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现修集团分崩离析反革命黑会筹备会草草收场

    【法新社布达佩斯一日电】匈通社宣布,为国际共产党会议作准备的筹备委员会会议今天在这里决定十一月十七日再召开会议。
    这次会议也将在布达佩斯举行。这次新会议的议程将包括筹备世界会议的方法和确定日期。
    这一决定是在九月二十七日开始举行的筹备委员会会议结束时作出的。
    匈通社说,“与会者一致证实需要召开国际会议以研究一些迫切的任务:反帝斗争,在共产党、工人党和一切反帝力量之间建立统一行动”。
    【德新社布达佩斯一日电】筹备委员会今天在这里举行会议后宣布:世界共产党将找一个新的日期召开莫斯科想要开的世界共产党会议。
    五十八个共产党的代表今天早些时候不定期地推迟了原计划于十一月二十五日召开的莫斯科最高级会议。
    公报证实,举行计划中的最高级会议的日期必须予以重新考虑。将要求有关共产党的中央委员会重新考虑这个问题。
    据公报说,五十八个共产党和工人党的代表参加了今天的会议。其它党已写来信说,它们由于“各种原因”而不能派出代表。
    参加会议的消息灵通人士今晚对德新社记者说,意共、法共和奥共曾要求把捷克斯洛伐克问题列入议程。这一点遭到大多数代表团的拒绝。
    【美联社维也纳一日电】捷通社今天从布达佩斯报道,为莫斯科世界会议作准备的共产党协商会议今天已经结束。
    筹备委员会只是在九月三十日开了会,维也纳的观察家们认为,提前结束会议表明代表中间有很大的分歧。
    来自布达佩斯的消息说,原订十一月二十五日举行的世界会议已经推迟了,可能推迟到明年春天的某个时候,在会议日期确定之前,工作小组将一直在布达佩斯进行工作。
    这些人士说,将于十一月十七日在莫斯科再次举行协商会议,并一致作出了推迟世界会议的决定。
    这些人士说,这是原先赞成无限期推迟世界会议的人同主张按原计划于十一月二十五日开会的人之间的“一种妥协”。
    【路透社布达佩斯一日电】东欧人士说,谴责使用武力把捷克斯洛伐克从所谓的“反革命”危险中拯救出来的一些西方党希望说明捷克斯洛伐克危机是推迟世界会议的原因。
    这些党还主张在这次筹备会议上讨论捷克斯洛伐克问题。
    但是,苏联和它的盟国——包括捷克斯洛伐克在内——反对这样做。
    这些人士说,他们认为,在这里讨论捷克斯洛伐克问题可能使局势恶化,可能妨碍布拉格和它的五个批评者——苏联、东德、波兰、保加利亚和匈牙利——为解决这场危机所作的努力。
    【法新社布达佩斯九月三十日电】匈通社说,世界共产党最高级会议筹备委员会会议今天在这里开幕。
    许多共产党曾公开表示反对拟议中的莫斯科会议在目前举行。
    【路透社布达佩斯九月三十日电】预料在今天开幕的四十六个党的筹备委员会会议之后将推迟世界共产党最高级会议。
    东欧人士认为,搁置最高级会议的建议可能在俄国人同意之下由一个西方党或由东道主匈牙利人提出。最高级会议的推迟看来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据这些人士说,在筹备委员会开会之前,曾就这个决定的措词进行了相当多的私下讨论。

库兹涅佐夫在捷活动后回莫斯科

    【路透社莫斯科一日电】苏联官员今天说,苏联第一副外长库兹涅佐夫已经从布拉格回到莫斯科。外交部的一位发言人在证实库兹涅佐夫回来的消息时拒绝对他今后的活动发表看法。
    不知道这位副外长是何时抵达莫斯科的。
    昨晚,这里消息通常可靠的共产党人士说,布拉格共产党首脑杜布切克可能于本周末到莫斯科来同克里姆林宫领导人进行多次拖延的会谈。

修字党内部更加四分五裂

    【合众国际社伦敦二日电】(记者:特勒)莫斯科想要使世界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多数支持建立一个以苏联为首的新“共产党联合阵线”的希望星期二受到了一次严重挫折。
    在布达佩斯为筹备十一月二十五日在莫斯科举行世界共产党最高级会议而召开的一次委员会会议决定休会几周,显然是因为它无法克服由于若干欧洲的主要党反对苏联入侵捷克斯洛伐克而引起的分歧。
    已经是阵容不齐的这个世界运动的分歧更加深刻了,只要苏联继续占领捷克斯洛伐克,就几乎没有就举行最高级会议达成协议的前景。
    甚至在苏联人入侵捷克斯洛伐克之前,这个世界运动的成员就表现出很不愿意赞同莫斯科的意识形态和政治目标。
    苏共《真理报》给共产党国家规定了新规则。它实际上说,任何共产党国家都不能作出不要其社会主义制度的选择。它还暗示说,哪种牌号的共产主义是正确的,哪种是不正确的,只有莫斯科才有权决定。
    甚至在伦敦的老练的共产党外交官也表示震惊和沮丧。
    在目前情况下世界共产党不愿去莫斯科朝圣,除非它们可以向克里姆林宫的领导权提出挑战,这一点是很容易理解的。可是,克里姆林宫不敢冒这个风险,在全世界反对其行动的这个关键性时刻尤其是如此。
    法共、意共、英共、奥共和其它共产党都说了些刺耳的话。
    在目前情况下,莫斯科可能宁愿等待事情后来有所好转。据悉,有些苏联领导人很不耐烦,不愿有任何拖延,因为他们担心已经处于阵容不齐的这个运动会四分五裂,使得有些党甚至会设法搞一个完全脱离莫斯科的新联盟。

意修报纸供认: 修字党对推迟开黑会争吵不休

    【南通社罗马一日电】现在不能举行共产党和工人党的协商会议,这不仅是因为捷克斯洛伐克局势不正常,而且因为在解释每个党的自主权、“国家主权、走向社会主义的各种道路、国际工人运动的团结形式、甚至是克服集团这个主张本身”上,存在着争执。这一切全都是意大利共产党机关报《团结报》在一则由它的驻布达佩斯记者朱塞佩·博法(他还是意共中央委员)写的一则评论中指出的。
    博法写道,这些原则自从一九五七年以来每一次都被确认为根本原则,对整个运动都是有效的。可是,在对这些原则的解释上,在五个华沙条约国家与其他共产党(例如意大利和法国两个共产党)之间存在着巨大分歧。
    前面那五国认为,自主和主权的原则同对捷克斯洛伐克的武装干涉是可以一致的,而其他共产党则正是因为这种干涉完全违背这些原则而谴责这种干涉。
    博法写道,西欧共产党中“占压倒多数”的党正是出于这些理由主张推迟会议,虽然动机不同,形式也是各种各样的。

腊斯克在联大一般性辩论中发表讲话

    讲话近三分之一谈到苏修侵捷,他压苏修从速撤军;在越南问题上滥调重弹;在中东问题上,他说“存在着一种微小的走向和平的势头”,鼓吹“抓紧机会谋求解决办法”
    【美新处联合国二日电】下面是国务卿腊斯克今天在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中发表的讲话:(本刊已加删节)
    当我们今天开会时,我们的世界在许许多多地方仍然痛苦地遭到战争,遭到能够危及和平的弊端和争吵,遭到目无法律地在国与国之间使用武装部队的情况。捷克斯洛伐克
    最近的一个问题就是对捷克斯洛伐克的入侵。
    捷克斯洛伐克今天是一个被占领的国家。
    尽管一再作出保证,但是占领军仍然留在捷克斯洛伐克。人们告诉我们说,这些军队的撤退将取决于捷克斯洛伐克情况的“正常化”;显然怎样才算“正常化”要由苏联来决定。苏联的新闻机构提出了这样的警告:要重新对捷克斯洛伐克报纸、电台和电视进行新闻检查;取缔同苏联的思想不一致的这个或那个组织;排除莫斯科不同意的这个或那个领导人。尽管苏联保证说它们的占领军将不干预内部事务,但是苏联军事指挥官强行占领和封闭某些报纸;对捷克斯洛伐克政府的各部门目前也在提供这种“兄弟援助”。
    这些对捷克斯洛伐克采取的行动本身如此令人反感和对和平如此危险,因此使人类良心感到不安。
    苏联什么时候将从捷克斯洛伐克撤出它的占领军,以实现它自己一再作出的保证?
    世界各国将注视着苏联,要它保证它并不谋求把自己驾于联合国宪章的法律之上。
    让我们非常清楚的对苏联说:走向缓和的道路是联合国宪章的道路。对德国的新威胁
    还有一些影响欧洲的国际和平的问题。我们最近听到苏联有这种说法:它根据联合国宪章的某些文字有权以武力干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
    任何这样的行动都将马上导致根据北大西洋公约采取的自卫措施。
    美国和它的盟国对欧洲负有某些庄严的防御义务。这些义务包括支持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和西柏林的安全,直到德意志民族能够在一个安全的欧洲在和平与自由中重新统一的时候。越南
    我现在转过来谈谈在东南亚进行的斗争,在那里,我们的责任是设法结束带来悲惨的痛苦和扩大战争的风险的暴力行动。我们必须尽一切力量从进行战争转变为从事和平事业。
    在巴黎谈判中,美国代表提出了一些关于降级的具体建议和一项关于解决这场冲突的政治办法。
    但是河内拒绝了这一切建议和另外许多建议。我们期望北越代表表示他们打算就降低战斗水平提出什么建议。一旦我们能够相信停止轰炸能导致和平,我们就准备停止轰炸。
    一项体面的解决办法是可能的。有待做的事情是河内在巴黎认真地进行实现和平的工作。他们将会发现美国是愿意考虑他们的意见和真诚地进行谈判的。中东
    我现在转过来谈谈中东问题,中东在这一代的时间中遭受了很多折磨和悲剧。
    去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安全理事会一致通过一项决议,为一项公平的、持久的和平确定了一些现实的和公平的原则。
    我在这里重申,美国完全支持十一月二十二日决议的各项内容。
    在这里,象在每一项冲突中一样,取得进展的第一个先决条件是,冲突中的各方都愿意用和平手段解决它们的分歧。
    我重申(美国)总统向中东的领导人提出的要求,要求他们继续和加速就和平的实质问题交换意见。
    今天在中东的外交中似乎存在着一种微小的、宝贵的走向和平的势头。我们大家都应当抓紧这个机会来鼓励有关方面坚决地谋求一项解决办法。军备控制
    在本届会议上,大会将再次广泛地讨论裁军问题。
    今年春天,大会曾经抱着很大的希望以压倒多数的表决结果推荐不扩散条约。
    已经有八十多个国家在这个条约上签字,如果要完全实现这个条约的目的的话,另外一些国家也必须在这个条约上签字,并批准这个条约。
    我们准备继续制订一些控制军备竞赛的措施,现在这些措施正在由十八国裁军会议进行讨论。(本刊注:文内小题是原来的)
    【美联社联合国二日电】国务卿腊斯克为在联大的一般性辩论中就捷克斯洛伐克问题进行特别的辩论作了准备,他今天在一般性辩论中的讲话几乎有三分之一谈到这个问题。共产党外交官在腊斯克讲话时未退出会场。但是他们也没有鼓掌。

腊斯克同吴丹密谈

    【路透社联合国九月三十日电】美国国务卿腊斯克今天同联合国秘书长吴丹就越南问题会谈了一小时。
    腊斯克在会谈后对记者说,他们的会谈是“令人感兴趣的、热烈的、友好的”。
    他们还讨论了吴丹提出的举行四国外长会议为国家和政府首脑会议作准备的问题。
    腊斯克说,还没有就这个问题作出决定。他接着说:“外长们没有全部来到这里,没有进行磋商。”消息灵通人士今天说,腊斯克和吴丹还讨论了捷克斯洛伐克和中东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