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沒有洗髮乳,卻有9種你不知道的方法洗頭!

而早在商周時期,定時沐浴已經成為重要的儀式或風俗。據說如今部分北方、西部地區仍有以土堿洗頭的,不知屬實否。如今有些洗髮乳還以它們為藝員成分文宣。我個人懷疑芝麻葉洗頭更偏重於保養而非清潔,因為實在不太能想到其中含有什麼去油脂灰塵的有效成分。桃樹倒罷了,柏葉只知道是當時本土的柏科植物,卻並不知道具體物種。

頭當然還是要洗的~洗髮乳這個必須有。題主不要害怕,即使沒有潘婷飄柔海伦仙度斯你也可以活下去!

首先,古人洗頭一直洗得挺像樣的。

無論何時何地,個人衛生都是人類文明中的一個重要項目。中國漢字中,「沐」即為洗頭之意,在東漢年間的《說文解字》中已有明確解釋:

沐,濯發也。

而早在商周時期,定時沐浴已經成為重要的儀式或風俗。西元前約6世紀的《詩經·小雅·采綠》中也曾提及:

終朝采綠,不盈一匊,予發曲局,薄言歸沐。(老娘頭髮都打卷了,我要回去洗個頭!)

——所以掐指頭算下,老祖宗們洗頭都洗這麼多年了,沒道理不折騰出一些類似洗髮乳的東西吧。。

而洗髮乳的主要作用無非是(1)去除油脂(脂肪酸);(2)去除灰塵;(3)去頭屑,防脫髮,保持烏黑順澤。

這裡面(3)屬於延伸性功能,一般來說只要滿足前兩條,就可以被認為是值得發揚光大的洗髮用品了。所以英雄不問出處啊,雖說古人對化工成分所知甚少,但自然界本身已經有足够豐富的原料;憑著大膽嘗試和努力積累,還是開發出了很多洗髮路線的。

1.皂莢

植物裏最常用的應該就是它了。

皂莢亦稱皂角,豆科植物,直至如今《中國植物志》裏仍記載它「莢果煎汁可代肥皂用以洗滌絲毛織物」(我覺得頭髮也是類似了。只不過絲毛織物是動物毛,頭髮是人的毛)。之所以這麼好用,是因為其中含有的多種大量皂苷類物質:

皂苷的化學結構中,由於苷元具有不同程度的親脂性,糖鏈具有較强的親水性,使皂苷成為一種表面活性劑,水溶液振搖後能產生持久性的肥皂樣泡沫。一些富含皂苷的植物提取物被用於製造乳化劑、洗潔劑和發泡劑等。(皂苷_百度百科)

除了洗髮,皂莢一個更常見的用途就是洗滌衣物。據說柔順而不易褪色。另查了一些資料,說秦漢年間即始有皂莢洗髮的文字記載;但使勁兒搜了半天沒搜到原文獻,如果有同學知道的話煩請告訴一聲:)

值得一提的是,皂莢分佈有限,這倒是個不小的硬傷。而其他許多豆科、無患子科植物的果實中都含有皂苷類成分,也可以起到類似的洗髮效果,只是使用體驗就不好一概而論了~

2.草木灰

這個恐怕也是應用最廣泛的之一了。

稻草、秸稈燒成灰,即可用於洗髮。一方面其中含有碳酸鉀——溶于水後呈鹼性,可與油脂類反應;另一方面類似活性炭,也有吸附污物的功效。但草木灰似乎更多被作為輔材,配合皂莢、木槿葉等一起使用;不知道是不是用量大容易嗆鼻子。

(另根據知友@李賽補充:草木灰的使用乃是通過過濾所得的溶液,並不用直接加在水裏。)

3.土堿類

說穿了其實就是土法制得的純鹼(碳酸鈉),因為溶于水後呈鹼性,所以可以起到去除油脂的效果,功能和草木灰有重合之處。

植物資源相對匱乏的地區,往往都是因為土壤含鹼度過高;這樣一來反倒物盡其用,將制得的堿類用以替代動植物資料作為洗髮用品。據說如今部分北方、西部地區仍有以土堿洗頭的,不知屬實否。

4.木槿葉

這個我個人挺喜歡,貌似現在江浙一帶還有老人家這麼用。

作為錦葵科植物,木槿和它的姐姐妹妹一樣含有豐富的粘液質和皂苷。原理上和皂莢近似。但皂莢為人不喜的一點是其氣味刺鼻,而木槿葉卻舒爽清香,相比之下更見可愛。

對了,小時候也被阿罵這麼洗過一次。如今老人家已逝,我也記不得這麼洗頭的效果究竟如何了。

5.淘米水類

這個也是很久以前就有人用了。。真心實在又容易獲得。包括但不僅限於大米,麩皮、糟糠、豆類之流似乎都是可用之材;亦可發酵、煮沸後再行使用,各自叫法也很多。不知是否種類與使用者的身份地位也有關?

《禮記》裏就有秦漢時期貴族士大夫洗漱的相關描述:

日五盥,沐稷而靧梁,櫛用椫櫛,發晞用象櫛。進禨進羞,工乃昇歌。

——別的且不理他。前面已提到「沐」為洗髮,「稷」則被認為是「取稷粱之潘汁用」,即洗滌谷米、高粱後留下的水。據說《史記》中亦有類似的細節記載。

(另外據說麵糊、澱粉類,加以食醋也可用於洗髮。但私以為對於古人來說會不會有點太浪費。)

6.茶籽類

油茶、茶樹種實榨油後留下的殘渣。

這個古籍中似乎未見太多記載?總之我是沒怎麼查到,怕是和茶樹原生分佈的地理限制有關,但民間老人家也多有口碑相傳的。

茶籽油的運作機理也類似皂莢皂苷,但更勝在護髮養發。如今有些洗髮乳還以它們為藝員成分文宣。但獲取起來便不太容易,畢竟是二次加工產物,恐怕古人也是本著物盡其用的心態拿來使用的吧:)

7.芝麻葉

關於芝麻葉的記載並不多。所能找到的,是來自明朝郭晟的《家塾事親》:

脂麻葉,湯浸涎出,婦人用梳頭沐發去虱。

脂麻即芝麻,據稱部分中醫典籍裏也有記載可以使頭髮烏黑潤澤之效。我個人懷疑芝麻葉洗頭更偏重於保養而非清潔,因為實在不太能想到其中含有什麼去油脂灰塵的有效成分。

8.桑白皮

即桑樹的乾燥根皮。和芝麻葉類似,多見於中醫藥記載,保養性甚於清潔性。據稱對脫髮、頭屑有一定功效。總之煎成湯水後搭配著用吧~

長得略抽象。

9.柏葉/桃枝

源自湖南地區的《攸縣志》:

七月七日,婦女采柏葉、桃枝,煎湯沐發。

桃樹倒罷了,柏葉只知道是當時本土的柏科植物,卻並不知道具體物種。柏科植物普遍含芳香油,可作殺菌之用;作為洗髮資料,想來也多半是源自這方面的功效。

——其他一些類似蛋清、首烏、生薑之類,廣為人知,且更像是護髮乳(養護功能>清潔功能)的,便不贅述了。

最後,其實肥皂之類的東西我們也挺早就有了。唐朝孫思邈《千金翼方》中已有關於「澡豆」的記載,即是以豆科植物種子研磨粉末,搭配各色香料製成的原始版肥皂。不過用來洗臉洗身體比較多,賣點在於白裏透紅香氣撲鼻什麼的。

資料標籤: 植物
本文標題: 古人沒有洗髮乳,卻有9種你不知道的方法洗頭!
永久網址: https://www.laoziliao.net/doc/1635340742484523
相关資料
歷史上的梅妃怎麼死的?梅妃死因之謎
梅妃死因之謎梅妃,姓江名采萍,在今莆田亦稱江東妃唐玄宗早期寵妃。玄宗憐惜她這份對花的癡愛,稱她為“梅妃”。這段時間裏,梅妃幾乎是在獨享玄宗的愛,其他殯妃雖心中不悅,但較之梅妃,都自愧不如。備受冷落的梅妃,孤寂落寞,再也看不到往日前來進獻梅花
標籤: 歷史 唐朝 楊玉環 玄宗
歷史上有沒有梅妃這個人?梅妃確有其人嗎
由此可見,魯迅先生對梅妃這一人物的真實性持懷疑態度。但是,仍有很多人堅信梅妃實有其人。他們認為,史書上沒有記載,並不能斷定歷史上沒有此人。事實上,歷史上地位高於梅妃而史上無記載的例子比比皆是。梅妃容貌清麗,性情溫婉,頗有才情,在人民的心目中
標籤: 歷史 宋朝 梅妃傳 曹鄴
李隆基梅妃江采萍簡介唐玄宗早期寵妃梅妃生平
梅妃,本名江采萍,閩地莆田人,唐玄宗早期寵妃。唐玄宗元中,唐玄宗寵愛的武惠妃死後。妝紅梅唐玄宗對江采蘋愛如至寶,大加寵倖賜東宮正一品皇妃,封為梅妃。梅妃受玄宗專寵達十年之久,這期間,梅妃以自己的品性和賢德影響著唐玄宗,使玄宗以德治國,整個國
標籤: 江采萍 楊貴妃 玄宗 唐玄宗 唐朝 歷史
李隆基元獻皇后簡介唐肅宗生母元獻皇后生平
元獻皇后,姓楊氏,真名不詳,出身弘農華陰,為中國唐朝唐玄宗的貴嬪、唐肅宗生母。楊氏與武則天之母為同族,但之間的親緣關係未見於正史。李隆基即位為唐玄宗以後,封楊良媛為貴嬪。西元757年五月,仍在成都被遙尊為太上皇的玄宗,命肅宗已即天子比特,應
標籤: 唐肅宗 獻皇后 唐玄宗 唐朝 歷史 李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