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尔虞我诈 丑闻迭出 资本家会搞垮资本主义吗?

    
    【美国《纽约时报》6月30日文章】题:资本家是否会搞垮资本主义?
    在过去几个世纪里,资本主义一直是历次全球经济优势较量中一个实力最为强大的竞争对手。在战火纷飞的岁月里,它兴旺发达;面对制裁和关税的打击,它也挺了过来。甚至针对资本主义心脏部位的恐怖主义行动也未能给它造成致命的打击。但是现在,一连串令人吃惊的公司倒闭开始提出一个令人不安的问题:资本主义是否还能在这些资本家破败之后幸存下来?
    最近一段时间,因白领阶层违法行为造成的公司灾难看起来似乎大同小异,都是贪婪的经营管理人员为赚钱而不择手段。但实际上,新千年中的公司灾难属于不同的性质,它给财务报告系统的信誉带来挑战,同时它也给资本市场中投资商的信心造成威胁。投资商的信心一直是资本主义成功的动力之源。
    对资本家来说,胜利就靠利润来衡量。既然放手让他们去干,一些资本家就想方设法追求利润,即便这意味着欺骗那些提供全部资本的投资商。一小撮资本家这种眼光短浅、中饱私囊的心理是否会真的毁掉资本主义?
    可能性不大。这种体系有一种固有的矫正因素。当滥用职权的行为过了头,它就会反抗。
    美国:金钱主宰政治体系
    【英国《观察家报》6月30日文章】题:再见,美国馅饼
    美国面临着严重的经济危机。对美国公司资产负债表和报表上的赢利能力的信心已经因为大量前所未有的企业欺诈、掠夺和不法行径而破灭。
    正如布什总统在他上周五的声明中所说的,这并不只是偶尔有一两家公司凭空捏造10亿美元的情况,这与其说是个别人的道德问题,倒不如说是发生了系统性扭曲。确切地说,这恰恰是美国商业文化所导致的结果。一切都应该、而且必须是亲市场、亲商业和亲股东的,这一政策纲领由于企业现金大量注入由金钱主宰的美国政治体系而运转顺畅。
    例如,众议院女议员马西·卡普图尔称,1996年通过的极其宽松的电信法是“金钱可以收买美国国会的活生生的例子”。这一法律解除了对电信业的管制,成为导致电信业眼下丑闻的前提。为了释放市场的力量,世界通信公司曾十分卖力地为这一法案进行游说。事实上,美国的商业已经收买了美国的行政和立法机构。
    【美联社华盛顿7月1日电】美国哈利伯顿公司目前正接受联邦政府的调查,在该公司改变结算方式时,公司的管理人是现任美国副总统的切尼,不过目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调查人员还没有与切尼联系。对哈利伯顿公司的调查已经进行了一个多月,证交会主席哈维·皮特周末时说,切尼不会被免于调查。
    切尼在1995年到2000年期间担任这家石油服务公司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据说,公司于1998年改变了结算方式,在顾客同意支付额外的开支之前,就把在一些重大工程项目上多花的开支计入收入中。
    法国:资本主义上空隐现风暴
    【法新社巴黎7月1日电】随着维旺迪环球公司老板迫于压力辞职,市场传闻法国电信公司即将重新国有化,以及阿尔卡特公司的裁员,曾经在股市泡沫中被企图领导国际市场的狂热所改变的法国资本主义的支柱今天发生了动摇。
    在90年代末股市泡沫的那几年里,维旺迪、法国电信、阿尔卡特等法国公司凭借雄心勃勃的战略和庞大的收购活动,一跃成为国际资本市场的明星,变成了媒体、电信和技术业的全球巨头。然而在股市泡沫破灭之后,这些曾使法国重回国际金融版图的趾高气扬的企业的股价崩溃了。
    从今年初以来,维旺迪公司的股价下跌了61%,法国电信(55%股份为国有)和阿尔卡特分别下跌了76%和62%。
    在一则报道称法国政府正在考虑对前国有电信营运企业法国电信公司重新实行国有化之后,该公司今天未能避开法国资本主义上空隐隐出现的风暴。由于日益担心法国电信超过600亿欧元的债务,投资者一直在回避该公司的股票。
    英国:重新制定会计制度
    【英国《泰晤士报》7月1日文章】题:英国将制裁失职审计师
    根据英国财政大臣戈登·布朗正在考虑的一项有深远意义的计划,公司必须强制执行每7年更换一次会计师的制度,以防止类似安然公司或者世通公司规模的企业灾难在英国发生。
    《泰晤士报》认为,会计公司也很有可能被禁止再为同一公司既当审计师又当会计师,成为“双重委托人”。
    英国财政部对美国审计人员疏漏巨额公司假帐导致股价大跌的事件感到震惊。财政大臣戈登·布朗正在同国际重要人物会谈,试图在制裁公司做假帐和不可靠审计行为方面在全球建立统一认识。

美国防恐漏洞多

    机场安检查获率低
    【《今日美国报》7月1日报道】文件显示,在运输安全管理局上个月所做的暗中测试中,全国32个大型机场安检处的屏幕检测器在其中1/4的测试中都不能查出伪造武器、炸药和炸弹。
    3个主要机场的检测器在至少一半的测试中都未能检查出有潜在危险的物品。在第四个机场———洛杉矶国际机场,结果也好不了多少。在那里,屏幕检测器大多数情况下都未能查出已经启动金属检验器的钢铁物品,屏幕检测器在辨别仿造炸弹上也存在困难。
    航空安全顾问杰克·普莱克谢说:“41%的失败率真的很可怜。不是这些人本身,就是他们所受的训练出了问题。”
    在全国范围内,屏幕检测器在金属检验器的警报响了以后也经常查不出测试人员身上的仿造武器。在178次测试中,屏幕检测器在1/3的情况下不能查出具有潜在危险的物品。
    网络数据陈旧老化
    【《今日美国报》7月1日报道】“9·11”事件后,布什政府急忙增加在计算机软硬件上投入的资金,以设法获得与恐怖主义有关的大量信息。
    联邦调查局计算机系统的存储和搜索能力非常糟糕,以至于调查人员今年不得不走出去寻求帮助。
    政府的数据库大大落后于一些私营部门的数据库。一名高级情报官员说:“这是个有30年历史的、非常陈旧的系统。在这个数据库里,什么也查不到。”
    疑犯译名混乱难分
    【《今日美国报》7月1日报道】由于美国情报和执法机构试图阻止下一次恐怖袭击的发生,它们有一个首要问题要解决:如何拼写敌人的名字。
    美国联邦调查局、中央情报局、移民和归化局及其它机构的计算机数据库里装满了恐怖分子疑犯的名单。但是如果没有大范围的实地调查工作,根本无法对它们加以区分。
    例如,中央情报局的一位官员在数据库中查找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的名字,结果找到了60多种曾经见报的拼写方式———如果查找对象是一位众所周知的人物,那么这只会令人大惑不解;如果他是一位不为人知的恐怖分子,那么这就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
    货运环节最为薄弱
    【美国《巴尔的摩太阳报》7月1日报道】自“9·11”袭击事件以来的几个月里,美国不仅在机场,而且在边界线、港口、核电厂和水供应工厂设置了新的安全措施。但分析家说,美国还需做出更多改进,不仅要对付引人注目的威胁,还要处理诸如桥梁、计算机网络和炼油厂等其他一些重要薄弱环节。
    美国各环节中最薄弱的是由飞机、火车、卡车和轮船运送的货物。这些货物很少经过严密检查。尽管“9·11”以来港口官员已经在加强安全措施方面投入了至少5000万美元,但美国在每年进入全国361个港口的600万只集装箱中,只对其中的2%进行了检查。恐怖分子可以通过集装箱运输船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甚至是他们自己偷偷运进美国。

图片新闻

        
    1日深夜,德国南部上空发生波音—757和图—154两机相撞事故,至少有71人丧生,坠毁的飞机还造成地面一所学校及一些民房起火。图为消防员2日凌晨在波音飞机残骸边灭火。(美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