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只要华盛顿提高声调,车队就通过了,间谍就获释了”/法报说赫鲁晓夫向肯尼迪屈服

    【本刊讯】法国报纸18日就苏联政府释放美间谍巴洪发表评论,摘要如下:
    《战斗报》说,赫鲁晓夫是象某些人毫不犹豫地指出的那样,屈服于肯尼迪的最后通牒吗?可能性远为更大的是:他认为必须最快地弥补苏联保安部门犯下的“错事”,这一“错事”会毫无益处地损害他的和缓局势的整个政策。
    赫鲁晓夫没有选择的余地。他是心甘情愿这样做的,而且他如果反悔,是不会心情愉快的。他也有经济上的忧虑;更严重的是赫鲁晓夫打了一个赌,共处的赌。面对着在苏联或中国等着瞧他的第一遭大失所望的人们,他必须把共处坚持到底。
    《费加罗报》驻伦敦记者写道:在英国观察家们看来,不顾巴洪教授被控的种种罪状而把他释放,无疑是由于美国的极其坚定的反应。
    《民族报》写道,象过去几个星期柏林的情况一样,只要华盛顿提高声调,车队就通得过了,“间谍”就获释了。事情本来无疑没有古巴事件那样严重,然而却同样是严肃的……。
    【法新社巴黎18日电】《解放了的巴黎人报》以《赫鲁晓夫向肯尼迪屈服》为题说,巴洪教授得到了释放和被驱除出苏联。
    《震旦报》强调指出,在肯尼迪讲话以后,赫鲁晓夫懂得了,他走得太远了。这种愚蠢的刁难是比犯罪更厉害的一个过错。他宁肯扮演一个漂亮角色:弥补过错……这件事的寓意是,华盛顿只能对肯尼迪星期四讲话的效力感到庆幸。这再一次证明,当谈判者是赫鲁晓夫的时候,表现得坚决是上算的……但问题的实质不变,不再有巴洪事件了,可是东西方事件却始终存在。

古巴驻阿外交代表团抵地拉那

    【合众国际社维也纳18日电】地拉那电台今天说,有一个古巴使团已在周末到达地拉那,以筹建驻共产党阿尔巴尼亚的大使馆。
    这里收听到的这则广播说,由临时代办弗洛里安·乔蒙率领的古巴人在地拉那机场受到了共产党中国和北朝鲜外交官以及阿尔巴尼亚官员们的欢迎。
    这里的观察家们说,古巴的这一行动不大可能使在1961年12月同阿尔巴尼亚断绝正常外交关系的莫斯科感到愉快。
    观察家们说,苏联对阿尔巴尼亚《团结报》刊载的古巴代表团团长比斯图罗·克鲁斯接见记者的谈话也不大可能感到愉快。
    这家报纸援引了克鲁斯(他的代表团才结束在阿尔巴尼亚为期一年的农业研究)赞扬霍查的谈话。
    克鲁斯称阿尔巴尼亚是“一个小国,它正以全部力量在进行着斗争,以克服由于帝国主义者和修正主义者所造成的困难”。他也称颂了已故苏联独裁者斯大林的教导。

格里申抵柏林参加备工会六大

    西德报纸认为格里申在苏工会13大提出工人参加企业行政管理是铁托“工人自治委员会”的翻版
    【塔斯社柏林18日电】以全苏工会中央理事会主席格里申为首的苏联工会代表团昨天晚上抵达柏林,参加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工会第6次代表大会。
    【本刊讯】西德《法兰克福评论报》10月31日登载该报记者海因茨·韦伯的一篇报道,题为《莫斯科将铁托的工人委员会翻版》,摘要如下:
    苏共主席团委员格里申星期二以苏联工会主席的身份在莫斯科第十三次工会代表大会的开幕词中要求加强劳动群众参加企业的行政管理。中央委员会对苏联工会的号召中说,应该借助于生产会议使工人们习惯于企业的行政管理并且作好企业自己管理的准备。
    这一点被在莫斯科的西方观察家们看成是赫鲁晓夫总理到南斯拉夫旅行的收获。当时赫鲁晓夫就讲过,必须加强实行南斯拉夫的工人自治委员会的体制。同时,这是南斯拉夫总统铁托的一个胜利。在几年前贝尔格莱德政府所实行的工人自治委员会的体制在其他的东方集团国家里还被认为是“错误道路”。

英《每日电讯报》认为:苏害怕美取消小麦交易才释放美间谍

    【本刊讯】英《每日电讯报》18日刊登了该报特派记者沃尔芬登从莫斯科发回的文章,题为《苏联当局在逮捕间谍上犯了错误;对小麦交易的威胁》,摘要如下:
    俄国决定释放美国教授巴洪(他今天回到了纽约)透露出苏联当局在如何处理这个问题上的估计是空前错误的。这是莫斯科的西方观察家今晚表示的看法。
    他们指出,俄国人扣留了耶鲁大学教授10天之后才宣布已把他逮捕。这就使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在向美国政府提出公开挑战之前制定好他们的策略。他们决定干下去。当他们看到肯尼迪总统的反应时,他们一定认识到他们错了,而且认识到对一位美国教授定罪——不管他有罪也好,无罪也好——的政治后果将比他们原先想像的要大。
    美国立即作出的反应是要取消为同美国达成文化协定而安排在本周进行的最后谈判。小麦交易成了问题但是,更重要的是同美国的小麦交易。如果参议院决定取消这笔交易,在(苏联)工业区和农村由此而引起的不安情绪对赫鲁晓夫来说比逮捕一千个巴洪教授要重要得多。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俄国人让了步。
    俄国官方的说法是释放巴洪教授是由于肯尼迪总统公开为他求情。俄国人仍然认为,他们有充分的证据判他犯了进行间谍活动的罪行。
    (文内小标题是原来的——本刊编者)

英报评苏释放美间谍巴洪

    【本刊讯】英《每日电讯报》18日发表了一篇短评,摘要如下:
    巴洪事件的一个值得注意的方面是,它证明了外交部对苏联未来政策的估计是正确的。
    现在也在国务院得到支持的见解是,赫鲁晓夫先生面临着尖锐的内部冲突。以前华盛顿把莫斯科这种前后不一致的做法归因于赫鲁晓夫先生既希望同肯尼迪总统保持良好关系,又必需在国内显示自己是强硬的谈判者。
    【本刊讯】英《伯明翰邮报》16日发表墨莱的一篇报道,题为《美国同俄国关系不稳定》,摘要如下:
    巴洪教授事件可能证明它像1960年巴黎最高级会议期间打下U—2飞机一样有损于苏美关系。
    某些美国人认为,赫鲁晓夫先生不知道这件事,别人没有告诉他。可是,要是情况是这样,那它表明,在享有最终决断权的人中间有人要反对他的缓和紧张局势的政策,并觉得有力量和足以万无一失地使他感到为难。
    要是果真如此,那末这将引人注目地证明,赫鲁晓夫先生由于国内的农业政策以及对外的对华政策均遭失败,而受到巨大压力。在这种情况下,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12月9日会议可能是他的最后一次补救机会。

条条道路为追求高薪的人敞开着:苏一工厂70%青年工人离厂哪里钱多就到哪里去

    【本刊讯】苏联《文学报》10月10日发表作家卡米尔·法依祖林的文章,题为《“见异思迁的”小市民》,摘要如下:
    一大早,利佩茨克拖拉机厂干部科主任办公室门前就排了一个长长的队。主要是青年工人,他们并坐在条凳上吸烟和小声交谈。
    老技师拿一张纸进去签字,看见凳子上坐着一个他认识的小伙子,他惊奇说:“你在这儿干什么?”
    “在你们这里当钳工当厌了,想到冶金厂去。”
    技师冷笑了一下说:“一年中你换了6个地方了。你对事业没有真正的爱,这就是我要对你说的。因此一切都不合心意。”
    “现在是,哪里钱多,哪里就合心意。”
    “胡说,小伙子,你在胡说!”技师生气地说。
    “或许,我说的不是自己,我说的是生活中一般的情况……”
    一个小伙子走进办公室,默默地把辞职申请书放在桌上。杜多罗夫翻着他的劳动手册。
    “也就是说,又要飞了,小候鸟?你为什么走?”
    “鱼往深处游……”
    “可是什么地方好呢?是活少钱多的地方吗?”
    小伙子笑着说:“想在哪里就在哪里工作。谁也别指挥我,有法律啊,我们这里,人有充分权利按其心意选择职业……”
    在利佩茨克拖拉机厂,我同10多个退了职的青年工人谈过话。他们几乎都是第三次、甚至第五次改变工作地点。他们改变工作地点是没有理由的,想走就走了。谁也不能禁止,用力量也拦不住。最可悲的是:几乎他们所有的人都把“鱼往深处游,人往条件好处走”这个大家都熟悉的庸俗公式当作远走高飞的唯一有力的论据。
    利佩茨克拖拉机厂去年有三千多人退职,70%的青年工人离开了工厂,这是值得深思的。
    我在这个拖拉机厂认识了一个电焊工,他叫斯卡科夫。
    他伤心地对我说:“咳,如果我一切都重新开始,我就不会这样生活了。十年就像一天一样荒废过去了,总是追求高工资。”
    斯卡科夫的命运首先是他自己的过错。但是,另一方面,人不是在天空飞翔,十年来他生活在工厂大集体面前,而十年中谁也没过问这个青年工人的事。许多青年工人离开工厂没引起不安。拖拉机厂每当提到干部流动时,总举出数十个客观原因。但是,为什么谁也不提主要的:工厂没认真地进行教育人的工作,在关心完成生产计划时,往往忘了人。
    实际上,我们不是过于照顾追求高薪的人了吗?他们特别自由自在地生活。你们自己评一评:在一个月过程中追求高薪的人能够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还给他保留不间断的工龄。在工作到了规定的时期后,给他合理的休假。或者,例如,追求高薪的人在得到住宅之后,向工厂一挥手就走了。有的领导人敢于制止追求高薪的人,不使以后出事,而检查官又出来干涉,这样的结果是:条条道路为追求高薪的人敞开着。

苏《经济报》刊登招聘广告

    【本刊讯】苏联《经济报》第33期刊登“招聘专家”的广告,选载如下:
    苏联科学院摩尔曼斯克海洋生物学研究所招聘:
    高级和初级研究人员。
    条件:第一级工资,享受北极圈地区内的优惠待遇。
    提供宿舍。
    应聘地址:摩尔曼斯克州,达尔尼—捷列涅茨,摩尔曼斯克海洋生物学研究所。
    沃尔库塔汽车运输办事处招聘:长期工作的汽车工程师。
    提供如下优惠条件:在固定工资外增加地区差别费1.5;每工作一年增加工资10%;外加24个工作日的假期;三年一次免费到国内任何地点去旅行。
    在六个月内提供宿舍。
    应聘地址:沃尔库塔市,食品业工人林荫道,科米汽车托拉斯汽车运输办事处。

莫斯科四名大学生抢劫汽车

    【本刊讯】苏联《消息报》11月2日刊载了民警少校科普捷夫的短文,题为《他们是四个人……》,全文如下:
    在一个秋天的夜晚,有四个青年在特鲁布广场乘上了出租汽车。他们在半路上的谈话有点可疑,司机觉得不对头,便把车子停了下来。司机契尔尼亚金装作修理马达的样子,等待着民警的到来。
    有一个小伙子从车里跳出来,抓住了司机的手,打算把司机拖到汽车里去,犯罪的同谋也过来帮忙,他们企图对契尔尼亚金进行抢劫,然而他争脱了,有个小伙子跳上汽车,抓起方向盘,汽车就奔驰而去了。
    契尔尼亚金同正在巡逻的135队的民警准尉洛马金和上士阿法纳西耶夫一起,骑着摩托车追赶“伏尔加”牌汽车。罪犯为了不让人追上,便以最大速度往前开。在沿河大街上,汽车的控制失灵了,碰在堤墙上,掉进莫斯科河里去了。
    不一会儿,有两个人露出水面。正顺着沿河大街往前走的器械工米哈伊洛夫帮助他们上了岸。“被救上来的人”原来是莫斯科彼罗戈夫第二医学院四年级的大学生马斯利亚耶夫和布迪林。
    米哈伊洛夫听见他们说:“要赶快溜”,这句话提起了他的警惕,他同及时赶来的民警人员一起逮捕了马斯利亚耶夫和布迪林。
    事情的全部细节很快就弄清楚了,同被捕的这两个人一起,汽车上还有两个大学生,也是那个学院的:一个是萨夫琴科、另一个是格奥尔加基斯。他们俩自己判处了自己的死刑——掉在河里,与《伏尔加》牌汽车同归于尽了。
    就是在那个悲惨的晚上,他们在饭厅里友好地庆祝了格奥尔加基斯领到助学金,后来他们决定去“开开心”,同时也充实充实自己的腰包。
    活着的罪犯即将受到审讯。
    《消息报》按语摘要如下:
    莫斯科市执行委员会社会安全局对编辑部说,偷汽车的案件最近以来增多了。民警人员认为,惩罚这种罪犯的措施太轻:只是反省5—10天。俄罗斯联邦社会安全部应该通过一项严格的法律来对付那些专拿别人汽车去兜风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