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印共全国委员会听取丹吉的报告

    【印度报业托辣斯新德里6日电】共产党主席丹吉今天向正在这里开会的党的全国委员会报告了他最近到苏联和一些东欧国家访问的印象。
    据了解,丹吉在向委员会发表的长达4小时的即席讲话中追述了中印边界争端的历史,并且向委员们估计了外国共产党领导人对这个问题的反应。
    会议对报界保密,也没有任何汇报。
    据了解,丹吉详细地阐述了科伦坡建议,并且据了解,他还表示认为,印度政府接受这些建议的作法是对的。
    【本刊讯】《印度快报》2月4日刊载了一则2日自勒克瑙发出的消息,摘要如下:
    根据这里的迹象来看,从2月5日起在德里开会的一百人的共产党全国委员会大概会由于内部的矛盾而陷于严重的困难。
    很可能出现分歧的一个问题,是现任领导未能鼓吹释放以亲华罪名被捕的大批党的工作人员。此外,他们还“故意不民主地”力图撵走他们在党内的对手。
    北方邦许多共产党工作人员还有一种感觉,认为他们在党内的对手暗中同意把他们称为中国的代理人。
    他们中间的一位对快报记者说,占控制地位的领导人利用这个机会来争取政府的帮助,把少数派领导人中的大多数人都逮捕起来。他说,全国各地都有类似的怨言。
    虽然召开全国委员会会议是为了讨论党对科伦坡建议的态度,但是,委员们的主要注意力大概将放在组织问题上。党内少数派的情绪是那么强,因此这次会议可能变成对现任党领导的一次激烈的非难。
    据说,丹吉目前所掌握的多数是虚假的,因为另一个集团的大多数领导人都在狱中,许多邦里由于地方领导人被捕而空缺的位置是被占控制地位的集团提名的人强占的。

印尼报纸指出:印政府得不到人民和邻国的支持

    【本刊讯】印尼《新闻服务报》5日发表社论说,班达拉奈克夫人已经建议把科伦坡作为尼赫鲁和周恩来会晤的地点。
    如果两国总理认为科伦坡的天气太热的话,那么,印度尼西亚当然是一个宁静和友好的地方。
    目前,印度的情况已经证明了这样一点,即它最终必须认识到,通过谈判解决边界争端的方式要比战争的方式好得多。尼赫鲁的政党的15名议员已经反对要求西方国家给印度以“空中保护”。社论说,印度迄今所一贯采取的同中国较量实力的道路显然是没有得到印度人民及其邻国的支持的。支持它的只有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

《纽约时报》评亚非人民团结大会

    【本刊讯】《纽约时报》2月6日刊载该报记者康莱5日从坦噶尼喀莫希发出的一则消息,摘要如下:
    共产党中国正在力图使古巴和其他拉丁美洲国家成为一个亚非国家的同情集团。
    北京的想法是,建立一个代表亚洲、非洲和美洲的正式的国际机构,以反对西方。
    共产党中国觉得使拉丁美洲也参加进来的最合适的机构是亚非人民团结组织,这个组织已经开始在它对西方的态度中显示北京的想法。
    在这里举行的第三届亚非人民团结会议上,正在开始酝酿成立扩大的世界组织的运动。
    此外,随着这次会议迅速变成一个欢呼“英雄的”古巴人民以及攻击“美国压迫”、“美国战争贩子活动”和“美国侵略”的讲台时,这个运动开始在酝酿了。
    北京心目中的同情的政党和国家是:古巴的国内革命组织、巴西的民族解放运动、英属圭亚那的人民进步党、波多黎各的统一行动党以及墨西哥民族解放运动。
    会上的发言者接二连三地表示亚非世界同拉丁美洲“团结”,这种持续的情况表明,在一个以前正式限于亚非国家的组织中,政策有了重大改变。
    这个团结组织的杂志封面上有一张卡斯特罗总理的图片,并且加上“亚非拉美团结万岁!”的标题。这个杂志正在向四百多名代表和观察员散发。
    西方外交官认为,在这个组织中,中国的影响正在增加,而苏联的影响正在减少。
    苏联的东欧卫星国没有一个获准派官方观察员参加这次会议的。西方外交官认为这是由于北京的阻挠。

美《新闻周刊》说美高级军人认为西方将来要对付的主要是中国

    【本刊讯】美国《新闻周刊》2月11日刊载一篇文章,摘要如下:
    当上周在戴高乐打击西方团结一事上议论纷纷之际,几乎被人遗忘的是这一事实:法国的政策的必然后果正在同时日益为美国和其他西方政治家和军事专家所接受。这个必然后果就是,随着美俄之间的核战争危险减退,西方将处于一种来自共产党中国的危险日益增加的处境。
    中国人这次以1960年的莫斯科宣言作为他们的论点的根据。
    这种策略有助于达到两个目的:它提供了继续用南斯拉夫进行意识形态斗争的借口,它使中国人能够向俄国人提出一些对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前途来说是生死攸关的问题。不负责任:中国人提出的主要问题是坦率而简单的:世界共产主义运动是否要团结起来?他们问,如果是这样,这种团结将是真正的,还是虚伪的。中国人说:不能容许“把一个党的领导人今天这样讲,明天那样讲的一些不负责任的、自相矛盾的话当作圣旨,要其他兄弟党必须服从,更不容许根据一个党或一些党的意志,任意地把这个或那个兄弟党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队伍中一脚踢出去。”
    赫鲁晓夫的俄国仍然是一个共产党国家,但是它跟十年或二十年以前的那个共产党国家不一样。可以说,俄国的共产主义也不一样了。
    这些事实使得美国的许多高级军人同意戴高乐的看法:西方国家在可以预见的将来的场地上必须对付的主要敌人是共产党中国。

哈里曼说中国可能在两年内爆炸原子弹

    【美联社康涅狄格州纽黑文5日电】远东事务助理国务卿哈里曼说,共产党中国要建立一支有效的核力量还要过许多年。
    他说,但是,中国共产党人很可能在未来两年内爆炸第一颗原子弹。
    哈里曼星期一晚上在一次讲话中说,中国可能成为核大国,苏联对这一点很可能同美国一样感到担忧。
    哈里曼还谈到苏联在斯大林逝世后时代里所经历的政治变化。
    他说,“赫鲁晓夫的做法很像一个美国政治家,他到处作演说和参加水坝落成典礼”。
    【合众国际社衣阿华州格利乃尔1月26日电】美国最高法院法官道格拉斯星期五晚上要求接纳共产党中国参加联合国。
    他说,“我断定,除非所有国家都是联合国会员国,否则就不可能控制那些破坏和平并导致侵略战争的冲突。”
    他说,中国共产党将在几年之内拥有核弹。
    他说,“我怀疑我们还能在多久的时间内继续硬说共产党中国不存在。”
    他争论说,控制破坏和平和侵略战争的最好办法是使所有国家都成为联合国会员国。

法新社和《纽约时报》报道:苏要印对米格机运印事不要声张

    【法新社新德里6日电】据悉,四架苏制米格21型飞机已经运抵印度。迄今为止,印度外交部一直不愿意发布有关这些飞机运到的消息,大概是因为苏联政府本身不愿意公布这个消息。
    【本刊讯】《纽约时报》6日刊登了托马斯·布雷迪5日从新德里为该报发出的一篇专稿,摘要如下:
    这里政府正在使四架苏联米格21型喷气战斗机到达印度一事神秘化。据说,它所以采取这种作法是由于苏联要求对米格机的宣传保持在最低限度。
    一名政府正式发言人上个月一直说,米格式飞机正在运来印度途中,而从这些飞机预期已在1月28日到达以来,他就一直说,“这些飞机还没有到达目的地。”据悉,目的地是海得拉巴的一个机场。
    据非官方消息说,这些米格式飞机仍旧装在箱子里放在孟买。
    官方人士拒绝具体说明它们是否在孟买港口的一只船上。
    苏联在对印度的军事援助所以希望避免声张,据说一部分是由于莫斯科希望不要加剧它同北京的争执——至少在目前。同时,这里的观察家发现,俄国对目前在印的西方军事代表团感到忧虑。

拉·库·尼赫鲁将赴南匈波捷等国活动

    【印度报业托辣斯新德里7日电】外交部秘书长拉·
    库·尼赫鲁将在2月14日离开这里,前往一些东欧国家进行为期两周的亲善访问。
    他将首先访问贝尔格莱德,然后前往布达佩斯、华沙和布拉格,随后在3月2日返回德里。
    尼赫鲁先生是应这些国家政府的邀请前往这些国家的,他将会见这些国家的外交部高级官员,为的是建立联系,此外并研究一般经济问题。他还将利用这个机会来阐明印度对待中国侵略的立场。

印接受六国建议以争取时间备战

    【本刊讯】印度《自由新闻》1月28日刊登了一篇社论,摘要如下:印度人民已经给予尼赫鲁总理非常明确的指示,要他接受科伦坡建议并着手进行下一步。的确,任何其它指示会是不明智的。最严酷的事实是,这个国家经不起马上再陷入敌对行动中去。我们应当欢迎停火和对中国的某种正式的约束,如果只是因为因此我们能得到某种时间的话。
    建议本身突出表现出对我们有利之点。科伦坡建议最大的好处是,它没有限制我们将来的行动自由。需要说一句警告的话。在喜马拉雅只能有休战;不能有真正的和平……印度的军事准备工作必须毫不放松地继续进行。

美联社评述:刘宁一在亚非人民团结大会上的讲话

    【美联社东京7日电】(记者:罗德里克)共产党中国在一项新的建议中攻击了大国协议的原则。
    中国人在莫希的亚非人民团结大会上提出的这项建议,要求一切国家在大小国平等的基础上采取联合行动来解决世界问题。
    中国代表刘宁一星期一在会上讲话说:“亚洲和非洲的若干独立国家的出现,已经改变了世界的面貌。”北京电台星期四广播了他的这篇讲话的全文。“无论是大国和小国,都是平等和独立的。世界上的问题必须由全世界一切国家——无论是大国还是小国,强国还是弱国——共同解决。由一两个国家决定全世界的重大问题,操纵人类的命运,这是违反我们时代的潮流,违反各国人民的利益的。”
    刘说,大国的控制“必然以彻底的失败告终,并且受到历史的谴责。”
    他又说:“亚非国家和全世界各国人民坚决反对大国对小国欺凌、压迫和发号施令”。他这番话似乎既是针对美国及其各大盟国而言,也是针对俄国而言。
    中国的建议规定亚非新兴国家在解决世界问题方面享有平等的发言权。这个建议肯定具有强烈的吸引力。中国通过以它们的维护者的姿态出现,很可能已经取得某些重要的宣传胜利。
    北京电台说,刘的讲话经常被掌声打断,在结束时,“受到长时间的欢呼”。
    刘嘲弄了苏美两国的这种想法,即裁军节省出来的钱将用来援助不大发达国家。他说这种说法是“不切实际的幻想,是骗人的鬼话。这种说法是非常有害的,其后果将是削弱人民反对帝国主义的斗志。”
    苏联代表不顾这种攻击,在星期二肯定表示:全面彻底裁军“将会创造条件,使得可以大大增加、首先是社会主义各国大大增加对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国家的经济援助。”
    刘说:“我们反对任何大国以‘援助’为手段,而把受援国家当作进行国际交易的筹码。”
    刘没有提名地重新攻击了苏联在古巴的导弹退却。他说:“决不能乞求和平,尤其不能牺牲人民的主权和根本利益来向帝国主义乞求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