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威尔逊对同柯西金建立良好关系感到高兴

    【本刊讯】英《金融时报》二十五日刊登一篇报道,摘要如下:
    首相昨晚从莫斯科回来了,他同俄国领导人比原先的预料更为成功地打破了在一些棘手的国际问题上的冰块。
    在贸易问题上,他取得了某些进展,但是不如他和他的顾问原来所希望的大。
    威尔逊这次访问的一个可靠的成就就是确定他同柯西金的新接触将继续下去。
    与此同时,已安排让裁军大臣查尔方特勋爵一两个星期之内再去莫斯科同葛罗米柯举行进一步会谈,讨论把核禁试条约扩大到包括地下试验的问题,以及设法实现大国间核非扩散协议的问题。
    据悉,威尔逊认为,他这次访问的主要成就是确立了英国政府作为莫斯科和华盛顿之间的“联系人”的地位——使俄国和西方间可以就广泛的国际问题开始“对话”的手段。他认为,俄国人终于在美国阵营中找到了他们可以坦率交谈的人,这个人可以设法消除他们对美国的错误想法,也可以向约翰逊总统说明俄国人在某些问题上的“真正观点”。
    【本刊讯】英《每日快报》二十五日刊登威尔弗里德·森德尔的一篇报道说:
    威尔逊对他同柯西金建立的良好关系感到极为高兴。下个月将在官方一级就贸易问题进行进一步会谈。还将就新的海空航运协定开始举行谈判。
    【本刊讯】英《每日快报》二十五日刊载森德尔的一篇报道,摘要如下:
    威尔逊这是他第十四次访问苏联。他还炫耀他通晓俄语,无疑他的俄语讲得比约翰逊或戴高乐好些。他充分利用了他同米高扬的真挚的长期友谊。
    只有威尔逊是世界两边都可以随便交谈的人。
    我们不要对此有什么怀疑。计划取得了出色的成功。但是,之所以成功是因为俄国人需要它成功。
    柯西金是一个精明的、非常世故的政治家,他觉得需要把他个人的触角伸进西方世界。他觉得威尔逊正是能满足他的目的的人物。就这一点而论,这两位总理在克里姆林宫的会谈中有共同的目标。
    【美联社莫斯科二十四日电】威尔逊星期四说,他同柯西金就越南问题进行了“非常充分的、非常坦率的,几乎是激烈的”会谈。
    威尔逊说会谈是“圆满的和有益的”。
    他说,“柯西金和我都这样说:这次恢复接触是十分有益的。我们认为这些接触是进一步接触的开端,而不是一个一劳永逸的行动。”
    威尔逊说,“我们作了各种安排,以便继续进行各级的接触。”

苏派人去印火箭基地进行火箭试验

    【法新社新德里二十二日电】据今天这里官方宣布,苏联科学家在印度南部图姆巴赤道火箭发射基地进行气象试验。
    印度总理甘地夫人在回答问题时对议会说,苏联是根据印度原子能部门和苏联研究大气水份的气象机构之间去年签订的合作协定而参加的。
    根据这个协定,苏联同意帮助建立一个气象火箭和高空探测火箭的发射场,并用这些火箭进行共同试验。苏联的装备,都已经供应了。
    正在向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其它“合作国”提供在图姆巴进行的试验的初步结果,最后结果将向全世界的科学家提供。

声称「联合行动现在更加重要」

    【合众国际社莫斯科二十五日电】一位苏联领导人今天警告说,约翰逊政府必须考虑越南战争逐步升级的“真正后果”。
    马祖罗夫副总理还攻击中国在援助北越方面拒绝同莫斯科合作。
    马祖罗夫说,美国的行动“已使华盛顿的领导人陷入政治上的绝境。他们和他们的同谋者迟早必须严肃考虑他们继续进行侵略的真正后果的问题。”
    马祖罗夫是在庆祝苏联—蒙古和平和防御条约签订二十周年的仪式上说这番话的。
    今天早些时候,这项条约的最新条文——这是由苏联党的首脑勃列日涅夫一月份在蒙古签订的——已开始生效。
    观察家们说,看来这项条约是直接针对中国的。而马祖罗夫利用今天的庆祝会谴责了中国人。
    他说,“(在越南问题上的)联合行动现在比以往更加重要。意见分歧不能为拒绝在反对帝国主义侵略行动的斗争中采取联合行动进行辩解。”
    他没有指名提中国。但是这里过去的讲话已经指出北京拒绝在共产党的政策方面和援助河内方面进行合作。
    【美联社莫斯科二十五日电】(记者:布雷德舍)在两三个苏军师已进入蒙古的这一未经证实的消息传到莫斯科的时候,蒙苏星期五批准了它们的新的同盟条约。新的苏蒙条约是一月十五日在乌兰巴托签订的。苏联外长葛罗米柯和蒙古外长杜格苏伦星期五在这里交换了批准书。
    这项条约代替了一九四六年签订的一项条约。新条约说,它考虑到“亚洲和全世界发生的变化。”
    此间非共产主义的观察家们认为,这指的是中苏敌对。

匈报说匈最近发生多次反政府活动

    【本刊讯】匈《人民自由报》二月十九日发表一篇文章,摘要如下:
    大赦将近三年了,根据一九六三年大赦的条件,如果在这三年内被释放者不再重新犯罪,过去被判的刑期就作为满期,这一条件对政治犯和刑事犯都有效。现在我们之所以要提到政治犯,是因为最近几个月内警察局逮捕了几名在大赦中被释放的人,这些人再次反对国家制度。
    在过去三年中,有些人受到西方外来力量的鼓励和支持,他们在释放后就寻找机会和可能同自己的朋友建立关系,有时还同国外取得联系,阴谋计划“推翻制度”,他们要在适当的时候站在反制度的国内外势力的前列。
    不能低估这一破坏活动的危险性,因为存在一个相对狭小的反对我们制度的阶层。一个被判为无期徒刑的反革命分子说:“我们接替政权的时候已经到了,我们要无情地报复一下。”
    大赦的政治犯中,有少部分在监狱中已经相互讲定,今后还是保持联系,而且还交换意见准备一次可能的“大行动”。有一个大赦的政治犯同四十名被释放的犯人一起企图建立关系进行有组织的活动。
    最近多次发生反对制度的煽动活动。党和政府在这些问题上的立场是明确的和坚决的:对正直劳动适应社会生活的人是人道的和原谅的,但对出于敌对的感情反对我们制度的人是强硬的。
    【本刊讯】匈《人民自由报》一月二十一日刊登一篇文章,摘要如下:
    如果我们再进一步研究一下美国的煽动策略,那么我们可以总括如下的目的:煽动民族主义和沙文主义情绪,钻思想空隙,利用无知和反对情绪,引起怀疑,动摇信念。他们为此目的还利用了无线电,扩大文化接触和旅行事业。我想举几个事例证明敌人迄今为止尚未放弃侵入的传统道路和方式。
    有一个名叫多热·捷尔吉的人从美国回来探亲。就在布达佩斯旅馆已经由于他粗暴的咒骂和诽谤而引起了冲突。之后又给他的家和他过去的一伙放映电影。可以理解,如果任何人为他的家庭放映有关在国外的生活影片也没有什么特殊。但是,多热却利用放电影的机会为他所纠集的同伙们讲诬蔑匈牙利的和蛊惑人心的话。
    敌人在进行语言煽动的同时,还经常带入敌对书籍,大量传播敌对思想。
    一个西德公民埃瓦尔德在他入境的小轿车内带了二百四十六本书。
    遗憾的是,不仅是那些伪装为旅行者的外国人或回国探亲的逃亡者犯了类似的罪过,而且国内和匈牙利人也进行反动宣传。
    一个布达佩斯中学教员瓦什·彼得,他曾是僧侣,他在他的住处纠聚一些教徒和学生并组成小组。经常假借组织音乐晚会、文学晚会的名义举行会见。瓦什经常作报告,而其他人则静听。瓦什在报告中煽动反对我们的制度,反对其他各族人民和社会主义国家的团结并且破坏国家和教会之间的良好关系。
    诸如此类的例子还很多。首先我们应该注意这些事实,应该根据这种情况进行政治和思想工作。当然,最主要的是,进一步加强我国社会,发展我们的社会主义。但是,我们要注意并且警惕类似的破坏活动。

波德戈尔内将访突尼斯

    【路透社突尼斯二十四日电】今天这里宣布说,布尔吉巴总统已邀请苏联的波德戈尔内主席正式访问突尼斯,波德戈尔内已接受这个邀请。
    这个邀请是在昨天苏联主席接见突尼斯大使布齐里时提出的。访问日期还没有确定。

匈党中央全会讨论共运等问题

    【法新社布达佩斯二十四日电】匈通社今天说,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中央委员会已决定在十一月初在这里召开党的第九次代表大会。
    匈党中央委员会会议今天在党第一书记卡达尔的主持下召开了会议。匈通社说,现已成立一些委员会来为代表大会作准备。
    【南通社布达佩斯二十五日电】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除了决定召开党代表大会的事宜外,全会还讨论了世界的迫切问题。与会者在他们议程的这个项目中讨论了国际工人运动的最新的事态发展,首先讨论了社会主义国家党和中国共产党之间的关系状况,还讨论了同在第二十三次苏联共产党代表大会前夕的现阶段有关的问题。全会还了解到目前为止匈牙利的经济机构改革所取得的成果。

台湾《人间世》杂志载文:再次猛烈抨击侵台美军“地位协定”

谴责美一手持“美援”,一手持不平等条约,另一手持刀枪横行霸道。说有民族自尊心的人应把这个“协定”视为奇耻大辱
    【本刊讯】台湾《人间世》一九六六年二月号刊载韩士奇写的一篇题为《含辱咽泪再话“新约”》的文章,摘要如下:
    “在华美军地位协定”,已经立法院三读通过了。我们真不知道它如何“通过”了中国人的民族自尊心?我们背负了这项“新不平等条约”之后,又将如何对历史做交代?美国用比“治外法权”更严苛的条件来对待我们,他们心目中究竟把我们看做了什么?是“盟国吗”?没有把强权用做结盟的后盾的。美国打着“民主”的幌子,把“美援”当做了赐惠赐恩,把“盟国”所担当的义务,视为“雇佣”。如果真能以“美援”对“雇佣”两相抵消,仍可视权利义务的“平等”,现在的问题是,美国人用的是资本家对“雇佣”的心理,认为他们就是“主子”,雇佣是“奴隶”;他们是“上帝的选民”,受援者都是“低劣的民族”。象“在华美军地位协定”这类不平等条约,便是在这样心理之下产生的。不管你应不应该接受,愿不愿意接受,强权便是公理,扔给你,他们挺着腰板儿走了!
    如果我们还有民族自尊心,便应该视为奇耻大辱。中华民国还有没有国际地位?中华民国在美国人心目中到底是个什么?我们承认了强权所加的新不平等条约,固然没法对历史做交代,美国这样的横行霸道,又将如何对历史做交代?
    中国人还会分辨什么是狗屎,什么是面包;也懂得什么是朋友,什么是敌人。美国人如果看见几个西崽对他们献媚,认为那便是中国人的心理,就完全错误了。中华民国还是个“国”,中国人还是个“人”,国有国格,人有人格,民族有民族的自尊心,美国这样的做法,是睥睨一切,惟我独尊,美国不仅接受了“白种人的负担”的责任,也接受了“上帝的选民”的衣钵;这又是一种新的“传教”方式,一手持“美援”一手持“不平等条约”,另一只手也可能持的便是刀枪,到处搞政变便是一个例子。
    美国人在强权的高傲心理下,甩给我们一种奇耻大辱——这真是刻骨铭心的耻辱。立法院没有接受乔一凡委员的呼吁,而轻率地通过了这一新的不平等条约,将如何对得起我们的子子孙孙?
    由于这“新不平等条约”,想一想第二次大战后,美国在世界上的所做所为,再看一看美国在第二次大战期间的历史文献,使我们知道了法国戴高乐在大战期间为什么受英美歧视,戴高乐现在又为什么与美国处处做对之关键所在了。
    “新不平等条约”已经加在我们的身上了,竟是无声无息地加在我们的身上了。我们连看一看条约内容的机会也没有。但是能欺骗了历史吗?历史是最无情的,而历史责任也是必有人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