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波“青年旗帜报”戴文评论我人民公社认为它对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发展有重大意义和影响

    【新华社华沙17日电】“青年旗帜报”今天刊载了西普尔斯基一篇评论中国人民公社的文章。作者写道,很难在短短的一篇文章中,阐述建立公社对中国、对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对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发展的意义和影响。
    作者向读者祥细地介绍了中国共产党关于建立公社的决议,并且写道,不难预见到实现这个决议的成果。今天社会主义国家中所出现的管理经济方面的权力下放,是基于改善管理经济方法的愿望。但是,就连任何一个拥护取消集中制的大胆幻想家都得承认,在一定的历史阶段,集中制是有积极意义的,是必不可少的。没有集中制,苏联就不能建成强大的工业。技术上落后的俄国完成自己的革命,比任何西方国家要快十倍。
    但是,中国的工业革命今天还只是刚刚开始。直到今天农民还占中国人口的85%以上。中国正在致力扩大工业建设,他们所采取的办法,并不是使千百万农民离开农村,并不是建设新的大城市,而是另有他们自己的办法。
    除了实现建立公社决议所具有的那些具体的好处外,还有一些方面不能不谈一谈。这就是中国共产党对社会主义建设的理论和实践的贡献问题。中国共产党人在一定条件下结合本国特点运用普遍真理,从而再一次证实了列宁关于向社会主义过渡的不同道路的论点的正确性,证实了公社思想在国际上的实现和与此有关的特别是妇女获得解放的成就。中国人民物质和文化水平的提高,更加加强了人民中国在亚洲和世界上的威信。

美联社散布对我工业大跃进的怀疑气氛但又不得不承认我惊人成绩将使西方不安

    【美联社纽约20日电】(美联社国外新闻分析员托马斯·惠特尼)北平的中国共产党政权提出了惊人的工业增产成绩。
    如果这些成绩是不真实的——很难相信这些说法——那末这些成绩是种恐吓,目的在于向全世界谎报共产党中国的力量。如果这些所说的成绩是真实的,那末它们会使西方很感不安。
    共产党中国最新的统计数字总结了1958年八个月中的经济成果。他们从北平电台广播说:8月份的工业产量比1957年8月份的工业产量增加101%,1958年头八个月的工业产量比1957年同一时期的产量高47%。头八个月的钢产量比1957年同一时期的钢产量高31%,生铁、电力和煤的产量增加37%到52%不等。今年工作母机的生产达八万台。今年开始修建的电力站和水力发电站的工程的最后总发电能力为二千二百万瓩。
    计划规定生产一千零七十万吨钢,约等于1957年钢产量的两倍,接近日本目前的钢产量;计划的煤产量几乎相当于英国所生产的煤,计划的电力生产比1957年所生产的电力多50%左右。
    这些说法产生了几个严重的问题。首先,这些说法多大程度是事实,多大程度是梦想。他们说,他们在一年中把工业产量增加了47%,但是在印度,工业也取得飞速的增长,三四年中增长了20%以上已经被认为不坏了。
    同时却必须记住,共产党中国目前正处于全国动员状态。政府有六亿五千万人民在它随意支配之下,只要它认为适当就使用他们进行相当于奴役的劳动。这样应该使得有可能迅速建立工厂。
    从某一点上说,北平所吹嘘的目前工业生产的数字,特别是计划上的数字使人回想起苏联在三十年代初期所使用的类似的数字,实际上那时的情况是,许多关于各种增长的异想天开的计划并没有实现,但是同时俄国产量增长的速度是迅速的。

英“泰晤士报”诬蔑我人民公社是“强迫组织”起来的

    【新华社日内瓦讯】“泰晤士报”9月15日发表了一篇题为“强行组织起来的生活的计划”的社论,评论我国建立人民公社运动。
    社论说,如果成立农业公社这个吸引人的新计划按期在今年冬天完成,那末中国农民就可能像资本家放弃他的工厂那样迅速地放弃农业合作社允许他自留的几条猪和小块土地。
    这是毛泽东自己亲自全力以赴的“不断革命”的高潮中的下一个插曲。虽然农民对于低级社会主义和高级社会主义的差别和向着真正共产主义的过渡,并不像毛泽东先生和他的同事们那样着迷,前进的势头现在可能非常大,以至于把他们也卷进去。无论如何,当合作社合并成为新公社的时候,现在已经可以听到喧天的锣鼓声和鞭炮声。
    显然早在今年4月这项新计划就已经进行了彻底的试验,好让一次收成的经验将在今年冬天在各地进行的改革中应用。赫鲁晓夫先生建立“农业城”的第一次失败尝试的经验也将加以应用,上述计划同这种农业城是有一些类似的。这种单位将相当于乡,它是可以从其中找到受过教育的、可信任的党员的最低层机构。因此对于农民的控制将会有效得多。
    每个公社都将成为自给自足的经济和社会单位。公社将比合作社这个较小的单位能更好地管理规模较大的农业活动——造林、排水、水利,在时机到来的时候还有机械化。但是,这种改变远远不只是走向“各取所需”的共产主义目标的另一个步骤。公社将发展小规模工业,它们将管理教育和各种形式的分配。最近颁布的以春天成立的公社的经验为基础的指示是:乡政府将接管公社。因此经济管理工作和地方政府工作就统一掌握了。新公社的生活方式将是可怕的军事生活。食堂将成立起来,以解放妇女的生产力,还要成立公社托儿所,公社不仅是要成为生产的组织者,它们还要“组织集体的生活方式”。
    农民刚刚在合作社安定下来,这种新的、几乎是军事的组织就强加在他们身上。这种组织的军事方面特别受到强调,以致人们认为几乎只要一下命令,这种公社就会成为军事单位。毫无疑问,目前对于重新组织中国民兵的关心——在金门事件的刺激下
    ——还将作为一种刺激成立新公社的力量。每个公社都将是一支萌芽状态的部队。

一美侵略军在金门被我打伤后逃到台北

    【美联社台北19日电】一个在金门受伤的美国士兵星期五搭国民党的撤退飞机到达台北。自从8月23日在沿海岛屿重新发生战斗以来,他还是第一个报道说受伤的美国兵。
    他是宾夕法尼亚州斯普林达尔的约翰斯顿,一个陆军三等特种技术兵。他在共产党的一次炮击中打伤胳膊。
    他在到达台北的时候说:“我想我是在错误的时间到了错误的地方。”
    【中央社台北19日电】据合众国际社报导,因中共炮轰金门而受伤的第一个美国人今乘一架中国运输机穿越中共炮弹回到台湾来,同来的尚有八位重伤的中国士兵。
    约翰斯顿的左臂受伤而吊着绷带有血污,他在右腋下夹着一叠唱片走下飞机来,他是在新近一次共党炮轰金门时受伤的但不严重。
    他说他奉严令不准谈论金门情形,目前共党企图以大炮轰击及鱼雷艇之进袭,以封锁金门之补给,对于大部分问题他都有礼貌地回答说,“我实在不能说。”

又一名美侵略军带伤逃出金门

    【合众国际社金门24日电】(记者:史密斯)据了解载着我们到金门去的飞机,在几分钟之后离开了这里,飞机上有十八个国民党伤兵和一位受伤的美国陆军摄影师贝雷斯福特上尉。
    一个美国士兵上周在大金门被一个弹片击中,他是驻在这个岛上的约20名美国军事顾问之一。

英远东陆军司令赫尔抵菲声称英正用导弹装备其驻远东军队

    【合众国际社马尼拉23日电】英国远东地面部队司令赫尔今天说,英国正在用装有原子弹头的导弹使得它在这一地区的军事装备日益现代化。
    赫尔从新加坡到马尼拉来作三天的访问。他在机场对记者发表谈话时说,他认为福摩萨危机是危险的。
    当记者问到福摩萨问题时,赫尔说:“世界上凡是铁幕国家(共产党国家)试图用武力强行实现它们的意志的地区,那里的局势就是非常危险的。”
    但是,这个三星将军拒绝评论共产党人和国民党中国人目前由于金门沿海岛屿而进行的战斗的政治意义。他说:“我是一个军人。对这种问题发表意见,不是我的事情。”
    他说,英国远东部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比起敌人来在装备上是大大低劣的,现在不会听任这些部队再像那样了。
    他说,英国将“乐意”供应菲律宾和可能要求获得武器和其他军事装备的东南亚条约组织其他国家。
    【合众国际社马尼拉24日电】加西亚总统今天和英国远东地面部队总司令赫尔在这里的总统府举行会谈。
    官方声明说,赫尔的访问纯粹是社交访问,虽然有报纸消息说,这位英国将军来这里是为了和菲律宾领袖们根据福摩萨局势讨论远东地区的一般形势。以及英国在紧急情况下在远东的作用问题。

“法兰西观察家”周刊承认我政治影响日益增长

    【本刊讯】巴黎“法兰西观察家”周刊9月4日以“从威胁到行动”为题评论台湾海峡局势。
    文章说,“几天以来,伦敦、新德里和东京对美国政府施加强大的压力,要美国停止这种危险的赌博,并且无论如何在时间到来时要美国放弃使用武力保卫这两个岛屿。艾森豪威尔大概将打算这样作,既然在五角大楼看来,撤出这两个岛屿不会造成战略后果,同时美国院外援华集团和美国国务院一部分人士所担心的心理影响,也不值得为此同中国展开总体战。”
    “至于促使中国领导人向金门发动攻势的原因,则有许多解释,而且是互相矛盾的。有些人认为,这是中国人对莫斯科不满的表示,因为中国人在8月间毛泽东和赫鲁晓夫会谈时,没有获得战争物资、科学情报以及经济方面的全部援助。另外一些人则相反地认为这是北京和莫斯科的协力行动,拭图在联合国大会召开的前夕提出承认共产党中国的问题,同时使苏联无论在远东或是在中东都表现为在国际关系方面起节制作用。”
    文章说,“肯定的是——金门的事件并不是最初的迹象——,中国领导人数月来无论在对待‘帝国主义’阵营方面还是在共产主义世界里,都不断表现出它的政治影响日益增长。甚至在中国内部,金门事件所引起的紧张局势也适逢其时,因为可以用来为狂热的工业化努力支持和鼓励不可或缺的心理动员。这一次,所有的观察家一致承认,这种狂热的工业化努力,是世界史上无与伦比的。”

侵台美军怕死思乡

    【合众国际社高雄20日电】(记者:米勒)杰米是海军部队中的一个飞行员,而飞行员在福摩萨很吃香,即使他们是来自威斯康星的十八岁的毛孩子。
    杰米是被匆匆忙忙地派到这个战事紧张的岛屿来加强华盛顿在金门摊牌中的地位的成千上万人中间的一个。
    如果他在战斗中送命的话,他脸上会有你在朝鲜、诺曼底和瓜达康纳尔岛十多岁士兵尸体上所看到的那种惊奇神色。
    这个乳臭未干的农村小伙子承认情绪很乱。他用严肃的声调解释说,“如果我说,我一点也不怕,那我是一个十足的大说谎家。你瞧,这是我第一次离开美国。我想我是有点激动、好奇和想家。克服思乡病得要多长的时间?”
    你解释说,想家是各种年龄的各国人都有的慢性病,而美国人这种病看来最严重。
    他停了一会,踢踢烂泥,一边在考虑回答。他羞愧地问道,“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害怕了。”他接着大声地自言自语,回答了他自己的问题。
    “这种事情——我是指害怕
    ——我想得很多。可是,我想,如果他们发动战争我会平安无事。首先是不会发生什么事情。当我们接到来这里的命令时,我就是这样给家里写的。即使真的打起仗来,我相信我会平安无事”。
    他朝着在飞机旁忙碌地工作着的那一小群人点一点头,继续说,“可能别的人会送命。可是我觉得,我会平安无事”。
    杰米对于俄国人和中国共产党人是怎么想的呢?
    他耸了一耸结实的肩膀,停了一会提醒你说,“毕竟威斯康星离开这里很远。我们只是读到或听到他们的一些事情,我们只知道这一些。”