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合众国际社惊呼日本可能出现另一个朝鲜

    【美联社东京16日电】一群歇斯底里的左翼学生暴民星期三晚上包围日本国会大厦达数小时之久,使这个国家接近于革命。
    处境困窘的政府最后让警察使用催泪瓦斯来结束这场骚乱,这是一个月来遵循共产党方针爆发的一系列的骚乱中最严重的一次。
    警察说,在大雨中在国会周围发生的骚乱中有一名妇女身死,近500人受伤。
    【共同社东京16日电】造成女学生死亡事件的昨晚在国会示威活动,在各方面产生了很大的反应。
    社会党和共产党当前要追究警察当局的责任,同时,阻止修改安全条约国民会议预定今天仍然将紧急动员10万人,举行抗议示威,从下午到傍晚要再次到国会周围举行大规模抗议集会。
    此外,大学教授们和文化人有迹象显示他们要集合起来,采取空前激烈的行动。
    【合众国际社东京16日电】(记者:汉森)警察今天清晨使用催泪瓦斯冲散了包围国会的怒气冲冲的暴民。在目前一连串反政府的骚乱中,这是警察第一次使用催泪瓦斯。
    在政府所在地的激怒的骚乱中,据悉有两个人被打死。在目前的一连串示威行动中,这是第一次发生死人事件。亲西方的岸信介政权无疑地面临着日本战后最深重的危机。
    目前的局势是如此的严重,以至这个国家的自卫队幕僚长(应为防卫厅长官——
    编者注)赤城宗德昨夜拜访了岸信介,有可能调出武装部队来恢复秩序,和在星期日艾森豪威尔总统到达这里时用武装部队保护他。
    由于头一次死人事件的发生,局势发生了非常不祥的转变,以至有可能出现另一个朝鲜。
    肯定地说,艾森豪威尔的访问又增加了新的危险。
    全日本学生自治会总联合会的狂热的左派学生高呼“刽子手……杀人犯”。他们放火烧毁了他们在早些时候夺获的13辆警察卡车,火光阴森森地照耀着这四千名死硬派的暴民,他们包围着国会,一直到今天清晨。
    今天清早,四百名大学教授到达那里来为这些左派学生打气。一个明治大学的教授站在全日本学生自治会总联合会的一辆卡车上讲话说:“我们将关闭我们的学校,岸信介和京都警视厅总监不辞职,我们就决不罢休。”立教大学的一个教授说,这次怒火冲天的斗争是“英勇的和具有历史意义的”,他号召学生们再向国会冲去。
    观察家们指出,4月19日在汉城开始的朝鲜学生暴动,只是在大学教授们参加了学生反对政府的激烈运动之后才把李承晚政权推翻的。

菲人民反美情绪怒不可遏

    【合众国际社马尼拉15日电】今天上午总统在马尼拉各个地方旅行。看来警察的保安预防措施抓得很紧,没有像昨天那样发生汽车被堵住的事情。人们没有注意到,可是在艾森豪威尔后面的汽车有一辆车的玻璃被人群中扔的一块石头打破了。这块石头打破了半开的车窗,打在总统军事助理罗伯特·舒尔兹的脸上。可是舒尔兹没有受伤,他认为这是由于人群情绪激动的缘故。白宫人员对于总统对日访问仍然很担心。到目前为止,关于加强警察力量的保证没有使总统周围的一些人相信,在东京机场上人群的情况可能很难控制。根据最可靠的情报,艾森豪威尔极力反对把他访问东京的日程作过多的更动。他希望同日本天皇一起乘汽车进入这个城市。他期望他的保安人员同日本人一起制订出一个合适的计划。

艾在菲国会讲话时戒备森严

【路透社马尼拉15日电】艾森豪威尔总统今天在菲律宾国会两院联席会议上发表的演说获得了菲律宾国会领袖雷声般的鼓掌。
    当这位前来访问的总统在主席台上入席时,大厅里的人们高呼“万岁”。
    尽管这里给予这位总统友好的欢迎,两国的保安人员仍然非常谨慎。
    他们今天一早装备着侦察仪器把整个会议大厅的各个角落仔细检查了一遍,他们检查了椅子、桌子和柱子。
    【合众国际社马尼拉15日电】特务人员和菲律宾保安官员分布在大厅的各个角落。
    在国会大厦外面,大约有500名菲律宾武装部队守卫着。

岸内阁就屠杀示威学生事发表声明

    【共同社东京16日电】政府在16日上午0时10分在首相官邸举行内阁临时会议,就15日晚上,‘全学联’在国会院内斗殴事件讨论了善后办法。讨论结果,政府发表声明如下:这次‘全学联’的暴行不外是受到企图用暴力革命破坏民主的议会政治
    颠复现有社会秩序的国际共产主义的操纵而采取的有计划的行动,本来就是大多数国民所决不能容许的。因为我们通过体验,确信只有在自由和民主的基础上才能够实现真正的和平和繁荣,所以,我们要不屈服于企图破坏这些东西的任何暴力,坚决加以打击,以彻底地安定民心。治安当局对有计划的破坏活动所能采取的措施是理所当然的;迫切希望各位国民也要看清隐藏在这次不祥事件背后的本质,更多地了解和实行合作。

美联社承认日本人民日益认清美帝侵略面目

    【美联社东京14日电】共产党世界已经成功地使千百万日本人接受这样的看法:美日安全条约是一项导致战争的协定。
    还有越来越多的人们料想:在这项条约生效之后,岸信介首相将不得不下台以平息日本当前动荡不安的政治局面。
    左派所领导的继续不断的反对这项条约和反对它规定提供美国基地的示威,至少已经在美国燃起了可能变成为危险的大火的星星之火——
    在塔帕哈诺克发生抵制购买日本货事件。在美国其他地方,在一向反对日本进口竞争的实业界中,一定有充分的燃料给这点火星加油。
    如果这个运动发展到巨大规模,它就能在像日本这样一个依靠贸易的国家里造成普遍的经济混乱。而这正是共产党人所要的。
    一个更大的胜利是美国的形象被弄丑了。过去两年中,共产党人用不胜枚举的办法无数次地告诉日本人:美国是侵略成性的国家,它想要在一旦进攻共产党中国和俄国的时候利用日本。
    同时,许多日本人受到了迷惑而相信:发动朝鲜战争的是美国和南朝鲜,美国之所以在长崎和广岛投掷原子弹是因为日本是一个亚洲人的国家,美国用诡计使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进攻美国,美国决不会接受共产党集团提出的有理的和平建议。
    几乎没有日本人充分地考虑了下列这种看法:军事上的强大是防止战争的巨大威慑力量;如果日本有强大的民主的同盟国,日本维护自己的独立的可能性就要大得多;……美日联盟使日本达到了空前的繁荣。

美联社承认菲律宾对艾讲话反应冷淡

    【美联社马尼拉15日电】艾森豪威尔总统星期二向菲律宾国会发表了他对马尼拉访问的第一次重要的演说。这次演说显然使人感到失望。
    许多议员忠于职守地声称这次演说是令人“鼓舞的”和“具有政治家风度的”。但是他们私下承认,演说的复杂的句子和有力量的说教并没有在菲律宾人心中引起一点感应。
    菲律宾人希望艾森豪威尔总统表明,如果有人想要夺取菲律宾,美国将加以援助。
    对于大部分菲律宾人来说,目前两国之间的条约的语言还不够明确。他们不能了解为什么不能够用明确的语言承担一个明确的义务。
    关于援助问题,菲律宾人认为美国过于把他们看成是理所当然的,而却用大规模的援助计划来争取前敌国和中立国家。
    但是菲律宾人把美国看做是他们的老大哥。在菲律宾,如果一个弟弟向哥哥要求贷款,这个弟弟是指望得到这个贷款的——而不是得到对于他不久以前得到的钱的使用方式的申斥。
    艾森豪威尔谈到了菲律宾所取得的经济进展。他的谈话使人有这样的印象,这个前美国殖民地的情况是非常良好的。
    如果是这样,那么菲律宾人并没有看到。他们是勉强糊口的。战争的疮疤在这个国土上然仍看到。在两千四百万人当中约有两百万人失业,或者在半就业的情况下挣扎。

艾森豪威尔在菲国会发表讲话

    【合众国际社马尼拉15日电】艾森豪威尔总统6月15日在菲律宾参议院和众议院的一次特别联席会议上的讲话摘要如下:对菲竭力夸奖以示拉拢
    当我回到这个国度的时候,我感到我是重回老家,重新会见老朋友,重叙旧谊。
    在这里,我的妻子和我度过了四个快乐的年头,结交了我们永远不会忘记的友谊。
    在我在这里逗留的短短的时间里,我对于到处可以见到的活力和进展也有深刻印象。重要的是在这里创立了一种可实行的民主制度,一个自主的民族关心他们在国际大家庭中的责任。
    我们美国人的确非常尊敬菲律宾人参加朝鲜战争,……尊敬你们对东南亚条约组织的贡献以及你们保卫邻国防止侵略的工作……担心菲民族主义情绪高涨要菲以“人类利益”为重
    重要的是,贵国已故的伟大领袖和我的朋友奎松总统提醒注意这样一点:“每一个国家都应当以人类的利益为其最终目的;民族利益的矛盾只不过是暂时的;总会有公正的办法予以解决。”
    奎松总统所阐明的积极的民族主义对一个年轻的国家的发展是必不可少的。大弹反共滥调
    共产主义领袖害怕积极的民族主义,认为这是致命的敌人。共产主义不断地进行阴谋活动,渗入民族运动、歪曲这种运动以及利用这种运动来达到自己的卑郫目的。
    共产主义需要人们屈从一种意识形态、一套千遍一律的思想、态度和方法。对他们来说,个人或国家的自由是不能容忍的。
    承认美“援”旨在影响各国的政治发展
    为了我们自己的开明的自我利益,为了我们全体朋友们的利益,美国的援助计划的目的是保护各国发展它们自己所选择的政治和社会制度的权利,而不因在饥饿的鞭笞下、或武装进攻及统治的威胁下被迫接受极端的解决办法。
    恶毒诬蔑中苏为美国侵略政策辩解
    1945年以来,有33个一度受西方控制的国家和平地获得了自决。在同一时期,中苏集团的12个国家被强行剥夺了它们的独立。人们可能提出这样的问题:今天谁是殖民主义者?
    共产主义制度对于它不能控制的任何东西表现的基本对立态度,是各种各样的自由国家和受严格控制的共产党集团之间的紧张局势的单一的、最重要的根源。
    共产主义体系的宣传的基本目的是模糊这些真实的事实。现在主要的目标是美利坚合众国。我的共和国被描绘为一个帝国主义者,谋求支配全世界人民的无限的权力,利用他们作为战争棋盘上的小卒,剥削他们和他们的资源来使我们自己的经济富裕起来,把他们贬低到乞讨般的附属的地位。
    菲律宾共和国的存在、繁荣和威信,证明了这些指责是没有根据的。你们作为一个民族,知道我们的共和国并不是专制的帝国。但是我愿意花几分钟的时间向你们谈谈美国主张什么。冒充“反殖民主义者”侈谈主张“自由、和平”
    我们历史上最伟大的成就在于我国反对殖民主义,反对奴役,反对暴虐统治的反叛者在这个时代中首先举起了自由和正当的民族主义的旗帜,把这一旗帜带到我们国土以外,并且在一切地方崇敬这一旗帜。我们在1776年为自己的自由而斗争的时候为之奋斗的,我们在1960年仍然要为之奋斗。叫嚷美“必须保持强大”
    为了维持我们的主张国际和平、友谊和自由的立场,美国必须保持强大,忠于它的朋友,并且表明施加宣传压力、炫耀火箭、甚至进行公开的侵略都是一定要失败的。
    除了美国的实力的保障以外,我们还设法扩大集体安全。
    集体安全必须以人类行为的一切方面为基础,需要在政治、经济、文化和科学各方面进行合作和交流。按照这种信念,我们支持菲律宾政府在过去几年中在加强同它的邻国的联系方面所采取的主动。我衷心希望,美国决不会企图发号施令,或者施加不正当的压力,忘记或者忽视菲律宾共和国——它在主权尊严方面的平等的伙伴。我衷心希望,菲律宾决不会使美国成为替罪羊。我们彼此都自豪地承认对方是一个主权平等的伙伴。
    我们面临到了一再进行的挑衅、不停地引诱我们放松的诱惑、不断的宣传和威胁的运动。我们应该更加坚定地团结起来反对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