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苏班德里约说苏加诺回国后将取消禁止政治活动的法令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4日电】印度尼西亚外交部长苏班德里约今晚在到达这里的时候说:在苏加诺总统于本月底结束世界旅行回国以后,印度尼西亚政府将取消军方下令实施的禁止政治活动的禁令。
    苏班德里约是在机场接见记者时讲这些话的。他今天乘飞机到达这里,将在星期五和美国官员进行一连串的会谈,其中包括副国务卿道格拉斯·狄龙和国务卿赫脱。
    苏班德里约在洛杉矶和苏加诺分手,他将在苏加诺取道东京回雅加达时再和他一起回去。
    在他明天的会谈中,预料他将说明苏加诺所提出“实行有领导民主”的计划。
    预料这些讨论还将涉及印度尼西亚要求经济发展贷款和购买武器的问题。
    【安塔拉通讯社雅加达5日电】印度尼西亚情报部长苏迪比约今天上午乘飞机从这里启程前往东京,去向苏加诺总统报告国内的政局。预料苏加诺将在6月6日(星期六)到达那里。
    【印度尼西亚新闻社雅加达5日电】昨天深夜从陆军新闻处处长哈索诺那里得到的一项公告说:从6月4日起,以新闻和照片形式报道有关苏加诺总统国外旅行的一切新闻报道在发表前都必须送交有资格的当局批准。公告说,有资格的当局应该解释为总统办公厅、情报部和陆军新闻处。
    【印度尼西亚新闻社5日电】朱安达总理今天上午在部长会议大厅内他的办公室里同议会领袖们会谈了一刻钟。
    议会第一副主席蔡努耳·阿里芬在回答记者提出的问题时说:这次会谈讨论了议会事务。

阿联当局野蛮迫害大批爱国者

    【新华社贝鲁特3日电】“呼声报”今天在第一版上以通栏标题刊载了一条开罗消息说,在过去几天,有五十三名埃及武装部队军官和士兵由于反对纳赛尔的政策而被捕。
    这条消息说,当这五十三名被捕的人被关进开罗阿巴西亚地区的军事监狱以后,他们立刻开始受到“独裁当局从希特勒盖世太保的集中营学来的”最可怕的拷打。
    他们被吊在空中达数小时,同时受到野蛮的拷打和鞭笞。他们没有东西吃,一直到他们几乎倒下去和失去知觉。
    消息又说,宪兵和监狱的卫队把凶恶的狗放出来咬被捕者。他们通了电流,把香烟放在被捕者最敏感的器官和部位,“因为那些人反对在面对着帝国主义的威胁下采取分裂阿拉伯的方针政策”。
    除了这一切折磨以外,典狱长许多天不许他们喝一滴水,直到他们几乎要渴死为止。被拘留的人现在都关在非常潮湿的牢房里,不许他们睡觉,并且许多天都不许他们走出牢房。他们每24小时只许吃一块面包和一杯水。
    消息说,工会领袖们由于发动了当局所谓的“非法罢工”而被逮捕和判处各种徒刑。在埃及是禁止罢工的。其他的人,像前世界工会联合会书记法齐·卡迈勒在当局把“嫌疑颠复”分子从工会“清洗”出去的过程中被捕。消息还提到律师沙勒卡尼(在纳赛尔第一次访问苏联的时候,他曾经护送过他)、其他许多律师和大学教授。
    它还说,大约有八十名妇女被当作为政治犯关在卡纳特监狱里。她们进行了绝食,抗议她们受到的折磨和侮辱。

艾地号召人民警惕帝国主义阴谋

    【新华社雅加达4日电】印度尼西亚“人民日报”今天发表了印度尼西亚共产党总书记艾地就制宪议会未通过政府提出的关于恢复1945年宪法的建议这件事发表的谈话。
    艾地说,目前只有两个办法:第一、解散目前的制宪议会,选举一个新的制宪议会,这个新的制宪议会能够在比较大的程度上反映目前社会各种力量的对比;第二、由兼任最高总司令的总统发布命令。
    艾地说,这两个办法都能为印度尼西亚共产党所接受。印度尼西亚共产党能够接受第一个办法,是因为这是一个合乎宪法原则的和民主的办法;共产党也能够接受总统的命令,只要这项命令所宣布的1945年宪法是没有经过修改的。
    艾地指出,由于制宪议会规定要三分之二多数才能通过提案,所以1945年宪法只是没有被法律接受。但是它在道义上、在政治上和在通常的民主途径的意义上是被接受的,因为它在制宪议会中得到了多数的支持。
    艾地说,印度尼西亚共产党在制宪议会最后一次会议上已经表示,制宪议会应当解散。这是最现实的态度,因为制宪议会显然已经不能完成制定宪法的任务。毫无疑问,它再也不能反映社会力量对比的真实情况了,因此,这样继续下去,是没有好处的。
    艾地号召印度尼西亚人民加强他们对恢复1945年宪法的支持,继续保持警惕和加强民族团结。他说,应当不惜努力来防止帝国主义利用印度尼西亚当前的国内局势。目前的局势应该以有利于人民的结果而结束。

老挝宪法修改委员会成立

    【新华社河内4日电】据万象电台今天广播:老挝宪法修改委员会已宣告成立,委员包括爱国党代表一名。
    电台说,这个委员会是根据老挝政府今年4月27日的决议成立的。老挝爱国党的代表是西沙那师尚(“爱国报”总编辑)。

英外交部推卸英作为日内瓦会议主席的责任

    【路透社伦敦5日电】外交部发言人今天说,如果老挝国际监督委员会的三个委员决定恢复委员会的话,委员会可以开会。
    但是发言人在每日记者招待会上对提问题的人说,老挝政府反对这个委员会回到老挝去,而委员会在去年7月无限期休会前通常是在老挝进行工作的。
    他说,他预料劳埃德和葛罗米柯将就这个问题在日内瓦作进一步会谈。
    他对一个提问题的人说,如果委员会的三个委员(印度、波兰和加拿大——编者注)希望恢复委员会的话,他认为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制止它们。
    记者问发言人,难道不是该由两位主席来恢复委员会吗?发言人说,英国对两位主席的责任的意见已经在1955年正式阐明。
    他提到了越南国际委员会第四次临时报告的前言。前言说,英国政府认为,两位主席的义务和责任“同在日内瓦会议最后宣言上签字的其他国家的义务和责任完全一样”。
    但是,它说:“为了实际方便的缘故”,由英国和苏联政府作为国际委员会和日内瓦国家之间联系的桥梁,这已经成为例行的事。
    这个序言说,在关于停止柬埔寨、老挝或越南的战争的协议中,或者在19954年7月21日发表的日内瓦会议最后宣言中,都没有提到两位主席,或者提到由于英苏两国外交部长轮流担任日内瓦会议的主席而使英国和苏联政府“负有特别的责任”。
    【美联社日内瓦5日电】英国代表团人士星期五说,英国政府正在同“有关政府”磋商,以决定是否应当采取国际行动来制止老挝的内战。
    预料劳埃德将于下星期根据有关国家政府的意见,对葛罗米柯正式作答。

大马士革纺织工人大示威

    【新华社贝鲁特4日电】国家社会党的报纸“建设报”今天报道,大马士革的纺织工人星期一(6月1日)举行了示威,抗议“目前的政权和经济情况”。这是自从叙利亚同埃及合并以来纺织工人的第一次示威。
    这家报纸又说,示威者同警察之间发生了冲突,大约有45名工人被捕,有些人受伤。
    这家报纸说,“费夫帕提特公司——大马士革最大的公司之一——的纺织工人举行了大规模的示威游行,凡是他们的手可以接触到的东西,他们全部予以捣毁。当警察想要逮捕他们,制止他们喊反对‘统一’的口号的时候,他们同警察发生了冲突,在这场战斗中,使用了拳头和木片作武器。一支庞大的宪兵和警察部队开到,包围了这个出事地点。
    示威者仍然喊着反对埃及和叙利亚合并,并且再度表示要求解决经济危机和停止削减工资和解雇。
    这家报纸解释示威的原因的时候说,“自从合并以来,这家公司和大马士革及阿勒颇的其他纺织公司都被迫解雇一些工人。那些留下来的工人的工资都要削减。这是由于当地市场萧条和阿拉伯市场拒绝叙利亚产品,特别是因为阿联对伊拉克、约旦和沙特阿拉伯采取的敌视政策而使得这些国家的市场拒绝叙利亚产品。”
    据这家报纸说,威胁着叙利亚工业的其他因素有:“由于埃及的布匹价格便宜而使叙利亚的布匹遇到竞争;埃及工人的竞争——他们大批的涌入叙利亚。”
    这家报纸说,到现在为止,工人们仍然在罢工,被捕的人仍然在监狱里。
    这家报纸最后说,那里的当局把宪兵和警察部队派到工厂区卡布恩,以准备应付紧急事件。

新德里政界人士说纳赛尔访印是“劝”尼赫鲁参加“中立国”首脑会议

    【合众国际社新德里4日电】印度政界人士纷纷猜测,埃及总统纳赛尔不久即将访问印度。
    然而,除了证实纳赛尔曾经表示希望访问印度外,官方没有么什消息。
    一位官员说:“印度总是欢迎他来的。他是我们的朋友,他将会得到一切礼遇。”
    这里的政界人士认为,纳赛尔访问印度的主要目的之一将是劝尼赫鲁总理举行不参加集团国家的最高级会议。
    可是根据目前的迹象来看,新德里认为这样一项会议既不适宜,又没有用处。
    如果不参加集团国家举行什么最高级会议,那就会意味着建立一个新的集团,它以后可能被称为第三集团或者中立集团。印度始终反对建立任何形式的集团。如果建立集团,那就意味着站在某一方面和保证奉行某种行动方针。
    印度正忙于自己的发展计划,因此没有时间去考虑其他问题,除非这些问题与它直接有关。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印度也不想把无关紧要的事情牵涉进和它有关的问题,从而成为谈判的一方。
    印度认为,建立集团的结果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和妒忌。
    至于谈到共同的利益,印度一直同有关国家通过外交途径保持着接触。然而,到目前为止,印度一直没有从开罗或者贝尔格莱德那里直接收到任何有关这一拟议中的最高级会议的函件。

「纽约时报」评日参院选举

    【法新社纽约5日电】纽约的报纸星期五发表社论评论日本的选举。“纽约先驱论坛报”说:选举表明“岸信介同西方、特别是同美国保持紧密联系的政策得到了支持。”
    “纽约时报”写道:“日本人非常机伶,他们知道稳健和谨慎在这个国家里引起的反应要比爆发沙文主义或者‘中立主义’所引起的反应来得好。
    “我们从来没有说我们曾经‘强要’不情愿的日本人支持岸信介首相。我们的确认为,我们的想法的影响是好的,而且日本人已经好好加以利用。”

喀拉拉邦司法部长揭露反对党策划在15日搞“政变”

    【美联社马德拉斯5日电】共产党喀拉拉邦司法部长克里希纳奈耶星期四在奥塔卡蒙德说,那里的反对党似乎计划要在6月15日(学校开学之日——编者注)搞“一种政变”。
    他对记者说,但是政府相信,它具有维持法律和秩序的机器和力量。
    他否认共产党政府正在征募特别的武装警察队。他说,他们仅仅在征募国民警卫队人员,而且只有在发生了紧急情况的时候才使用这些人员。他还说,国大党、天主教会以及一部分奈尔族人正阴谋不通过投票而以武力来推翻政府。

艾地号召人民警惕帝国主义阴谋

    【新华社雅加达4日电】印度尼西亚“人民日报”今天发表了印度尼西亚共产党总书记艾地就制宪议会未通过政府提出的关于恢复1945年宪法的建议这件事发表的谈话。
    艾地说,目前只有两个办法:第一、解散目前的制宪议会,选举一个新的制宪议会,这个新的制宪议会能够在比较大的程度上反映目前社会各种力量的对比;第二、由兼任最高总司令的总统发布命令。
    艾地说,这两个办法都能为印度尼西亚共产党所接受。印度尼西亚共产党能够接受第一个办法,是因为这是一个合乎宪法原则的和民主的办法;共产党也能够接受总统的命令,只要这项命令所宣布的1945年宪法是没有经过修改的。
    艾地指出,由于制宪议会规定要三分之二多数才能通过提案,所以1945年宪法只是没有被法律接受。但是它在道义上、在政治上和在通常的民主途径的意义上是被接受的,因为它在制宪议会中得到了多数的支持。
    艾地说,印度尼西亚共产党在制宪议会最后一次会议上已经表示,制宪议会应当解散。这是最现实的态度,因为制宪议会显然已经不能完成制定宪法的任务。毫无疑问,它再也不能反映社会力量对比的真实情况了,因此,这样继续下去,是没有好处的。
    艾地号召印度尼西亚人民加强他们对恢复1945年宪法的支持,继续保持警惕和加强民族团结。他说,应当不惜努力来防止帝国主义利用印度尼西亚当前的国内局势。目前的局势应该以有利于人民的结果而结束。

苏班德里约说苏加诺回国后将取消禁止政治活动的法令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4日电】印度尼西亚外交部长苏班德里约今晚在到达这里的时候说:在苏加诺总统于本月底结束世界旅行回国以后,印度尼西亚政府将取消军方下令实施的禁止政治活动的禁令。
    苏班德里约是在机场接见记者时讲这些话的。他今天乘飞机到达这里,将在星期五和美国官员进行一连串的会谈,其中包括副国务卿道格拉斯·狄龙和国务卿赫脱。
    苏班德里约在洛杉矶和苏加诺分手,他将在苏加诺取道东京回雅加达时再和他一起回去。
    在他明天的会谈中,预料他将说明苏加诺所提出“实行有领导民主”的计划。
    预料这些讨论还将涉及印度尼西亚要求经济发展贷款和购买武器的问题。
    【安塔拉通讯社雅加达5日电】印度尼西亚情报部长苏迪比约今天上午乘飞机从这里启程前往东京,去向苏加诺总统报告国内的政局。预料苏加诺将在6月6日(星期六)到达那里。
    【印度尼西亚新闻社雅加达5日电】昨天深夜从陆军新闻处处长哈索诺那里得到的一项公告说:从6月4日起,以新闻和照片形式报道有关苏加诺总统国外旅行的一切新闻报道在发表前都必须送交有资格的当局批准。公告说,有资格的当局应该解释为总统办公厅、情报部和陆军新闻处。
    【印度尼西亚新闻社5日电】朱安达总理今天上午在部长会议大厅内他的办公室里同议会领袖们会谈了一刻钟。
    议会第一副主席蔡努耳·阿里芬在回答记者提出的问题时说:这次会谈讨论了议会事务。

英外交部推卸英作为日内瓦会议主席的责任

    【路透社伦敦5日电】外交部发言人今天说,如果老挝国际监督委员会的三个委员决定恢复委员会的话,委员会可以开会。
    但是发言人在每日记者招待会上对提问题的人说,老挝政府反对这个委员会回到老挝去,而委员会在去年7月无限期休会前通常是在老挝进行工作的。
    他说,他预料劳埃德和葛罗米柯将就这个问题在日内瓦作进一步会谈。
    他对一个提问题的人说,如果委员会的三个委员(印度、波兰和加拿大——编者注)希望恢复委员会的话,他认为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制止它们。
    记者问发言人,难道不是该由两位主席来恢复委员会吗?发言人说,英国对两位主席的责任的意见已经在1955年正式阐明。
    他提到了越南国际委员会第四次临时报告的前言。前言说,英国政府认为,两位主席的义务和责任“同在日内瓦会议最后宣言上签字的其他国家的义务和责任完全一样”。
    但是,它说:“为了实际方便的缘故”,由英国和苏联政府作为国际委员会和日内瓦国家之间联系的桥梁,这已经成为例行的事。
    这个序言说,在关于停止柬埔寨、老挝或越南的战争的协议中,或者在19954年7月21日发表的日内瓦会议最后宣言中,都没有提到两位主席,或者提到由于英苏两国外交部长轮流担任日内瓦会议的主席而使英国和苏联政府“负有特别的责任”。
    【美联社日内瓦5日电】英国代表团人士星期五说,英国政府正在同“有关政府”磋商,以决定是否应当采取国际行动来制止老挝的内战。
    预料劳埃德将于下星期根据有关国家政府的意见,对葛罗米柯正式作答。

「纽约时报」评日参院选举

    【法新社纽约5日电】纽约的报纸星期五发表社论评论日本的选举。“纽约先驱论坛报”说:选举表明“岸信介同西方、特别是同美国保持紧密联系的政策得到了支持。”
    “纽约时报”写道:“日本人非常机伶,他们知道稳健和谨慎在这个国家里引起的反应要比爆发沙文主义或者‘中立主义’所引起的反应来得好。
    “我们从来没有说我们曾经‘强要’不情愿的日本人支持岸信介首相。我们的确认为,我们的想法的影响是好的,而且日本人已经好好加以利用。”

老挝宪法修改委员会成立

    【新华社河内4日电】据万象电台今天广播:老挝宪法修改委员会已宣告成立,委员包括爱国党代表一名。
    电台说,这个委员会是根据老挝政府今年4月27日的决议成立的。老挝爱国党的代表是西沙那师尚(“爱国报”总编辑)。

大马士革纺织工人大示威

    【新华社贝鲁特4日电】国家社会党的报纸“建设报”今天报道,大马士革的纺织工人星期一(6月1日)举行了示威,抗议“目前的政权和经济情况”。这是自从叙利亚同埃及合并以来纺织工人的第一次示威。
    这家报纸又说,示威者同警察之间发生了冲突,大约有45名工人被捕,有些人受伤。
    这家报纸说,“费夫帕提特公司——大马士革最大的公司之一——的纺织工人举行了大规模的示威游行,凡是他们的手可以接触到的东西,他们全部予以捣毁。当警察想要逮捕他们,制止他们喊反对‘统一’的口号的时候,他们同警察发生了冲突,在这场战斗中,使用了拳头和木片作武器。一支庞大的宪兵和警察部队开到,包围了这个出事地点。
    示威者仍然喊着反对埃及和叙利亚合并,并且再度表示要求解决经济危机和停止削减工资和解雇。
    这家报纸解释示威的原因的时候说,“自从合并以来,这家公司和大马士革及阿勒颇的其他纺织公司都被迫解雇一些工人。那些留下来的工人的工资都要削减。这是由于当地市场萧条和阿拉伯市场拒绝叙利亚产品,特别是因为阿联对伊拉克、约旦和沙特阿拉伯采取的敌视政策而使得这些国家的市场拒绝叙利亚产品。”
    据这家报纸说,威胁着叙利亚工业的其他因素有:“由于埃及的布匹价格便宜而使叙利亚的布匹遇到竞争;埃及工人的竞争——他们大批的涌入叙利亚。”
    这家报纸说,到现在为止,工人们仍然在罢工,被捕的人仍然在监狱里。
    这家报纸最后说,那里的当局把宪兵和警察部队派到工厂区卡布恩,以准备应付紧急事件。

阿联当局野蛮迫害大批爱国者

    【新华社贝鲁特3日电】“呼声报”今天在第一版上以通栏标题刊载了一条开罗消息说,在过去几天,有五十三名埃及武装部队军官和士兵由于反对纳赛尔的政策而被捕。
    这条消息说,当这五十三名被捕的人被关进开罗阿巴西亚地区的军事监狱以后,他们立刻开始受到“独裁当局从希特勒盖世太保的集中营学来的”最可怕的拷打。
    他们被吊在空中达数小时,同时受到野蛮的拷打和鞭笞。他们没有东西吃,一直到他们几乎倒下去和失去知觉。
    消息又说,宪兵和监狱的卫队把凶恶的狗放出来咬被捕者。他们通了电流,把香烟放在被捕者最敏感的器官和部位,“因为那些人反对在面对着帝国主义的威胁下采取分裂阿拉伯的方针政策”。
    除了这一切折磨以外,典狱长许多天不许他们喝一滴水,直到他们几乎要渴死为止。被拘留的人现在都关在非常潮湿的牢房里,不许他们睡觉,并且许多天都不许他们走出牢房。他们每24小时只许吃一块面包和一杯水。
    消息说,工会领袖们由于发动了当局所谓的“非法罢工”而被逮捕和判处各种徒刑。在埃及是禁止罢工的。其他的人,像前世界工会联合会书记法齐·卡迈勒在当局把“嫌疑颠复”分子从工会“清洗”出去的过程中被捕。消息还提到律师沙勒卡尼(在纳赛尔第一次访问苏联的时候,他曾经护送过他)、其他许多律师和大学教授。
    它还说,大约有八十名妇女被当作为政治犯关在卡纳特监狱里。她们进行了绝食,抗议她们受到的折磨和侮辱。

新德里政界人士说纳赛尔访印是“劝”尼赫鲁参加“中立国”首脑会议

    【合众国际社新德里4日电】印度政界人士纷纷猜测,埃及总统纳赛尔不久即将访问印度。
    然而,除了证实纳赛尔曾经表示希望访问印度外,官方没有么什消息。
    一位官员说:“印度总是欢迎他来的。他是我们的朋友,他将会得到一切礼遇。”
    这里的政界人士认为,纳赛尔访问印度的主要目的之一将是劝尼赫鲁总理举行不参加集团国家的最高级会议。
    可是根据目前的迹象来看,新德里认为这样一项会议既不适宜,又没有用处。
    如果不参加集团国家举行什么最高级会议,那就会意味着建立一个新的集团,它以后可能被称为第三集团或者中立集团。印度始终反对建立任何形式的集团。如果建立集团,那就意味着站在某一方面和保证奉行某种行动方针。
    印度正忙于自己的发展计划,因此没有时间去考虑其他问题,除非这些问题与它直接有关。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印度也不想把无关紧要的事情牵涉进和它有关的问题,从而成为谈判的一方。
    印度认为,建立集团的结果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和妒忌。
    至于谈到共同的利益,印度一直同有关国家通过外交途径保持着接触。然而,到目前为止,印度一直没有从开罗或者贝尔格莱德那里直接收到任何有关这一拟议中的最高级会议的函件。

喀拉拉邦司法部长揭露反对党策划在15日搞“政变”

    【美联社马德拉斯5日电】共产党喀拉拉邦司法部长克里希纳奈耶星期四在奥塔卡蒙德说,那里的反对党似乎计划要在6月15日(学校开学之日——编者注)搞“一种政变”。
    他对记者说,但是政府相信,它具有维持法律和秩序的机器和力量。
    他否认共产党政府正在征募特别的武装警察队。他说,他们仅仅在征募国民警卫队人员,而且只有在发生了紧急情况的时候才使用这些人员。他还说,国大党、天主教会以及一部分奈尔族人正阴谋不通过投票而以武力来推翻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