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蒋帮说5日晨我军猛轰金门

    【合众国际社台北5日电】国防部宣布,共产党的大炮在歇了一天以后,在今天上午八时对金门岛进行了猛烈的轰击。
    国防部的一位发言人接着说,共产党沿海的大炮进行了“短时间的猛烈的轰击。”
    在这次猛轰以前,在上午三时曾经有过一次轻微的炮击,那次发射了201发炮弹。
    【中央社金门4日电】今日由零时至晚一片清静,未闻炮声。今晚军方发布说,匪炮于3日晚七时五十五分至十二时曾向金门岛群射击二千二百一十八发,惟今日零时迄下午六时,未向我射击。

蒋帮抵赖金门蒋军曾使用毒气炮弹

    【中央社台北4日电】中国国防部郑重声明,在本月3日反炮击战中,金门守军并未使用任何毒气弹。共匪在这一天曾向金门狂射三万九千多炮,金门守军也曾开炮还击。共匪于4日广播诬说金门守军曾使用毒气弹,国防部立刻否认有这件事,并且警告共匪不得使用此类武器。
    国防部新闻局长柳鹤图奉参谋总长王叔铭命,于4日下午正式发表声明如下:
    “本日下午5时共匪电台广播,诬我军曾于3日使用毒气弹,并说以后如再使用这种武器就要“严予惩罚”等语。这是无耻的谎言,我军并无这种武器,美军也未援助我们这种武器,我们现在及将来并不计划使用这种武器去伤害被共匪暴力强迫参军的大陆同胞。共匪的这一谎言,纯为它计划在将来要对我军使用这种武器而来预先安排的一个借口,以图混淆国际视听。兹特郑重警告共匪,如使用此类武器,共匪应负全部责任及整个后果。”
    新闻局的声明发出后,参谋总长王叔铭又发表谈话说:“我相信自由世界各国家一定会看清楚共匪的这一谎言”。他并且说,“如果共匪将来使用像毒气弹一类的武器,我们以及自由世界一定不会放过它的。”
    【美联社台北4日电】军方首席发言人柳鹤图海军少将说,共产党广播说在星期一给国民党炮弹击伤的共产党中国士兵中了毒气,并且警告可能进行报复。
    柳鹤图说:“这种说法是绝对没有根据的,我们手头并没有这种不人道的武器,美国人也没有给我们这种武器。我们在我们自己人进行的斗争中的将来任何阶段中,都不想使用这种武器。”
    柳鹤图又说,国民党参谋总长王叔铭将军“认为,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迹象,表明敌人可能是在为采取这种不人道的武器铺平道路。”
    柳鹤图说,国民党在任何情况下都无意使用毒气,但是他警告说,“我们将采取其他措施……如果共产党竟使用毒气,他们必须承担一切后果。”他不肯进一步说明,但是他的意思显然是除了炮击以外,还要采取像轰炸共产党大陆炮兵阵地这样的措施。国民党在沿海冲突初期就曾主张轰炸共产党大陆的炮兵阵地。
    柳鹤图还否认美国国务卿杜勒斯在最近来这里访问时曾讨论过使用毒气炮弹的问题,他说,共产党在广播中说杜勒斯曾讨论过这个问题。
    这里的人们认为,中国共产党人可能是指据悉国民党人拥有的白磷燃烧弹。这些是常规的炮弹,主要是用来指明目标的,它放出白色的烟来标明炮兵要发射炮火的地点。这种磷在接触人体时会引起严重的烧伤。

侵台美军抵赖曾给蒋帮毒气炮弹

    【美联社台北4日电】美国台湾防卫司令部说,北平星期二指责美国人对国民党中国人提供毒气炮弹的说法是绝对不确实的。
    美国台湾防卫司令部司令斯摩特海军中将说:“这种说法是绝对不确实的。我们并没有把毒气炮弹供应中国国民党人。这显然是典型的宣传性的捏造。”

美国发表声明矢口抵赖供给蒋军毒气炮弹的罪行并无耻诬蔑我的指责是「撤头撤尾的捏造」

    【美新处华盛顿4日电】美国今天说,共产党中国提出的说中华民国军队一直在向大陆发射毒气炮弹的指责是“彻头彻尾的捏造”。
    国务院新闻发布官怀特说,美国根据它的军事援助计划,并没有向中华民国提供过任何毒气炮弹。
    怀特的声明如下:
    “中华民国已经驳斥了共产党中国提出的关于中华民国使用毒气炮弹的指责。
    “在我们方面,对于说美国曾经供应这种炮弹,并且蒋总统和国务卿杜勒斯曾经在最近的会谈中讨论了使用这种炮弹问题的指责,我愿意斩钉截铁地声明,共产党为了自己的目的而提出的这两个宣传指责是彻头彻尾的捏造。
    “很难说,中国共产党人编造这些宣传指责究竟是为了转移世界对漫无目标地杀害金门岛老百姓的做法的注意,还是为了证明这种恣意的杀人行为是有理由的。
    “不论动机怎样,中国共产党人掩盖不了他们的罪行。
    “至于共产党人说他们有十四名士兵中毒这种说法,我只希望说,如果任何中国共产党士兵受到毒气的影响,这是北平电台散播的有毒的谎言造成的。”
    【路透社华盛顿4日电】怀特在回答问题的时候说,据他所知,美国肯定不曾供给国民党中国毒气炮弹。
    官员们指出,国民党中国的发言人已经认为中共的说法可能是作为共产党中国将来使用毒气的“借口”。
    这些华盛顿的官员说,虽然他们没有得到情报表明情况就是这样,然而共产党人是善于指责别人在干他们自己正在做的或打算做的事情的。
    【路透社华盛顿4日电】国务院的人士说,很难断定共产党提出这种指责的真正目的何在,官员们说,一种可能就是,共产党觉得他们那种打一天停一天的作法多少有些站不住脚,因此,提出了所谓毒气的这种宣传指责,作为“摆脱困境的一种手段”。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4日电】美国空军今天否认已经发表的一项消息:几名美国空军人员可能受到军事法庭的审讯,因为他们用响尾蛇式空对空火箭武装了中国国民党喷气飞机。
    一位发言人解释说,国民党空军根据美国军事援助计划接受了这种超音速武器,“我们不能控制对它们的使用”。
    在回答一个问题时,这位发言人说,关于计划不再给中国国民党飞行人员响尾蛇式导弹或者收回他们现在拥有的任何响尾蛇式导弹的消息是“不确实”的。
    空军还否认这样一项消息:六名美国空军人员将要从台北调回美国,可能要对他们进行军法审讯,罪名是:把响尾蛇式导弹按装在中国国民党的飞机上。

英外交部发言人为蒋辩护硬说蒋军使用毒气炮弹“是不可能的”

    【法新社伦敦4日电】英国政府人士今天认为中国共产党人所说的金门的国民党军队在轰击厦门的军事阵地时使用了毒气炮弹的说法是不可靠的。
    一位外交部发言人说,“这看来是非常不可能的,并且是完全没有意义的。”
    英国权威人士又说,无论如何,无法想像美国人会供给福摩萨的国民党人以毒气炮弹。他们把共产党的这种说法比之于北京在1951年朝鲜战争时期所发动的细菌战宣传运动。

蒋机一架坠毁

    【路透社台北4日电】国民党人并没有企图再派一支船队前往这个被围攻的岛群。
    一位国民党空军发言人说,一架F—86佩刀式喷气机今天冲入了福摩萨北部的波涛汹涌的大海里。驾驶员用降落伞跳了出来,援救工作已开始进行。
    【美联社台北4日电】可靠的海军人士说,国民党在星期一第一次不顾北平在10月25日关于每逢单日不要前来的警告而再度派船队去。

内容提要

1、蒋帮抵赖曾使用毒气炮弹,美国抵赖曾供给蒋帮毒气炮弹
    (第一版)2、伊拉克宣布阿里夫已被逮捕并将受审判(第二版)3、美国选举初步结果民主党人领先(第三版)4、西方通讯社报道赫鲁晓夫和哥穆尔卡在列宁格勒群众集会上
    的讲话(第四版)

合众国际社说:蒋帮匆忙否认使用毒气弹反映它的不安

    【合众国际社台北4日电】共产党人今天说,金门岛上的美国供给的大炮昨天对共产党据有的大陆发射了毒气炮弹,惊惶的国民党人指责说,共产党人准备对这个小小的前哨岛屿的守军施放毒气。
    今天下午,北平对福摩萨发出的一项广播提出了这个指责。国民党人迅速加以否认,这反映了他们的不安。
    共产党广播说,十四名共产党士兵由于所谓某种类型的毒气的攻击而“中毒”。广播把这次攻击同美国联系起来,指出:这是在“美国把大量军火物资供给国民党军队以后”发生的。
    共产党人是在他们对金门的“猫逗老鼠”式战事的平静期间提出这个指责的。
    一位政府官员说,他认为共产党的“停停打打”的攻势是一种节约措施。
    他说,“共产党人没有足够的钱来长时期维持猛烈炮击,但是他们要是完全停止炮击就免不了丢脸。”
    “他们没有希望在金门取得军事胜利。他们不过是设法维持一种危机感。”
    【合众国际社台北5日电】北平关于毒气战的指责使人回想起共产党中国在朝鲜战争中提出的关于联合国军队使用了细菌武器的指责,这一指责引起了一场长时间的宣传战。

胡适由美回到台北准备定居

    【中央社台北5日电】国立中央研究院院长胡适博士对共匪宣布的所谓“双日停火”指责为“下流”。他说:“共产党就是这一套”。他说:“这是意料中的事。”他对这次共匪炮轰金门一事说:“恐怕是因为美国选举故意开上几炮”。
    胡适博士于5日晨到台北时,曾就访者们所询分别作简短的答复。他对获得诺贝尔文学奖金的苏俄作家帕斯捷尔纳克受到苏俄的压迫事发表意见说:“我觉得这是苏俄丢脸,对全世界来说,它在自己打自己的嘴巴。我非常同情这位苏俄作家,我想没有人不对他表示同情的。”他说:“这也使大家再一次看穿了共党那一套。”胡适博士说:“帕斯捷尔纳克那期大家爱读小说在苏俄并没有出版。”他很气愤地说:“这是他们下流。”
    他说这次回来要在南港中央研究院定居。那儿的图书馆很适宜。
    【中央社东京3日电】举世闻名的中国哲学家胡适博士今晨由美国到达此间,定于明日下午搭乘西北公司班机飞往台北。
    胡博士今天在东京向中央社谈他预定在台北久居,以其时间及努力推行中央研究院的工作。
    胡博士拒绝对当前的国际及国内局势表示意见。他指出,“当国家多事之秋说话太多是不聪明的”。同时胡博士预定在台北久居,不单是为了出任中央研究院院长的原故。
    他说,在他发现中央研究院的历史语言研究所的图书馆最足以供他进行某些项目的终生研究时,他即作定居台北的计划。
    他说,此一图书馆藏有他完成其研究工作所必需参考的书籍,其数量比他所到过的世界任何其他图书馆的这类书籍还要多。
    尤有进者,在纽约很难找到合格的助手,帮助他完成研究工作乃是他决定迁台久居的另一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