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西方通讯社报道:赫鲁晓夫和哥穆尔卡在列宁格勒群众集会上的讲话

    【路透社伦敦4日电】赫鲁晓夫今天在列宁格勒发表演讲说,共产党国家实行的“无产阶级专政”是“同一定程度的强制相结合的。”
    他又说,但是这并不是对付工人的。
    他在一次波苏友好集会上发表的这篇演说已由莫斯科电台转播。来访的波兰共产党领袖哥穆尔卡也在这次集会上讲了话。
    哥穆尔卡说,波苏联盟“对波兰的安全具有特殊重大的意义”。他又说:“我们将继续发展和加强这个兄弟般的联盟。”
    赫鲁晓夫表示同意哥穆尔卡的话,他然后转而提到“修正主义”。这位苏联总理说,“修正主义者”曾说,无产阶级专政是“最大限度的强制,是压制一切自由,是对个人的迫害”。
    赫鲁晓夫说:“‘当然,无产阶级专政是同一定程度的强制相结合的,但是它是对付谁的呢?对付所有那些多少世纪以来一直压迫人民的人,那些不愿放弃掠夺工人的特权的人。”
    赫鲁晓夫赞扬了哥穆尔卡和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委员会,说他们对修正主义者和主张“所谓纯洁的民主”的人给予了“粉碎性的打击”。他说,波苏友谊是“欧洲和全世界的一个强有力的和平因素”。
    研究苏欧问题的西方观察家们说,这是赫鲁晓夫迄今对哥穆尔卡的最热烈的赞许之一。哥穆尔卡是在1956年10月的一次不流血的革命中上台的,上台后马上宣布了波兰的“社会主义道路”。
    【法新社列宁格勒4日电】波兰共产党首脑哥穆尔卡今天敦促一切社会主义国家与苏联团结起来,拯救世界和平,反对那些“想把欧洲变为原子兵工厂”的人们。
    哥穆尔卡正在这里进行正式访问,他是在皇宫广场上的一次露天集会上讲这番话的。参加这次会议的有他的代表团的其他团员和苏联总理赫鲁晓夫。
    哥穆尔卡用俄语讲话说,世界上最紧急的问题是禁止核试验。他说,波兰人对军备竞赛特别感到不安,因为“某些势力想把欧洲变成一个原子兵工厂”。
    哥穆尔卡又说,这种政策是针对波兰和东德的,尤其,它是对世界和平的一个威胁。他说,只有所有社会主义国家与苏联联合在一起的力量和团结才能拯救和平,使社会主义有可能继续不断地发展。
    哥穆尔卡强调了苏波“联盟”的重要性,并且赞扬了苏联的经济成就。他说,这些成就突出地表明了“社会主义的力量。”
    哥穆尔卡说,他认为他的访问将会加强苏波的联系,他又说,“在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关系的一切方面都是完全一致的。在无产阶级国家之间没有矛盾”。

旧金山放映我国新闻纪录片排队买票的美国观众有两条马路长

    【中央社旧金山2日电】关于共产党中国的新闻纪录片“被禁止的旅行”表明,在共产党统治下,大陆中国人民的生活条件丝毫没有改善。
    这部新闻片是大约九个月以前由合众社记者罗伯特和全国广播公司记者霍克曼和麦耶在共产党中国内拍摄的,国务院最近准许它公开上映。这部片子周末在旧金山第一次上映。
    据说,这部片子没有经过删节,因此似乎提供了关于共产党中国的确实情况。虽然影片的重点放在中国共产党人所取得的工业和经济的进展方面,然而影片也给人一种清楚的印象,即普通人民正受苦和劳动,吃的、穿的和住的都很坏。
    但是,“旧金山新闻”的戏剧评论家写道:“共产党中国成立以来只有九年。它所取得的成就像这部影片所记录的那样是惊人的。”
    在昨天(星期天)下午放映的时候,这部影片吸引了出乎意料之多的观众,这表明公众切望知道共产党中国的情况。开映时间一再推迟,以便让售票处有时间向排在戏院外面两条马路长的人群出售票子。

美“帮助”海地改编军队

    【美联社海地太子港10月30日电】美国海军陆战队专家一批十人星期四从南卡罗来纳的查尔斯敦到达这里,来帮助改编海地的武装部队。
    这些人是执行美国和海地签定的一个协定,这项协定规定美国派技术代表团来帮助改编工作。
    这次改编的一个目的是要把警察部队同军队分开,并且着重组织一支由专门人员组成的有高度训练的小规模军队。

中国:“大跃进的年头”

    【本刊讯】美国“国民前卫”周刊10月20日以“中国:‘大跃进的年头’”为题,“安娜·路易斯·斯特朗从北京发来的第一篇电讯”为副题登载了斯特朗为该刊写的专稿,全文如下:
    在我呆在这里的难忘的头十天里,我获悉北京是一个快乐的、舒畅的城市,尽管每个人都似乎每天做两班工作,并且有成百万人出来举行反对美国“侵入台湾海峡”的示威。这是个满怀信心的城市,它感觉到全世界最多的、占全人类四分之一的人口的脉搏,这些人口全都像一个人似地欢欣鼓舞,庆祝一个比去年不止加一倍的大丰收。
    我现在所住的北京饭店是半个世纪以前为英国殖民主义者建造的;中国人已经把它大加扩充,把它的西方式的舒适给予他们的外国客人们。我的房间极大,几乎长阔各有三十英尺,有一面朝南的凸窗,秋天的阳光直泻进来。
    只隔一条街,就是著名的天安门了,在旧日里,皇帝的谕旨就是从这个宫墙里传出来发布给人民的,而现在人民的所有的大规模示威都在那里举行。朝另一个方向过两条街就是国际书店,我在那里购买英文书刊和精美的明信片。长期耽搁
    我刚刚信服北京能够为健康和舒适提供一切便利,而我的财源又有了保证。有一家出版社的一位先生来看我,给了我一张巨额的中国“元”的支票,说是我的“斯大林时代”那本书中文版的版税。这张支票的数额如此巨大,我起先还以为他们是在借口给我一笔津贴呢。后来我注意到这个版子出了十一万册,等于在美国出版的数量的五倍。它是一种纸面装钉的版子,卖价是每天合美元二角五分左右,他们所付给我的不过是一笔微簿的作者版税罢了。但是它足够使我在北京生活好几个月了。
    我到北京来并没有违犯美国的任何法律——我的中国朋友们为我作了安排,使我来到中国而没有使用我的美国护照,因为它是注明到中国旅行无效的。然而我知道,如果我回美国的话,我的护照将在杜勒斯先生的命令下被没收,于是我就将不能再到国外来了。因此我想我可以告诉我的朋友们,在一段很长很长的时间内,直到美国的护照规则改变时为止,我未来的地址将是北京饭店。伟大的年头
    人们所获悉的第一件关于中国的事是,这是“大跃进”的年头。它是紧接着历时一年的“整风运动”而来的。这个运动包括了许多全国性的大规模公开讨论,在讨论中共产党报纸一连许多星期登载了投去的所有的反共论点而在一段时期里甚至没有对他们加以答复。许多人感到困惑;有的人甚至动摇起来,问道:我们这里究竟要实行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
    据说有些人——其中包括俄国人——曾经对毛说,他的这种允许甚至鼓励这些攻击的做法太过分了,而毛却回答说:“我们并不要我们的人民成为温室里的花朵。人民会想出解决办法来的。”
    在全国每个人都不得不亲自面临“我所要的究竟是不是社会主义”这个问题以后,共产党人提出了他们的答复,并且发表了一大堆早已堆积在编辑室里的由工人和合作社农民写来的信件,问题就那样解决了。这直接引导进入了打破一切过去纪录的“大跃进”。
    例如周恩来曾经告诉我,虽然去年的粮食收成(小麦、大米、高粱、小米、玉蜀黍和白薯)总共有一亿八千五百万吨,如果按人口分配的话,每人每天可以有六磅谷物,已经足够吃了,但是今年的收成大概将会达到四亿吨,每人每天可以分配到十二磅,谁也吃不了那么多,因此它将被用来充作家畜的饲料以及制造各种合成物和塑料。信心
    同样地,钢的产量去年是五百三十五万吨,今年却预料会跳到一千○七十万吨。办法不仅是增加和扩大大钢铁厂,并且还有由各个县政府以及甚至农庄所建造的成千上万座用来冶炼当地开采出来的铁矿的小型土高炉。附带说一下:这一点说明了中国人认为万一发生核战争他们将会比任何其他国家更能持久的道理,因为每个县在粮食和金属方面都能够自给。
    这就是中国人在他们环绕着金门和台湾海峡而采取的行动中所表现的自信心的来源。在我来到中国以前,我心里曾经感到不安,担心炮击金门可能会引起一场大规模的原子战争。三年前,中国已经准备好了要夺取金门,但是美国恫吓说要使用原子弹,于是中国把它的军队拉了回来。现在有了什么不同呢?
    我的中国朋友们给了我很多答案。有一个说:“在这三年里举行了万隆会议,亚洲还发生了许多其他事情。今天整个亚洲和世界上大部分国家都承认我们对那些岛屿的权利,因此我们认为美国不会不顾全世界的舆论而使用原子弹。”
    另一个说:“三年前我们所以等待我们的沿海岛屿,并不是由于美国的恫吓,而是因为美国的政策还没有决定。你们的国会辩论了我们的沿海岛屿的问题,并且把它交给总统去决定。我们作了等待,以为我们能够凭我们的权利而不依靠打仗来取得这些岛屿。但是,现在我们看出,美国的胃口越来越大了。1950年以前,杜鲁门曾说他对于台湾并没有任何要求;然后在1950年他开始对台湾提出了要求,而现在美国人竟然更进一步向那些就在我们海港里的岛屿提起要求来了,这妨碍了我们的航运。美国甚至还开始要求我们的海军舰艇不要在我们自己的海岸进行巡逻,而让美国第七舰队来巡逻。
    “因此我们看出,绥靖美国是没有用的。我们必须在他们开始侵占我们大陆上的地方以前加以抵抗。”

如此“自由世界”巴西高价出卖足球健将索西莫

    【法新社里约热内卢10月15日电】今晚这里透露,世界冠军巴西足球队的后卫索西莫要出卖。
    他的俱乐部的工作人员希望以高价售出这位26岁的健将,他在斯德哥尔摩赢得世界杯的巴西足球队中踢过球。
    索西莫的价钱还没有透露,迄今为止,巴西其它俱乐部还没有表示要买他。

亚历山德里就任智利总统

    【美联社圣地亚哥3日电】六十二岁的保守党人亚历山德里星期一就任智利总统,任期六年。
    亚历山德里是二十年来这个南美洲国家中第一个当选为总统的保守党人。一个由无党派的专家们组成的内阁也和他一道宣誓就职。
    八十一岁的退职总统伊巴涅斯将军在国民大会的一次联席会议上把执政权交给了亚历山德里。参议院议长阿塞把亚历山德里已故的父亲带过的总统绶带挂在亚历山德里身上。他的父亲曾两度担任总统。
    亚历山德里竞选的胜利是智利共产党人的一个严重挫败,智利共产党人曾支持社会党候选人阿伦德。许多人认为智利这次选举的结果是南美反共趋势的象征。在巴西最近举行的国会选举中受共产党支持的候选人也遭到了失败。
    【合众国际社圣地亚哥3日电】昨晚,在亚历山德里总统就职的前夕,圣地亚哥市被宣布为“紧急地区”。
    政府没有对这个行动作任何正式解释。这个国家很平静,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明天可能发生任何骚乱。
    亚历山德里已经宣布了一个九人新内阁,他选择了一个没有政治关系的“专家”内阁,这看来是为了强调这个新政府的严格的反共倾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