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克利福德叫嚷美没有理由停炸越北方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九月三十日电】美国国防部长克利福德昨天说,北越从来没有让美国有充分的理由停止在北方进行的轰炸,美国倒有充分的理由继续进行这种轰炸。
    他在一次全国电视节目中说:“我们应当能看到某种迹象表明,或者应当能了解”,如果美国停止轰炸,“将能导致和平”。
    有人问到结束轰炸有什么风险,克利福德说:“敌人将利用非军事区和他们的北方的一部分作为补给站”,以便在将来对美国部队采取军事行动。
    克利福德说,人们“过于强调轰炸”妨碍巴黎会谈取得进展了。
    他说,会谈仍在继续进行,这说明谈判是有进展的。但是关于轰炸问题,他说:“他们不肯对我们说,如果我们停炸,他们将怎样做。他们没有对我们说他们将做哪一件事情,甚至连谈也不谈。”
    【法新社华盛顿九月二十九日电】美国国防部长克利福德今天说,他希望美国在一九六九年六月以前能够从越南使“许多”军队回国。
    但是他强烈地强调指出,五角大楼没有“在一九六九年六月以前这样做”的具体计划。
    国防部长是在回答由于副总统汉弗莱和共和党众议员莱尔德最近就目前在越南的美国军人的可能回国所发表的谈话而引起人们提出的问题时这样说的。
    克利福德还说,他希望越南的战斗的“强度将会降低”,巴黎和谈将是有结果的。但是他预料为了减少美国参加这场战争的程度而采取的第一个措施,是在十七度线以南把美国军队调到第二线。他又说,但是在能够这样做之前,美国高级司令部将必须“绝对有把握”,南越军队能够承担他们想不到这样一来要承担的战斗责任。
    他重申了政府对最后停止对北越的轰炸的看法,他又说,他目前没有看到什么迹象,表明自从三月三十一日对轰炸加以限制以来,河内准备跟着约翰逊总统走向“克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动敌人的第三次攻势这一事实,并不代表华盛顿所希望的那种真正的“沉寂”。他说,事实上,这“只是为了集结力量来发动一次攻势”,但是由于美国驻越南的司令官艾布拉姆斯将军采用了成功的战术的结果,“没有能够这样做”。克利福德还谈了下面的问题:
    一,将来的冲突:美国“将来的基本政策”应该依靠建立区域性安全,美国政府只起“有限制的伙伴”的作用,多提供经济援助而不是军事援助。他说,“任何另一个越南”的决定性的考验,应当基本上是美国的国家安全。
    二,弹道战略:目前美国对苏联的核优势是四比一。克利福德说:“我希望继续保持这种优势。”这应当保持,即使美国应该同苏联开始会谈减少进攻性和防御性弹道武器问题也罢。他又说,他希望这样的会谈将很快开始,但是华盛顿的计划“给苏联人对捷克斯洛伐克进行的不正当的使人震惊的入侵所打断了”。
    三,“普韦布洛号”间谍船:确保船上的八十二名船员获释的唯一办法是通过外交谈判,而不是军事力量。

鲍尔发表电视演说:说他「已感到即将在越南谈判中取得突破」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九月三十日屯】鲍尔昨天说,他已经“开始感到我们即将在越南谈判中取得突破了”。
    鲍尔说,他“以最大的注意力注视了越南问题七年之久”,对于在那段时期里实现一项政治解决办法的可能性,总的来说是非常悲观的。
    鲍尔在全国电视广播“面对全国”节目中发表谈话的过程中说,他所谈到的突破的前景不一定指的是取得解决,但是他说,相反,他说的谈判出现“真正的松动”的前景。
    记者们紧紧地向鲍尔追问汉弗莱可能在将来某个时候对轰炸北方问题采取什么态度,因为北越的谈判代表说必须停止这种轰炸才能讨论解决办法。
    鲍尔不肯回答这种问题,他要记者们注意汉弗莱计划在今天发表的一次关于外交政策的演说。他说,汉弗莱那时将使对他在越南问题上的态度的争论“平息下来”。
    鲍尔说,汉弗莱在总统竞选中的主要对手尼克松是“采取强硬路线的人”。
    鲍尔说,“我自己的感觉是,他,将”使越南战争“升级”,他预言汉弗莱将做一切可能做的事情来减少美国参加越战的程度。
    有人要鲍尔说说随着这场战争的扩大,汉弗莱在白宫关于这场战争的讨论中可能起了什么作用,鲍尔说,他还记得一次具体的讨论情况,当时汉弗莱反对在苏联总理柯西金正在北越首都访问的时候继续轰炸河内。
    【美联社纽约九月二十九日电】鲍尔今天说,停止对北越的轰炸“不能立即实现和平”。
    他说,关于轰炸问题的行动将必须“联系到其他步骤”来采取。
    鲍尔重申他先前的一个论点,即在下届总统任期内欧洲将是对外政策的重点。
    【德新社华盛顿九月二十九日电】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鲍尔今天要求莫斯科参加认真的谈判,以便能在中东作出一种和平的安排。
    他说,首先必须设法同莫斯科就限制向中东运送武器问题达成一项有效的协议。

巴报报道鲍尔为了积极替汉弗莱骗取选票将助汉弗莱拟越南问题“独立方针”

    【本刊讯】据巴基斯坦《黎明报》记者九月二十八日从华盛顿报道:据华盛顿政界人士说,美国总统汉弗莱现在可能正受到强大的压力,它在越南问题上拟订一种独立的方针,以便有机会赢得总统选举。
    他很可能在美国的任期最短的驻联合国大使鲍尔的帮助下这样做。
    特别重视欧洲的鲍尔多年来在越南问题上一直是鸽派。他希望结束讨厌的越南问题,使美国可以把力量集中于西欧,他认为西欧是美国的第一道防线。他主张尽早结束越南战争,他主张立即结束对北越的一切轰炸。
    尽管鲍尔否认,据信他曾主张停炸,并把捷克斯洛伐克问题提交联大,从制造一种他觉得是有利的气氛来谴责苏联在东欧的行动。由于华盛顿拒绝接受他的战略,鲍尔决定在未参加联大会议以前就辞职。
    鲍尔已用全力支持汉弗莱的竞选运动,他希望说服汉弗莱在越南问题和其他对外政策问题上采取更果断的立场。

哈里曼在巴黎接见日本记者时说:越美交谈「也许已在幕后取得一些进展」

    【美联社东京九月二十九日电】《每日新闻》星期日报道,美国大使哈里曼认为,巴黎和谈也许已在“幕后”取得了一些进展。
    这家大报说,参加会谈的美国首席代表哈里曼星期四在巴黎接见《每日新闻》记者波多野时表示了这种看法。
    《每日新闻》说,哈里曼说,在星期三的第二十三次会谈中没有取得进展。但它说,哈里曼接着说,“我认为,他们认识到他们不得不采取一种公正的解决办法。因此,大概在‘幕后’取得了一些进展——虽然我可以对你们说,尚未就任何一点达成协议。”
    《每日新闻》说,这位老外交官说河内要美国无条件停炸北越来推动会谈进展的要求是非常傲慢的。
    《每日新闻》说,哈里曼还说,“他们不愿作出任何表示,来表明如果停炸,他们将怎样做,而他们只是说,‘我们将进行认真的谈判’。这是我以前在任何国际关系中从未见到过的傲慢态度。”
    《每日新闻》报道,哈里曼也认为,河内的要求被同美国坚持的要求恶性循环地联系在一起。美国的要求是,如美国停炸,北越则要使战争降级。
    但是《每日新闻》说,哈里曼解释说,河内能够“轻而易举地”打破这种恶性循环。
    他接着说:“我们不要求公开宣布——但如果他们愿意的话,他们可以告诉我们,或者他们可以告诉第三国。”
    哈里曼说,他不认为七月份南越的共产党活动减少是按照美国关于战争降级的要求所作的暂息时期。

《纽约时报》主编透露:约翰逊曾三度决定宣布对越“全面停炸”

    【合众国际社瑞典乌普萨拉九月三十日电】一位美国记者星期日说,约翰逊总统过去一年中曾三次决定宣布全面停止在越南的轰炸,但是他每次都在最后时刻改变了主意。
    《纽约时报》主编哈里逊·索尔兹伯里对当地一家通讯社说,约翰逊改变停止轰炸的主意,多少都有一些原因。
    他还说,《时代》周刊上刊登的消息大部分是真实的,即约翰逊原准备在芝加哥举行的民主党大会上宣布全面停止轰炸,但是他在发生了入侵捷克斯洛伐克的事情后,放弃了他的计划。
    哈里逊在宣讲会的演说中说,美国下届总统将努力在越南迅速实现和平。索尔兹伯里说,“两个候选人在越南问题上的意见几乎是相同的。”

美《华尔街日报》谈:尼克松和约翰逊同苏搞勾结的手法

    【本刊讯】《华尔街日报》九月二十五日刊载格米尔从纽约发出一篇报道,题为《尼克松和约翰逊:对莫斯科的两种看法》,摘要如下:
    在这里的尼克松总部,就像在华盛顿的约翰逊手下的工作人员的办公室一样,人们的眼睛都看着莫斯科。但是他们等着发生的事情是十分不同的。
    在民主党当权的首都,地位很高的人们彼此相告说,克里姆林肯定怀着恐怖而憎恶的心情看待尼克松当选总统的前景——因此,它肯定会很快试着帮助来击败他。所以,他们仍然一厢情愿等待着苏联提供某种帮助来促进越南战争的逐步降级。他们说,即使共产党认为尼克松当选是不可避免的事,合理的推论也应当会迫使莫斯科和河内赶紧在美国一个新总统能插手进行讨价还价以前使越南问题妥协的机器转动起来。
    在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总部,这种可能性似乎很少受到注意。在尼克松顾问们对苏联的看法中,有着深得多的猜疑。虽然尼克松力求能听到各种各样的意见,然而他的专家的一些预测中有一种很有分量的预测,认为莫斯科很可能决定不是把美国在换骑师的几个星期时间用来缔造和平,而是用来进行侵略。
    尼克松手下的人说,在约翰逊从马鞍上滑下来、他的后任还没有骑稳的时候,苏联会不自禁地在入侵捷克以后接着采取至少两个别的重大行动。
    首先,是军事上横扫罗马尼亚,开入南斯拉夫,然后进到阿尔巴尼亚。目的是,重建俄国人的东欧帝国。
    第二,通过东德人宣布的新的限制,对西方去柏林的通道施加新的压力。目的是,动摇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联盟,特别是向西欧国家表明,美国已不再是可依靠的具有坚强意志的保护者。
    如果尼克松要爬上苏联最高峰的话,沿途将会有一些重要的歇脚点。他关于同共产党人打交道的理论的本质是,打交道必须“从实力”出发。
    当选总统尼克松在试图同俄国人直率交谈时,可能发现他们并不是敏感的。但是人们举出了他心中考虑的问题的至少一个小例子:他在所谓防核扩散条约问题上的策略。
    候选人尼克松在宣布对这个条约的“种种怀疑”后说,他赞成这个条约,但是要求美国参议员们推迟批准。
    尼克松手下的人认为俄国人还希望从西方得到其他东西,特别是在贸易和信贷方面得到某种东西;他们认为,应当对俄国人说,只有在苏联付出很高的代价、表现出文明的举动的情况下,才能满足苏联这种愿望。
    但是他们认为最强大的压力还是军事优势;这是一再出现的尼克松理论中的一条线。保证中东的稳定的办法不是使阿拉伯和以色列的力量保持平衡,而是务使以色列获得喷气机以及它为了拥有不会弄错的优势而需要的任何其他东西。欧洲的稳定不仅要求反对使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愈来愈糟的作法,而且要求西方建立胜过华沙条约的部队的某种新的优势。同时,在金字塔的最上层,全球的稳定不要求通过谈判使美苏核武器库取得某种平衡,而要求美国在重新扩大优势方面承担非常肯定而又明确的义务以致使得共产党人可能不敢于继续在战略军备竞赛中进行激烈的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