許可權上。

在張郃所獲得的“征西車騎將軍”的軍職中,單以征西將軍論,是應該有“都督雍、凉二州軍事”之責的。也就是說,征西將軍本應該是曹魏西線戰畧區的統帥。

在張郃之前擔任征西將軍的夏侯淵,在他之後擔任征西將軍的趙儼、夏侯玄、郭淮等,都有“都督雍、凉二州軍事”的許可權。即便少數沒有類似許可權的,至少也要兼任個雍州刺史或凉州刺史什麼的。

唯獨張郃在加上了車騎將軍號的同時,卻剝奪了征西將軍應有的“都督雍、凉二州軍事”的許可權,就是給了名分,不給權力。

張郃升官前,在抵禦蜀漢軍隊進攻的戰爭中,曾有過幾次“督諸軍”或“督關中諸軍”的經歷,但全是臨時的,也就是戰時有,戰後就收回。而且,就算是戰時,“督諸軍”的張郃也要受制於曹真或司馬懿。

很明顯,張郃立了功,曹睿要給他升官,但又不願意給他過多的實權,所以乾脆給張郃雙重將軍號,以表示虛偽的看重。

當然,錢財、土地是不吝賞賜的,在張郃升任“征西車騎將軍”的前一年,即街亭之戰後,曹睿就嘉獎給他“益邑千戶,並前四千三百戶”。

囙此,張郃雖然是個“征西車騎將軍”,可實際許可權還不如實實在在的、單獨的“征西將軍”或“車騎將軍”。

二:張郃的能力跟資歷都足够當上實權將軍

張郃够不够資歷擔任真正的征西將軍?有沒有能力擔任真正的征西將軍?這是毫無疑問的,肯定可以。

當初,張郃向曹操投降時,曹操可是把他比作韓信,《三國志·張郃傳》中記載:

太祖得郃甚喜,謂曰:“昔子胥不早寤,自使身危,豈若微子去殷、韓信歸漢邪?”

陳壽在《三國志》中誇讚張郃:“郃識變數,善處營陳,料戰勢地形,無不如計”。

曹睿也曾親口讚賞張郃是:“將軍被堅執銳,所向克定”。

更不要說,《三國志》中明文記載,劉備、諸葛亮都非常忌憚張郃的軍事能力。

到曹睿執政時,張郃的資歷已經很高了,算是三朝元老,在曹魏軍中,已經是妥妥的老將,碩果僅存的“五子良將”。

有足够的軍事能力,又有足够的資歷,張郃為何得不到實權?

三:身份有瑕疵,張郃是外姓將領,還是降將身份

張郃雖然能力强,資歷老,但他的弱點也很明顯,是外姓加降將的身份。

在“五子良將”中,跟張郃同是外姓加降將身份,且功勞比張郃大很多,還曾是曹魏軍中最早擔任四征將軍的張遼,就從未掌控過戰畧區兵權。

張遼擔任征東將軍時,跟張郃的“征西車騎將軍”一樣,也是只有名分,沒有實權。

這是曹操及其後代,對外姓、降將的制約,給名位,給爵位,給財富,就是不給權。

而“五子良將”中,曾經統帥部隊最多的,是於禁,他在關羽“水淹七軍”一役中,統帥過“七軍”共計三萬餘軍隊。

但於禁率領這三萬多軍隊,向關羽投降了,這個事例更導致了曹操及其後代,對外姓將領的警惕。

魏明帝曹睿執政時,雖然也提拔了司馬懿這樣的外姓來掌軍,可司馬懿的身份是張郃無法相比的。

司馬懿是魏文帝曹丕指定的輔政大臣,還是道地的士族。

曹睿可以被迫向士族妥協,卻絕不會向張郃這樣的非士族、外姓加降將妥協。

四:張郃曾在士族的配合下,輕易掌控住一軍的軍權

張郃跟士族的關係特別好,這大概是張郃除外姓加降將的身份之外,最不讓曹睿放心的一點。

根據《三國志·張郃傳》中的記載:“郃雖武將而愛樂儒士”。

或許是看出了漢末時期,或三國時期,真正掌握天下大勢的,始終還是士族,張郃在為人處事時,都有意的跟士族打好關係。

但他的這個行為,並非是曹操、曹丕、曹睿等曹家掌權人所希望看到的。

士族是曹氏打江山乃至建國時的盟友,但也是曹氏要嚴密防備的對象,曹魏江山要想穩固,就必須壓制士族。

張郃這樣跟士族關係特別好的軍中元老,曹睿不怎麼敢給予他太多兵權。

而且,張郃是有前科的,他曾在軍中,因士族的擁戴和配合,短暫成為軍中主帥。

建安二十四年(西元219年),劉備出兵爭奪漢中,老將黃忠大發神威,在定軍山幹掉了夏侯淵。

曹軍眼看就要潰敗,關鍵時刻,是張郃站出來擔任主帥,統領敗兵穩住了戰線,堅持到曹操大軍到來。

而當時支持張郃接替夏侯淵擔任臨時主帥的,是士族子弟郭淮和杜襲(號稱潁川“四大名士”之一),《三國志·杜襲傳》中記載:

襲與張郃、郭淮糾攝諸軍事,權宜以郃為督,以眾心,三軍遂定。

《三國志·張郃傳》中也記載,在一片混亂中,郭淮認為只有張郃能力挽狂瀾,並說服眾將士:

當是時,新失元帥,恐為備所乘,三軍皆失色。淵司馬郭淮乃令眾曰:“張將軍,國家名將,劉備所憚;今日事急,非張將軍不能安也。”遂推郃為軍主。郃出,勒兵安陳,諸將皆受郃節度,眾心乃定。

曹操收到前線消息後,還趕緊的派人去授予張郃“假節”的權力,讓他名正言順的統帥夏侯淵遺留下來的大軍。

在這起事件中,張郃顯然是有功的,且能獲得軍中將士,特別是軍中士族出身的將士一致的擁戴,是相當不容易的。

但也囙此,讓曹操、曹丕、曹睿等曹氏掌權人或會更加忌憚張郃。

能獲得軍中將士的擁戴,證明張郃得軍心,能獲得士族的擁戴,這就更可怕了。

如果某一天,曹氏皇權跟士族起了嚴重衝突,張郃會站那一邊?

有了漢中之戰前的這一幕,誰也無法保證張郃會不會倒向士族。

且不經請示就能統領全軍,雖然是事急從權,可在上位者眼中,看到的就不僅僅是事急從權。

他們還能看到,張郃隨時能接掌一支大軍的軍權。

這樣的張郃,曹氏掌權人們,怎麼敢給予他過多的軍權?只能用無實權的名位,以及財富來鼓勵他。

五:結語

當初,漢中之戰結束後,有功的張郃並沒有被升職,曹操只是讓他去陳倉駐守,幫助西線戰畧區看大門。

曹丕、曹睿執政時,不斷的給張郃升官,甚至都出現了“征西車騎將軍”這樣的名號,可始終讓他處於曹真、司馬懿的統領下,絕不會鬆開韁繩。

張郃的這個名號看似威風凜凜,可實際上的苦處,或許只有當事人自己知道。

也許張郃不會想太多,和士族處理好關係,也是從政治安全角度考慮,並沒有什麼壞心思。

可上位者看的,想的東西,會比他複雜太多,加上本就是外姓、降將的身份,對他不放心,也是情理之中。

本文標題: 張郃被封的“征西車騎將軍”,到底有什麼含義?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35853123384179
相关資料
演義中王平戲份很少,歷史上又如何呢?
王平在演義中戲份不多,不過在正史上,他是蜀漢後期非常出色的一員大將,其能力還在魏延之上。曹操和劉備漢中之戰時,身為代理校尉的王平隨軍出征,並叛而降劉,成為了劉備的部屬。在馬謖打算上山駐守時,王平反復勸諫,認為此舉不妥。最終王平以劣勢兵力堅持
標籤: 王平 歷史 三國 諸葛亮 魏延 張郺
漢宣帝劉詢在扳倒霍家時,發生了哪些故事?
漢宣帝登基後避其鋒芒,運籌帷幄,最終將手握重權的霍光家族清掃殲滅。他這樣的一比特厲害角色,在殲滅霍光家族時發生了怎樣的故事呢?團滅霍家霍光死後,漢宣帝沒有著急報復,反而信守諾言地將霍家子孫授予了不小的爵位。他們為了獲得更多的權力,密謀殺害漢
標籤: 霍光 漢宣帝 漢朝
三國前期表現平平的張郃,為何後期卻天下無敵呢?
大家對三國演義的故事耳熟能詳,隨便都能說出幾個故事,但有一名武將,在上半部中受人欺負,可在下半部時卻變成了天下第一名將,這位武將就是張郃。張郃的時代就此來臨了,哪怕是薑維這個三國後期的文武全才,在面對張郃時也只能說是鬥個旗鼓相當,於是張郃就
標籤: 袁紹 三國 天下無敵 曹操
《三國演義》為什麼會有尊劉和貶曹的傾向呢?
說起三國我們耳熟能詳的就是《三國演義》,《三國演義》有尊劉和貶曹的傾向。所以我們會發現《三國演義》圍繞以白手起家的劉皇叔陣營為英雄,以曹丞相為奸雄。在歷史的長河中本就沒有好壞之分常言道成王敗寇,歷史永遠是為成功者書寫的在《三國演義》中以劉皇
標籤: 三國演義 曹操 三國 三國人物 夏侯淵 關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