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智利铜矿部官员指出只有社会主义市场可以指靠

    【本刊讯】据智利“世纪报”8月23日报道:美国参议院决定拒绝购买十五万吨战略储备铜的方案,这在铜矿部官方人士中间引起了极其不满的评论。
    这个本来作为缓和铜的国际情况所采取的措施被认为是昨天伦敦市场铜价下跌的主要原因。
    一位发表了这样评论的铜矿部高级官员说,现在必须考虑到美国的决定必将对铜的国际价格产生怎样的影响,只有社会主义市场大量购买铜,它才可能得到平衡。这位发言人说:“国际贸易的一条基本格言就是有买有卖。我们须要美元,但这并不是因为我们喜欢;而是因为我们的一切国际来往都被控制在美元区。但是,现在面对这一政策,需要考虑的不仅仅是能否把铜出售给社会主义国家的问题,甚至也不仅是签订一个贸易协定的问题,而是要痛痛快快地与这些国家签订长期贸易协定,自然也同世界上各个国家都订立这样的协定。这样一来,在目前这种意外的情况下,我们就知道我们指靠什么。
    在谈到美国参议院拒绝购买十五万吨战略储备铜的时候,这位铜矿部的高级官员说:“这是艾森豪威尔政府的一个严重的失败,这必然会影响到美国和我们出产铜的国家之间的关系”。他接着说:“这件事本身看来也表明了美国参议院是不会接受延长关于停止对外国铜征收进口税的规定的”。
    他接着又说:“不购买这十五万吨铜,是对目前铜价的严重威胁,而这件事恰恰又发生在市场日趋稳定的时候!”

拉丁美洲人民普遍要求中立对美在经济上控制拉丁美洲不满

    【本刊讯】委内瑞拉“人民论坛报”7月26日报道:(据美联社讯)美国“时代”周刊23日报道,在最近一次“西班牙人生活”杂志所作的调查中,六个拉丁美洲国家中的五个投票赞成中立主义。
    提出测验的问题是:“在西方和东方发生冲突时,你们的国家应该跟着东方走,还是跟西方走,或者是站在旁边呢?”
    “时代”周刊说,“除秘鲁的利马之外,各首都的拉丁美洲人都压倒多数地、不祥地投票拥护迷惑人的中立立场”。
    百分比数如下:(表格见原版面)
    “时代”周刊说,调查人在“所有的社会经济集团”中都得到了回答。该杂志接着说:“在副总统尼克松在利马和加拉加斯遭到石击之后,这些回答只是证明了人民对美国的态度”。
    下面人数的百分比是认为,美国企图在经济上控制拉丁美洲是为了美国自己的利益:加拉加斯,70;利马,63;墨西哥,62;波哥大,61;蒙得维的亚,51;布宜诺斯艾利斯,71。

美削减铅锌进口将使秘鲁大批工人失业/秘鲁政府和舆论谴责美国的损人利已措施

    【美联社秘鲁利马23日电】美国削减铅锌进口20%的决定星期二引起了政府和报界的强烈抗议。
    劳工部长埃利阿斯—阿帕里西奥在一篇谈话中说,他担心这一措施会使大约五万名矿工和金属工业方面的其他工人遭到失业,并且会影响到二十五万家属的生计。
    他说,铁路上运输金属的一万二千个工人当中也会有很多人失业。
    国会议员们愤怒地谴责华盛顿的决定,并且敦促外交部长拉乌尔·波拉斯·巴雷内契亚立即离开美国表示抗议。他现在正在华盛顿参加外长会议。
    秘鲁报纸“商报”把美国的决定称作一项“不友好的措施”。考虑到秘鲁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急需金属的时候那种“合作和牺牲”,美国的这一决定就尤其令人不快了。

尼克松鼓吹召开西半球国家首脑会议

    【美联社华盛顿23日电】美副总统尼克松星期二说,他觉得最后终将举行西半球的国家首脑会议。
    尼克松在出席艾森豪威尔总统招待现在在这里开会的其他二十个美洲共和国的外长的午宴之后对记者发表了短短的谈话,在这段谈话中发表了这一意见。
    尼克松回顾说,在他五月的南美之行和密尔顿·艾森豪威尔后来的中美之行以后,“主张举行国家首脑会议的情绪大大地增强了”。
    他说,举行这样一次会议同他和其他一些人提出的一些建议是符合的。他表示,这些建议主张在各美洲共和国之间开展密切的协商,以便考虑具体的建议,特别是经济方面的建议。
    尼克松说,虽然他没有列席外长会议,但是他认为,会议的头等重要意义将是在经济方面。

挪威首相访问南斯拉夫前发表谈话

    【南斯拉夫通讯社奥斯陆22日电】挪威首相基哈德森就他即将访问南斯拉夫一事对南斯拉夫通讯社记者发表了以下谈话:
    在两天以后,我将怀着很大的期望去南斯拉夫访问。在过去几年当中,挪威和南斯拉夫的政治家之间有着相当密切的接触。例如,1954年秋天副总理卡德尔作为挪威工党的客人来挪威访问。我们的外交大臣兰格在1956年春天正式访问了南斯拉夫。我们愉快地看到他的南斯拉夫同僚波波维奇去年夏天在挪威和我们在一起。
    不仅在我们两国之间的政治家之间,而且在青年、艺术家、科学家和其他团体之间都有着密切的接触。因此,现在当我要去南斯拉夫的时候,我感到我是去访问一个被友谊关系把我们紧密团结在一起的国家、一个我希望亲自去了解的国家。
    另外,在战后,我们在国内碰到了大规模重建的问题,虽然挪威在战争中并没有受到像南斯拉夫所受到的那种困难的命运。因此我有这个机会去看看南斯拉夫是怎样解决它的重建问题的,这对于我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
    南斯拉夫在进行重建工作的同时,还改变了社会结构。即使挪威和南斯拉夫在同社会结构的改变有关的若干问题上的看法是有分歧的,但是能够看看南斯拉夫找到的解决办法对我来说是非常有价值的。
    【南斯拉夫通讯社贝尔格莱德22日电】联邦执行委员会副主席卡德尔就挪威基哈德森首相访问南斯拉夫一事向挪威报界发表声明如下:“南斯拉夫和挪威两国人民是以许多友情的纽带联结起来的,这种友情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艰苦的日子里特别强烈和充分,因为两国当时在争取独立的共同斗争中作战。我们两国人民之间的这种团结还反映在挪威人民对拘留在挪威的纳粹集中营的南斯拉夫战士所提供的慷慨援助上。即使今天,挪威人民仍然非常关心在挪威为阵亡的南斯拉夫战士树立的纪念碑,这件事使我国人民感到真诚的友谊。
    在这种友情的有成果的基础上,两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在生活的各个方面建立了广泛的合作,尽管两国的社会制度不同,具体的政治观念不同。尽管我们两国对某些国际局势问题的看法有所不同,但两国关系中并无争端。
    今天,世界各国都互相很紧密地联结在一起,每一件比较重大的国际争端都会成为所有各国的问题,因此,这种个人接触就更加不可缺少了,成了相互谅解的一个条件。正是在这方面,我们认为挪威首相对南斯拉夫政府的访问和我们将在贝尔格莱德进行的意见交换,也是我们对和平事业的共同贡献,虽然我们当然不会作出政治决定或缔结任何协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