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河之戰史上最强軍團遭遇團滅:戚家軍之絕唱

川浙軍團以犧牲近萬人的同時,也使八旗兵付出了傷亡上萬人的代價。無論是明朝的實錄還是清朝修的明史中,無一不對渾河血戰中川浙軍團的勇敢大加讚譽,稱此一戰為“凜凜有生氣”“時鹹壯之”、“遼左用兵以來第一血戰”。在10天之後的遼陽之戰中,這些戰士亦全部戰死。

當五天五夜的薩爾滸大戰落下帷幕時,劉一直盼望的川浙軍團趕到了戰場,但一切為時已晚,此後這支部隊被作為一支機動部隊駐紮在遼陽城外,部隊的主帥是年近七旬的老將陳策,川兵帶隊的指揮官是總兵陳策,川兵中最強悍的當屬土家族女將秦良玉的石柱白杆兵,這次出援瀋陽秦良玉沒有去,白杆兵由秦良玉的哥哥秦邦屏、弟弟秦民屏率領,浙兵的帶隊指揮官是副將戚金。川浙軍團雖然都是步兵,但兩支軍隊相同嚴整的軍紀和求戰求勝之心,使他們僅用一天的時間便神速的趕到了瀋陽城不遠的渾河邊,但還是來晚了。號稱固若金湯的瀋陽僅僅守一天便被攻破。瀋陽守將何世賢、尤世忠都是身經百戰的勇猛之士,但他們不顧敵情,因怒出城與敵接戰,中了後金軍的埋伏,雙雙戰死,主帥一死城中無首,而新任的遼東經略袁應泰婦人之仁收留的上萬蒙古饑民,成為了後金軍的內應,斬關落橋讓後金軍攻入瀋陽。

急行軍而來的川浙軍的救援化為了泡影,部隊在渾河南岸停了下來,幾比特將領研究下一步的行動,周敦吉、秦民屏等幾比特年輕的將領激憤地說:我輩不能救沈,在此三年何為!堅決請戰。軍事會議上陳策、童仲揆兩位總兵在敵強我弱的情况下,最終卻做出了主動進攻的部署。這支不足萬人的隊伍,被分成了兩個部分,周敦吉、秦民屏率領3000餘人從渾河浮橋過河,在河北岸紮營迎敵,部隊主力在南岸結陣駐紮,浮橋上手持白杆長槍的川兵向北岸魚貫而去,幾個時辰後,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人將永遠長眠在渾河北岸。渾河南岸,戚金按照戚繼光和俞大猷兩位前輩軍事家留下的軍事操典,指揮阿兵哥迅速擺開明軍著名的車陣,一場血戰即將打響……

此時,瀋陽城下的後金軍吃驚的看到一隊武器裝束奇特的明軍步兵向他們迎面衝鋒,努爾哈赤並沒有輕敵,立刻派出了兇悍的正白旗部迎戰,由於在以往與明軍的野戰中都是一邊倒的屠殺,正白旗軍並沒有將這一隊明軍放在眼裡,但兩軍一接觸,後金的騎兵就被白杆川兵的長槍戳的人仰馬翻,並且一旦落馬,川兵便拔出腰刀亂砍,很快正白旗就敗下陣來,努爾哈赤立刻又派出了他親自掌握的正黃旗,但很快又遭到了正白旗同樣的敗績,兩輪攻擊竟使後金軍傷亡了兩千多人。努爾哈赤一籌莫展時,漢奸李永芳稟報說他已經用重金收買了幾名被俘的瀋陽城明軍的炮手,從瀋陽城頭髮炮完全可以覆蓋整個白杆兵的陣地,正當白杆兵列隊準備迎戰八旗兵的新一輪進攻時,瀋陽城上的炮彈落在了他們的隊伍裏,後金軍隊一擁而上,終於衝垮了這只勇猛的川兵,川兵將領周敦吉、秦民屏戰死,只有少數人沖過了浮橋回到了浙兵的渾河南岸大營。

渾河南岸,浙兵車陣已經構築完成,車陣是戚繼光、俞大猷在北方防禦蒙古韃靼時期,摸索出的一套用步兵尤其是火器步兵對付騎兵的行之有效的戰法,戰車在行軍時可以裝載糧草、兵械、軍火,駐紮時可圍起做營寨,防禦時車圍成環形防禦陣地,將火炮架在車上,同時阿兵哥以車為掩體,釋放火銃火炮,在與蒙古和日本作戰時,車陣都發揮過重大作用。此時,明軍擺開車陣,沉著應戰。

後金軍渡過渾河,從四面圍了上來。並很快先以四旗的兵力從左翼發起進攻,騎兵衝擊到300步時,明軍浙兵的大口徑佛郎機火炮首先開火,一個排炮齊射轟亂了後金軍的進攻隊形,衝擊到200步,車陣內弓弩齊發,後金軍仗著騎兵的衝擊力和自身的兇悍,繼續衝擊到100步內,同時開始在馬上彎弓射箭,但這100步內正是明軍輕火器的火力範圍,明軍的火銃、火箭、小口徑虎蹲炮以及其他名目繁多的火器齊射,後金兵紛紛落馬,而且後金兵發現以往總結出來的明軍火器“臨敵不過三發”,三發子彈之後軍陣就被衝破的經驗在這支明軍身上不靈了,車陣後邊三列明軍阿兵哥有節奏的此起彼伏,使他們的射擊總不間斷,這正是戚家軍訓練有素的火銃三疊陣,但還是有兇猛的後金軍騎兵,突破火力網衝擊到了車陣前,此時明軍中馬上沖出手持戚家軍特種兵器--鐵狼筅的阿兵哥將其刺倒,兩輪進攻之後,後金兵墜馬傷亡者達三千多人,努爾哈赤立刻變陣,將攻城用的防禦火器箭矢的武器-楯車推了出來,東北地區寬厚堅硬的松木板做成的楯車,能阻擋明軍的輕火器射擊,後金兵改騎兵為步兵猫著腰跟在楯車後面,進到200步內,明軍車陣突然閃開一角,用拉車的挽馬組成的騎兵隊沖了出來,又將後金的步兵一頓砍殺。

正當浙兵有條不紊的與敵周旋之時,後援的明軍在朱萬良、李秉誠等幾比特總兵的率領下開進到離瀋陽十幾裏的白塔鋪一帶,而且其前鋒成功的擊退了後金的二百名斥候騎兵,這樣浙兵軍團忽現一線生機。但是這支明軍卻停下來觀望戰局,努爾哈赤抓住明軍怯戰的戰機,派出皇太極向明後續援軍發起主動攻擊,皇太極軍僅有數千人,卻將3萬明軍打退數十裏,這樣後金軍便一心一意全力準備殲滅這支失去後援和退路的明軍浙兵。努爾哈赤下了死命令讓八旗輪番飽和攻擊,後金軍隊的這種死攻在弃屍累累之後,收到了效果,明軍彈盡矢絕,車陣終於被打破。後金軍突入車陣之後,浙兵立刻以哨為組織組成鴛鴦陣,與敵展開慘烈的肉搏,每個隊形中狼筅手、藤牌手、刀手相互掩護配合與敵鏖戰,特別是浙兵使用由兇猛的日本刀改進而來的戚家刀,揮舞之處後金兵無不血肉橫飛,但終因寡不敵眾和連續兩天的急行軍以及激烈戰鬥造成體力不支,浙兵不斷的倒下,總兵陳策斬殺了十幾個敵人後,也倒在了血泊裏。此時總兵童仲揆想趁亂撤離戰場,戚金一把拉住他的馬說:“大丈夫報國就在今日”,童仲揆立刻和戚金一起又翻身殺入戰場,戰至傍晚,僅存的幾十名浙兵戰士將戚金、童仲揆圍在當中,他們的鴛鴦陣式依然不亂。讓我們想一下戚家軍這悲壯的最後一幕吧,殘陽即將落下,最後的餘暉將天地與渾河映成一片血色。後金兵四面圍定,但善於近戰的他們已經失去了與這僅存的明軍做最後肉搏的勇氣,萬箭齊發……戚金等全部壯烈殉國。

川浙軍團以犧牲近萬人的同時,也使八旗兵付出了傷亡上萬人的代價。無論是明朝的實錄還是清朝修的明史中,無一不對渾河血戰中川浙軍團的勇敢大加讚譽,稱此一戰為“凜凜有生氣”“時鹹壯之”、“遼左用兵以來第一血戰”。只有很少數先期突圍和遼陽留守的浙兵倖存,明廷派員來撫慰勞軍,問這些浙兵有什麼需要和封賞,這些浙兵竟然流著淚說,不要賞賜,請把他們編入其他部隊,他們要給戚金等主將報仇。朝廷大員們都不得不唏噓讚歎說,這些普通的阿兵哥竟都有國士之風。在10天之後的遼陽之戰中,這些戰士亦全部戰死。精於研究戚繼光戰法的登萊總兵張可大,後來雖有心重建浙兵,但他和他剛成立的數百人浙兵部隊最終覆沒於孔有德之叛中。後來,浙兵的主要徵召地--義烏、寧波的縣令上書,說國家連年征戰,因浙兵善戰,不斷地被徵召和傷亡,此地的男丁已經十去七八,崇禎皇帝終於開恩,不再從這些地區招兵。自此,浙兵、戚家軍、以及與他們有關的鴛鴦陣、狼筅等等一切,全都湮沒在歷史的長河之中……

明朝愚蠢的統治者和士大夫們,並不知道不是因為浙兵善戰,是戚繼光的紀律、練兵與戰術將這些身材並不強壯的浙江人訓練成了勇武者,戚繼光用自己畢生的經驗與心血寫成的《紀效新書》、《練兵實紀》,就是給後人留下的軍事寶典,他知道帝國的軍隊一直由不知兵的文官掌管,但只要按照這兩本將訓練、行軍、作戰的方法寫的無微不至的書行事,至少不會盲人瞎馬。事實上也的確如此,有此兩本教科書般的軍事著作之後,再配以《孫子兵法》等謀略書籍,文人掌兵基本可以成為現實。

明亡清興,清朝統治者對戚繼光的著作雖然沒有列為禁書,但基本上不推崇不出版,但民間卻將戚繼光著作中實用性強的“軍體拳”發揚光大,洪拳、南拳、太極拳中都可以見到戚家軍拳的影子,戚家刀更是以苗刀之名流傳下來,在近代與日本人的作戰中繼續斬殺著倭寇的首級。當鴉片戰爭爆發,中國人因為很少遇到海上來的敵人,不知所措中想起了前朝名將戚繼光層打敗過海上來的倭寇,為了學習這僅有的經驗,戚繼光的著作再次大行其道。而當太平天國起義爆發,清廷無能征之兵,允許漢族文臣招募私兵民團,毫無軍事經驗的曾國藩完全照搬戚繼光的著作,竟然就訓練出來一支能橫行一時湘軍,慈禧太后曾很吃驚地說,幾個漢人文官憑著幾本書竟然就能打仗。

到了近代,教師出身的毛澤東最初的的軍事思想同樣師承戚繼光,他以揚棄的方法繼承發展了戚繼光的兵法,尤其是發揚光大了戚繼光兵法覈心內容的以紀律維繫軍隊,對百姓秋毫無犯,在軍隊中建立一種統一的道德和信仰思想,戚繼光夢想中最高境界軍隊所擁有的道德高尚、兇猛頑強、紀律嚴明、裝備精良,也都繼續被當代的中國軍隊所繼承發揚。

本文標題: 渾河之戰史上最强軍團遭遇團滅:戚家軍之絕唱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35405559958603
相关資料
明朝史上的薩爾滸戰役:敲響萬曆皇帝的喪鐘
女真的崛起給萬曆帶來了夜夜的噩夢。另外,從前受過大明莫大援助的朝鮮方面也派出了助明掃寇的援軍,開赴大哥的前線。萬曆四十七年二月,大明整理出的征討努爾哈赤的大軍正式誓師開拔,號稱四十七萬,實際二十萬也沒有的隊伍,直逼女真老窩。薩爾滸之戰其實只
標籤: 明朝 努爾哈赤 中國古代史 明朝歷史 歷史 杜松
白江口海戰:記錄中國作為海洋國家最後的輝煌
中國史書中,對這場發生於7世紀的海戰記載不多,但這場海戰對東洋格局及日本國家戰畧的影響,不亞於20世紀的太平洋戰爭。白江口又稱白村江,就是現在韓國錦江入海口,地處中國和日本中間地段,既是東洋戰畧要地,又頗具“執東洋牛耳”的象徵意義。白江口戰
標籤: 日本中國 三國 歷史 日軍
我軍大校:世界最早的無人機作戰發生在中美之間
無人機對中國軍隊來說並不陌生,世界上最早的無人機的對抗性作戰,實際上就發現在美國和中國之間。這可以說,是人類歷史上對無人機作戰最早的而且也是戰果最大的作戰。一直到1966年,隨著國際關係的變化,美國最終停止使用無人機對中國的空中偵察。
標籤: 無人機 中國航空 火風
太平洋戰爭中的日本皇軍為何輸得一敗塗地?
太平洋戰爭是日本的最後豪賭,也是日本海軍在世界舞臺的告別演出。儘管東條英機和山本五十六展開的太平洋賭局是日本有史以來最大賭局,但任何瘋狂之物,均離滅亡不遠。
標籤: 太平洋戰爭 軍事歷史 山本五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