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缅有关当局和报纸等就学生戴毛主席像章事制造反华舆论

    【本刊讯】仰光二十六日消息:近几天来,仰光出现了一种名叫《革命势力》的传单,诽谤革命的中国人民是“反动势力”,并叫嚣要“从缅甸国土上消除反动势力”。传单攻击中国驻仰光大使馆是“中国的红色反动势力”。传单煽动缅甸人民“彻底消灭中国人”。传单叫嚣“要砍断中国学生迈出的一只脚和准备迈出的后一只脚,以显示缅甸的不可抹杀的力量”。
    缅甸政府的《先锋报》二十四日社论竟然诽谤华侨学生“要毁灭缅甸民族和人民的未来,希望看到缅甸民族毁灭”。
    社论说:“我们决不允许反民族的政策、主张和思想在我们学校存在。”“我们决不容许以实际上牺牲我们来彻底毁灭我们民族和国家为目的的任何活动。”社论说:“我们已经摆脱了英国殖民主义的枷锁,决不再作任何其他国家的殖民地。”
    缅甸《仰光日报》二十五日发表社论说,华侨学生的正义斗争的出现“只能被认为是由企图背叛友好精神的外国干涉分子制造的。”《仰光日报》甚至说:“在仰光有一个中国城。如果我们的同胞受它的影响,就会被引到歧路上去。”

美刊报道:流入香港资金已大为减少

    【本刊讯】香港美《新闻周刊》十二日刊载一篇文章,摘要如下:
    过去三个星期来的共产党暴动,是香港一百二十五年历史上最坏的几次暴动之一,震撼了香港的商业区。暴动过去之后出现的一个问题,就是:香港是不是已失掉了本地以及海外商人的一大部分信心。
    上星期,已经有了清清楚楚的迹象,表示香港长期以来蓬勃的经济——一个多世纪以来放任主义资本主义的堡垒,已感觉到信心动摇的后果了。
    在暴动发生以前,平均每天有三百万美元的资金,通过信件或者是愿意协助的飞机搭客,从东南亚各国私运出来,存入到香港的银行里,或者是投资到别的地方去。上星期,这笔流入香港的资金,令人沮丧地减少了百分之五十。据一位美国股票经纪商透露,自从暴动开始以来,中国人(这些人中有不少是从共产中国逃到香港来的)把他们所赚利润的约百分之九十五,投资在纽约股票交易所的股票上面。
    但这些还都只是暴动的即时结果。从较长远观点来看,对香港的经济健康有更重要得多的意义的,就是这次暴动对外国资本在港投资的影响。过去十年来,以百万美元计的外资流入了香港,每年增长率达到百分之十五的惊人程度。西方观察家预料今年的增长率会急遽下降,要许多年才能恢复。

以色列外长同毛雷尔会谈中东问题

    【合众国际社纽约二十四日电】以色列外长埃班和罗马尼亚总统毛雷尔今天会谈紧急的中东局势。但是,外交人士说,这个一小时之久的会谈是在“亲切友好”气氛中进行的。
    这里的外交人士说,虽然埃班—毛雷尔会谈是真诚的,但是埃班强调了他的国家的看法,以色列不能在不进行谈判的情况下撤退任何军队。

缅甸华侨学生无限热爱毛主席

    【本刊讯】缅《劳动人民日报》二十四日刊登的一则消息说:
    “拉塔国立中学(缅华女子中学)和拉塔国立小学(建国华侨小学),因为其学生于星期四傍晚打了本报和《卫报》的记者,而被教育当局下令封闭。
    “雅达支塔路的巴罕国立中学(南洋华侨中学)的三十多名学生昨天上午找校长吴党山密辩论,要他说明为什么他们不能戴毛泽东像章。
    “在拉塔,有六所高中、一所初中、三所小学是华侨儿童上学的学校,在南勃陶这样的学校有五所高中、二所初中和十六所小学。
    “昨天人们看见这些学校的大部分学生戴着毛泽东像章。
    “在貌凯街的一所小学发现了用粉笔写的‘毛泽东万岁’的标语。
    “自称是学生家长的三个人昨天上午去找肯门丁国立高级中学(华建华侨高级中学)的校长吴昂丹,要求允许学生戴毛泽东像章。
    “他们说,如果不予准许,将会发生暴力事件。
    “据说吴昂丹回答说,他没有接到上级教育当局的任何指示。当局是禁止佩戴未经准许的像章,因此在这方面他没有什么可说的。但是他将根据指示办事,如果什么时候接到指示的话。”
    【本刊讯】《缅甸新光报》二十四日发表一篇社论,题为《华侨学生的骚动》,摘要如下:
    据悉,教育部公布关于佩戴徽章的指示是因为在学生当中发生了损害教育的各种骚动和骚扰,它们是在过去由于外界的干涉而发生的。
    特别是在以缅甸的方式进行的走向社会主义的社会革命尚未处于巩固状态的时候,必须非常注意防止在学生当中火上加油,学生将是国家未来的领导人。尤其是有必要防止破坏分子和另外一些人对学生的干涉,破坏分子想要妨碍建立社会主义的新社会,而另外一些人则想念其它国家而不想念自己的国家,并为国外的新老殖民主义者的利益服务。令人遗憾的是,听说在宣布这个指示时,华侨区的两所学校的青年学生提出抗议和制造骚动。附近地区的大人和青年也参加了骚动,因此可以看出,这个问题不是没有外界的干涉的。
    必须有效地遏制和压制从幕后鼓励学生的外部干涉,而另一方面,要控制和劝说学生不要再制造骚乱。为了使学生能够和平地学习,教育部和外交部可以通过教师协会和家长协会取得学生家长的合作以及取得中国大使馆外交人员的合作,以解决这个问题。

港英必败 我们必胜

    【本刊讯】香港报纸二十五日评“港督”戴麟趾返英。
    《田丰日报》的专文说:“我估计港英是做定最坏打算的,港英时刻都作‘走’的准备。在政治舞台上,英国是一头‘老狐狸’,难道他看不出北京的真意。英伦明知北京要管,也知道北京说出的话是没有可‘讨价还价’的,为此,港英便只好硬着‘头皮’干下去。港英必定清楚知道,只要北京一开口,是无从赖下去的。这两万多军警就能把北京‘吓退’?绝对没有可能的,因此,我始终肯定港英是作‘走’的准备的。‘谈无可谈’,‘打不能打’,除了‘死撑’一阵外,还有甚么可以做的。
    “当然,港英在走之前,还有一套的。他们又用‘以华打华’的手段来应付今日的局面。反正死的是你们中国人,华警,工人,假定火拼起来,死的不是中国人?港英这一着好阴险,我一直为大家‘担心’的,便是这一阵可恶的时光。我声声希望中国人在这个紧要关头要做‘好事’也在于此。为了甚么要打自己的人?工人的斗争目标只在港英。血债血偿是必然的,假如在这个时候,做点‘好事’,不会给‘一体待遇’的。醒醒吧!做中国人吧!”
    《新午报》认为戴麟趾的“走”证明港英“威信”彻底破产。该报社论说:“伙同布朗、威尔逊等出卖英国利益的政客,戴麟趾甘心做美帝走卒,插手新蒲岗劳资纠纷,一手炮制了多宗血腥镇压,目的在于试探北京在文化大革命之后是否乱糟糟,自顾不暇;目的在于遏阻香港的工人运动,遏阻香港爱国同胞学习、宣传和捍卫毛泽东思想。”“戴麟趾替美国主子做的两件事,都彻底失败,他所代表的帝国主义,已经威风扫地,他的手下‘腥闻处’所鼓吹的‘局势转安,人心趋定’已经彻底破产了。现在,他不能不说出‘香港所面对的问题,不单只是香港的问题’,很多问题,他是不能作主的,他还要回去向布朗、威尔逊请示,还要向美国主子请示。”“港英的威信已经破产了,戴麟趾的走,就是彻底破产的表现。”
    《香港夜报》的评论说:“昨夜周恩来总理对树胶工会这件惨案,勃然震怒,于是摊出了一张明牌,他说:‘绝对不能容忍英帝国主义对香港爱国同胞的残酷迫害,中国人民决心根据形势的需要,给香港爱国同胞以一切支援,直到取得最后胜利。’一切支援这四个字相当广泛,它包括了精神物质,也包括了武装部队。”“戴麟趾,我们中国人民太感激你了,所以今天就要请你离境。我们不欢迎在我们中国人的领地里,有这么一个恶霸。我们不但请你出境,而且打算将你永远放逐。你们那个进行反动统治的‘香港政府’在我们眼中已不存在。既然你们是为所欲为,我们也是为所欲为。”
    “同胞们!我们的新世界将要来临了,挺起胸膛去迎接吧!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硬骨头一点,勿做民族的罪人。”

南通社报道:苏和阿联缔结一项军事协定

    【德新社贝尔格莱德二十三日电】南通社今天从开罗报道,埃及和苏联已经缔结了一项军事协定,“据估计它具有巨大的重要性”。
    这家通讯社引用消息灵通人士的话说,这个协定是昨天在苏联总参谋长扎哈罗夫元帅和埃及军事领导人会谈后签定的。
    南通社说,这两个国家已就在中东武装冲突后进行军事合作的具体形式达成了协议,但是没有报道进一步的情况。
    它说,波德戈尔内和埃及总统纳赛尔在会谈中谈到了三方面的问题。
    第一,中东危机及其原因和发展,以色列“武装侵略”行为以及他们通过武装占领埃及、约旦和叙利亚领土而继续采取“武装侵略”行动。
    第二,这场危机的政治影响以及阿拉伯国家、苏联和世界上在其他“爱好和平”的力量在联合国内外为结束以色列的“侵略”而采取的政治行动和其他行动。
    第三,成为“侵略”的牺牲者的阿拉伯国家,特别是埃及在经济、军事和其他方面的迫切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