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法新社报道:桑怒和河内间公路修通

    【法新社万象27日电】据这里的消息灵通人士今天透露,北越现在可以直接利用公路向亲共的寮国叛乱分子运送弹药和供应物资了。这些人士说,在老挝北部同河内之间修通了一条新的公路。这些人士说,把北越的宜安和“查尔平原”连接起来的新公路将使运输更加方便了。这条新公路是在寮国占领桑怒以后开始通行的,来自北越的第一个汽车队已经利用了这条公路。

班雅同腊斯克和帕森斯会谈老挝局势

    【美联社华盛顿27日电】老挝王国政府的特使坎番·班雅星期五说,联合国大会有可能在今年3月讨论老挝内战局势。他是在同国务卿腊斯克和负责远东事务助理国务卿帕森斯举行了30分钟的会谈后讲这番话的。
    【路透社华盛顿27日电】老挝的右翼文翁政府的公共工程大臣班雅今天说:老挝问题可能在3月间提交到联合国。他在同国务卿腊斯克讨论老挝问题以后回答问题时说:联合国通过的任何解决办法都将是好办法,但是看来三人国际监督委员会在它以前的基础上回到老挝去是不可能的。

塞兰诺不满西方大国不同小伙计磋商

    【合众国际社马尼拉27日电】菲律宾外交部长塞兰诺今天在措词激烈的正式声明中说,东南亚条约组织成员国进行磋商“不是为了闲散地交换交换意见而已”。他显然是指东南亚条约组织代表理事会在曼谷举行的一连串会议而言。到目前为止,这些会议还没有决定对老挝采取任何肯定的行动。
    塞兰诺的声明是第一次公开反映这个国家的不满情绪。他说,“老挝局势发展到了更加混乱的地步。老挝在国内感到很苦恼,可是它从国外七嘴八舌的争论中也找不到安慰。”
    他说,“毫无疑问,东亚南条约组织的亚洲成员国应该充分参加这种磋商,因为对这一地区的和平的威胁会最直接地影响它们。”
    这显然是讥刺东南亚条约组织成员国法国、英国和美国所达成的协议。这个协议是建议重新召开老挝国际监督委员会会议从而对老挝危机采取挽回面子的解决办法。
    权威人士说,关于这一点没有同亚洲成员国磋商。

外报报道:老挝叛军蒙卡西北犯困难重重

    【合众国际社老挝蒙卡西28日电】两名老挝高级军官星期五乘飞机到达这个新近占领的山城,来统筹政府所希望的把万象—琅勃拉邦公路从反叛分子控制下解放出来的最后的出击。
    拉迪功少将和汶勒·沙尼赞少将乘一架单引擎飞机到达那里,飞机降落在稻田里。
    先遣侦察队在星期五上午就到达这里以北约4英里的地方,向这条公路干线两边探索撤退的左翼反叛部队所打的埋伏。估计这些左翼反叛部队有三个连。
    星期四晚上,美国供应的105毫米榴弹炮打了12发来配合他们。
    然而,营长通坎·坎帕少校可能面临严重缺乏交通工具、燃料和弹药的情况。
    萨纳尼空上校正在统筹向北挺进的战役。他在星期五已经把他的司令部从旺永迁至这里。只有直升飞机和小型飞机可以在这里降落,使得交通运输工作比在旺永更加困难。
    【合众国际社万象29日电】据今天消息说,政府军从蒙卡西向北行打击亲共叛乱分子的进军遇到了“重重障碍”。
    西方军事人士说,坎帕少校的第12步兵营仍在行军,但是不得不在星期日用了大半天时间从单条土路沿途砍倒的树木中慢慢穿行,移开撤退的寮国部队堆置的石块和其他障碍物。这些人士说,后来,政府军先遣队遭到了叛乱分子的火力阻击。
    这些人士说,寮国部队实行着计划周密的向公路交叉点沙拉富昆的撤退,他们可望在沙拉富昆分道去查尔平原的叛乱分子主要基地。

文翁去巴色

    【合众国际社万象29日电】文翁首相动身去南部的巴色城参加一年一度的宗教节。
    然而,国王瓦达纳留在他的王都琅勃拉邦了,他原来预定前往参加。
    人们说,军事形势使他不便在此时离去。
    【合众国际社万象27日电】诺萨万今天飞往他在沙湾拿吉的后方总部。
    他星期四晚上在从王都琅勃拉邦同瓦达纳国王会谈后归途中出席在这里的印度大使官邸举行的招待会。

鼓吹扩大伪政权为“联合政府”、拉富马等参加

    【美联社联合国29日电】(记者:渥提斯)星期日有消息说,联合国秘书长哈马舍尔德建议,老挝政府接纳一名中立主义领袖和一、两名亲共分子。
    通常可靠人士说,这是他在星期二请这里的老挝代表转告在万象的文翁首相的建议之一。关于这些建议在第二天有过概括性的报道。
    他们说,哈马舍尔德建议,老挝中立化和不卷入冷战,亲西方内阁扩大成为联合政府,其中包括中立主义的富马亲王和一、两名亲共的寮国反叛分子领袖。
    这些人士说,哈马舍尔德是在交给老挝交通大臣班雅和老挝驻联合国常驻代表西苏·纳占巴塞的一份备忘录中提出这些建议的。班雅将在星期一动身回国,西苏将在星期四或星期五动身回国。
    哈马舍尔德一直是根据他在老挝的特别顾问瑞士法学教授爱德华泽耳韦格送来的情报进行工作的。这些人士说,他相信,必须寻找政治办法来解决老挝危机,因为军事解决办法是行不通的。他们说,哈马舍尔德认为,除非由富马亲王担任首相或重新请他参加政府,否则不可能建立稳定的老挝政府。
    人们都知道富马是一个标准的中立主义者。
    据说,哈马舍尔德的备忘录没有提到英国所提出来的恢复老挝国际监督委员会的计划。这个计划得到法国和美国的支持。
    据悉,备忘录也没有具体提到东南亚条约组织。

印度企图使国际委员会和老挝伪政权打交道/印驻万象使馆扬言没有东西能阻挡印代表同文翁集团接触

    【合众国际社万象28日电】这里的外交界正在进行努力以便创造有利于恢复国际监督委员会的舆论气氛。
    这些努力的目的是要找到一个方案来有效地控制这个王国有可能一触即发的局势。
    可是这里接纳的任何机构都必须避免破坏文翁首相的合法地建立的政府的地位,如果这个方案要想有可能被接纳的话。
    一位印度大使馆发言人说,虽然印度驻这里的使节不能保证国际监督委员会回到老挝来,可是没有东西能够阻挠他探讨文翁政府对于国际监督委员会可以进行工作的可能的方案的意见。
    某些人士说,同国王打交道是这里已经在考虑的方案之一。
    驻毗邻的越南的国际监督委员会印度籍代表戈帕拉·梅农非常有可能率领一个派去会见老挝国王的“试控性代表团”。
    他们说,这种可能性比让从前的老挝委员会主席出面的可能性要大。
    这里的人士说,在国际监督委员会停止活动后,它的档案已被运到西贡。这些档案现在仍然在西贡。

美驻老挝大使回国将同新政府磋商老挝局势

    【美联社万象28日电】美国驻老挝大使布朗星期六离开万象前往华盛顿就老挝危机问题同民主党新政府进行磋商。
    大使馆发言人说,预料布朗大使将在星期一到达华盛顿,而在很短的时间内返回万象。
    【合众国际社万象28日电】布朗说,他期望他这次出乎意料的回国旅行时间是“非常短的”。
    这里的人们普遍认为,肯尼迪将比他的前任较为容易接受重新召开三国国际监督委员会会议这个主意。

富马著文:《老挝,问题的实质》

    认为解决老挝问题必须贯彻日内瓦协定,使老挝保持中立。说在美国压力下,老挝前政府放弃了中立而代之以完全亲美的立场,重新挑起内战,激起人民普遍不满。说老挝不想倒向马克思主义;希望美国新政府对老挝表示一点点“怜悯”,并对柬建议采取欢迎的态度。
    【本刊讯】下面是老挝政府首相梭发那·富马亲王1月14日为法国《世界报》写的文章,题目是《老挝,问题的实质》,全文如下:
    正当俄国和美国两大国在老挝公开交锋的时候,我有义务提醒世界舆论注意我国局势的严重性和简略地叙述我所了解的老挝人民的真正渴望。
    当然,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局势似乎明朗了一点,各国首都之间不断举行会谈,以便使这场危机向着平息的方面发展,这不仅是老挝也是所有关心在世界这一地区恢复和平与平衡的国家的最明显的利益的所在。
    但是在我看来,讨论这个问题的大部分政治家们缺乏这种“根本性的了解”,没有这种了解,就难于了解在我们这里发生的各种事件。
    必须经常提到的1954年的日内瓦协定,一方面它确定了在老挝恢复和平的形式,另一方面它确定了老挝对外政策的方针。
    我曾竭力在实际中贯彻这些协定的建议。
    在会议之后,紧接着就举行了关于丰沙里省和桑怒省——抵抗部队的“集中地区”回到国王政府领导和寮国战斗部队成员重新回到民旅大家庭的谈判,但是在和解的道路上已经出现了许多困难,在1955年,我不得不提出辞职。
    卡代·敦·萨索里特政府接替了我,它在1956年在缅甸仰光召开了一次会议,设法了解寮国战斗部队的意图,萨索里特和苏发努冯亲王都参加了这次会议。可是各方面之间的怀疑如此之大,以致未能取得任何结果。
    在1956年选举之后,我又执政了。在1957年我邀请苏发努冯亲王和他的合作者到万象来,我们就执行日内瓦协议问题达成协议。国内问题似乎解决了,我启程去河内和北京进行访问,尽管美国和泰国表示反对,只有这两国的大使没有到机场去为我送行。
    在这两个城市中,我奠定了严格中立和友邻的政策,我得到越南民主共和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干涉我们内政的保证。
    作为交换条件,这两个大国要求我不要接受在老挝建立美国基地和要求我反对美国在军事方面的一切干涉。相反地,它们毫无困难地同意日内瓦会议规定的法国在塞诺设立的军事基地。
    此外,河内和北京要求我授权在万象设立一个总领事馆。我不能同意。我解释说——我们中国朋友似乎对这种解释表示满意——老挝没有承认福摩萨政权,我不能再承担更多的义务。北越人向我谈到我们在西贡的代表的情况,要求得到同样的对待。我向他们指出在法国高级专员时代这位代表已经在那里,他只能留在那里了,象其他国家的情况的一样。
    因而同我们北部和东部的邻国的情况相当良好。不幸,1958年接替我的萨纳尼空政府没有继续已经开始的事业。在美国的压力下,严格中立政策被放弃,而代之以完全亲美的立场。
    犯下了三个根本性的错误:准许在万象成立一个福摩萨总领事馆,把老挝驻西贡的代表提升为大使级和允许美国军事教官到达老挝。
    由于老挝爱国战线党的领袖们在万象被捕,局势进一步恶化,这些领袖的被捕使得寮国战斗部队的一个营在并入国民军的前夕逃走。所有以前的“抵抗部队”又走上打游击的道路,局势发展到如此地步,以致政府不得不把这一问题提交安全理事会。
    人们还记得1959年12月的“政变”,这次政变使得军队和“保卫民族利益委员会”中的亲美分子进入了政府。在1960年,组织了骗人的选举。可是人们没有足够地重视老挝爱国战线党领袖们和他们的监视者的逃跑。
    这些事件激起人们普遍的不满,士兵们本身对于自从1939年以来就进行的战争感到厌倦。他们都希望实现和解的和平。
    可是武装部队参谋部由于得到国王至少是默许的支持,认为除了以军事手段解决这种局势之外,别无其他解决办法。我个人的看法仍是这样:我比以往更加主张在1957年万象协议的包围内使用和平手段。
    大多数老挝人民实际上都认为,由于我们同社会主义阵营国家有着一千公里的共同边界,而我们需要持久的和平以使我们能够在危险的世界中生存并建设我们的实际上不存在的经济,我们必须奉行严格的中立。
    我再重复一遍,就是这些我们同胞十分了解的情绪,掀起了贡勒大尉领导的1960年8月9日的“政变”,大家都知道以后的情况和由于外界的干涉,冲突怎样国际化,使我们这个不幸的小国遭受破坏和死亡。
    人们可以回想起,我的政府坚决支持柬埔寨国家元首主张柬埔寨和老挝中立化的建议。我热烈地希望这个建议能够得到关心老挝的各大国的欢迎,特别是美国,没有美国的参加,要想恢复和平是一种幻想。我希望这个伟大的共和国的新总统肯尼迪对我们的希望表示谅解和对我国人民表示一点点怜悯。但愿他能不相信,那些不公开是美国的同盟者的国家只能是共产主义的或是亲共的……
    我坚信,中立的老挝和中立的柬埔寨能有效地保卫东南亚的和平和稳定。必须说明这一点,我们的人民丝毫不想倒向马克思主义。他们完全满足于符合佛经的人道和慷慨的民族社会主义。
    把我们国家人民多少世纪以来所奉行的、完全符合他们思想状态的这种社会主义同共产主义混为一谈,将会犯下悲惨的错误,我要提醒“自由世界”对此加以防备。我们是“世界第三种力量”的人,两个集团的领导人总有一天会给“世界第三种力量”让出它的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