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文集》第八卷對外宣傳不要強加於人

康生[1]衕誌:這個問題值得注意。我認為安齋的意見是正確的。這些是強加於人的,不要這樣做。第一,要注意不要強加於人;第二,不要文宣外國的人民運動是由中國影響的,這樣的宣傳易為反動派所利用,而不利於人民運動。


對外宣傳不要強加於人

(一九六七年――一九七○年)


康生[1]衕誌:這個問題值得注意。我認為安齋的意見是正確的。你的看法如何,望告。[2]
(一九六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不要那樣做,做了效果不好。國家不同,做法也不能一樣。[3]
(一九六八年三月七日)

這些是強加於人的,不要這樣做。[4]
(一九六八年三月十二日)

此事我已說了多次。對外(對內也如此)文宣應當堅決地有步驟地予以改革。[5]
(一九六八年三月十七日)

一般地說,一切外國黨(馬列主義)的內政,我們不應干涉。他們怎樣文宣,是他們的事。我們應注意自己的文宣,不應吹得太多,不應說得不適當,使人看起來好像有強加於人的印象。[6]
(一九六八年三月二十九日)
  

這些空話,以後不要再用。[7]
(一九六八年四月六日)

這種話不應由中國人口中說出,這就是所謂“以我為覈心”的錯誤思想。[8]
(一九六八年五月十六日)

第一,要注意不要強加於人;第二,不要文宣外國的人民運動是由中國影響的,這樣的宣傳易為反動派所利用,而不利於人民運動。[9]
(一九六八年五月二十九日)

名稱問題關係不大,可從緩議。
資產階級傳下來東西很多,例如共和國、工程師等等不勝枚舉,不能都改。
此件緩發。[10]
(一九六八年八月)

把離開主題的一些空話删掉。不要向外國人自吹自擂[11]。
(一九六八年九月)
十一
去掉第十一條,不應用自己名義發出的口號稱讚自己。[12]
(一九六八年九月)
十二
請注意:以後不要這種不合實際情況的自己吹擂。[13]
(一九六九年六月)
十三
對於一切外國人,不要求他們承認中國人的思想,只要求他們承認馬列主義的普遍真理與該國革命的具體實踐相結合。這是一個基本原則。我已說了多遍了。至於他們除馬列主義外,還雜有一些別的不良思想,他們自己會覺悟,我們不必當作嚴重問題和外國衕誌交談。只要看我們黨的歷史經過多少錯誤路線的教育才逐步走上正軌,並且至今還有問題,即對內對外都有大國沙文主義,必須加以克服,就可知道了。[14]
(一九七○年十二月六日)
根據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的檔案刊印。

注釋
[1]康生,當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文化革命小組顧問。
[2]這是毛澤東在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外賓簡報《安齋等人認為日本不能走農村包圍城市的道路》上寫的批語。
[3]這是毛澤東在關於援外飛機噴刷毛主席語錄的請示報告上寫的批語。
[4]毛澤東在審閱某援外工程移交問題的請示報告時,删去其中“舉行移交儀式時,應大力宣傳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說明我援×修建××××工程的成績,是我們忠實地執行偉大領袖毛主席關於國際主義教導的結果,是偉大的毛澤東思想的勝利”一段話,並寫了這個批語。
[5]這是毛澤東在關於答覆紐西蘭共產黨總書記威爾科克斯對中國對外宣傳工作的責備的請示報告上寫的批語。一九六七年三月,威爾科克斯來訪時提出,中國的對外英語文宣,內容很好,但所採用的語言和形式,與英語國家的羣衆格格不入,易引起反感。同年十一月,威爾科克斯又委託訪華的澳大利亞共產黨(馬列)主席希爾轉達他對中國對外宣傳工作的意見,說“中國衕誌應很好注意防止大國沙文主義”。
[6]這是毛澤東在關於緬甸共產黨中央委員會要求在《人民日報》發表緬甸共產黨武裝鬥爭二十周年的聲明的請示報告上寫的批語。這個聲明涉及緬甸共產黨對毛澤東思想的評估。
[7]毛澤東在審閱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起草的關於幫助外國人員進行訓練的檔案時,將其中“主要是文宣全世界革命人民的偉大導師毛主席和戰無不勝的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一句中的“全世界革命人民的偉大導師毛主席和戰無不勝的”二十一字删掉,並寫了這個批語。
[8]毛澤東在審閱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工業軍管小組關於請毛主席接見參加第七機械工業部一個會議的代表的請示報告時,在報告中“世界革命中心――北京”下麵劃了兩道杠,並寫了這個批語。
[9]這是毛澤東對外交部關於加強宣傳毛澤東思想和支持西歐、北美革命羣衆鬥爭的建議寫的批語。
[10]這是毛澤東在中共中央軍委辦事組關於更改援外軍事專家名稱的報告上寫的批語。報告中說,“軍事專家”是資本主義社會對資產階級“軍事學術權威”的稱呼,與中國人民解放軍援外人員身分不相稱。
[11]這是毛澤東在審閱《人民日報》社論《世界革命人民勝利的航向》(初稿)時寫的批語。
[12]毛澤東在審閱中共中央文革小組起草的《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十九周年標語口號》送審稿時,删去了其中第十一條“向立下豐功偉績的中央文革致敬!”並寫了這個批語。
[13]毛澤東在審閱《人民日報》、《紅旗》雜誌、《解放軍報》社論《中國共產黨萬歲――紀念中國共產黨誕生四十八周年》的送審稿時,在“二十年來,又取得了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的一系列偉大勝利,把一個貧窮落後的舊中國,變成一個繁榮昌盛的社會主義強國”一句中的“繁榮昌盛”前邊加了“有了初步”四個字,將“強國”改為“國家”,並寫了這個批語。
[14]這是毛澤東在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關於邀請“荷蘭共產主義統一運動(馬列)”派代錶團訪華的請示》上寫的批語。


相关資料

《毛澤東文集》第八卷如果尼克森願意來,我願意和他談

《毛澤東文集》第八卷解决中日複交問題,日方還是靠自民黨政府

《毛澤東文集》第八卷關於三個世界劃分問題

如何訓練緬因猫不亂抓東西

貝衛多狗狗驅跳蚤方便安全!

副傷寒臨床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