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美刊谈美国图书馆管理存在的问题

    【本刊讯】美国《时代》周刊去年九月三日一期登载一篇文章,题为《图书馆,怎样使知识不浪费掉》。摘要如下:
    在大多数人心目中,图书馆是一个肃静无声书架林立的地方。在美国,这种舒适的安息所仍然还有千百个,但是它们正在变成时代的错误。它们的问题是,技术时代对图书馆的要求远远超过只是有一个安静的地方读书和随便分类的书籍。
    偶尔使用图书馆的人不大能觉察到这点,但是专业的图书馆人员以及自觉地去的读者是非常清楚的。他们把这种情况叫做“资料爆炸”,这个现象造成了一个奇怪的矛盾局面:这个国家的大多数公共图书馆既没有钱来购买也没有地方来存放人数越来越多和不知足的公众希望阅读的书籍和期刊,而各种技术学科——主要是科学——则象瀑布似地倾泻出大量的资料,甚至最有钱的团体、高等院校或市镇图书馆也不知道怎么办好,更不谈怎样向研究人员提供这些资料了。
    美国图书馆协会——它规定不到二千五百人的市镇的图书馆最低藏书标准为一万本——计算,美国的七千二百六十个公共图书馆中,有百分之六十九是不合标准的。在农村的八千所小学里,有百分之六十没有集中的图书馆。
    有谁知道哪些东西是被漏掉了呢?在一七五○年,世界上大约只有十种科学刊物,今天,单是同生物医学科学有关的就有七千种。在一九六五年,单是在化学领域里,那些有学问的探索者每两周就写出——而且发表——六千七百篇文章。美国印刷局目前正在草拟兴建一座工作面积占地四十英亩的新大楼,这看来不足为奇,如果耶鲁大学继续使用它的过时的卡片编目办法的话,到公元二○四○年时,单是卡片就要八英亩的面积,这也是不足为奇的。
    特别是对专业化的图书馆说来,解决被纸张压得透不过气来的唯一办法是自动化,有最原始的办法,也有最惊人的复杂设想。在底特律公共图书馆里,取书由于服务员穿着轱辘溜冰鞋在二百五十英尺长的书架间飞驰而加快。另一方面,科学家们梦想可以坐在办公室里用电话向一个地区性电子计算机询问;于是,答案——也许是来自一个外国同事的论文——就会从一个围绕地球运转的通讯卫星迸出,先送入一架同时翻译机,然后在这位学者的电视屏上出现。
    撇开翻译问题不谈,科学领域方面的书志控制技术已经是现实的情况。这方面走在头里的是伯西斯达国立卫生图书馆,它试图要获得每一种同医学有关的刊物。图书馆人员把从二千四百种刊物的文章中选出来的参考部分馈送入两架电子计算机。然后,采取利用键字的办法,这两架电子计算机可以每年按字母次序安排十五万篇引证文。这张名单由一架电子计算机驱动的摄影排字机印出来,结果就是一本书(《医学索引》),这本书被分发到全世界的七千个图书馆去。
    例如,伦敦的研究人员可以翻阅这本《索引》找到他所要的引证文,然后请求他当地的图书馆管理人员,或者在必要时从伯西斯达谋求到一本。
    说明取得那种进展的真正解答是最近返老还童的国会图书馆的自动化,国会图书馆试图要把美国的每一种刊物都编入目录,它现在在档案里拥有四千万张3×5的卡片。把那分目录转换为供电子计算机用的带子大约要四千万美元,但是到那个时候美国任何地方的图书馆管理人员都可以经常有一份关于美国所有刊物的最新索引。国会图书馆可以利用“资料—电话”系统通过普通电话线把资料迅速地传给任何需要它的图书馆去。这项已经在高速通讯方面使用的系统,利用打眼带以每分钟六千字的速度把讯号传送到遥远的印刷机上去,所有这一切只是打一次长途电话的价格。

《朝日新闻》驻华盛顿记者报道:打破前例的美参院外委会大辩论

    【本刊讯】日本《朝日新闻》二十日刊登驻华盛顿记者松山的一篇报道,摘要如下:
    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的公听作证会,已经全部结束。将外交政策公开发表,而且整天不停地由电视广播,这在美国都是新事。
    外交委员会召来了五个作证者。每一次,会上都发生“风暴式”的辩论,这是打破前例的事情。这是外委会长时期以来对白宫的不满与不信,借着质询恢复轰炸北越的机会爆发出来。
    长期以来,约翰逊关于越南问题政策,从不要求参议院“协助和承认”而把本国带入了战争(宣战应为国会的权限),这就引起了极大的反感。
    约翰逊不重视参议院的理由大概有好几个。
    第一,前年八月东京湾事件发生之后,国会通过决议,给了他一张空白支票,可以由他在东南亚任意行动。
    第二,参院外交委员会在批准条约上最有分量,但是目前并没有什么必须批准的重要条约。
    第三,他认为国会整个形势是支持它的,参院外交委员会里有些人吵闹一番,问题不大。他一向自信,“国会是我的囊中物”。
    然而,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固然不能完全代表国会的气氛,至少在外交问题上有着传统的最高权威。因此,外委会决定进行电视广播的公听作证会时,不仅给予约翰逊相当大的刺激,而且令他担心。檀香山会议突然举行的原因之一,据说就是为了避免让麦克纳马拉出席作证。
    公听作证会开完了,不管有多少人对它还有期待,不管有多少人对它担心,他们之间的意见,有没有什么变化呢?
    关于这一点,可以说,完全等于零。
    政府方面的作证者始终强调:一、美国必须信守诺言;二、国会一向是支持政府对东南亚的一切政策的;三、和平谈判的道路依然敞开着;四、不希望战争扩大;五、不可能接受北越的四项条件。他们的话与参议员的质问大相径庭。
    这一次辩论,在人民方面来看,是“期待已久的讨论”(《纽约先驱论坛报》),看电视转播的人数以几百万名计,《华盛顿邮报》每一次都用第一版第一条新闻的通栏标题全文刊载。满座的国会旁听席(还有老太太在座)不时有拍手声而不顾主席的禁止。国会所收到的投书,支持公听作证会的人很多,这就意味着,华盛顿与人民之间,过去实在缺乏联系。(转载二十一日香港《大公报》)

美国内辩论将再度猛烈爆发

    【美联社华盛顿二十四日电】(记者:海托华)约翰逊总统最近就他的越南战争政策向全国作的报告强烈表明,他认为国会中批评他的人就他们的分歧意见进行的辩论是难分难解的,因此并没有损害他采取他认为是必要的行动的自由。
    约翰逊在演说中提出的政策就是他几个月来一直在阐明的政策。
    它并没有因国会批评的影响而有什么基本的改变。
    严格限制空袭北越的战略使民主党参议员赛明顿非常冒火,他在几天前要求美国袭击象发电站、油库、港口和码头等“较有意义的目标”。
    约翰逊在星期三晚上的演说的含义是,如果必须采取其他严峻的步骤,如果战争会扩大,这将是出于共产党人的主动。
    但是在今后北越和共产党中国会怎么干,是国会中一些批评者担心的一个问题,这些批评者希望在最近将来美国达成某种妥协的和平。
    目前还有其他许多没有解决的问题,所以暂时平息的辩论肯定会再度猛烈爆发。

合众国际社说:戴高乐的谈话是“给美国伤口上撒盐”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二十二日电】(记者:汉斯莱)法国总统戴高乐公开宣布决心在一九六九年退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和再次批评美国在越南的行动的做法是给华盛顿外露的伤口上撒盐。
    但是政府官员奉命不对这位将军在记者招待会的讲话作出反应,而只许象通常那样空空洞洞地说,美国总是乐于听取它的盟国的意见的。
    看来约翰逊总统决心要避免隔着大西洋同戴高乐就美国在欧亚的政策是否明智展开论战,不管挑衅是多么厉害。
    这位法国领导人说,要解决越南战争就必须撤走一切外国军队和使这个地区中立化,这同美国的长期目的并无多大差异。不过,差异在于何时撤走以及在撤走以前南越必须取得何种安全。双方的估计相差十万八千里。
    戴高乐认为,美国在越南陷于一次“历史灾祸”中,正在对一种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打一场徒劳无益的后卫战。
    国务卿腊斯克所阐明的美国的看法是,美国正在进行一场反对共产主义扩张的重要战争,如果要保持世界其他地方的反共障碍的话,这一场战争必须打赢。

法《民族报》说法不再是“欧洲病夫”

    【本刊讯】法《民族报》二十四日发表文章说:
    戴高乐使他在过去的公开讲话或同美国领导人会谈时不断说过的东西,即北约组织不再符合新的情况,成为正式的东西。各种一体化司令部在一九四九年被证明是正确的,在一九六六年,由于所有的政治、经济和军事上的原因(对我们来说,列举这些似乎是多余的),法国不再是“欧洲病夫”。
    戴高乐将军提到美国在法国的基地问题。
    应当了解,法国有权过问这些基地,因为,如同刚果情况那样,一些旨在用来进行法国不赞同的军事行动的军火正是从这些基地运出去的,而人们知道,这种军事行动同大西洋联盟成员国的安全丝毫不相干。

一种图书目录卡片复印机

    【本刊讯】蒋帮《中央日报》一月二日介绍中国旅美科学家发明的一种图书目录卡片复印机,摘载如下:
    我国旅美学人姜逸樵博士发明图书目录卡片复印机。姜氏复印机行世已经六年,并已遍销欧、美、非、澳各洲及东南亚各地,广为采用,但在台湾却是前所未闻,颇感陌生。
    姜氏复印机,构造简单,体积小巧,携带方便,对图书目录卡的印制,省时而方便,故姜氏复印机的应世,确为图书馆技术改进带来新的里程。笔者因代表国立中央图书馆出席此次纽约世界博览会,乘便考察美国图书馆业务及发展,在好几次的场合里,美国朋友都向笔者推介姜氏复印机成就,因而引起笔者的兴趣,正好在一次国际农业图书馆员大会上,得与姜博士夫妇谋面,他们是应邀出席会议,为复印机的展览作专题演讲。

德克森要美参院就增拨军费赶快采取行动 莫尔斯表示反对通过增拨军费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二十二日电】共和党领袖德克森今天要求参院立即就四十八亿美元的越南军事拨款案采取行动。由于对政府的政策发生了激烈的辩论,参院一直拖到现在还没有对这个法案采取行动。
    德克森对记者们说,批评政府的人在讨论这个法案上面“唠叨掉的时候已经够多了”。他说:“这个法案应该通过,而且要快。”
    【法新社华盛顿二十五日电】莫尔斯今天在参议院发表的一篇长篇演说中解释,他为什么投票反对政府要求款项来进行越南战争。
    如果通过这笔款项“就是为美国防务开支提供一张空白支票来把战争扩大到老挞和泰国。”
    他说,当我们为南朝鲜和菲律宾的武装部队提供款项和装备以后,我们将看到战争也将扩大到这些国家来。

美不愿发表约翰逊和戴高乐来往信件

    【美新处华盛顿二十一日电】总统新闻秘书莫耶斯说,国家首脑之间应该能够就私人和外交事务互相通信,而不一定要把这种信件公开发表。
    戴高乐早些时候在巴黎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谈到他和约翰逊总统在越南形势问题上交换了信件。莫耶斯是在今天有人问及此事时表明这个态度的。新闻消息引用法国首脑的话说:如果约翰逊总统愿意把他的回信发表,他也将同意发表他的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