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共同社评我十九日文章

    【共同社东京19日电】述评。中国共产党机关报《人民日报》编辑部和理论杂志《红旗》编辑部在18日晚上发表了关于可称为中苏争论核心的“战争与和平”问题的一篇反驳苏联的文章。
    当赫鲁晓夫主张“停止公开争论”的时候,中国方面又发表了第五次强硬的反驳文章,是值得注意的。
    这篇文章综述了中国过去一贯主张的关于“战争与和平”的论点,几乎完全没有特别新的内容。但是,对赫鲁晓夫总理个人的攻击,却显著地多起来。
    必须特别注意的是这样一点:关于防止新的世界战争的可能性问题的一节说,中国共产党毛泽东主席提出“东风压倒西风”,也是为了论证防止新的世界战争的可能性增长了,关于大战有防止的可能性的论点,并不是赫鲁晓夫的创造。
    对于苏联所说“中国正企图在使美苏迎头相撞,要把美苏推进核战争中去”的指责,中国反驳说,在朝鲜战争中,中国为了使苏联能够留在后方而作出了巨大的牺牲,站在社会主义阵营的最前线,避免了美苏的正面冲突。
    恐怕可以认为,这个反驳的言外之意,包括了对于苏联在1960年中国缺粮最严重的时候突然要求中国偿还在朝鲜战争期间借的卢布的战费这件事情的抗议。
    另一方面,关于和平谈判,中国说,我们虽然赞成同帝国主义国家进行谈判,但是,象赫鲁晓夫所做的那样,把世界和平的希望寄托在谈判上,散布幻想,从而麻痹人民斗争意志:这是不能容许的。中国特别把赫鲁晓夫对于谈判的想法本身提出来作为谴责的对象,猛烈地斥责说,“赫鲁晓夫以历史上最大的谈判迷的姿态出现,结果总是单相思,屡次成为笑柄”。
    即使从谴责的尖锐程度来说,恐怕也可以看出中国的目的是要彻底谴责赫鲁晓夫的“错误”。

路透社说文章详细分析了马列主义和现代修正主义在战争与和平问题上的主要分歧

    【路透社北京18日电】《人民日报》和《红旗》编辑部联合发表的第五篇文章,详细分析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同现代修正主义”在战争与和平问题上的主要分歧。
    文章广泛地援引了第二国际成员对战争与和平的观点来表明赫鲁晓夫在这个问题上的观点“没有新内容”。

西哈努克召开人民代表大会宣布美颠复柬的罪证/大会决议立即停止接受美“援”

    【法新社金边19日电】西哈努克亲王召开的特别代表大会今天进行的表决结果是要求立即停止美国对柬埔寨的一切援助。
    这个决议是应西哈努克亲王的要求通过的。
    早些时候,西哈努克亲王作了一件耸人听闻的事情。他把所逮捕的两名柬埔寨人带到大会上来。他们的罪名是参与“自由柬埔寨”运动,其中一人是“政治委员”,名叫普雷尹。据亲王向大会的代表们宣读的控诉书说,普雷尹是在从南越进入柬埔寨国境后被捕的。
    亲王说,普雷尹在审讯期间的供状表明,他曾若干次在西贡和南越其他地方会见柬埔寨反叛领袖山玉成。亲王对大会说,驻在南越的“自由柬埔寨”部队的主要目标是“准备侵略柬埔寨”。亲王说,美国人不可能不了解有这种部队,因为其中某些部队有时候驻在“战略村”。
    另一个被捕者是桑萨。他是王宫的司机。他在回答西哈努克的问题时对大会说,南越政府把美国的军事装备和一台无线电发报机交给“自由柬埔寨人”。
    由于桑萨坦白地回答了问题,亲王指示说他应释放,而普雷尹将受军事法庭审讯。
    亲王接着对大会说,有足够的证据证明美国支持“自由柬埔寨人”。他问大会是否同意柬埔寨政府要求美国从今天起立即停止对柬埔寨的一切援助。大会举手表决通过这个措施。这意味着美国停止对柬埔寨的一切援助。
    【合众国际社金边19日电】两万名柬埔寨人民代表参加的特别代表大会今天以口头表决方式宣布支持立即放弃一切美国军事和经济援助。
    大会在一致通过的决议中要求柬埔寨政府通知美国:这个决议从今天起生效。
    决议还要求撤除美国驻柬军事援助顾问团和非军事的援助代表团。
    这次代表大会是柬埔寨国家元首西哈努克亲王召开的。
    大会在他宣读了一项声明之后通过决议。他的声明说,他有证据证明美国正在帮助反对他的政权的叛乱活动。
    这位亲王在11月12日宣布柬埔寨在今年年底左右放弃美国军事和经济援助。今天的行动使这个问题提前了6个星期。
    出席这次代表大会的是这个国家各地的柬埔寨人民代表。其中有许多青年人。
    【美联社金边19日电】西哈努克亲王星期二对数以千计的欢呼的群众说,美国援助被用来搞垮他,与此同时,这个中立主义的首都到处贴着“美国佬滚回去”的标语。
    【美联社金边19日电】政府星期二召开的特别群众大会进行的表决结果是拒绝任何方式的美援。
    西哈努克在大会上说,鉴于美国人民起见,将保持同美国的外交关系。

南通社说:我19日文章把予头指向赫鲁晓夫个人

    【南通社北京19日电】北京各报今天都刊登了中国共产党对苏共公开信的第五次答复的全文,而使目前正在举行的人大会议的消息退居次要地位。
    这篇文章的基调是:以赫鲁晓夫为首的苏共在今天的一个重要问题——战争与和平问题——上,完全站在第二国际修正主义者的立场上。由于它所采取的政策,它实际上是为帝国主义效劳的。文章对苏联领导人提出了一连串的指责。
    中共这个文件除了否定苏共对国际问题的所有主要态度并对其进行全面攻击以外,它还把矛头指向赫鲁晓夫个人。同时,它声称中共领导,特别是毛泽东主席在战争与和平问题上、在反帝斗争和支持革命运动与人民解放战争问题上一向站在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立场。这篇文章为了支持这种说法,特别着重提到毛泽东关于东风压倒西风的论断。

合众国际社报道说:苏领导人正研究我文章

    【合众国际社莫斯科19日电】西方观察家们今天说,北京昨天发表攻击赫鲁晓夫的18,000字文章,包含了空前的讥讽和嘲笑。
    中国攻击赫鲁晓夫“卤莽地玩弄核武器的作法和在帝国主义核讹诈面前卑躬屈节的形象”。
    克里姆林宫的领导没有立即作出反应,他们正在研究中国今天这篇详细声明。但是,预料俄国的立场不会改变。就在北京进行尖刻的攻击前几个小时,克里姆林宫强硬地重申它在中苏意识形态争端中的立场。
    它是在关于争端的苏联文件手册中重申其立场的。这些文件“断然拒绝”北京的“诽谤性”、“错误”立场。
    西方观察家说,迹象表明,莫斯科打算坚决、耐心地坚持它的方针。
    苏联报界今天实际上忽视北京。只有《苏维埃俄罗斯报》提到共产党中国。它刊登一则简短的消息说,中国国民议会在北京开会。
    今天还不清楚,莫斯科可能采取什么行动。可是西方观察家说,在苏共中央委员会12月全体会议上大概会讨论日益恶化的中苏关系。

马拉迪宣布:新运会代表会议将在二十四日举行

    【法新社雅加达19日电】新兴力量运动会组织委员会负责人、体育部长马拉迪今天透露,第一次新兴力量运动会代表会议将在11月24日和25日——运动会结束后两天——举行。马拉迪在今天上午发表的一则新闻公报中说,筹备委员会一致同意在运动会结束后举行代表会议。马拉迪说,在这次代表会议举行以前,将在11月23日举行筹备委员会会议。
    现在离运动会结束只有三天,这里流传着消息说,某些发起国正在采取断然的行动以把新兴力量运动会降低到纯粹是友好的邀请赛。消息灵通人士说,苏联在许多东欧国家支持下着手采取这个行动。
    这里的体育记者指出:参加这次运动会的苏联官员迄今拒绝就运动会的地位问题发表意见,印度尼西亚把这次运动会想象为对奥林匹克的挑战。据追述,苏联代表团团长本周初在运动会宾馆举行的代表们和组织官员的“社交集会”上很孤立。代表们和组织官员们没有就运动会的组织发表意见。
    俄国人不可能不注意到在朋加诺比赛场上最大的荣誉属于人民中国,群众也予以热烈欢迎。俄国是否可能让中国体育代表团在未来的比赛中得到荣誉,这个问题不仅仅是印度尼西亚的组织者答不上来,而且是目前在雅加达的许多国家体育爱好者也答不上来的问题。
    【美联社雅加达18日电】参加新运会的国家的官员们本周晚些时候要讨论新运会章程草案和举行第二届新运会的地点,据推测今后每四年举行一次。
    这里消息表明,有一些国家——其中有苏联和它的一些卫星国——不急于对新运会承担明确的义务。原因似乎是,这可能被认为是对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的蔑视,国际奥委会没有赞助这个印度尼西亚运动会。

阿联代表团负责人表示/希望下届新运会在开罗举行

    【安塔拉通讯社雅加达19日电】阿联参加新运会的代表团秘书法拉克真诚地希望选择开罗作为1967年第二次新运会的地点。
    法拉克说,“如果新运会会议决定在1967年在开罗举行第二次新运会的话,阿联将迅速地修筑一个像印度尼西亚现在的国际村那样现代化的国际村。”
    法拉克对组织委员会的新闻司官员马斯古说,阿联代表团非常钦佩国际村目前的规则和条例。他说,“阿联代表团在第一次新运会期间能住在国际村,那可真是令人高兴,因为在那里,阿联运动员能够会见其他国家的男女运动员。”
    他在回答一个问题时说,1963年是举行第一次新运会最合时机的一年,新兴力量有机会在一起比赛和歌唱。

马斯居说:我十九日文章特别重要

    【法新社北京19日电】(记者:马居斯)这里的观察家认为,北京各报今天发表的《人民日报》和《红旗》联合写的答复苏共7月14日公开信的第五篇文章是特别重要的。
    这篇文章除了它的直接的政治意义以外,还透露了中苏争端中的一个下大为人所知的方面,即赫鲁晓夫和毛泽东抱有相反的战略观点。
    文章说:“赫鲁晓夫的军事思想”是“建立在核迷信和核讹诈基础上的”。
    相反,中国共产党的立场认为,和平是能够有效地加以保卫的,办法不是依靠核讹诈,而“只有依靠人民群众”。
    这就是毛泽东的学说的实质,现在有力地加以重申了。
    今天的文章另外的要点是:
    第一,重新对赫鲁晓夫进行人身攻击,表明中国对俄国政策没有改变。
    第二,有力地反驳苏联指责中国鼓吹战争的说法,驳斥所谓的苏联的论点:“保卫世界和平的道路,是美苏两个核大国合作解决世界问题”。
    文章还重申,“中国共产党坚决反对苏美两大国迎头相撞”。它提到朝鲜战争时,甚至暗示中国曾经帮助避免了一次苏美迎头相撞。
    文章谈到核战争问题时强调说,“社会主义国家手中的核武器,永远只能是……防御武器。社会主义国家绝不应当首先使用核武器”。也绝不能对“正在进行民族解放战争和国内革命战争的地方”使用核武器。
    第三,重新谴责帝国主义,但是文章中只指名美国是帝国主义国家。文章仍然不认为在“帝国主义仍然存在”的情况下“能够实现全面裁军和消灭战争”。文章表明,中国无意使它自己直接卷入任何武装冲突,更不用说发动一场战争了。
    文章的调子主要是反美和反赫鲁晓夫。这个双重的主题一些时候来一直是中国报纸许多评论的主题。关于这点,值得指出的是,北京报纸没有刊登耶鲁大学教授巴洪在莫斯科被捕的消息,而只是在美国教授获释的时候提到了这件事。赫鲁晓夫在肯尼迪面前投降是清楚地突出强调之点。今天的报纸报道,美国和英国的报纸对巴洪获释“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