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英报报道:英一议员谈铁托同他的谈话

    【本刊讯】英《星期日泰晤士报》十五日刊登一篇题为《铁托的教训》的文章,摘要如下:
    赫鲁晓夫有意无意地仿效铁托到了什么程度呢?他最近关于苏联经济有必要模仿资本主义原则和学习外国经验的谈话,几乎肯定地反映了他去年夏天的南斯拉夫之行。当时,他对南斯拉夫经济中的一些资本主义改革是有极为深刻的印象的。不久前,战时英国驻铁托游击队军事代表团司令菲茨罗伊麦克累恩爵士(议员)再次访问了这位现已年迈的元帅。在他下面的这篇谈话中集中地谈到了南斯拉夫经济及其同俄国新想法的千丝万缕的联系。
    我在布里俄尼岛上铁托总统别墅同他进行了交谈。铁托穿着一套深色衣裳,看上去比七十一岁年轻得多,手指上戴了一个大钻石戒指。他说:“一九三七年我把联共简史译成了塞尔维亚克罗地亚文,俄国人给了一笔钱,我就用这笔钱在莫斯科买了这只戒指。”
    我问道:“您的新南斯拉夫是一个独立国家呢,还是苏联的一部分?”
    他回答说:“你想必还记得我们在争取独立时所作出的牺牲,千百万人身遭酷刑和死亡。别以为我们会轻易放弃花了这样的代价所赢得的奖赏。”我提请他注意我提的问题和他的答复,回想到苏联和南斯拉夫曾经有过一段异乎寻常的长蜜月时期。我问道:“今天的情况是不是还是这样呢?”他说:“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是这样。”
    这个杰出的人物目前在世界上的地位是值得人考虑的。一九四八年,他无依无靠,没有朋友,斯大林死后五年他才同西方建立相当好的关系。十年以后苏联和南斯拉夫恢复友好关系的时候,是按照南斯拉夫的条件才最后达成协议的。
    但是一九五三年斯大林逝世后,苏联政策的主要考虑之一是用这种办法或那种办法劝诱铁托回到苏联的怀抱。我觉得在我最近的访问期间与之交谈的一些南斯拉夫人,确切地说明了赫鲁晓夫去年夏天访问南斯拉夫时所取得的成就。我说:“可是肯定地说,你们已更靠近俄国人了。”有代表性的反驳是:“我们两国的关系是有了改善,但这并不是说我们已更靠近他们了。”
    我曾亲自问铁托,为了实现这种改善,他是否不得不放弃任何原则,特别是各国必须有自由寻求自己走向社会主义的道路这一得来不易的原则。他说,“我们没有放弃任何原则。”
    如果铁托没有放弃任何原则,那么人们也许会问,是谁放弃了原则呢?要得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人们必须对整个共产党世界目前的状况作一次全面的观察。
    我问铁托,赫鲁晓夫对南斯拉夫的分享利润以及工人委员会经营独立企业的制度想法如何,这种制度不久前曾被莫斯科谴责为最坏的修正主义。他很有信心地回答说,“赫鲁晓夫看过我们在做的事,并且同意我们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
    我插进去说,“在我看来,元帅,对一个马克思主义者说来,你有一些相当新奇的经济主张。”
    他回答说,“我们不是教条主义者,日常生活和实际需要是我们采取能够导致取得最有效结果的措施的原因。在南斯拉夫,重要之点是,权力下放——这使独立的企业可以发挥更大的主动性——和地方自治都有助于加速经济发展。”
    在以后的谈话中,我发现了南斯拉夫经济生活中一些令人惊讶的情况。例如:
    一、独立企业在通过国家贷款初步得到资本以后是自生自灭的,如果有利润则由工人十分,或者重新投入企业。二、斯洛义尼亚的工资平均比马其顿高一倍半。三、为了使南斯拉夫的企业合乎标准,南断拉夫政府目前正在建议招请外国承包人投标同它们自己的承包人竞争建筑公路的合同。四、在外国足球队踢球的南斯拉夫职业球员可以把他们赚来的外币免税地存入银行,他们爱怎么花就怎么花,爱在哪里花就在哪里花。五、南斯拉夫的各个电视台现在都在经营各个独立企业为了彼此竞争而主办和扩大产品销路的商业节目。贝尔格莱德电台本身现在已成了一个谋取利润的独立企业。六、只要提出几个这样的安排,菲亚特汽车和雪铁龙汽车以及维斯帕小型摩托车目前都获得特许在南斯拉夫生产。七、南斯拉夫的农业土地约有一半仍然在私人手里。
    我在意大利电视台一项杂耍节目的嘈杂声中听到了热情谈话,在这篇谈话中,“企业”、“主动性”、“差额”、“刺激”等等字眼就象在保守党中央机构的小册子中一样不时地出现,使我认真地想到,赫鲁晓夫也已把它的思想转向探索这些惊人的现象并且对他所看到的表示赞成。

路透社转述苏报报道:苏一些女青年为了财产同老年人结婚

    【路透社莫斯科十五日电】苏联报纸激烈地批评了年青诱人的“强夺老爷爷的人”,她们和老头子结婚为的是在莫斯科有一套房间。
    《文学报》报道,一位身穿人造革外套的少女把她的上了年纪的新郎领进了婚姻登记处。新郎坐在一只像“钢琴”似的车椅上。
    她唠唠叨叨地向抬着这个老头子上楼的市运输公司的强壮的搬运工人发号施令,而且不时把温柔亲热的话送到新郎的助听器里。
    这家报纸说,一个一九四○年生在乌拉尔的车里雅宾斯克的姑娘以类似的方式带来了她的新郎——生于一八七五年的靠养老金过活的人。它又说:“年纪相差仅仅六十五岁这件小事对她是无所谓的。”
    《文学报》说,不说自明的道理是:婚姻应当建立在爱情的基础上。它继续说:“当一见钟情——钟情于财产——并热爱到希望配偶尽早死去的时候,这就有抢劫的味道了——活像是‘怀着抢劫之心的爱情’。”
    另外一个叫布斯基娜的女孩子爱上了“一个更为罕见的长寿的标本”,以使她能得到许可在莫斯科居住。登记处的工作人员竭力劝阻她的“受害者”,结果白费劲。她把他带到另外一个城市里去,那里的工作人员比较好说话,并为这次婚姻作了安排。
    不久,她又来到莫斯科,她来到当地派出所里,手里摇着她丈夫的一封信。
    警察客气地问道:“你丈夫的身体可好?”
    她回答说:“他很好。他进了天堂了。”
    这个老头子婚后没有几天就死了,只是这件“悲惨的事件”才使她没有搬到他的家中去。这家报纸又说,事后发现,申请书是布斯基娜自己写的。
    对格鲁吉亚的胡齐什维莉小姐来说,事情解决得要好些。她迷上了一个莫斯科靠养老金过活的人,但是莫斯科的登记处的工作人员看到他身体衰弱的可怜的样子就生了疑心。因此,这位“精力充沛的”胡齐什维莉带着他乘飞机到了黑海的加格拉去,那里一切必要的手续都办妥了。
    然后她把他带回莫斯科,接管了他的家,把他送进医院去照顾。
    《文学报》对于某些登记处的工作人员“不可理解地容忍”这些不相称的结合表示遗憾。
    这家报纸继续说:“在这些不坚贞的人当中有一个人对她年迈的配偶吵道:“你这个流氓,你无耻地欺骗了我。我原先想你只能活一年半的光景,可是你已经活到第五个年头了,你真卑鄙。”
    《文学报》建议:应授权登记处的工作人员制止这些结合。它还建议修改遗产法以要求在配偶可以继承住处和财产以前至少要一起安安稳稳地过一年。

智共一些党员举行会议:谴责智共领导抛弃马列主义

    【本刊讯】智利共产党一些党员创办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原则》杂志第一期二月出版。这一期上刊登一篇文章,题为《智利共产党马列主义党员的一次会谈》,摘要如下:
    一月底,六十名共产党员在圣地亚哥举行会议,讨论了同共产党的发展及其组织以及中央委员会制定的路线有关的某些方面。这次会上作出的一些决议指出,由于目前控制着苏联共产党中央领导机构的集团抛弃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原则,会议决定谴责这个集团同党的革命斗争背道而驰。会议向作为革命组织的真正继承者的中国共产党致敬,这种革命组织是永远不应放弃的。会议承认古巴革命是社会主义在拉丁美洲的第一个先锋队,古巴革命斗争的榜样及其成就是要求在阶级斗争中放弃妥协道路的持久的号召。会议支持目前在各附属国展开的一切反帝运动;热烈地呼吁所有兄弟党继续推进反对修正主义的斗争,不要变节。
    决议说:智利共产党领导机构无条件地追随苏联共产党现任中央委员会的修正主义立场,它抛弃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原则。这种修正主义主要表现在放弃赢得政权的革命的前途,并且以“和平道路”的口号来代替群众革命斗争的口号。这种政策在党内散播小资产阶级的幻想,宣扬阶级妥协和从思想上解除群众的武装。由于忘记了革命原则,使党的领导片面地把斗争引向选举道路。
    决议号召没有受到反革命改良主义腐蚀的共产党员在思想上和实际中进行斗争,以便把党的基层改造成具有革命性的机构。决议同时反对托洛茨基的立场以及革命斗争中一切形式的假马克思主义。
    决议说:我们热烈地号召工人和农民参加革命斗争,认清在一个革命的共产党的永远具有战斗性旗帜下的行列,这个党应在无产阶级专政的形式下引导工人阶级取得政权,在智利开创社会主义的时代。
    同一期还发表一篇社论,社论说:
    《马克思列宁主义原则》是这样一个刊物,它坚决高举被妄图修改马列主义的叛徒们抛弃了的永远具有战斗性的马列主义旗帜。智共中央领导无条件地跟在尼基塔·谢尔盖耶维奇·赫鲁晓夫的立场后面,压制不同意所谓和平道路的任何表现。

美刊评苏影片《四十九天》

    【本刊讯】美国《时代》周刊二月十四日一期刊载一篇评论苏联影片《四十九天》的文章,摘要如下:
    俄国影片《四十九天》是一部热烈和明显亲美的影片——这部影片同样也可以说是批评共产主义的。
    影片描述的是一九六○年在西伯利亚太平洋沿岸发生的一件事情。狂风暴雨冲断了一艘停泊在岸边船只的锚,船飘到了海上。船上有四个俄国士兵,一名士官和三名水兵。船上的燃料只能用数小时,食物只能吃几天。
    食物经过定量分配后,才够吃两星期。食物吃完后,他们想法捕鱼,可是在他们捕鱼的地方却没有鱼。到第三十天上,他们开始吃皮靴,很快也就吃完了。吃完皮靴后,他们依靠水来维待生命。水用完后,他们躺在吊铺上等死。
    在第四十九天上,他们听到一阵阵隆隆之声。他们踉跄地走上甲板,以后……。
    在这一点上,《四十九天》这部影片给人以真实的享受。导演根里赫·加贝说,幸存是一种社会行动:存在就是要共处。观众此刻看到,发生了某种显然是非马克思主义的事情。幸存者张开眼睛,看到半空中有三架美国海军直升飞机像天使般闪闪发光。一架接着一架,奇迹般地放下长长的银光闪灿的软梯,把精疲力竭的航海者吊上去。观众看得大为惊异。在这里导演加贝是不是有意用某种譬喻手法呢?
    无论如何,很明显,他的意思是要热烈称道美国,而克里姆林宫显然也是同意的。在最后一场中,笑容满面的美国水兵团团围住这几个俄国士兵,美国人仁慈的态度使他们感动得要命。俄国士官迷蒙着眼睛,泪汪汪地说:“他们都是好人”。一位美国军官欢乐地评述道:“我们地球上的气氛看来稍稍有点儿缓和了”。可能是这样。而且还可能更进一步。

文策尔向法报记者表示:希望法在柏林设立贸易办事处

    【南通社巴黎十二日电】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外交部副部长文策尔今天向《世界报》说,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和法国扩大贸易的可能性很大。文策尔说,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将从法国进口它目前在西德购买的许多商品。他建议,法国应该在柏林开设一个贸易办事处以研究扩大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和法国的贸易可能性.

苏同阿联签订渔业协定

    【中东社开罗二月二十七日电】阿联同苏联今天下午在这里的阿联供应部办公处签订了一个渔业协定。
    阿联供应部长斯提诺代表阿联签字,苏联渔业部长伊什科夫代表他的国家签字。
    协定还规定苏联给阿联以技术援助以帮助建立许多渔业中心。它还决定训练阿联专家掌握捕鱼技术。

德向加拿大购买小麦

    【合众国际社渥太华六日电】加拿大贸易部长夏普今天宣布,共产党东德和加拿大小麦局签订了一项长期小麦协定。
    夏普对众院说,东德政府已经签订一项三年协定,规定从一九六四年八月一日到一九六七年七月三十一日购买二千七百六十万蒲式耳小麦.
    这项协议的价值估计为五千五百万美元。

苏共中央和部长会议通过一项决议

    【塔斯社莫斯科十四日电】苏共中央和苏联部长会议通过了“关于进一步开展高等学校科学研究工作”的决议。
    苏共中央和苏联部长会议认为必须大大提高高等学校科学家在工农业科学技术进步方面、在研究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问题方面的作用。为了使高等学校的教授和教师更加广泛地参加科学研究工作,允许他们在企业的实验室、在实验单位、设计单位、科学单位和其他单位兼职。对兼职的科学家,要额外增贴约百分之五十的工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