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美国又在中东制造新阴谋

    【合众国际社贝鲁特4日电】今天据悉,美国外交官四天以前警告以色列和埃及,不要在目前的阿拉伯—以色列紧张气氛下采取任何轻率的行动。
    这种劝告表明,美国对中东仇恨情绪的恢复感到担忧,这种情绪由于开罗报纸的指责以及以色列总理本—古里安所发表的演说而更加炽烈了。
    双方都指责另外一方对约旦策划阴谋,本—古里安的讲话被解释成为意味着如果侯赛因国王由于革命或是遭到进攻而被推翻的话,以色列将夺取约旦所占据的东巴勒斯坦。
    巴格达电台在晚上进行了最近一次恫吓,这家电台说,“以色列正在准备巴勒斯坦战争的第二个回合,因此我们就要回到巴勒斯坦去”。
    巴格达电台的广播暗示,阿拉伯人想要夺取“伊拉克输油管终点地派法”、巴勒斯坦南部的有历史意义的比尔希巴和“基督曾经住过的拿撒勒”。
    约旦局势可能在11月月中发展到危急的关头,那时侯赛因国王——不顾里法伊首相的抗议——将启程前往“欧洲休假”,这次休假可能证明是长期的。
    这位年轻的国王计划在星期一同他的长亲纳赛尔乘专机离开,他的这位长亲是约旦皇室现在留在这个国家中的唯一的另外一个成员。他将绕道伊朗和土耳其前往,以避免飞过以色列或是阿拉伯联合共和国。
    这里的观察家认为,约旦政权是靠了侯赛因的声望和里法伊的无情的效力而维持下来的。如果这两种因素之一消失的话这个政权是否能够存留下去是不能肯定的。
    虽然以色列和约旦是互相憎恨的,但是本—古里安的含蓄的恫吓可能使情况对侯赛因有利。
    【法新社安曼4日电】约旦政府发言人今天拒绝评论来自华盛顿的消息,说国王侯赛因打算在最近到国外去休假。发言人说,他不知道国王有这样的计划。
    然而国王到外国的旅行,由于安全的理由,很少在事先宣布。安曼的外交界人士认为,侯赛因王国可能在最近前往瑞士以便同他的王后一同度过他的二十四岁诞辰。
    国王有习惯每年到国外旅行一次(去年由于王位受到威胁,他例外地没有出国)。首都的政治观察家们认为,国王的出国将是国内恢复安宁的一个新的迹象。
    【合众国际社伦敦4日电】约旦王储、侯赛因国王的兄弟穆罕默德今天从日内瓦到达伦敦。
    这位亲王拒绝谈论他进行访问的原因,但是一位大使馆发言人说,预料他将在这里看病并且探望他的弟弟哈桑亲王。
    【法新社伦敦4日电】外交部一位发言人今天说,英国政府和联合国的负责人士并不认真看待所传以色列武装部队正在动员的谣言。

艾尔索普说约旦将会发生政变

    【法新社巴黎4日电】(代发越南新闻社)标题:“在约旦发生政变的忧虑”
    约瑟夫·艾尔索普带着极为不安的心情在“纽约先驱论坛报”上强调指出:再过几天,约旦的哈希姆王国就再也不会有一个哈希姆王族存在了。
    艾尔索普写道:年青的侯赛因国王将在11月9日前往欧洲渡假期。迪挪王后的兄弟纳赛尔正在准备离开约旦,国王的兄弟穆罕默德亲王将陪同国王前往休假……摄政委员会将要执政……人们担心:在国王出国期间,约旦不落入秘密的亲纳赛尔分子之手,就会落入受到莫斯科指使的秘密分子之手,或者同时落入这两部份人之手。
    艾尔索普认为无论如何可以肯定:将会发生政变。同样可以肯定:由于国王的离开,政权粉碎阴谋的可能性要减少90%。
    某些专家认为:国王之所以决定出国,那是因为他认为局势已毫无希望。其他人则认为:他只是想要考验一下约旦现行制度的力量,他准备再回到自己的国家。如果这些组织仍很健全,他将再次执政。不管约旦的爆炸性政变成功与否,了解内幕的少数人士一般都感到恐慌。

大马士革“胜利报”报道:约旦正考虑改善同阿联的关系

    【新华社大马士革3日电】“胜利报”今天从安曼报道,安曼消息灵通人士昨天说,约旦在今后几天内将采取新的步骤来“密切”其与阿拉伯联合共和国之间的关系,以设法保持阿拉伯的团结。这家报纸又说,约旦将承认阿拉伯联合共和国,并与之恢复外交关系,它也将“根据阿拉伯的最高利益”来考虑它与伊拉克共和国的关系。
    “胜利报”在评论这些消息时说,阿拉伯联合共和国人民欢迎任何具有阿拉伯精神的态度,对上述步骤感到满意,并且认为,只有在同帝国主义进行斗争和不与西方结盟的基础上,团结才能保持。
    据“胜利报”说,侯赛因国王昨天特地到亚喀巴湾来为最后一批英国军队送行。

吴温同罗伯逊会谈说缅外交政策不变表示缅希望同中美友好拒绝评论金门问题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4日电】缅甸大使吴温今天向美国国务院报告了缅甸的政治发展情况,并且了解了美国对于福摩萨海峡冲突的最新估计。
    这位大使说,他报告了缅甸的政治情况,他说在奈温总理看守政权期间,缅甸的外交政策将不会有任何改变。
    他拒绝表示缅甸政府对美国在福摩萨海峡危机问题上的政策的看法,他指出,缅甸是承认共产党中国的第一批国家中的一个,并且希望同华盛顿和北平都保持良好关系。
    他说,“我们不希望就金门问题发表任何谈话,因为我们不希望使我们朋友中的任何一个感到难堪。”
    【法新社华盛顿4日电】缅甸驻美大使吴温星期二下午在同罗伯逊进行的一次历时50分钟的会谈中谈论了国务卿杜勒斯和这位负责远东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最近出使福摩萨的事。吴温在谈到运送用缅甸货币购买的美国军事装备时说,这批装备将由缅甸陆军和缅甸警察均分。他说,缅甸警察需要现代化。在回答一个问题的时候,吴温说缅甸没有向美国要求更多武器的意图。

伊拉克武装部队总司令发布公告

    【伊拉克共和国电台4日广播】伊拉克共和国武装部队总司令公告
    伊拉克驻波恩大使、被逐的阿卜杜勒·
    萨拉姆·穆罕默德·阿里夫上校,不经调动和同意,擅自回到巴格达。鉴于公共利益的需要及其屡次企图破坏公共治安,已于今日予以逮捕,并将以对祖国安全进行阴谋的罪名交付审判,使大家知道:人民的利益和伊拉克共和国的安全高于个人利益。
    【路透社开罗4日电】这里收听到的巴格达电台的广播今晚说,前副总理和最近被任命为驻波恩大使的阿里夫上校已经以阴谋叛国罪被捕,并将受到审记。
    埃及政府控制的中东通讯社说,阿里夫在回巴格达后立即趋访总理卡塞姆准将。
    阿里夫是今年7月伊拉克革命的领袖之一。据陆军当局说,阿里夫被解除副总理和内政部长的职务是“应他自己的请求”。可是,观察家们说,这个行动是对于他直截了当地批评西方的制裁。
    巴格达方面认为,后来阿里夫动身去波恩,是他的正在同卡塞姆总理较量的阿拉伯复兴社会党支持者们的一个重大失败。
    观察家们认为,他的被解职意味着伊拉克立即同纳赛尔总统的阿拉伯联合共和国结成盟联的前景的破灭。阿拉伯复兴社会党曾要求结成这样的联盟,而在伊拉克革命的初期,阿里夫曾被称为“伊拉克的纳赛尔”。
    开罗的阿拉伯人士对于阿里夫的被捕完全感到意外。这些人士说,原先预料阿里夫于明天返回巴格达,并说他们不知道他提早回国和随后被捕的原因是什么。
    观察家们认为,这次被捕构成了对于伊拉克新政权迄今为止的最严重的考验,并认为这次危机的程度如何将取决于接近阿里夫的集团所采取的态度。
    决定性的今后几小时将会表明,阿里夫和总理之间的冲突是否将继续同整个政局没有关系。

左舜生骂蒋介石“包办把持”

    【本刊讯】香港“联合评论”周刊10月31日刊载“青年党”党魁左舜生的一篇题为“谈中(蒋)美联合公报”的文章。全文如下:
    本月23日的一篇中美联合公报,颇引起台湾和海外许多的悲观论调,其实讲来,这种悲观根本就是多余的。
    在过去的三四年,台湾和海外曾有不少的先见者,他们老早便有过如下的看法和建议:
    一、若干年来,台湾所走的,根本不是反攻的路子,仅仅只是自保的路子,而且仅仅只是仰赖美国以求自保的路子。
    二、所谓“军事第一”,所谓“一切为了反攻”,根本便是一种落伍的想法;以今天整个国际的形势来说,只是斗智而非斗力,以台湾现有的本钱而轻言斗力,原来就是一个笑话。
    三、他们随时都在分析:世界第三次大战,一时决无爆发的可能,把反攻的希望寄托于三次大战,过去的九年已经落空,再来一个九年,也许还是落空;而且他们曾进一步的说过:以台湾的现状而论,即令世界大战就起来,不仅于台湾无益,也许还要为台湾带来一个重大的灾害。
    四、从1949年前后开始,抱着一种明白的反共态度而离开大陆的人们,其总数约为六百万,这六百万人半数到了台湾,半数则散居海外;如何把这六百万人团结而成为一体,在过去的九年,台湾不仅没有过这种打算,而且认为是多余,这完全是一个“私”字在作怪,也就是“师心自用”,“予智自雄”,“包办把持”的心理在作怪。这一心理的发展,已经赓续了三十年以上,要改过来自然是很不容易的。
    五、这班先见者,原也不只是消极,他们确曾提过积极的建议:他们希望台湾严格的执行宪政,实现民主,以为团结一切反共力量的张本,先求自立于不败,以待敌人之可败。可是台湾所做的刚刚与这个相反:他们不仅不许党外有民主,即党内一点起码的民主,也要摧残得干干净净。最近国民党当权派所闹的重新登记,便是要把党内的民主分子一律肃清,以求完全做到清一色。我可以不把这个叫做“愚蠢”,但无论如何是削弱自己以加强敌人。
    六、这班先见者也曾冒大不韪主张裁兵,主张把军事列为第二、第三,而把政治与经济建设升为第一。他们认为在中美协防的条件之下,为了防守台澎与各离岛,根本用不着六十万大军,能有二十万的精兵也就绰绰有余了。可是台湾当局为武力万能一个观念所支配,以为拥有一个庞大的武力,能超过日本,超过南韩,超过南越,便一定可以为人所重视,不难在亚洲取得一个反共的领袖的地位;却不曾想到以不足三万六千平方公里的土地(而且几乎半数是山地),一千万的人口,以及贫乏的资源与资金,脆弱得可怜的工业,根本便不配养六十万的大军,一定要这样做,便非大部分倚赖美国不可,既要大部分倚赖美国,其势便非听凭美国人颐指气使不可,过去这班说明不能反攻,而又主张裁兵的人,曾被台北的一大群小孩子骂得狗血喷头,认为是失败主义者,甚至认为是卖国!现在如何呢?这次的中美联合公报明明白白的写着:
    “中美两国政府重申其维护联合国宪章之决心,并鉴及两国现正履行之条约,系属“防御性质”,中华民国政府认为恢复大陆人民之自由,乃其神圣使命,并相信此一使命之基础,建立在中国人民之人心,而达成此一使命之主要途径,为实行孙中山先生之三民主义,而非凭借武力。”
    既然承认恢复大陆不能凭借武力,则过去所谓“军事第一”,所谓“一切为了反”,乃至这九年以来,不仅仍要由国民党一党专政,而且还要由训政时期一直退到军政时期,领导错误一至如此,难道还可把责任向别人的身上一推吗?
    尽管国事的败坏,已经到了如目前这一步,可是只要能够幡然改图,一切从头做起,也还是来得及,当前最应注意的,更有以下三点:
    一、不可错怪美国,就履行条约义务这一点来说,美国可以说已经做到了十成,他们原没有把我们送回大陆的诺言,居然办到对金马护航,已经算是仁至义尽。
    二、中共的领导者,现在正进入疯狂的状态,确实给我们以大好的机会,可是我们不能断定中共这一疯狂状态永远不会改变,机会稍纵即逝,应该切实把握。
    三、“需者事之贼”,彻底放弃党治,以实行民主求得全国的团结,并以号召大陆广大的民众起来推翻中共政权,目前是仅有而且是最后一个时机,过此以往便一切都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