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池田同尼赫鲁在新德里举行会谈

    【法新社新德里21日电】可靠人士在这里说,尼赫鲁和池田在今天会谈时广泛地研究了国际问题,两位总理都阐述了各自的意见。
    会谈没有得由什么结论,为此,尼赫鲁建议会谈明天继续举行。会谈结果将包含在会谈结束时发表的最后公报里。
    这些人士说,在今天会谈时,池田说明了日本的外交政策、为什么日本没有参加不结盟国家以及它同美国的特殊关系等问题。
    尼赫鲁说,他了解日本的外交政策。池田要求尼赫鲁说明他对东南亚、核问题和英国参加欧洲共同市场的政策。
    他还问到他对人民中国的看法。
    尼赫鲁说,虽然他的国家同中国有边界问题,但是他仍然认为应当让中国加入联合国。
    他说,印度自己的最重要问题是经济发展和世界和平,他的国家的外交政策就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
    他说明了果阿和克什米尔问题,但是据说池田不肯发表意见。
    池田说明了千岛群岛问题,尼赫鲁也没有对此发表意见。
    【德意志新闻社新德里21日电】尼赫鲁今天同池田举行了两小时会谈,他们讨论了包括柏林局势和核试验问题在内的重要国际问题。
    印度支那的事态发展和亚洲一般问题不可避免地是尼赫鲁和池田会谈的重点,但是日印经济合作问题也提到了。
    据说,日本首相宣布,他的政府今后将比过去更加积极地支持印度的经济发展。
    此外,据说他还对尼赫鲁说,他将全力支持印度要求停止核试验而进行的努力。
    尼赫鲁谈到了印度在“大国集团间”的政策、中印边境纠纷、印度在联合国的政策和为什么印度支持人民中国参加联合国的原因。
    据说,尼赫鲁强调,在没有人民中国参加联合国情况下,实行有监督的全世界范围的裁军不仅是不全面的,而且是非常危险的。
    据说,他认为,如果中国有朝一日——最迟在两年内——拥有它自己的核武器的话,那么,缔结裁军条约事实上是不可能的。

香港《商报》自东京报道:日本正积极策划台湾「独立」

    【本刊讯】香港《商报》16日刊载一篇东京特讯报道:种种迹象显示出,“日本鼓吹‘台湾独立’的活动,最近又有显著加强。”
    消息说,日本政客田中次郎最近公开在汉奸廖文毅的刊物《台湾民报》中,提出了“台湾独立”的整套五点“计划”,内容是:“(一)蒋介石隐退。(二)国民党解散。(三)在联合国监督下举行投票自决,并建立新政权。(四)外省人(指来自中国大陆的人)遣返大陆。(五)废除反攻大陆计划,最后造成‘台湾国
    ’和大陆对立的‘两个中国’局面”。
    《商报》说:
    “田中这项计划提得这样‘完整’而又接近美日官员一向表示的主张,使人不禁怀疑,这可能是受了‘某方’示意。这正引起纷纷讨论。”
    “日本政府已不顾国民党的抗议,宣布把谋杀蒋介石和陈诚未遂的廖文毅分子郭锡麟予以释放,并给予庇护”,“日本当局最近甚至容许廖文毅分子向名古屋的国民党领事馆示威,在该馆墙上贴满了‘台湾独立’的标语。使东京的外交界也感惊异。
    “在日本人方面,继关西金融巨头之后,大阪青年工商会议和神户的大老板,最近也相继举行集会,大谈‘台湾独立,后的问题。这些事实似乎说明,在日本这个地方,正酝酿着对台湾的一个阴谋。”
    据透露,在美国国务卿腊斯克和日本首相池田的会谈中,台湾问题占着很重要的地位。令人感到兴趣的是美国副国务卿鲍尔斯上周东来时,突然在这里发表支持‘福摩萨人自决和独立’的谈话,这似乎是告诉日本上层,美国对台湾的政策,虽有高低潮,却是‘一贯的’,这就是不离‘两个中国’政策。”

尼赫鲁谈召开不结盟国家会议问题

    【印新处新德里20日电】尼赫鲁总理20日在人民院对一位议员提出的问题给予了否定的答复,这位议员的问题是:在他同纳赛尔上校和铁托总统19日在开罗会谈时,是否讨论了召开另一次贝尔格莱德会议的问题。
    尼赫鲁说:“根本没有谈到这个问题。”
    有议员问道:在今年9月召开的贝尔格莱德会议的过程中,在印度总理和某些其它亚非国家代人之间在关于重点究竟应该放在谴责殖民主义还是放在裁军和和平这个问题上是否产生了分歧,印度拒绝强调反殖民主义这点,是否“在其它代表团中间产生了认为我们缓和了对殖民主义的立场和错误印象”。尼赫鲁回答说,他在贝尔格莱德会议上的整个目的,是要强调由于苏联恢复核试验而变得甚至更加危险的世界上的“危险的战争和和平的形势”。
    尼赫鲁说,强调战争和和平并不是不强调反殖民主义或任何其它问题。它们(反殖民主义和其它问题)是重要的而且它们也是提到了的。
    但是重要的事情是,世界应该生存下去而不应该被核战争毁灭。

巴西报纸报道:巴西前总统夸德罗斯表示将来华访问

    【美联社巴西里约热内卢20日电】《商业日报》报道,前总统夸德罗斯对一位埃及记者说,他计划在不久的将来访问共产党中国。
    这家报纸发表了开罗《共和国报》记者对夸德罗斯的访问记的译文。夸德罗斯是在乘船开往澳大利亚途经塞得港时发表这篇讲话的。
    记者问到了关于实行所谓“积极的中立”的国家,夸德罗斯回答说,它们将起重大的作用,他又说:“我赞成在贝尔格莱德所通过的所有决议”,中立主义领袖们于9月份在那里举行了会议。
    记者问他前往哪里,夸德罗斯回答说,“在抵达澳大利亚之前,这条船将在好几个国家停留。”夸德罗斯说,“然后我将前去中国。”
    记者说,“请允许我问你关于你的共产主义倾向。”夸德罗斯回答说:
    “我不是共产党人,你们完全知道,帝国主义把你们的总统纳赛尔描绘成共产党人,因为他是一个爱国者,他为争取他的国家的自由而斗争。”

尼赫鲁向印度人民院提交致我国照会

    【印度新闻处新德里20日电】总理11月20日在人民院发言时说:政府得知,在过去几个星期里,中国人在两条边界——1956年所存在的边界和1960年(中国人占领之后)的边界——之间的地段内他们自己的检查哨以外又建立了一些新的检查哨。
    当一位议员提请总理注意报纸所载东北边境特区地区内也有新的入侵活动的消息的时候,尼赫鲁说这些消息是“错误的”。
    外交部长的议会秘书哈扎尔卡早些时候曾对人民院说,政府最近注意到了一些中国武装人员入侵印度领土的事件。为此已把1961年10月31日致中国政府的抗议照会的摘录提交人民院。
    印度政府在致中国政府的抗议照会中指责它“在侵略之外又加上侵略”,并且说中国“对一个同它订有共处五原则的邻国采取不端行为”的事例“日趋增多”。
    印度抗议照会在列举最近入侵拉达克的事例以后说:“中国人侵犯印度领土的这些新事例确凿地证明,中国人对印度进一步进行了侵略,他们所发表的与此相反的声明只是掩饰这种新的入侵活动和侵略活动的外衣。”
    照会拒绝了中国8月12日的抗议,并且要求中国政府停止进一步入侵印度领土的活动,撤出印度领土上被中国军队非法占领的地区。
    印度照会说:令人惊讶的是,中国政府竟提出了一张对印度政府的毫无根据的指责的清单,并且由此得山结论说印度方面的活动‘再一次在边境地区引起了紧张局势,。事实很清楚,它们清楚地证明边境地区的紧张局势是中国人的违法行为引起的。
    “迟至1959年12月17日,周恩来总理在给印度总理的信中还特别说到,事实上,1956年出版的中国的地图(周恩来对这一地图的提法是正确的)表明了两国在这一段(拉达克—西藏—新疆)的传统边界。中国军队在1959年—1960年巩固了他们对那条线的控制。但是,在那以后,“侵略之外又加上了侵略,中国对一个同它订有共处五原则的邻国采取不端行为的事例日趋增多。”
    照会接着又说:“说中国人‘继续不派出巡逻队’是不真实的。所谓‘中国人致力于维持原状’的说法也没有任何事实根据。有消息报道中国人在边界上进行紧张的巡逻活动,多次入侵印度领土,在中段和东段接近边界的地方和深入西段被中国人非法占领的印度领土的地方修筑新的军用公路,并且在比1959年建立的哨所更接近边界的地方建立新的军事哨所。
    照会中列举的中国最近入侵印度领土的一些事例有:
    西段:
    一、1960年4月,驻在库尔那克堡的中国军事人员在印度领土以内的苏里亚地区巡逻。
    二、中国勘查队在1960年6月25日到苏里亚,同日朝库尔那克堡方向返回。
    三、1960年10月13日,在温泉以东地方见到两名中国骑兵。
    四、在1960年10月的第二个星期,在离温泉大约五英里的地方看到四名中国士兵。
    五、在1961年5月的某个时候,中国人在楚舒勒附近侵入印度领土。1961年5月21日还在这个地点以东看到一部分中国军队。
    六、1960年秋天的某个时候,中国巡逻队在道拉贝戈尔迪附近侵入印度领土。
    中段:
    七、1960年9月22日,由一名军官和十名士兵组成的一支中国武装巡逻队在吉勒普拉附近越过锡金—西藏边界,深入印度境内两百码。
    八、1960年4月20日,吉勒普拉的印度陆军巡逻队在印度境内大约八十码的地方看到了三名身穿卡其制服的中国人。
    九、1961年9月12日,十二名身穿蓝制服的中国武装人员从吉勒普拉深入印度境内一百码。
    东段
    十、1960年6月3日,由25名士兵组成的一支中国巡逻队侵入印度领土四英里,到了塔克章贡帕。
    十一、1961年7月第一个星期内,中国巡逻队进到卡门边境区内切莫卡波拉以西大约一英里的一个地方。
    同这些事例相反,没有发生这一件印度入侵中国领土的事例。

梅农夫人又诬蔑我进行“歪曲和恶意宣传”

    【印新处新德里20日电】印度政府已提请中国政府注意中国报纸“旨在歪曲和曲解”尼赫鲁在贝尔格莱德会议上的讲话而进行的不断的宣传运动。外交部副部长梅农夫人在人民院说明了这一点。
    梅农夫人在答复质询时说,中国人宣传的目的是使中国人民对印度政府的政策产生普遍的偏见。
    梅农夫人说,宣传的主旨是说明印度听命于某些西方国家,在殖民主义问题上采取了温和的方针,结果使自己脱离了亚非思想的主流。为了纠正中国人宣传所造成的印象,已经广泛散发总理的讲话的真正文本,同时提请注意中国人的报道对讲话所做的歪曲。
    印度政府在殖民主义问题上的立场是大家清楚知道的。梅农夫人说,不管中国人进行多么多的“恶意”宣传,都不会使人们误信政府对殖民主义的政策有改变。
    尼赫鲁总理说,在1961年8月、9月和10月上半月这一期间,有135名西藏难民进入了印度。在政府在巴卢克庞维持的主要转运站住有西藏难民二千五百人。在大吉岭、噶伦堡、布克萨、……的营里住有一万○三百人。
    此外,在锡金住着难民四千二百人,在不丹住着四千一百人。8,150名难民受雇从事修筑公路。在迈索尔、东北边境特区和拉达克设立了农业安置区。这些计划将安置4,440名难民。还拟在东北边境特区、中央邦和里萨设立其他安置区,将容纳10,500人。现在正在训练800名年青的难民掌握手工艺和小型工业,以及作社会工作者和护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