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F·格林:《中国──明天的巨人》(完)

    【本刊讯】香港《大公报》11月5日和6日先后译载了10月22日和29日英《观察家报》发表的F·格林写的《中国
    ——明天的巨人》的第三、第四段,现转载如下:(三)我看到的中国教育事业文盲——一个复杂的问题
    中国的人口占全世界的四分之一,儿童数目则可能在世界儿童的四分之一以上,它所面对的问题自然是个巨大问题。
    想想十一年前的中国吧。近七亿人口,八成文盲;全国大部分是农村,但是乡间几乎没有学校;这个国家几乎没有工业,很少技术和管理经验;极度缺乏熟练工人、教师。
    再想一想这个国家曾经经过多年内战,经过日本多年占领,损失甚大。最后,再想一想这个国家要决定抹掉过去的恶梦,迅速进入现代水平。这就是中国所面对的教育问题。生产的增加需要技术水平的提高和劳动大军的技术训练,而这些条件又需要工人们能读能写。人民政府的消灭文盲运动
    新政权所发动的第一个大规模运动,正如大家所预料的,乃是消灭文盲。到了1960年,这项运动已经开花结果。
    当然,这只是初步阶段。
    识字乃是增加知识的工具,不仅是中国人民,全世界任何国家如要进步,都要经过扫盲阶段。扫盲则工作有发展可能,不扫盲就没有这种可能。中国今天已不应该列入文盲国家之列。我发现,就是原来属于文盲层的北京三轮车工人,也都看得懂有关方面为我准备的交通指示。普及小学教育问题
    下一步骤则是普及小学教育。教育部施方前先生说,在1950年以前,小学入学学生最高纪录是二千三百五十万人。1960年几乎增加到四倍。中学生则在同期内增加到六·七五倍。话虽如此,学位仍感不足,由于师资关系,农村学校数目不多。至于高等学校学生,则从十一万人增加到八十一万人。现在绝不是像过去那样,要九千人中间才有一名大学生,而是八百人中就有一个了。这个比例当然还要继续变化,考试的竞争很大,学生的热诚和质素都是相当高的。
    大概全世界没有任何国家的教育款项比例在预算中占到这样大。在1960年,教育卫生经费是八十六亿二千万元人民币,占全部预算的12.3%,其中六十四亿元是教育经费。教育卫生经费的数额比军费还要多48%。这还只是国家支出。还有许多学校是由当地公社、工厂支付经费的。中学教学质量不亚于英国
    教育的质量如何呢?当然城市的质量比农村要高些。我参观的小学都是极有生气,学生和教员都感到心身愉快。在北京的中学科学课里,我看到它们的试验室及试验示范都与英国中学不相上下。
    科学和技术的课程很重。但是在中学里,起码要学一种外国语和一些文学艺术。中学里差不多都有俄文英文两种外国课程,学生可以选修一种。
    据说前几年学英文的比现在要多一些,但是和学俄文的人数还是大致相等。
    中学课程是每周上课三十六小时。中国教育当局认为学生们每天最多学习八小时,包括家庭作业在内。中国大学生埋头苦钻
    对于中国目前进行的文化革命这一点是不容忽视的,它不亚于一个文化爆炸。我跟每一位教育家谈起来,他们都说,学生们,尤其是大学生们真是埋头钻研。北京大学图书馆馆长对我说,他们甚至考虑,星期天不开馆,以便促进学生们的户外活动。
    中国,甚至于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的人民,都对于教育如饥似渴。对于他们来说,教育就是一把钥匙,它可以打开新的世界的大门。一个成年人突然有了识字机会,正如一个中国人告诉我的,这真是“盲人重见光明”,中国政府有组织、有领导地为人民提供了受教育机会,单是从这一方面来说,就受到了千千万万人民的拥护。(四)中国人民的抱负青年服务员开会谈工作
    一天下午,我看见旅馆里的青年服务员们,聚在电梯对面的一间房里。后来,我问其中一个人,这是不是他们的经常政治集会。他说不是,是开会讨论怎样做好服务员工作,把事情处理得更好,对旅客服务得更周到。
    我后来逐渐了解,中国人对于新政权的竭诚拥护,不仅是由于每个人都有重要性,而且有着个人以外的集体目标。政府已经使人深切明白,每个人的工作在集体来说都有意义。旅馆的青年服务员也觉得自己同政府的高级负责人一样,在参加中国的重建工作。他们每一个人,就连三轮车工人都包括在内,都认为自己的工作也是全体建设中的一部份。从洛阳到武汉的旅途上
    我从洛阳去武汉搭的是一趟南北通车。我看到卧车女服务员不断换茶打扫,就问她在下一次出勤之前,有没有几天休假。
    “有,不过,首先要开过会。”
    我以为她指的是政治学习会,她说不是,是开会讨论这一次旅程的总结。原来,像这样长程火车,每一次到达终点之后,火车的全体乘务员就要聚到一处,看看这一趟有什么错误,下次怎样能够提高。
    那位女乘务员说,“而且,如果我们彼此有意见,就在会里面提出。例如,司机把车子停得太猛了,餐车里的东西打翻了,厨房的人提出询问,司机就要解释为什么刹车过急,不然的话,他就会道歉,保证下次不再发生。就这样,我们就能够使下一次行车成绩更好。”中国儿童有许多特点
    中国一切都在动,除了外界的变化,例如学校、新医院、工厂、幼稚园平地而起之外,我还看到了儿童的变化。
    我曾用了很多时间,来看孩子们在街上玩耍。他们的游戏有很多创造性,一块木头,一根绳子,就能使他们畅玩好几个钟头。他们从不打架。因为他们不抢夺东西
    ——从来不说“那是我的!”。另外来一个孩子希望参加,大家立刻欢迎,绝对没有成群分帮的现象,旁边没有大人看管,大家也从不着慌。他们既不打架,也不哭啼。我只看过一个小孩哭叫,那是因为他跌伤了。
    孩子们自己去搭公共汽车,大人们会给他们让座位。在孩子来说,所有的男人都是“叔叔”,所有的女人都是“阿姨”,所以根本没有大人在旁边陪伴的必要。他自己知道,这世界上不仅是自己的父母,就是其他的大人都会帮手。访问中国后不能不感动
    凡是在今天访问过中国的人,在临别之际,都不可能不觉得感动,甚至惊奇。他不可能不觉得,在访问的日子里,他亲眼看到了历史上的一个伟大的时代,而我们的未来势必会受到它的影响。
    中国有这样众多的人力,加上他们的勤劳和智慧,他们在技术上求进步的热诚,我们的儿子们,也许是孙子们,势将看到中国会恢复在几世纪前曾享有的世界领导国家的地位。(文内小标题是原来的。——编者注)
    (全文完)

伊报要求公众舆论支持基赞加国民军

    【新华社巴格达21日电】《自由人之声报》今天要求世界公众舆论保卫基赞加领导的国民军,把他们看成是被委托来执行联合国各项决议和建议的唯一权力,“自从基赞加摆脱同反革命军队和代理人合作的错误以来,他是值得人们谅解和关怀的”。
    这家报纸说,刚果事态的发展使得支持刚果人民和基赞加政府的人们和政府认识到,消灭斯坦利维尔的刚果国民军是联合国在刚果“中央政府”参与下进行的一切军事措施的主要目标。他们证明帝国主义在刚果的斗争过去是,现在仍然是比利时和英国殖民主义者与美国之间为了分割它的巨大的财富而进行的斗争。
    【法新社利奥波德维尔21日电】昨晚在刚果众议院的一次会议上,一些卢蒙巴派议员猛烈批评了阿杜拉总理对金杜局势的态度。
    非洲团结党的一个议员穆克韦迪指责阿杜拉叛国,因为他曾说刚果士兵发生哗变并说他们在路路阿堡、阿伯特维尔和金杜的行为侮辱了刚果。穆克韦迪甚至指责总理利用金杜事件来停止对加丹加的行动。
    一些反对卢蒙巴的议员为总理辩解,要求严厉惩罚杀害13名意大利飞行员的人们,支持卢蒙巴的议员想要打他们,会议在骚乱中体会
    。
    议员们明天上午将应刚果政府请求复会,政府将答复这些说法,和为它的态度进行辩解。
    【美联社利奥波德维尔21日电】刚果左派议员星期二出面为金杜的哗变者辩解。他们指责阿杜拉总理不支持军队反对外方的批评。
    在议会中的一场激烈辩论之后,阿杜拉同意星期三亲自为他的政策辩解。一个基赞加的党员说,总理对军队的谴责“是叛国行为和对国家的严重侮辱”。

斯巴克同肯尼迪会谈刚果等问题

    【美联社华盛顿20日电】比利时副首相和外交大臣斯巴克今天建议就柏林问题僵局举行外长级谈判。
    斯巴克说,除柏林以外,他还同肯尼迪讨论了比利时和刚果问题。
    他说眼前并没有在刚果实现和平的希望,但是力促敌对的派系进行谈判以便寻求一个解决办法。
    这位比利时人在访问白宫之后同美国国务卿腊斯克会谈了一小时十五分钟。斯巴克后来说他们主要讨论了刚果的爆炸性局势。
    斯巴克在同记者谈话时谈到了由一个非洲政府在阿杜拉总理的刚果中央政府和冲伯总统的加丹加分裂政权之间进行调解的可能性。
    斯巴克说,比利时承认刚果的利奥波德维尔政府,并反对任何省份的分裂。他又说,但是“我们必须做的事情就是使加丹加和中央政府和解。”
    斯巴克极力向腊斯克和肯尼迪提出比利时的看法,即联合国不得使用武力来结束加丹加的分裂主义野心。
    比利时政府认为,加丹加问题可以不用武力予以解决。

加纳加总统办公厅就刚果局势发表新闻公报

    【新华社阿克拉19日电】加纳总统办公厅昨天在这里发表了新闻公报,摘要如下:加纳政府希望促请人们注意那些力图夸大导致联合国军的意大利空军人员惨死的动机的利益集团为了混淆刚果有关主要问题而采取的阴谋。谁也不想宽恕在刚果发生的这种最不幸的遇害事件,但是可以回想起,在联合国开始在刚果采取行动之前和之后,刚果就一直盛行这种谋杀、背信、叛乱和贪污腐化的行为。这种行为终于发展到邀请联合国去协助刚果政府恢复刚果治安的中央政府总理卢蒙巴的惨遭杀害。卢蒙巴之死是联合国所指派的一个委员会作的报告的主要内容,必须努力挫败企图转移世界对委员会的严正判断的注意力,亟需立即把凶手交付审讯。

尼贝向阿杜拉政府提出有关意大利飞行员事件的报告

    【印度报业托辣斯利奥波德维尔20日电】9天前同伦杜拉一道调查杀害13名联合国意大利空军人员事件的刚果内政部长格贝尼今天向刚果总理阿杜拉递交了一份详细报告,这份报告实际上与这里联合国发言人对这个事件的说法是矛盾的。
    格贝尼星期6到达这里,他向阿杜拉作了一次口头报告。昨天内阁举行6小时的讨论是以他的报告为基础的。
    这位内政部长今天向内阁提交了一份正式书面报告,内阁在今天下午召开紧急会议研究这份报告。
    格贝尼同伦杜拉会见了基赞加,这位副总理在逮捕这些意大利人的那天不在金杜,他是在收到那些意大利被捕的报告之后离开斯坦利维尔的。格贝尼的报告一定会影响阿杜拉的内阁,这个内阁不可能接受联合国第一次提供的说法
    【南通社利奥波德维尔20日电】正当刚果中央政府努力稳定这个国家的局势的时候发生的杀害13名意大利飞行员的不幸事件有助于某些国内外政界人士作为继续内部争吵的一个动机。大多数刚果人希望民族力量稳定与和解。可是这些人士企图利用这些事件来攻击副总理基赞加。关于基赞加不在利奥波德维尔而在斯坦利维尔和基伍省一事,他们正在散布斯坦利维尔可能脱离的谣传。可是中央政府否认基赞加同这件事有联系,并指出他努力平息愤怒的士兵们。
    利奥波德维尔的民族政界人士不愿接受关于基赞加的“脱离主义”的谣传,虽然他们对于基赞加不在利奥波德维尔的原因的估计有所保留,这里担心,基赞加同这一事件有牵连的说法可能是企图把某些官员排出国家领导机构的一个借口,根据某种显然是外国的标准,这些官员可能被称为是左翼人士或左翼同情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