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强调武装斗争是取得解放的唯一道路

    【本刊讯】开罗九月二十九日消息:《暴风之声最近发表评论说,“巴勒斯坦阿拉伯人民决不赞成关于解决所谓中东危机问题的和平解决、和平计划或协议的任何论调。因为我们人民决心继续进行武装斗争直到胜利。”他们决不承认无论是联合国或任何其他组织,无论是大国或小国所公布的任何决议。
    这家电台针对苏修领导集团勾结美帝国主义把所谓和平解决中东危机方案强加给阿拉伯人民,进一步出卖阿拉伯人民的阴谋说,“我们拿起武器进行革命的人民宣誓,不取胜就以身殉国。无论多么大的力量都不能抵挡住我们人民的决心和革命。我们已开始了解放我们土地的正确道路,即人民革命的道路。我们是革命人民,决不让某些大国的阴谋得逞,我们将寸步不离我们已选择的道路”。
    这家电台说,这些国际商贩把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当作他们手中的某种商品。他们现正在联合国的休息室中拼命为以色列的犹太复国主义辩护。但是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十分清楚联合国是什么东西。“联合国只不过是以美国为首的殖民大国手中的训服工具和屈服于它们的压力的一个傀儡。”“巴勒斯坦人民坚信,武装革命是取得解放的唯一道路。主要的战场是在巴勒斯坦,而不是在其他任何地方。巴勒斯坦人民能够用武器维护他们的权利,实现巴勒斯坦事业的唯一办法现正掌握在它的人民手中,这就是游击队手中的武器,依靠它们就能取得胜利。
    这家电台还提醒人民注意把所谓联合国部队开到中东地区的阴谋。它说,“巴勒斯坦革命绝不对所谓国际观察员或联合国部队的安全负责。他们将被认为是敌视巴勒斯坦革命的分子,并且将被看成是敌人的士兵。”

摩《旗帜报》指责苏修方案是非正义的

    【马格里布阿拉伯新闻社拉巴特九月二十八日电】独立党的机关报《旗帜报》今天在题为《非正义的方案》的文章中,谈到苏联的解决中东冲突的方案时写道:
    苏联准备了一项解决中东危机的方案,并将提交联合国大会。这项方案的基础是:以色列撤退到它一九六七年六月五日以前所占领的地区,阿拉伯国家宣布结束战争状态,在各方之间驻扎国际部队,随后研究其它的问题,如运河的自由通航问题。
    不管苏联的方案如何,巴勒斯坦人民不允许一个阿拉伯国家不顾巴勒斯坦人民的利益而自私自利地解决它自己的问题,因此巴勒斯坦人民决不会接受一项导致承认以色列在他们的领土上存在的解决办法。
    因此,这个问题不可能在承认以色列或宣布结束同以色列的战争的基础上得到解决,因为巴勒斯坦人民已经进入了他们被排除了二十年的战场。
    《旗帜报》最后说,出于这些考虑,同时由于以色列的企图和无底的野心,我们不希望这个方案成功,而且任何对巴勒斯坦的被侵害的自由的事业包含着非正义的方案都不会成功。

巴勒斯坦游击队抗击以侵略军连连获胜

    【中东社开罗九月二十九日电】据这里今晚发表的一项公报说,暴风突击队在九月二十五日上午炸毁了埃拉特同比尔希巴之间的油管的一部分。
    这条油管是在内格夫东南的巴勒克地区爆炸的。
    【中东社开罗二十八日电】巴勒斯坦组织暴风突击队今天宣布,它在以色列占领区的突击队在昨天和前天炸毁了机械化车辆装配厂一个、敌军观察啃一个、机枪野营地一个和机械化车数辆,其中有英制吉普车和装甲车各一辆,打死打伤以色列官兵二十人。
    暴风突击队的声明说,有五名突击队受伤,他们已被运回基地。
    【中东社贝鲁特二十八日电】巴勒斯坦解放人民阵线今天宣布,从九月十八日至二十五日在约旦河西岸对以色列军队采取的六次行动是它进行的。
    它说,摧毁半履带车三辆、吉普车二辆、巡逻车一辆,车上的人不是被打死就是被打伤。
    突击队在通往乌姆萨达拉的公路上埋的一枚反车地雷爆炸,炸毁了半履带车一辆,炸伤了车上的人。同一天,在马齐纳夫,另一枚地雷在一辆巡逻车下面爆炸,炸死了车上的人。
    声明说,同一天,当以色列的吉普车在南面的乌姆萨达拉的公路上触了地雷,以色列士兵四名被打死或打伤。
    九月二十四日,当加夫塔列克和贝桑之间的公路上地雷网爆炸时,炸毁了半履带车一辆,并炸死炸伤车上的人。同一天,在托库马尼亚地区,地雷炸毁了半履带车一辆,吉普车一辆,炸死炸伤以色列士兵七人。
    声明说,九月二十六日,一支突击部队在乌姆萨曼附近同一支以色列伏击队发生冲突,打死敌军二名,还有些人被打伤。这支突击队的成员都安全地返回基地。
    【美联社安曼二十八日电】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宣布它的突击队星期六(二十八日)清晨在贝桑山谷提拉特维兹定居点同以色列军队发生的一次冲突中,打死或打伤了以色列士兵九名。
    公报说,这次冲突是在午夜开始的,当时突击队用火箭炮袭击一辆以色列半履带车,这辆车当时在保护以色列伏击战。
    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另一公报宣称,突击队在昨晚和前天的两次作战中打死打伤以色列士兵七名。
    星期四(二十六日),击毁以色列半履带车一辆,车上的四人被打死或打伤,当时这辆车在约旦河谷中部阿布哈谢姆地区碰上了突击队埋的地雷。
    公报说,星期五(二十七日)晚上,突击队用火箭袭击了约旦河谷北面的南特勒阿布苏斯的一个以色列观察哨,并直接命中。
    在随后用自动武器进行的半小时冲突中,打死打伤以色列士兵三名、一挺机枪被打哑,突击队方面没有损失。
    【中东社开罗二十八日电】巴勒斯坦民族解放军今天说,它的突击队在九月二十四日至二十七日采取的行动中打死打伤以色列士兵七名,摧毁敌人的一辆半履带车及一挺正在射击的五十毫米口径的机枪。

以色列电台透露:埃班将在美向腊斯克汇报以侵略计划

    【法新社耶路撒冷九月二十七日电】以色列电台今天说,预料以色列外交部长埃班将于三十日在华盛顿向美国国务卿腊斯克扼要提出以色列的一个中东和平计划,并且可能在晚些时候与约翰逊总统会谈。
    美国官员们可能要了解以色列的计划,因为以色列和美国对苏联两周前提出的像现在这样的计划都感到不满,但是美国人认为苏联的建议可以作为讨论的基础。
    以色列报纸引用消息灵通人士的话说,美国认为苏联准备在中东问题上采取更加调和的态度,目的是为了在捷克斯洛伐克危机后挽回自己的威望,并且也愿意制定一个妥协的协议。
    但是,以色列领导人认为,苏联只关心加强它在中东的影响。他们谈到了最近同埃及签订的协议,根据这个协议,开罗政府将从莫斯科得到数以百计的坦克和飞机。
    【合众国际社耶路撒冷二十六日电】以色列要苏联不要在局势紧张的中东“毒化气氛”。
    莫斯科在星期三(二十五日)警告耶路撒冷注意,如果它继续在这个地区采取“危险的挑衅行动”将引起“十分严重的后果”。
    以色列外交部星期三(二十五日)晚发表声明,对此作出强烈的反应。
    以色列指责俄国人企图把世界公众对它占领捷克斯洛伐克的“震惊”转移到中东问题上去。
    【美联社纽约二十九日电】《时代》周刊今天说,苏联已同开罗签订一项协议,规定除了补充阿拉伯人在去年的历时六天的战争中的损失以外,还提供大量的新的军事援助。
    该刊说:“一些船只已经离开俄国,上面装有答应提供的武器中的第一批武器,答应提供的武器是五百辆坦克、三百架米格二十一和米格二十三式喷气飞机和几百门自动炮。”
    【美联社特拉维夫二十九日电】以色列副总理阿隆对美国和英国进行了三周的访问以后于星期日(二十九日)回到国内。
    他在回到国内时说,“约翰逊总统不会危害以色列的防务需要”。
    据悉,阿隆已向约翰逊强调以色列急需五十架“鬼怪式”的战斗轰炸机,但是他没有透露他同美国总统会谈的结果。

黎报报道:约旦竟又限制巴勒斯坦游击队活动

    【法新社特拉维夫二十六日电】无党派的以色列报纸今天报道,巴勒斯坦的地下运动巴勒斯坦解放运动的首脑阿布·阿马尔被赶出了约旦并被拒绝进入叙利亚。
    《晚报》说,阿马尔在巴格达住下了,他从那里控制着巴勒斯坦解放运动的一切破坏活动。
    【美联社贝鲁特二十一日电】阿拉伯游击战士在把同以色列的冲突逐步升级,可能引起一场新的战争,而这是阿拉伯国家没有准备进行的,它们在目前也许是不希望发生的。有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约旦希望制止突击队活动。约旦是所有阿拉伯国家中最易受以色列的报复的。
    但是游击队现在变得很强大。
    与此同时,贝鲁特的周刊《自由》说,约旦和叙利亚都对突击队进行了新的限制。
    这家报纸说,叙利亚坚持要求,突击队在通过它的领土时,要携带经过批准的通行证,并报道说,叙利亚当局和巴勒斯坦解放运动——是突击队组织中最有效的组织——之间冲突日益增加。
    这家报纸说,叙利亚要求巴勒斯坦解放运动关闭它在叙利亚的训练营地,而巴勒斯坦解放运动拒绝了。
    《自由》周刊说,约旦现在要求,为加入游击队而进入这个国家的巴勒斯坦人必须先获得入境签证。
    最近,巴勒斯坦解放人民阵线——自称劫持了一架以色列飞机的突击队组织——的三个领导人在叙利亚被捕。

缪勒尔背叛刚果(金)人民投降蒙博托

    【本刊讯】刚果革命之声电台二十八日广播说,“缪勒尔部长明天(星期日)将作为自由公民回到金沙萨,他得到了蒙博托中将的政府在金沙萨通过的大赦令所规定的安全和恢复政治和精神名誉的所有保证。这种保证是刚果民主共和国外长邦博科阁下同缪勒尔公民提出来的。”
    下面是皮埃尔·缪勒尔向刚果革命之声电台记者发表的谈话的摘要:
    问:部长先生,你领导一个具有进步性质的运动有好几年,你是否能向我们谈谈这个运动的情况和真正的目标?
    答:你不是不知道,自从我们的民族英雄帕特里斯·卢蒙巴去世之后,那时我们的敌人无疑地想随同卢蒙巴一道消灭他的整个纲领。我们坚决保卫这个纲领,从那时起,我们就为恢复我们的民族英雄帕特里斯·卢蒙巴的名誉而斗争,并采用他的纲领,以便大家一道建设这个国家。我认为,我们过去一贯所反对的政权在今天已被消灭,现在有一个夺了权的政权,这个政权愿意继续追求前总理、我们的民族英雄帕特里斯·卢蒙巴阁下的纲领的目标。我认为,我们现在进行斗争不再有理由,因此,我认为,现在正是我们忘记过去的时候了,我们能够充满希望地展望未来,能够继续执行这个纲领,直到实现这个纲领的目标;我们的民族经济的独立。
    问:在你看来,是不是幸福和忘记过去说明了你刚刚作出的回国的重要决定的理由?
    答:我们一直为我们的目标而战斗,这种目标就是继续为争取经济独立而斗争。因此,从我们为能够维护卢蒙巴确定的纲领而战斗的那时候起,像今天一样,这个纲领已被新政权所接受,我认为在我们之间就再没有分歧了。我认为我们能够共同前进来达到这个目标。
    【美联社金沙萨二十九日电】刚果克韦卢省叛乱首脑缪勒尔在流亡四年后于二十九日回到这里。
    他是乘来往于刚果(金)和刚果(布)之间的渡船回来的,陪同他回来的是刚果外长邦博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